娇宠1v1小蓝莓 朕的司寝女官

骄阳透过窗帘的缝隙,刺目的阳光刺醒了床上的简图图,她睁开美眸,拍了拍自己快要炸裂的额头,昨晚误喝了一杯鸡尾酒,没想到让自己额头痛的这么厉害。

果然滴酒不沾的人,千万不要碰酒。

开个价。简图图还没从自己醉酒的事回过神来,一道极其好听的声音打破了她的思绪。

开价?

听到男人的声音,简图图抱着被子猛地弹坐了起来,这才想起来,昨晚发生过一件少儿不宜的事。

简图图顺着声音发源的地方望去,那是一个极帅的男人腰间裹着浴巾站在床前,他接近一米九的大高个,高挺的鼻梁,绯色的唇轻抿,刀削般的脸多一不分不多,少一分不少,恰到好处均分,气质优雅地像一名贵公子。

但这里是夜店,怎么会有什么贵公子。

多半是鸭子。

简图图捡起地上的钱包,从里面掏出所有的零钱一千块递给了床前的厉世澈。

一千块一晚上应该够的吧。

鲜红的一打钞票横在厉世澈眼前时,冷厉的眼眸阴沉了几秒。

这女人什么意思?

他想给她一笔钱,她到反过来给他一笔钱。

厉世澈迟迟不接她的钱,简图图咬着唇,脸颊涨的通红,眼前的男人长的那么俊,难道是店里的鸭王,一千块根本不够?

完了,完了,她不会睡了这家夜店最贵的鸭子?

造孽,简图图深吸口气,仰着老脸讨价还价道,我昨天出门就只带了这么多现金,手机昨晚没电了,你说多少钱,我打个欠条给你,改天过来补上剩余的钱。

厉世澈深吸几口气,明白了床上的女人什么意思。

他太阳穴的位置不断凸凸。

好家伙,眼前的女人把他当成夜店的鸭子。

她态度这么诚恳还不行?

简图图脸上的血色褪去,咬着唇瞪着厉世澈,你的技术太差劲了,弄的我浑身酸痛,你别想得寸进尺,你要是想跟我闹的话,我就找你们的老板投诉你。

不想再跟不认识的男人纠缠不清,简图图拿起桌上的笔跟纸,迅速写了一张欠条以及一沓钱放在台灯下面,随后,以捡豆子的速度迅速捡起衣服,想立马换衣服走人。

可是,那想被子又大有笨拙,刚捡起一件上衣,双腿有些发软站不稳,啊的一声尖叫,简图图一把狼狈摔在地上。

哗啦—

围在身上的被子一不小心就滑落了……

你你你你……快转过去,不许看。简图图窘迫的恨不得钻地底下。

身上没几两肉,有什么可看的。

臭流氓。简图图捡起被子重新裹住自己,随后跑向浴室迅速穿好衣服,再出来时,简图图穿着短裙站在厉世澈面前,昨晚的长裙被他撕裂了一块,导致她只能修改一番将就着穿,改天我来结账的时候,千万不要说我们认识,就算在外面遇上,你也要装作我们两不熟知道吗?

简图图目光满是警告瞪着厉世澈。

说完这句话,简图图以剑客的速度逃离了夜店,留下厉世澈在房间内风中凌乱。
简图图走后,厉世澈拿起台灯下的欠条,目光死死定格在最后一栏落款人名字上。

简图图是吧,好样的。

女人,他保持了二十多年的清白之身,居然被人给嫖了!

他想静静。

但别问静静是谁。

一走出夜店,简图图立刻冲去附近的药店买了一盒避孕药,付完钱,在店里连说明书都没看,就生猛地掰了好几粒抛进嘴里吞了下去,她可不想怀上夜店男人的孩子。

可是,因为是第一次,没有经验怎么吃避孕药,简图图一次性吃的太多,不到十分钟,胃部翻江倒海般想呕吐,再然后,她就被拉进医院洗胃。

靠,原来避孕药只要吃一粒就够!

斑驳的马路对面,厉世澈坐在车里,目光死死盯着被抬进救护车的女人,很好,不用他亲自动手,那女人有自知自明。不过,她有必要吃那么猛的避孕药?

话虽然这么说,捏着欠条的厉世澈心里却酸酸的,他有那么差劲吗,要知道多少女人做梦都想爬上他厉世澈的床都没有机会,她倒好,爬上来了却不知道把握住千载难逢的机会!

厉世澈太阳穴位置不断凸凸,开车,回公司。

简图图从医院洗胃出来,眼眶通红,脸色死白,前天发现男朋友跟嫩模在微信上聊骚,简图图便来了这家夜店买醉,却没想失恋还不够,还失去清白,眼泪不争气从眼角掉了下来,简图图顿时觉得人生灰暗极了。

她简图图跟狗男人真TMA犯冲!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医院的,一路上浑浑噩噩,简图图想了很多很多,直到回到公司楼下,简图图才拉回思绪,不断鼓励自己加油。

不就是一个狗男人,有什么好伤心!

刚走进办公室,她的好友兼大学同学云芷乔走了过来,图图宝贝,你可算回来了,戴总监叫你去她办公室,说是有事要说,快去,千万别迟到了,不然,老巫婆就要发火了。

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简图图将手机拿到自己桌位上充电,随后,抱着设计稿去了总监办公室。

尚谷是一家专门制作高定服装的公司,她跟云芷乔是同一家公司,云芷乔学的是文秘,她们同学校但不同系,她们两是在一场学校主办的活动中认识的,毕业之后,十分有缘分进了同一家公司,因此,她们两便成了密友。

叩叩叩……

简图图敲响了尚谷总监戴汐的办公室门。

进来。

总监,您叫我。简图图走到戴汐办公桌跟前。

图图,这里有笔订单,我想让你接。戴汐将一份资料递给了简图图。

简图图接过翻了起来,是什么单子?

是厉氏集团旗下的星途影业需要制作一批戏服,星途影业明年将要开拍一部现代都市剧,剧中需要大量各种类型的服装,思来想去整个设计部就你最细心跟有耐心,所以,这次的任务就交给你设计。影业公司的戏服种类又多又繁琐,这类的单子,一般会交给实习生来磨炼,戴汐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简图图。
总监抬举我了。简图图预感工作量一定很庞大。

待会厉氏集团的总裁会亲自过来商讨合约,一会我们一起去接待星途影业过来的人。戴汐合上眼前的文件夹,已经做好了随时准备迎接厉氏集团的准备。

好的,戴总监。简图图应下了。

记住了,厉总可是我们的大客户,还是头一次跟我们合作,这次还下了这么一大笔订单,对这位财神爷,务必不能怠慢,一定要把他当祖宗一样供着知道吗?戴汐千叮嘱万嘱咐,心里十分想要签下这笔烫手的山芋,但她又担心厉氏集团的人过于挑剔,便事先提醒简图图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得罪厉氏的人。

……知道了,总监。听戴总监的语调,这位客户大有来头,瞬间简图图感觉肩上的任务重大。

约莫半个小时后,传说中的厉氏集团总裁终于出现在公司门口,崭新的红毯铺了长长的一条,一直从停车的地方,铺到大厦门口,全公司上下一片喜气洋洋,公司上下的人全跑去迎接。

高级轿车的车门打开,一双雪亮的黑色皮鞋首先亮了出来,一身穿着纯手工不菲的黑色西装男子悠然从车里下来,里面的白衬衫烫的没有一丝褶皱,全身上下气质令人眩晕,身后站着的接待差点腿软。

眼前的男人太帅了吧?

帅的令人合不拢腿。

那气质更是绝了,优雅矜贵聚于一身。

厉总裁,这边请。戴汐礼貌有礼跟他交谈了起来。

厉世澈迈着步子直奔电梯。

经过大门时,不经意一瞥,却看到最前一排角落里颔首站着的简图图。

看到简图图,厉世澈往身后腿了几步,笔直走到她面前停了一秒。

感觉到有人过来,简图图微抬头,看到厉世澈时,美眸错愕盯着他足足楞了好几秒,而且,还很失态的忘记收回。

戴汐感觉到一丝不对劲,目光在厉世澈跟简图图之间来回,这是我们这次负责您公司服装的设计师,她叫简图图,厉少认识?

撞见过一次,我也不知道算不算认识。‘撞’字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厉世澈故意咬重了字眼,似笑非笑看着简图图。

看着厉世澈,简图图脸颊一瞬间爆红,红到耳根,想到昨晚跟厉世澈的种种,恨不得钻进地缝不出来。

不是冤家不聚头,尼玛,世界也太小了吧!

原来是厉少认识的人,那就再好不过,两家业务上沟通起来就方便许多。戴汐一脸欣喜,没想到啊,普普通通的简图图居然认识这样的大人物,这下她们公司的这单多半是稳了!

戴汐心里别提多高兴。

确实。厉世澈勾着的唇上扬,单手扣着裤袋往里面走,身后简图图一脸傻了。

他不是夜店的鸭子王?

他是厉氏集团的……总裁?

完了,完了,想到今天早上她们之间的‘误会’,简图图感觉她人生的职业生涯到尽头了!

简图图这一刻,真想去死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