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清秋教洛冰河睡自己 宝宝你里面好暖不想出来

沈之曜站起身体,我去星空去医院。

说完,沈之曜拉着女人的手离开了老宅。

医院。

沈星空躺在病床上,手背打着点滴。

好些了吗?沈之曜关心问道。

沈星空淡淡点头,我好些了,今天就可以出院。

那我去给你办出院手续。男人说道。

沈星空出了院,沈之曜就开车送她回到了公寓。

男人说道,后天是我表妹的生日宴,我要你跟我一起参加。

沈星空有点惊讶,他不让苏云做他的女伴,却要自己?

为什么?你不是有苏云了吗?

男人幽暗了眼眸,这是两码事,因为全海城都知道你曾经是我的未婚妻,虽然你曾经入狱一年,但这个婚约我们都没有取消过。而且后天的生日宴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我不带着你做女伴,而别的女人做我的女伴,又或者你做别的男人的女伴,这种三角关系一定会被人散布谣言的,我不想自己的名声遭人诟病。

沈星空听明白了,沈之曜考虑的真是周到,既然这样,沈星空没有拒绝,答应了做他的女伴。

精心打扮过后的沈星空和沈之曜共同去参加了生日宴,生日宴在海城最大的酒店举行。

来到宴会厅,沈星空挽住沈之曜的胳膊,两个人优雅地走进会场。

会场里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物,每当有人对沈之曜寒暄时,沈之曜都会对他们介绍沈星空的身份,是自己的未婚妻。

姜雨珊迈着步伐走来,看到沈之曜,她眉开眼笑,沈大哥,我以为你没有时间来参加我的宴会呢,看到你能来,我真的好高兴啊。

沈之曜淡淡一笑,祝你生日快乐。

姜雨珊十分高兴,举起酒杯,要跟沈之曜喝酒,谢谢沈大哥。

沈之曜也举起酒杯,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不必客气。

说完,两个人把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姜雨珊这才注意到沈星空,她知道沈星空的事情,就是一年前入狱坐牢的事情。

姜雨珊有些鄙夷,一个坐过牢的女人凭什么还能站在沈大哥身边,凭什么还能做女伴,凭什么还能做沈大哥的未婚妻。

姜雨珊的口气有些讽刺,嫂子,沈大哥把你藏得真好,虽然一年前你坐牢了,但一年后的你出狱了,我没想到你居然还是沈大哥的未婚妻。

姜雨珊话里的讽刺,沈星空怎会听不明白,她这是讽刺她不配做沈之曜的女人。

但她又不是沈之曜,也替代不了他选未婚妻。

沈星空礼貌地微笑,之曜,你也真是的,既然姜小姐和你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要好,怎么没有在我面前说起过她。早知道姜小姐是你的妹妹,今天我就多准备一份见面礼了。

听了这话,姜雨珊的脸色有点难看,沈星空这是以牙还牙。

但她仍然保持得体的笑容,沈大哥,咱们共舞一曲吧。

沈之曜看了看沈星空,可以,但是先问过我的夫人。
姜雨珊一听,眸光锃亮地看了一眼沈星空,没想到沈星空在沈之曜心里的位置这么高。

沈星空也知道,沈之曜是在给自己撑场子,所以自己也要给他面子。

若是姜小姐想要共舞一曲,那么你就英雄救美,陪她跳第一支舞吧。

姜雨珊挽着沈之曜的手臂,两个人走到舞池里共舞。

沈星空端着红酒抿了一口,看着对面走来的宋晨曦,男人微微一笑,看着她手里的酒杯,淡声道,少喝点。

沈星空露出笑容,多谢关心。

宋晨曦的眸底浮现淡淡的温柔,客气了。

苏云和母亲秦丹走在宴会厅里,苏云是来找沈之曜的,但是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

秦丹看到了沈星空,眸底闪过冷厉的神色,拉住苏云的手,来到了一处无人的拐角。

刚才我看到沈星空了,就在宴会厅里。

苏云并没有惊讶,我知道她是之曜带来的女伴,她肯定会在宴会里。

你就任凭那个女人横在你和之曜中间,任凭她拆散你们?秦丹有些生气道。

苏云摇摇头,她没那个本事,之曜真正爱的人是我。

秦丹道,那你也要未雨绸缪啊。

苏云问道,妈,那你想怎么做?

秦丹俯在苏云的耳边说了些什么,两个人就朝着宴会厅走去。

沈星空优雅的端着酒杯,走在大厅里,她是来找沈之曜的,但是没有找到,她拨打沈之曜的电话,却是关机。

这时候,男侍者走到沈星空的身旁,看着她的酒杯空了,对她说道,小姐,需要酒吗?

沈星空点点头,侍者就把红酒倒进了酒杯里。

沈星空喝了一口,继续迈着步伐前进,走在走廊上,沈星空突然感觉头晕,身体开始慢慢地出现燥热。

男侍者对她说道,小姐,你身体不舒服,是不是喝醉了酒,我带你去休息室休息。

沈星空不疑有他,跟着侍者去了休息室。

沈星空走进休息室,就坐在沙发上休息,身体的异常让她感觉倒自己像是被下药了。

沈星空站起身体去打开房门,谁知大门突然被人打开,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李盛色眯眯地盯着沈星空,小妞,去哪呀。

沈星空的心里很害怕,冷了脸色,并不理会眼前的人,迈开腿就要走出去。

李盛拦住她,小妞,别走啊。

沈星空避开他的触碰,走开。

李盛有些不高兴,装什么装,都被人当成女招待送给我了,我怎么会放过你?

说说完,一把抓住沈星空的手腕,将人推到了沙发上,然后迅速将人压在身下。

‘撕拉――’

身上的衣服被撕裂,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

沈星空挣扎,但李盛显然不放过她,继续撕她的衣服。

突然,房门被人撞开。

姜雨珊带着几个名媛出现在了休息室门口,看到休息室里的一幕,姜雨珊得逞地勾了勾唇,而沈之曜脸色铁青。

从名媛中走出一个人,张惠指着沈星空大骂,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勾引我老公,我打死你。
说完,就要上前对沈星空动手。

头发被人揪住,沈星空疼的皱眉咬牙,感觉头皮像是要被人掀掉了。

沈之曜大步走向前,一把抓住张惠的手腕,一个用力把她甩了出去。

姜雨珊嘲讽道,姐姐,你怎么会做这种事呢,沈大哥对你这么好,你怎么能偷腥呢。

沈星空咬牙,我没有做,我是被人陷害的。

怎么回事?沈之曜一脸的冷肃,询问道。

我喝醉了酒,来到休息室休息,李盛突然闯进来要轻薄我。沈星空说道。

李盛一脸的气愤,你不要装无辜了,明明是你勾引我,你还赖到我的头上。

沈星空冷了脸色,休息室里有监控视频的,把视频调出来查看就知道了。

沈之曜厉声道,李盛,你竟敢动我沈某人的夫人,你说这笔账,我该怎么跟你算?

听了这话,李盛脸色惨白,没有想到那个女人是沈之曜的。

他从M市过来参加生日宴,对海城不是很熟悉。

虽然他听说过海城沈家,但他不知道那个女人是沈之曜的。

沈之曜这样的人物,他惹不起。

李盛突然看向姜雨珊,对沈之曜恭敬地说道,沈少,真是对不起,那是姜雨珊给我安排的,说是什么女招待,都是姜雨珊做的,我要是知道那是沈少的女人,就算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动啊。

沈之曜疑惑地看向姜雨珊,似乎在等待对方说些什么。

李盛,你胡说什么,是你自己犯得错,你怎么赖到我头上。

为保护自己,姜雨珊继续说道,沈大哥,把监控视频调来查看便知,我相信嫂子说的是真的,都是这个李盛胆大包天轻薄嫂子,我不会让他好过的。

沈之曜点点头,对李盛说道,你等着,这笔账我会跟你算的。

宴会结束后,沈之曜开车带着沈星空来到了老宅,爷爷把他们叫去了书房。

看着眼前的孙子和孙媳妇,沈爱国说道,星空,之曜,你们打算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沈之曜对爷爷恭敬的说道,爷爷,举行婚礼这件事我们还没有想好,在两年之内,我不打算结婚。

沈爱国一脸严肃,之曜,你年纪也不小了,到了该成家立业的时候了,星空,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爷爷,沈星空放柔了语气,您的提议简直太突然了,我和之曜都没有考虑好。

沈爱国微微叹气,我这把老骨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你们举行婚礼啊,我真想抱重孙啊。

沈之曜沉声道,爷爷,你为什么偏偏安排我和星空订婚?苏云她不好吗?

沈爱国道,因为你和星空非常的般配,加上我们两家沈家世代交好,你们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苏云是个好的,但不适你。我看中的孙媳妇,只有星空。

沈之曜的脸色有些严肃,爷爷,订婚的事我和星空再考虑一下吧。

沈爱国点点头,好吧。

11月10号这天,是沈爱国的七十大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