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圣女的总裁老公彭今玉如墨谢怀瑾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苗疆圣女的总裁老公》 小说介绍

苗疆圣女的总裁老公(彭今玉如墨谢怀瑾)推荐给大家:我喜欢这两个主角,认可并赞同他们的人生观。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叹,只要是读过的人,都懂。 因为爱情让我动容,更因为书中溢出的满满的让我温暖的东西。 因为爱情不是推让,爱情不是顺其自然,爱情就是需要强硬,这是我最喜欢这本书的地方。 谢怀瑾是谢家长子所生,当年谢夫人瞒着谢家生下一对双胞胎,留下谢凌宇在谢家,带着谢怀瑾独自跑路。他是七岁时才被老爷子发现,并且接回谢家的。倒不是老爷子有多喜欢他,正好相反,老爷子很不待见他。接他回来,只是

《苗疆圣女的总裁老公》 第46章 免费试读

谢怀瑾是谢家长子所生,当年谢夫人瞒着谢家生下一对双胞胎,留下谢凌宇在谢家,带着谢怀瑾独自跑路。
他是七岁时才被老爷子发现,并且接回谢家的。
倒不是老爷子有多喜欢他,正好相反,老爷子很不待见他。
接他回来,只是担心谢家血脉流落在外。
妥妥一不受宠的落魄皇子身份。
但架不住这落魄皇子争气,二十岁便拿到国外名牌大学博士双学位,回国直接进入自家集团,五年时间,吞掉不少股份,架空谢老爷子手上权利,成功成为谢家新任掌权人。
这等手腕和魄力,让谢家的旁支坐不住了。
只是没等他们有所动作,谢怀瑾又跟帝都高门玉家结亲,有了这么一个强大的后盾,这群人彻底不敢动了。
结婚三年,他借着玉彦淮的势力,逐渐羽翼丰满,连老爷子都要忌惮三分。
外人眼中的天之骄子,在谢家却是一把可怕的利刃。
也难怪他们排挤他……
玉如墨悄悄看了眼谢怀瑾,男人眸光清冷淡然,没有半点情绪起伏,似乎对这种场面司空见惯。
但是玉如墨见不惯,突然不想只当花瓶了。
正在她不满之际,一直没开口的谢凌宇出声了,“雪涵,你们就别奚落大哥了。二叔疼你,将星河收购也是为了给你一个后盾。不过大哥这次做法确实有欠考虑,差点就将到手的合作拱手让人……”
“是很大的合作吗?”
玉如墨突然出声,转头盯着谢怀瑾询问。
谢凌宇被打断,这才正眼看谢怀瑾身边这女人,眸光带着审视。
很快敛去眸底的情绪,声音温润礼貌,“这位是大嫂吧?听说最近跟大哥在闹矛盾?是因为感情问题?”
“弟弟你耳朵真长,什么都能听说!”
谢凌宇,“……”
谢怀瑾,“……”
他捏着水杯的手一紧,嘴角抖了抖。
小花瓶又要开始作妖了。
谢凌宇眼底有阴鸷一闪而过,“大嫂说笑了,要不是认识白艺鸣,还真不知道大嫂的名字能传那么远。”
狗男人上来就将她一军?
这些天玉如墨听多了这种话,脸皮也厚了起来。
现在甚至脸都没红一下。
“我不喜欢白艺鸣了,我现在喜欢‘歌手’里的一个妹妹,超可爱的。”
说完,转头笑眯眯的看着谢怀瑾,“深深你真好,原来你那天为了收购燃燃在的玉禾娱乐,丢了这么大一个合作!”
谢怀瑾眼角抽了抽,深深?
感觉她算计的不只是谢凌宇一个人了!
还有,玉禾的收购合约刚签,消息并没有传出来,她怎么会知道?
众人也听得一头雾水。
玉禾娱乐不是星河的对家吗?
两家公司争资源和艺人打得火热,而且玉禾处处都压着星河一头,这才导致星河的东家倒戈谢氏,同意被收购……
“说起来呀,这么大一个项目,也不是说签就能签,二叔因为雪涵的缘故,之前也没少做准备吧?好在深深最后成全了你,不然您该多失望啊!”
原本端的一副胜利者姿态的谢震庭脸色顿时就变了。
这花瓶看似随意,轻飘飘的将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抖出来,还给谢怀瑾讨了个大方的形象。
“胡说八道!我先前做什么准备了?”
“啊?没有吗?刚刚谢凌宇说你为了给雪涵一个后盾,不是说你早有准备的意思?”玉如墨一脸惊讶。
谢震庭,“……”
他阴鸷的眸子扫向谢凌宇。
后者也懵了下。
他确实有这个意思,本来是想挑拨谢震庭和谢怀瑾之间的关系。现在按这花瓶的解读,直接将矛头转向了自己?
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解释,就听见那娇滴滴的声音更加浮夸。
“哎呀!二叔没做准备就轻松拿下了星河,那你真棒棒啊!人脉和资源比爷爷还厉害!”战火突然燃到老爷子身上。
老爷子这把年纪,是最不服输的年纪。
因为谢怀瑾的缘故,最忌讳别人当面说后辈比他厉害。
听见这话,骤然黑了脸,“够了!吃个饭也吵吵嚷嚷不安生!长辈没个长辈的样子,晚辈更是不知礼数,没大没小!”
“……”
玉如墨耸耸肩闭嘴,满脸无所谓。
遭到训斥的谢震庭愤愤不平,但却不敢顶嘴,狠狠的灌了一口水。
包厢里一阵安静。
谢凌宇这才认真的打量玉如墨。
这玉大小姐不是跟谢怀瑾不和吗,现在是在帮他出气?
而且这一席话太让人意外了,完全不像她以前脑残的风格。
叶剑清毕竟是外姓人,不了解老爷子的脾性,这时候看不清眼色的还继续拍谢震庭马屁。
“晚辈终究是晚辈啊,比不上长辈的经验,照我说啊,这掌权人的位置……”
“叶贱人,你不也是晚辈吗?”
谢雪涵刚喝了一口茶,差点直接喷出来。
她边咳嗽边笑,“哈哈哈哈哈哈哈,玉如墨,你叫他什么?”
“行了!”
谢震庭吼住自己这同样看不清形势的小女儿,脸色沉的能滴墨,他另一边坐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贵妇,端庄优雅的端起水杯喝了口水。
只是捏紧茶杯的手指,泄露了此刻心里的不满。
这是叶剑清的母亲,也是谢怀瑾的姑姑。
“伤风败俗!不知廉耻!什么女人都能往家宴上带,看来你这些年还没懂我们谢家的规矩。”老爷子冷不丁的开口,开口便是针对谢怀瑾和玉如墨两人。
我们谢家,自然是把谢怀瑾排除在外。
二十多年了,他还是没承认谢怀瑾这个长孙的身份。
玉如墨眸光一冷,心里突然涌上来一阵怒意,为谢怀瑾不平。
然而谢怀瑾似乎没什么表情,只是冷淡的纠正,“爷爷,玉如墨是我的妻子,不是您口中没名没分的‘什么女人’。”
他语气恭敬,但是声音却带着丝丝寒意。
玉如墨有些诧异。
这毒舌的男人,丝毫不介意自己受委屈,倒是为她打抱不平?
老爷子冷哼一声,眼神冰冷,“这女人我没承认过,这辈子也别想进我谢家的门!”
“……”
玉如墨抿唇沉默了。
玉彦淮卧病在床,玉家落败,确实不比当年的风光。
老爷子在这时候踩她也无可厚非。
她其实没什么感觉,因为没享受过当年的风光无限,自然也感受不到现在的跌落尘埃。
刚刚的事情告一段落,她也不想再多生事端。
扯了扯谢怀瑾的衣袖,示意他适可而止。
反正他们快离婚了,她就当今天这是一场离别宴。
“不承认玉如墨,就等于不承认我,爷爷是想将我一起赶出去?”男人轻飘飘的,扔下一个重磅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