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苗疆圣女的总裁老公主角为彭今玉如墨谢怀瑾免费阅读

《苗疆圣女的总裁老公》 小说介绍

苗疆圣女的总裁老公资源作品风格搞笑,构思大胆,脑洞清奇,区别于传统的总裁文,作者彭今玉脱离套路,用个性化描写手法和 不一样的角度描绘出了一个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胆的构思也让人眼前一亮!诚挚 推荐,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书。 话是这么说,她心里却七上八下。养蛊人跟蛊虫之间有直接联系,但前段时间,她跟它们失联了。所以看到这张图片才会急忙拨电话过来问。难道苗地又有高手出现?这想法才冒出来便被她否定。原家那群老东西,从原殊然夭折之

《苗疆圣女的总裁老公》 第53章 免费试读

话是这么说,她心里却七上八下。
养蛊人跟蛊虫之间有直接联系,但前段时间,她跟它们失联了。
所以看到这张图片才会急忙拨电话过来问。
难道苗地又有高手出现?
这想法才冒出来便被她否定。
原家那群老东西,从原殊然夭折之后,已经几十年拿不出像样的练蛊高手了。
这么多年,也就只有彭家出了一个怪胎。
但那女人运气不好,出现在族人的必死名单上。
在上次的战乱中,连带本命蛊一起被炸的粉碎。那么多人亲眼所见,她不可能回来……
这么一想,她才安慰了些。
“我现在已经在帝都了,忙完手上的事就过来。闪电会保护你的安全,别自乱阵脚。”
闪电就是他手上那只毒蝎。
他定了定心神,将那只蝎形戒指戴在食指上,才低低的嗯了声,将晚宴的情况说了一下,闪电竟然被吓退了。
那头疑惑,“怎么可能,你是不是感觉错了?”
“没有,很清晰,闪电当时完全没有抵抗之力。”谢凌宇沉声。
“……”
那头沉默了良久。
解释道,因为苗地那场夺权之战,现在有不少人流落在外,不出意外他应该是遇到了同类。
能让闪电害怕,还能让她没有察觉的蛊,只有蛊王的赤练。
应该是原家的人来了。
聊了几句,那边承诺会尽快见面,才挂了电话。
初夏的夜,微凉。
书房里安静,几缕皎洁的月光洒了进来,男人安静的坐在轮椅上,盯着自己的双腿,温润的目光像毒蝎一样森冷阴毒。
谢怀瑾,没想到比他想象中还顽强!
……
这边,玉如墨心满意足的嗦完第三碗面条,揉着圆滚滚的肚皮,往椅背上一靠。
“啊!幸福!”
说完,又笑容谄媚的望向投食者,“还有吗?”
这句话,已经是问第三遍了。
谢怀瑾薄唇紧抿,将大碗放在桌面上,嗓音淡然,“家里以前,饿着你了?”
“唔……”
玉如墨认真的思考,“没有,钱叔和刘嫂人挺好的,女佣姐姐们也很好,对我都很照顾。”
以前的玉如墨随心所欲,一不高兴就恶整女佣。
亏得大家心地善良,才能跟她和平相处。
转念一想,似乎谢怀瑾说这些人都不可信,那也有可能是安插的尖细太多,他们还没完成自己的任务,被迫忍着她……
谢怀瑾听着她这官方的发言,看她一会儿愧疚,一会儿又理直气壮的样子。
正准备说点什么,就见对方定定的看着他。
“你还吃吗?”
玉如墨目光落在他碗里,还有大半碗面条,暗示意味十足。
谢怀瑾低眸看着自己的碗,因为光顾着喂她,只吃了一两口。但即便如此,也是他吃过的啊。他有洁癖,没有跟人分食一碗的习惯。
没想到她提出这种要求,有些诧异,“你想吃我这碗?”
玉如墨连连点头,眸子里满是期待。
让人不忍拒绝。
默了几秒,谢怀瑾端起了自己的碗,冷声别扭道,“撑到了不许闹。”
“不会不会,这才多少点啊,我以前能吃五碗!”玉如墨笑得眉眼弯弯,开开心心的张嘴。
谢怀瑾手微顿,凝视着她漂亮的小脸。
好歹夫妻一场,不刻意关注,很多生活习惯也是了解的。
他只记得她饭量很小。
特别是在有暗恋对象之后,每天都怀疑自己胖了。
五碗?
“我怎么不知道,你以前能吃五碗?”
玉如墨噘着嘴嗦面条的动作也僵了一下,随即淡定的将面条全部嗦进嘴里,鼓着腮帮子含糊道,“那个静怡,肯定是谢凌宇的人,他们身上的气息是一样。”
谢怀瑾扫了她一眼,也不追究。
“所以在进门之前,你知道他会有动作,才让小青跟着我?”
“嗯嗯。”
“他过来敬酒,做了什么?”谢怀瑾问。
他当时感受到了危险,正准备避开,但没想到小青蛇这么厉害,不动声色的挡了回去。
空气里交锋的碰撞,他能清晰的感受到。
低眸看向手腕上的小东西。
它似乎刚从睡梦中醒来,见他看它,友好的吐了吐蛇杏子,以示打招呼。
这家伙跟它主人一样,单纯直白……
他眸光暗了暗,“还有今天下午,它是不是出事了?”
玉如墨伸出缠得像蚕蛹的小手,点了点他的手背,示意他继续喂。
谢怀瑾不动,询问的眼神很明显。
玉如墨大概是吃饱了,底气也足了,“就算你突然关心他,也掩盖不住你欺负它的事实。”
手指在桌面上轻敲两声,一道青光闪过,小青回到了玉如墨的手上。
“所以今晚我决定不让它跟你睡!”
“……”
谢怀瑾抿唇,看着她的眸光很深。
客厅里一阵安静,佣人们早就识趣的回房间了。
暖色的灯光落在男人漆黑深邃的眸子,漂亮得摄人心魄,让玉如墨移不开眼。脑子里不自觉的就想起刚刚旖 旎的一切,耳根悄悄红了。
“还,还给不给吃了?”不给她就回去睡觉了。
“饱了吗?”他淡声问。
玉如墨垂眸看着碗里的面,舔了舔唇角,“我可以吃完。”
“那就是饱了。”
“……”
“去洗漱,早点休息。”男人放下碗筷,冷声吩咐。
玉如墨不舍的看着香喷喷的面,好言好语打商量,“不吃完浪费了。”
“浪费了也不给你吃。”
“……”
靠,还是人吗?
玉如墨站起来,踢开椅子转身便走。
有本事在她手痊愈之前离婚!
否则她吃穷他!
正厅恢复了安静。
谢怀瑾看着面前的大半碗面条,优雅的眉眼沉静,陷入了深思。
翌日清晨,薄雾缭绕。
玉如墨心里记着事,五点准时醒了过来。
早上是灵气最浓郁的时候,不管是练蛊还是施术,都是极佳的时刻。
洗漱完轻手轻脚的出门,避开了所有佣人和保镖的视线。但也没察觉到,二楼阳台上,一道清冷的目光一直目送着她离开。
玉如墨循着小青的记忆,到了一座庄园门口。
抱起脚底下的滑板车,迈步走了进去。
这里的戒备相比谢家别墅来说,松了很多,而且可能没雇佣人,周围一点人气都没有。
她大摇大摆走进去,直奔关着静怡的地下室。
大概是见识过更残酷的,所以面临血腥恐怖的环境,她眼也没眨。
看着角落里缩成一团的身影。
“你背后的靠山很厉害,你觉得他们会救你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