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都市龙婿》卫小龙苏晓晴全文无弹窗阅读

“琳琳,你到外面等着,我跟我儿子单独谈一谈。”卫小龙冲苏琳琳点点头。

“小龙哥,这样的儿子不要也罢,小心他到时候吃他干爹的骨头。”苏琳琳提醒一句,冲卫小龙点点头,走出去,关上房门。

房间内安静下来,弥漫着血腥的气息,还夹杂着一股食物发酵的腥臭气息。

“干爹,对不起,我不知道苏敬国和苏琳琳是您的亲人,抱歉,我愿意做出赔偿。”东方知著很会来事,爬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床头边,拿起公文包,取出里面的银行卡来,“这一张是苏总给我的,我退给您,密码是琳琳生日。这一张是我赔偿给您的,密码是后六位数字!请您笑纳!”

像是乞讨要饭似的,拿着两张银行卡小心翼翼地走到卫小龙面前。

“找装修工人埋石头和骷髅头,而后欺骗我大伯,欺负我小妹,还想抱得美人归,你以为你赔点钱就完事了?”卫小龙坐在床边问。

“啊?!”东方知著这才意识到卫小龙是高人,心中震撼不已。

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他的骗局,但是这个年轻人可以,不简单!

他突然感觉到卫小龙的眼中又闪烁着杀气,更是意识到这人是一个狠角色,吓得慌忙跪下来:“干爹,有啥要求您可以提。在云海市,我黑白两道通吃,没有摆不平的关系,只要您一句话,我立即办到!”

卫小龙冷笑,嗤之以鼻。

这种小人一旦离开这里,立即会翻脸不认人,并且还会叫人疯狂报复!

正如苏琳琳刚才说提醒的那样,这小人会吃掉干爹的骨头!

所以,对这种人,就必须掌握住他的命门,让他根本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非分之想!

“干爹,有话您说啊,只要是儿子我能做到的,我就一定亲力亲为为您办成!”东方知著满脸笑容,比见到他的亲爹都亲切。

“东方大师,你是看风水的,我也懂得一点风水,要不我现在看看你的风水?”卫小龙戏谑一笑。

东方知著一愣:“干爹,您也会看风水?”

“会一点,并且顺便还能给你算算命。”

“那……那好吧。”东方知著暗暗冷笑。一个小年轻,毛儿都没长齐,敢给一个风水大师算命?!

他抬起头,又谄媚一笑,“好!干爹,我洗耳恭听!下面我就把我的生辰八字报出来……”

“不用。”卫小龙摇摇头,透视起东方知著来。

紧接着,他脑海里浮现出一些提醒的信息来,都是东方知著的一些人生过往和未来发生的事情。

两分钟后,他冷冷地问:“东方大师,十年前,也就是2010年的冬季,你给一个叫黄振威的富商看过风水吧?”

“啊!”东方知著大骇,后背冒冷气:“您……您怎么知道黄振威?!”

“告诉你吧,我是算出来的。”

“……”东方知著慢慢长大了嘴巴,整个嘴巴都能塞下一个鹅蛋。

黄振威是千里之外的槐州市的富商,十年前就死了,别说跟卫小龙,就是跟云海市一点关系都没有!

再说他和卫小龙也只是第二次见面而已,从来没有交集过,更没有提到过黄振威!

可是……卫小龙怎么就知道黄振威?!怎么就知道他给黄振威看过风水?!

难道卫小龙真的是推算出来的?

可是他一点根据都没有,一点线索都没有,怎么就能推算出来?!

“黄振威死了,看起来是死于一场意外的车祸,实际上是人为的,是你找一个叫丁梦成的人做的,对吗?”卫小龙又说。

扑腾!

东方知著双腿一软,立即就双膝跪地。同时他身上像是被雷电击中似的,剧烈地发抖起来。

黄振威就是他找人开车装死的!

他找的人就是叫丁梦成!

可是……卫小龙怎么知道得一清二楚?!

连警方都没有调查出来,他怎么就知道得这么一清二楚!

难道卫小龙真的是一个风水大师、算命大师?!

他真的可以通过观察一个人,就能推算出来?!

他不会拥有上帝视角吧?!

“干爹!”

东方知著除了震撼,就是害怕,除了害怕,就是折服,现在除了哭着叫爹,好像没有第二个选择了,“干爹,那黄振威是一个奸商,克扣农民工工资,私生活复杂,欺骗女大学生……他罪该万死!”

“罪该万死,他也不是你杀的人。再说你杀他,也不是因为他罪该万死,而是因为他看穿了你的骗局,准备起诉你。”

扑腾!

东方知著连跪在地板上的力量都没有了,一下瘫软在地,两眼发黑,屁滚尿流。

噗!一股子黄色液体透过他尾椎骨后面的裤子喷出来,喷到墙壁上!

天女散花一般灿烂!

就是臭了一些!

卫小龙不得不后退一米。

这一刻,东方知著看向卫小龙的眼神变得极其惊恐,极其敬畏!

只要卫小龙把这些信息向黄振威家属一说,或是向警方一说,那么等候他的将是死刑!

再接着,迎接他的就是死亡!

想到自己伟大的事业,想到自己美艳的娇妻,想到那些还需要自己拯救的富豪,他非常害怕死亡,战战兢兢地哭道:“干爹,我是您的儿子啊,请给您的儿子一条生路。以后您叫我往东,我不敢往西,您叫我杀狗,我绝不会宰鸡。干爹,我的亲爹……”

痛哭流涕,如丧父母。

卫小龙看东方知著彻底老实了,冷冷一笑,掏出手机来:“起来,留下联系方式,方便我将来联系你。以后你给我夹着尾巴做人,不要耍花样,不要再欺负人,不然你明白的。”

现在还不是要东方知著死的时候,因为这个人还有利用价值。

“是是是,谢谢干爹,谢谢干爹……”东方知著感激涕零,看卫小龙皮鞋上有尘土,伸出袖子想给他擦,被他一脚踹开:“你身上有屎,离我远点!”

东方知著慌忙往后爬。看笨重的样子,像是一只倒退的鳄鱼。

几分钟后,两人建立了联系方式。

“干爹,您看,我手机上给您的署名就是干爹,一看到干爹两个字,我就知道是您打给我的……”东方知著谄媚地笑,笑的声音像是公鸡打鸣似的。

正说着,卫小龙的手机响起来。

一看,电话是他老婆苏晓晴打过来的:

“卫小龙,你快过来吧,咱妈头疼,坚持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