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鬼才》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武道鬼才》最新章节目录

周兴云也不管那么多了,他一鼓作气将脑海里浮现的中药配方,有条不紊的道说清楚,至于这些药物是否能医治霍乱,那就交给宫廷郎中慢慢鉴定。

六和汤、藿香正气散、附子理中汤、静脉输液……许芷芊喃喃默念,这全是她未曾听过的药方,尤其最后一项静脉输液,据周兴云的讲解,似乎要直接往人体经脉注入液体,让衰竭患者补充水分,这简直是妙想天开,大胆到极致!

有几味草药我听大夫提过,确实有治腹泻的功效。但有几味药,我却从未听过……韩枫眉头紧锁,已经开始思量药方行不行得通。

周兴云耐着性子,把每个药草的特征及功效,简单地告诉两人,以便宫廷郎中收集药材。

此时,许芷芊预备的笔墨纸砚终于派上用途,她全神贯注边听边记录,深怕错漏了任一味药材。

兴云公子,芷芊定会将这药方交给爹爹,让他尽快送给宫廷郎中鉴别,如果您说的药方实用,即便不进京面试,也有足够的资格加入一品学府。

我才不稀罕……周兴云费尽口舌讲解,口水都快说干了,如今嗓子沙哑难耐,不由随手就端起身旁鱼汤,咕噜咕噜的喝起来。

许芷芊察见这一幕,嫣然霎时浮现娇红,因为那是她喝过的鱼汤。只不过,周兴云接下来的举动,却让许芷芊和韩枫大跌眼镜……

噗!周兴云大口喷出鱼汤,神情慌张面色煞白的捞起汤中配料仔细查看。

周兄怎么了?被鱼骨头咽喉吗?

有毒!酸辣鱼汤里有毒!

周兴云急忙爬起身,头也不回朝主宾席跑去,鱼汤中混合了洋金花、草乌、南星等毒性药草味道,误食者虽不致死,却会浑身无力,甚至失去行动能力,是最传统的麻药配方。如果这配汤不是偶然杰作,那肯定有人筹谋划策,想对武林正道不轨,他必须马上通知舅舅和大伯……

舅舅!大伯!别吃这里的东西!寿宴的酒菜有毒!

苏府寿宴,各大门派长者放纵弟子吃喝玩乐,是为了让他们增进感情。而他们自己,则谨遵宾客礼仪,围坐宴席谈古说今,聊起年轻时一同闯荡江湖的悲欢离合。

周兴云诚惶诚恐的闯入主宾席,不仅打断长辈们‘想当年’,还傲慢无礼出言不逊,断言寿宴酒菜有毒,放肆行为令人发指,且不说苏员外以及众多门派长者横眉冷对,就连杨啸和唐彦忠,都怒极攻心,黑着脸训斥少年。

云儿不得无礼!平时你在山庄胡言乱语也罢,今日乃苏前辈寿辰,不得在此胡闹!

我没胡闹,是真的,这鱼汤里有毒!我对这麻药的味道非常熟悉……

放肆!杰文,快把你三师兄带下去!

杨啸愤怒的喝道,吴杰文惊慌失色的冲上前,强行将百般不愿的周兴云拉走。

苏兄莫要见怪,我这侄儿的心智不健全,偶尔会说出骇人之语,多有得罪的地方,实在是对不起。

算了、算了,今日乃大喜之日,我们不与小辈计较。

苏员外十分扫兴的叹了口气,没想到自己生辰,竟弄出这番闹剧。不过,未免大家心有忌惮不敢畅饮,他还是吩咐家丁用银针试探,看看酒菜是否有毒。

试毒结果,银针既没有发黑也没有变色,间接的证实周兴云是在无理取闹。

三师兄你今天怎么了?师父交代过,绝不能在寿宴上惹是生非,你怎么还要……

杰文相信我,鱼汤真的有毒!

可是你也看到,刚才苏员外用银针检验过鱼汤,根本没有毒性。

银针不是万能的!

师兄,你该不会又让奇异幻想迷惑了。

我……

周兴云顿时无语,说真的,他不敢肯定自己的推断是对是错,但内心惴惴不安,使得他另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就在这时,一根鸡骨头贸然袭来,砸在周兴云后脑上。

你们干什么!

这儿不欢迎你!滚出去!

说得好!砸得更好!无礼之徒滚出去!

周兴云愤怒回首,只见赵华联合胡德伟,明目张胆的用剩菜骨头扔他。其余门派弟子看见,有的拍手叫好,有的捧腹大笑,有的落井下石,加入队伍一同向周兴云扔垃圾。

剑蜀山庄的脸都被你丢尽了。唐远盈更是无情,一壶酒泼砸周兴云,让他浑身湿透狼狈不堪。

三师兄我们快走吧!吴杰文深怕大家怒不可歇动手揍人,赶紧拉他躲往湖塘树后,以免深受其害。

许芷芊和韩枫瞧周兴云受辱,虽想制止众人恶行,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各门派弟子酒兴正浓,根本听不进两人劝告。

你还好么?

我没事。

许芷芊掏出绣帕,心细的帮周兴云清理身上污迹,韩枫则神色严峻,郑重的询问。

周兄,你确定汤里有毒吗?

十有八九。周兴云备受打击的点点头,没想会连舅舅和大伯都不相信他,还说他心智不健全……

三师兄,我认为那是你的错觉,我都喝下两大碗鱼汤,现在还不是好好的。

兴云公子,芷芊也喝了些许汤水,并没感到不舒服。

一会有你们好受!

周兄有解药吗?韩某也吃了不少鱼肉……

我上哪找解药。不过,我有办法解毒。

愿闻其详。

既然有办法解毒,许芷芊和韩枫双双松了口气,纵观整个苏府,恐怕只有他俩相信周兴云,怀疑鱼汤真可能有毒。

你们跟我来。周兴云带着许芷芊三人走到井口,打了一大桶清水放至韩枫跟前。

韩兄,快把这桶水喝了。

喝水能解毒?

对,喝完就能解毒。周兴云不怀好意的笑了,整得许芷芊三人一脸漠然。

韩枫犹豫了几秒,毅然举起木桶,咕噜咕噜的灌下一桶清水。反正只是喝清水而已……

……在下喝完了。

很好,张开嘴。张大点……

韩枫完全无法理解周兴云的用意,只能听其吩咐张开大嘴,许芷芊则一眨不眨的注视两人,寻思周兴云究竟用了什么办法帮韩枫解毒。

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周兴云直接把食指伸进韩枫嘴里,在他舌根处轻轻一勾……

唔呕!

哗啦啦啦……

恶心的感触顿时让韩枫当场呕吐,肠胃里的食物,稀里哗啦洒落一地,他刚才吃下的东西,霎时间连本带利吐回出来。

呵呵……兴云公子大才,芷芊佩服不已。许芷芊忍俊不禁的捏着俏鼻后退,此时她总算明白周兴云的解毒妙方。

目测英俊潇洒的韩枫,吐得鼻涕眼泪横流,周兴云内心那叫爽快。

韩兄弟不要停,继续喝水继续吐,少说也要三五次疗程。

这……敢问周兄还有别的法子解毒吗?韩枫泪流满面,这办法虽好,但太折腾人了。

没有。此乃解毒的万能妙方,以后误食中毒都可以试试,效果拔群哟!周兴云洋洋得意的偷笑,他终于让帅哥在美女眼前出糗。

许姑娘,你也喝了些许鱼汤,要不……

有劳韩公子挂心。芷芊宁可玉碎不能瓦全。

许芷芊望而生畏,非到生死关头,她可不愿意用这等办法解毒。幸好周兴云说过,汤水毒性不重,只会让人眩晕、犯困、浑身无力,并不置人于死地。

杰文你也去喝水。

我也要吗?

多一个人多一份力,我觉得今天的寿宴很不寻常,你若把我当兄弟,就信我一次。

可是……好吧。作为条件,三师兄要帮我做一星期的杂务!

没问题!

在周兴云蛊惑下,吴杰文也效仿韩枫,狠狠地呕吐了几个来回,连中午在客栈吃的窝窝头都挤了出来。

正如许芷芊所言,周兴云初始给人的感觉很平庸,根本不像有学识之人,但随着深入了解,韩枫越来越觉得他不简单。

韩枫开始相信周兴云的直觉,怀疑有人要对武林正道不利,于是他便找到徐子健,召集乐山派的弟子,依照周兴云的解毒妙法‘洗胃’。

乐山派弟子对周兴云心怀反感,奈何他们不敢违背徐子健命令,只能乖乖听话解毒。

不过,饱受折腾的乐山派弟子,纷纷对周兴云放狠话,倘若今晚没事发生,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坦白说,周兴云也希望今晚相安无事,毕竟长者们若受毒害,他们这群初生牛犊、尚未离开门派闯荡历练的门中弟子,根本不可能抵御外敌伏击。

寿宴从下午五点开始,不知不觉就过去两个小时,如今天色虽然没有全黑,但太阳已经落山。

苏府丫鬟将花园内的灯笼点亮,萤火辉煌宛如天上繁星,顿时照亮整个别府。

各门派弟子吃饱喝足,不由技痒难耐,在草坪上演武论剑,长者环视园中友好氛围,无不欣欣点首。

不过,就在众人玩得正欢,许芷芊却两眼蒙蒙,摇摇欲坠的软倒在周兴云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