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麻衣少年》孟安孟青山孟佐全文免费试读

笑声刚停,七根黑线晃动,符纸乱飞。

黑风呼呼地吹动,几乎刮得我睁不开眼。

黑风!

我心中惊呼,这是左道门中诡异的传法。这一脉道人,修炼邪术之后,常常以黑风蛊惑人。

我往后退了两步,余光瞟了一眼鱼骨庙的门口。

那晃动的黑线,已经换了位置,横山竖四,已经挡住了出口。

棺材猛地弹开了。

一个脸色苍白的男子出现在我眼前。脸上还能看到泛黑的尸斑。年纪看来,并不算太大。

我屏住气息,暗运气力,不让这股黑风将我吹倒。

他身着黑色道袍,擅长使用黑风,是个养尸道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尸臭,想必与他的养尸术有关。

我眯眼快速瞥了一眼。

他并非行尸走肉,而是有魂体在身,说明他还是个活人。

“我要娶方晚晴。她是金玉命格,与我匹配。不过,我向她下聘的时候。她说,孟佐不开口,她不会答应的。现在,孟佐死了,我带你回去,你亲自告诉她,就说孟佐答应了。”他开口说道。

方晚晴是我大师姐。

爷爷替她断命,乃是金玉之命,命格贵重,气运万中无一。

眼前的养尸道人,之所以看上方晚晴,怕是要借助她的气运,为自己修行创造条件。

“你既是个胆小鬼,又是个一身尸臭的人。我大师姐不会嫁给你的。”我当即呵斥道。

在我爷爷上山后,才敢溜过来。然后利用我,去说服方晚晴。

此道士,有些邪门,但是本领不会太强。

“方家是豪门大家。我古甲道更是道门高人。她嫁给我,我能再保方家三十年运势。奈何方晚晴是个倔脾气,而我不喜欢勉强别人。你按照我的要求来,可以保住小命。否则的话,要杀你的人,可以排出十里地。”他冷冷地地说。

一个养尸道人就敢如此地嚣张。

三十年运势。

他还真是敢吹牛。

风水运势,那可是涉及天道的。

我冷笑一声,没有回他。

“小子!我运黑风笼罩,就算是麻衣神手孟佐,也难自保。更何况这个鱼骨庙,乃是我师祖修建的。”他得意地笑着。

修建鱼骨庙的道人是他的师祖?我内心闪过一丝狐疑。

如果鱼骨庙是左派道人建造,暗藏玄机的话,我爷爷应该能看得出来的。

我转念一想,难道是爷爷故意睁一眼闭一只眼,允许鱼骨庙的存在。事实上,爷爷早已有了筹谋。只是忽然发生了变故,才没有对鱼骨庙动手。

一时之间,我难以下结论。

“我爷爷虽然入了葬龙山。你怎么敢如此笃定。他没有给我留有杀手锏呢?麻衣神手在死后,要保他的孙子,应该不是难事吧!”我平静地说。

古甲道神情一变。

从他反应分析,他话中虽瞧不起我爷爷,但内心深处却是十分畏惧。

“天下第一风水师的算计!岂是你这等旁门左道可以揣度的!”我再次喝道。

他身体一抖,苍白的脸,有些发僵,笑着说:“小子,我们可以做个交易。如果你帮我,关于孟青山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我想,你一定不会后悔的。”

说完这番话,他又恢复了镇定,双目射出精光,死死地地盯着我,一股强劲的威慑传来。

就在这时,滋滋声从外面传来。古甲道在鱼骨庙之外,还藏有杀招。

我不由地心想,古甲道是一条毒蛇,与毒蛇合作的话,最终反噬的只会是我自己。但是眼下的局势。我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

要是能从他口中,探听出我爹孟青山的信息,或许是一桩意外的收获。

“看来,你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我没有其他选择了!”我耸耸肩膀。

“贫道是个实在的人,我绝对不会忽悠你。鱼骨庙和孟青山之间的关系,只有我知道。就连孟佐也无法看清楚!”古甲道说。

他袖子一抖,取出一个巴掌大的黑阴木,黑阴木上,有一只细小的毒蜈蚣图案。

随即,他径直咬破了左手手指,沁出了黑血。

黑血沁入阴木之中。

而后又将阴木丢给我。

我一把接住,我明白他的意思。

这是做镇物。

双方下了血咒。

如果有一方违背了今日的约定,就会收到极重的道术反噬。

在我划破手指,将鲜血滴在黑阴木之际。

古甲道嘴角闪过一丝隐秘的笑容。

我装作没有看到,麻衣神手的孙子,要是连个赶尸道人的诡计都破不了。那我孟安,合该遭暗算而死!

“镇物由我保留,你没有意见吧!”他说。

我并没有反对。

他接过黑阴木之后,双手拍动。滋滋作响,从外面爬进了一只将近半米长的毒蜈蚣。

它爬到古甲道面前的时候。

古甲道解开黑袍。

那大蜈蚣顺势爬动,落到了古甲道的肚脐眼位置,开始往里面钻。

我喉结咽了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恶心。

“这是本门秘法。待到这只蜈蚣剧毒,与我经络融合。我吐口一口黑风,就含有剧毒,便能轻而易举地毒死你。假以时日,我便是玄门的大拿了。”古甲道毫不避讳,直接说了出来。

我心中暗暗下了决心,一定不能让古甲道玷污了大师姐。

说来也怪。

蜈蚣进入古甲道体内后,那股怪异的尸臭味竟然消失了。

“你比我想象之中要厉害得多。”我说。

他不仅懂得养尸秘术,还似乎懂得毒虫的习性。

不过他的那只蜈蚣是黑色,要真正地达到杀人于无形,那只蜈蚣要吸收足够的阴煞之气,呈现出幽绿色才能达到。

以他的禀赋,起码还要三十年。

与古甲道达成协议后,两人坐车到了东江市。

我直接住到古甲道的家中,靠近江边一处僻静的三层小楼,附近人比较少。

家中有各种修道之物,有纸张与竹片,有不少做好的纸人纸马。

不少坛坛罐罐里面,还能看到爬动的五毒虫,极可能是用来喂养他体内毒蜈蚣的。

古甲道让我换上干净的衣服,他有些迫不及待去方家。

我依旧穿着爷爷留下的麻衣。

有几年没见到大师姐,我还是有些期待的。

也不知道大师姐怎么样了。

方家在东江市东南边。

我爷爷收下方晚晴为徒后,也帮助了方家。

方家这十年来运势很好。

古甲道报上名之后,很快就进入了方家的豪宅。

一个富态的中年人迎了出来。

我小时候见过他,应该就是方晚晴的父亲方千川。

他见到古甲道之后,露出谄媚的笑容。

“方老板,孟佐死了,我把孟家的废物带来了。他带来了孟佐的口信,去请方小姐出来!”古甲道以上位者口吻说。

方千川不由大喜:“如果真是那样,那就太好了。方家未来三十年就靠您老人家了。”

整个过程,方千川都没有正眼瞧我一眼。

尤即便知道我爷爷是孟佐死后,有意无意之中露出了鄙夷。

我心中有些讶异,当初方晚晴拜入我爷爷门下的时候,方千川可不是这样的态度。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世态炎凉吗?

很快,我就看到了大师姐。

她一身红衣,身材窈窕,面相极好,乃是金性命格之中最为贵重的,有金玉之相,身负灵气。

但在她右眼眉角位置,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黑气。

而且,这身红衣也显得无比地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