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女三代共侍一夫小说 正文第087章两女双飞下

简单来说,安琳琳的策划很好,但不适合傅氏集团。

确实也是,区区安家的策划案,想拿到傅氏大放异彩?怎么可能呢!

看着面容僵硬,呆呆地站在那儿的安琳琳,叶卿卿嘴角扬起一抹自信的面容。

我的策划案是定位在高奢,只要设计几款符合大学生潮流的产品即可。

至于推广,就更加简单了。以傅氏集团的名声,只要进行正常的宣传,周围的人就会趋之若鹜。

但有一点,产品的价格可以进行适当的下调,或者外包给专门负责加工的厂商制作。

这样的话,既可以保证一定的质量,也可以控制好价格,不至于让大学生们望而却步。

切!你说这话不就等于没说吗?见你在那逼逼赖赖了半天,也没见你说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啊!

就是就是!

话音刚落,底下就响起一片嘘声,甚至有些素质差的,直接开始谩骂起来。

而叶卿卿依旧十分淡定。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说的并没有错。

叶卿卿的策划只是延续了傅氏集团一贯的风格,非常保守的一种方法。

没错,但也不出彩。

安静。

傅言博冷冷地呵斥声再一次响起,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叶卿卿,这就是你的回答了吗?

是,这就是我全部的回答。

面对傅言博略带压迫性的提问,叶卿卿依旧镇定自若,这就是她的想法,没有必要因为旁人的看法而退却。

更何况,有时候常规的,说不定就是最好的。

对此,傅言博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继续翻看起纸张。

最后一位,高子阳。

唰的一下,高子阳不急不缓地站了起来。

您好,傅总,我的策划理念是与叶卿卿同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认为放弃傅氏原本的竞争力是一件很不明智的事情。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不少人开始议论纷纷。

没想到竟然连高子阳都赞同叶卿卿的看法,难道这叶卿卿说的真的是正确的?

可明明从策划的完整度来说,安琳琳要更胜一筹啊!

请大家稍安勿躁,听完我接下来的阐述,我想你们会理解。

高子阳不愧为学生会会长,控场能力一流。

短短一句话,让瞬间有些混乱地局面顿时平静了下来。

普通的高奢路线一直是傅氏集团的主打,但也确实不能适合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大学生。

我们可以走轻奢路线,以傅氏集团的名义开拓一个新的旗下品牌,专门面对大学生。

这样的话,既可以傅氏集团的名气作宣传,又可以满足部分学生的消费宣传。

至于工厂的成本问题,我们可以同时使用外包和专属加工厂加工,但专属加工厂采取限售,预约等方式,而外包的加工厂作为普通限售的来源。

我的意见就是这些,希望傅总能够多多指教。

清晰的思路,娓娓道来的话语,瞬间俘获了现场观众的心,一举成为了整个座谈会人气最高的选手。

啊啊啊!不愧是子阳,实在是太帅了!就连策划都这么完美无缺!

就是就是!虽然琳琳女神策划非常完备,但比起子阳哥哥的缜密,还是差了一点东西!

完了完了,我要被子阳会长圈粉了!

其实不只是底下的普通学生们,就连叶卿卿也觉得,高子阳一定是最后的人选。

与叶卿卿这个英语系的门外汉不同,高子阳是根正苗红的金融系才子。

如果最后是高子阳,她服!

好了,刚刚三位同学都已经发言完了。

我现在要选出最后的人选了。

ta就是……

一时间,众人下意识地屏住呼吸,这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要来临了!

叶卿卿。

随着傅言博的最后一个字音落下,叶卿卿是彻底蒙了。

为什么会是她?自己一个门外汉竟然赢了高子阳这个金融系的大才子?

【叮,恭喜宿主大大打脸成功!获得一百万的额度,以及最新款的劳斯莱斯幻影一辆!】

【请宿主大大继续加油,早日走上人生巅峰!】

脑海里响起NPC的系统提示音,叶卿卿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为什么…是我?叶卿卿有些疑惑地开口。

这种结果,只要是正常人看来,都不会信的吧?!

怎么?你是在质疑我的决定?

傅言博挑眉反问,同时也堵住了所有人的嘴。

是的,傅氏集团总裁傅言博,他皱皱眉,整个A市都要抖三抖的人物。

他做的决定,轮不到任何人来质疑。

无数学生向叶卿卿投诉艳羡的目光,这个女生,究竟何德何能让傅言博选上啊!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事情尘埃落定之际,叶卿卿又一次语出惊人。

我不质疑傅总您的决定,只是我真诚地向您推荐高子阳。

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学生,傅氏集团有了他,绝对不会吃亏。

希望傅总能够稍微考虑一下。

嘶!

看到这里,在场的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和傅言博谈条件,这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她就不怕自己那来之不易的实习的机会就这样打水漂了吗?!

你这是在跟我谈条件?傅言博饶有兴味地问着。

我们傅氏集团只打算收一个人,你现在推荐他,万一你的实习机会没有了怎么办?

如果是拿我和高子阳做交换的话,我愿意。

【叮!宿主大大!你在做什么啊!任务都已经宣告完成了,你怎么这样呢!】

你给我闭嘴!忙着呢!

打发完系统,叶卿卿再一次正色道。

高子阳同学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学生,他比我在贵公司更加有价值。

她怎么能放弃自己的前途成全自己?!

一旁的高子阳急了,嘴巴微张,正欲开口。

谁知此时,傅言博冷淡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从今天开始,叶卿卿,高子阳是我们傅氏集团的实习员工。

竟然真的破格收了两个人?!

这算什么?!傅言博对叶卿卿明目张胆的偏爱吗?
在傅言博话音落下的后三秒,整个座谈会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帝王一般高高在上的傅言博竟然改变主意了?而且还是为了一个女人?

一时之间,所有人对传闻中的包养关系都下了定论,若不是有那一层关系,傅言博凭什么护着叶卿卿!

最后,还是校长站了出来打圆场。

傅总,这高子阳是我们A大出名的高材生,他有能去您公司实习的机会,实属荣幸。

好了好了,今天的座谈会已经告一段落了,大家伙儿都散了吧,散了。

学生们纷纷有秩序地离开,而安琳琳却呆呆地站在座位上,一动不动。

从她说完那一刻开始,她就一直像失去灵魂一般站在那儿,和个傻子一样。

她万万没有想到,最后傅言博竟然会选择了叶卿卿,甚至给她了如此大的殊荣!

而自己苦心经营的一切,直接变成了一个笑话!

叶卿卿!

拳头攥紧,指甲深陷进肉里,安琳琳恨不得此刻把叶卿卿扒皮抽筋,生吞活剥!

你等着!我一定会收拾你的!

就算你和傅言博上床了又怎么样?

男人都是健忘的本能动物!只要有自己在,那叶卿卿迟早会被傅言博所抛弃!

此时此刻,安琳琳心里已经无比坚信,叶卿卿和傅言博一定发生了关系!

另一边,在座谈会结束后,高子阳匆匆地追上了叶卿卿的步伐。

嘿,刚刚的事情,多谢了。

如果不适应,我可能连这个实习的机会都没有。

小case!

嘴角扬起一抹浅笑,叶卿卿满脸认真的开口说着,主要是你的能力比我强很多。

要是你都没有得到这个职位,我可能会怀疑傅言博这个人眼睛瞎,从此不去他们公司实习了。

哈哈哈!

这本是一个玩笑话,谁知高子阳听后竟然上了心,眸底闪过一丝复杂,心里更是被浓浓的暖意充斥。

没想到她为了自己竟然能做到如此地步,那自己的机会是不是大一点了呢……

乱说话,傅氏集团实习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的!哪有像你这样糟蹋的!

不管怎么说,这一次还是要感谢你帮我,过两天要是有空的话,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好啊,没问题。

叶卿卿咧嘴一笑,开心地回着:到时候一定宰你一顿!让你好好报答我!

此时的叶卿卿还沉浸在自己与高子阳青梅竹马的兄妹情中,压根没有意识到,某些东西,已经在悄无声息地改变了。

子阳,我现在还有点急事要做,就不跟你一起走了!白白!

似乎看到了什么事,叶卿卿便心急火燎地跑了出去,就连与高子阳的告别都是如此的匆忙。

那么,叶卿卿究竟看到了什么呢?

透过离座谈会不远的楼梯间的玻璃,叶卿卿看到了唯唯诺诺地站在角落的刘美丽。

而她对面,站着的正是安琳琳!

好你个安琳琳!自己都还没有收拾她之前反锁自己的事情,就来欺负自己的朋友了?

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大步流星地朝着楼梯间奔去,在安琳琳那一巴掌下来之际,叶卿卿冰冷的呵斥声响起。

安琳琳!你给我住手!

叶卿卿?你怎么会在这儿?!

看见来人,安琳琳先是愣怔了一下,随即表情就又变得狰狞起来。

本来还想着你跑得快暂时放过你,谁知道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贱女人!

忽略了安琳琳疯狗一样的狂吠,叶卿卿一把将刘美丽揽在自己的身后,忧心忡忡地开口。

怎么样?你没事吧?她有没有伤到你。

看着如同神明一般降临的叶卿卿,刘美丽的眼眶竟然不自觉地湿润了。

即便如此,她依旧心系叶卿卿。

我没事,倒是你,快点儿走吧!

你得了傅氏集团的实习机会,安琳琳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叶卿卿冷冷地看向了安琳琳。

好啊,那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我不放过她!还是她不放过我!

呦呵?叶卿卿,你现在嚣张了是吧?忘记你之前是怎么被我踩在脚下的吗?

怎么?要不要我帮你回忆一下?

说着说着,安琳琳便啪的一下抽出自己的修饰裙身的腰带,砸在地上发出剧烈的声响。

她恨不得抽死眼前这个女人!

面对如此来势汹汹的安琳琳,叶卿卿不仅不慌,甚至还有一丝想笑。

她难道不会真的以为之前找几个人堵了自己,自己没有反抗,就是怕了她吧?

不会吧?

之前没有大动干戈,不过就是因为安琳琳家大势大,而自己又无依无靠,不想多生事端罢了。

否则,自己怎么可能怕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

美丽,你先从这里走吧。

一会儿我就去找你。

刘美丽满脸担忧的望向了叶卿卿,她不想把她一个人晾在这,可她的实力,留下来也只会是添麻烦的。

思虑再三,刘美丽一咬牙。

卿卿,你再坚持一会儿!我去找人来救你!

说完,刘美丽便头也不回地溜出了楼梯间。

见刘美丽安全离开,叶卿卿总算松了口气。

然而,恰在此时,一道凌厉的鞭击带着破空声朝着叶卿卿呼啸而来。

趁着叶卿卿走神的一会儿功夫,安琳琳直接偷袭了。

贱人!看我不把你的脸弄烂!

堪堪躲过这一次偷袭,叶卿卿被惊出了一身冷汗,随即便聚精会神地凝视着安琳琳,不敢再大意。

这女人只怕是已经有些癫狂了。

绝不能让她抓住机会!

你个出身卑贱的垃圾有什么资格站在傅总的身边?!你配吗?!

还让高子阳那种优质男那么护着你,叶卿卿你可真是个浪贱蹄子!

我看你和不少男人都睡过了吧?你就不怕你下面那东西发霉吗?!

啪啪啪!

不堪入耳的辱骂声以及皮带砸在地板上的声音此起彼伏,此刻的安琳琳早就没有了大家闺秀之态。

一边破口大骂,一边动手。

整个人宛若一疯婆子!
另一边,刘美丽心急火燎地从楼梯间冲了出去,正准备去叫人,谁知刚走没两步,就迎面撞上了人!

诶诶诶,这位同学,你怎么走路的?!没看到你撞到我们傅总了吗?

校长的呵斥声响起,这时刘美丽才颤颤巍巍地抬起头。

果然是傅言博!

对…对不起!

那冰冷而具有压迫感的眼神,仅仅是一眼!刘美丽就感觉自己花光了这辈子以来所有的勇气。

嗯,没事。

眼神淡淡的掠过刘美丽,傅言博一眼就认出了,这人经常与叶卿卿待在一起的女生,便也懒得再计较。

看着即将离去的傅言博的背影,刘美丽的内心忐忑不已。

自己究竟要不要去找傅言博帮忙呢?

安琳琳家大业大,一般人还真帮不了这个忙。而且看卿卿和傅总似乎关系很好的样子……

在内心做了无数次的心理准备之后,刘美丽终于鼓足了勇气,迈着小碎步走在了傅言博的前面,挡住了他的去路。

傅总,卿卿现在非常危险!求求您,救救她吧!

胡闹!谁允许你在这放肆的?校长气的暴跳如雷,恨不得冲上去给刘美丽一巴掌。

这人怎么就那么不知好歹呢?傅言博好容易同意投资学院开设名额,万一这回给弄出什么意外!她能负责吗?!

眼看着校长照顾着保安打算安排几个人把刘美丽送走之时,傅言博发话了。

说说看,叶卿卿怎么了?

那个精灵古怪的女人竟然也会出事?有趣。

安琳琳,安琳琳发疯了!她拿起皮带就要抽卿卿!卿卿为了保护我,让我先跑了!

傅总,现在也就只有您能够救她了!求求您了!跟我去一趟吧!

刘美丽本就胆小,说这些话,更是用尽了毕生的力气,就连脸都涨的通红了。

面对刘美丽的苦苦哀求,傅言博并没有急着答应,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似乎在深思着什么。

傅总,您不用担心,叶卿卿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更是您钦定的实习生。

我这就安排保安去处理这件事,您就不用亲自去一趟了。

既然刘美丽已经把这堆破事给捅了出来,那校长自然也是没有办法再回避下去。

他对着傅言博点头吆喝着。

不必,我亲自去一趟。

夜泊安,你带他去签合同。

……

怎么不打了?你刚刚不是很能耐吗?打那么久连我的一根汗毛都没碰着,是不是有点遗憾呀!

此刻,叶卿卿面容冰冷,居高临下地看着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使不上劲儿地安琳琳。

贱…贱人!有本事你别跑!

等我抓到你,我一定弄死你!

说完,又是一道凌厉的鞭击朝着叶卿卿的脸呼啸而过。

这一次,叶卿卿真的没有闪!

硬生生地扛下了这一击,叶卿卿嘴里发出吃痛地闷哼,下一秒,她看准时机,直接一把抓住了那根皮带。

你刚刚都打了那么久了,现在总该轮到我了吧?

手臂猛的一发力,叶卿卿狠狠地把安琳琳给扯到了自己的面前,反手就是一巴掌!

啪!

伴随着一声脆响,安琳琳整个人都蒙了。

她感受着脸颊传来火辣辣的疼,身体开始猛地挣扎起来。

贱人!臭婊子!你竟然敢打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好不容易有了反击的机会,叶卿卿怎么可能放过?

手臂再一次发力,叶卿卿抬手又是一巴掌,这一次的力道竟是比之前还要狠上几分。

你刚刚不是挺威风的吗?来啊!现在再来啊!

啪!

之前还把我锁寝室里是吧?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你也用的出来?!

啪!

这是你为了回敬你之前在背后说我坏话!

啪!

一条罪状一个巴掌,没过一会儿,安琳琳的脸就已经肿得老高,两眼发晕,竟然有要晕死过去的感觉。

还跟我斗嘛?还斗嘛?

还不快点给我道歉!说不定,我可以勉强原谅你之前的行为!

叶卿卿步步紧逼,眼看着事情就要大功告成,谁知道刘美丽的呼声在附近响起。

卿卿,卿卿!你怎么样!我带人来救你了!

你还好吗?!

刘美丽的出现让叶卿卿瞬间慌了神,现场画面太美,她怕吓着刘美丽这妮子,更不想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进来坐实自己彪悍的名声。

哦哦!我没事了!现在就出来!

你别进来啊!

有些恋恋不舍地松开抓着安琳琳的手,叶卿卿从楼梯间走了出来,当然,她并没有忘记将大门紧锁。

之前自己那难受的滋味,一定要让她尝尝才行!

美丽,你赶紧让你找的同学回去吧,我真的已经……

话说到一半,叶卿卿的笑容瞬间僵硬在脸上。

这什么玩意儿?为什么傅言博会在这里!

卿卿,我刚刚在路上碰到傅总了,所以我才请他来救你,你怎么样?你还好吧?

迎面撞上那傅言博似笑非笑的眼神,叶卿卿没由来的心虚了。

哈哈哈,我没事了,刚刚安琳琳似乎有点事情就自己走了。

哈哈,哈哈哈!

哦,是吗?傅言博的语气依旧是淡淡的,顿了顿接着说,没事就好了。

傅言博的五感异于常人,在还未靠近这边的时候,就已经将叶卿卿那彪悍的行为映入眼帘。

现在这幅心虚想要掩饰的模样,更是与之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实在是,有趣极了!

另一边,被关在楼梯间里稍微缓过神来的安琳琳,一听到傅言博的声音,便开始不顾一切地奋力挣扎了起来!

呜呜呜!

嘴巴已经被扇肿,安琳琳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即便如此,她依旧奋力的挣扎着。

只要能让傅言博看到自己,一定能揭穿那个女人虚伪的面具!

到时候傅言博就会怜惜自己了!

哐!的砸门声瞬间让叶卿卿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完了完了,她不会就这样露馅了吧!
安琳琳的动静如此之大,让反应有些迟钝的刘美丽都隐隐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卿卿,楼梯间…好像有动静?

没有,你听错了吧?叶卿卿矢口否认着,最近风比较大,可能是风撞到门上发出的声音吧?

是…吗?

刘美丽有些犹疑,不过由于叶卿卿的矢口否认以及傅言博的无动于衷,让她放下了心中的疑惑。

可能是自己最近太累了,出现幻听了吧?

好了,刘美丽同学。

既然已经没事的话,可否麻烦你先走一步?我有点事情还想交代叶卿卿同学。

冷淡的话语,不容置疑的语气,瞬间让本就胆小怕事的刘美丽瞬间服了软。

好,我知道了,走之前,刘美丽还不忘对着傅言博鞠了一躬,刚刚谢谢您愿意跟我来,以后要是能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其实他应该什么都没有做吧?

眉头一挑,傅言博冷漠的眼神里多了一抹奇异的色彩。

该说不愧是这家伙的朋友么?也是个性情中人。

送走了刘美丽,傅言博便双手环抱,似笑非笑地看着叶卿卿。

小家伙,感觉你每一次跟我见面,都能给我带来惊喜。

你手现在不疼吗?

此话一出,叶卿卿便瞬间明白,自己之前苦心遮掩都是徒劳的。

她没好气地白了一眼傅言博,缓缓开口说着。

既然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早点说?我在这瞒着很辛苦的知不知道?

你这话的意思,是不怕你朋友知道这些了?

闻言,叶卿卿顿时语塞,确实,刘美丽性子比较胆小怕事,若是让她知道这些,事情只怕是不好收场。

你刚刚不是说有事情和我说吗?提这个干嘛?

叶卿卿转移话题的意图如此明显,让傅言博不禁有些好笑。

确实有事,你还记得,你欠我一个条件吗?

霎时,叶卿卿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她突然有点想抽死之前那个信誓旦旦的自己了。

深呼吸一口气,叶卿卿努力维持着自己笑容。

当然记得,傅总,请说。

我看你扇巴掌挺厉害的,不如跟我去继续扇几巴掌?

你这是在找虐?!

惊呼声响起,叶卿卿满脸的不可思议外加跃跃欲试。

有人来讨打,这还不容易!

不是打我。

一眼看出了叶卿卿的想法,傅言博的面色有些不悦,自己有那么遭人恨吗?

一听到要打自己就如此兴奋。

哦哦,叶卿卿有些遗憾,但还是顿了顿接着说道:那你说,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

还以为有手刃傅言博的机会,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今晚八点,泊雅酒店见。

……

【叮,恭喜宿主大大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打脸,奖励额度一百万元!外加影后级演技三十分钟】

【温馨提醒,您现在还欠我们系统四百五十八万元哦~】

噗!

叶卿卿一口老血喷了出来,满脸不可置信地问着NPC。

这世界上怎么越做任务越欠债的道理?我这是又做了什么吗?

【嘿嘿,宿主大大,在系统等级达到八级以前,我们奖励的东西都是要付款的哦~】

【比如那辆价值一千万的劳斯莱斯幻影。】

又来?!

上次的高定礼服还不够!这次还来一辆超跑!

npc,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宿主大大请说~】

麻烦你在八级以前,不要再给我奖励任何实质上的东西了!这样下去我连债都不够还的!

【叮,回禀宿主大大,这个恐怕不行哦,我们所有的系统奖励都是随机的,系统决定不了。】

……

叶卿卿,卒!

好不容易从自己负一代现实中缓过神来,叶卿卿报复性地决定开劳斯莱斯去泊雅酒店。

这可是一千多万换来的呢!一次都不用,自己岂不是要亏死?

轰隆隆!

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叶卿卿穿着一身运动服,开着劳斯莱斯,浩浩荡荡的朝着泊雅酒店去了。

在车停在泊雅酒店的一刹那,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叶卿卿的身上,女的眼热,男的艳羡。

请问一下,傅总的包间是在哪里?

傅总的房间是在2203,请这边走。

因着那辆劳斯莱斯的缘故,这里的服务员也不敢怠慢,毕恭毕敬地把她给送了进去。

姓傅的,我按时到了,现在可以给我说说你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了吧!

叶卿卿推门而入,径直走到傅言博旁边,一屁股坐下,动作行云流水,完全没注意到傅言博对面还有一个人。

看着如此自来熟的陌生女人,最重要的是,傅言博并没有排斥,那坐对面的女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言博哥哥,这女人是谁呀?哪有一进来就直接坐你大腿上的?

哦,这位是我公司里的一位实习员工,今天来是为了帮我办点事儿。

只见那女人身穿浅绿色小吊带,脸上画着素颜妆,那大大的眼睛宛若一汪春水。

好家伙,真是又纯又欲的小绿茶呀!

再加上傅言博那冷淡的态度,叶卿卿瞬间就明白了。

这应该就是自己今天晚上的目标了。

哟,小姑娘,你是谁呀?在这个作为一个哥哥又一个哥哥叫的挺顺口啊!

我怎么不知道我们大名鼎鼎的傅言博,傅总的身边多了一只老母鸡呀!

叶卿卿的牙尖嘴利可不是盖的,短短两句话,把那女人气的脸都青了。

只见他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指着叶卿卿的脸,高高在上的开口说着。

我是谁?

告诉你!我叫常沁,可是傅总的未婚妻!你再在这儿满嘴喷粪,信不信我让言博哥哥开除你!

哦?是吗?

叶卿卿丝毫不惧,直接一个箭步冲上前,抬手就是一巴掌,那动作可不轻啊!

啪的一声脆响在不大的房间里回荡着,在场的人都有些愣神,那女人更是满脸不可置信。

你打我,你居然敢打我?

言博哥哥,快点把这个人给开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