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描写很细致的黄文 小东西我的手指在里边

而此时屋中的白素素本来被宋北渊打断思路略有不满,但是察觉到手心里传来的力道,还是不由自主的提了一口气。

大人,您没事儿吧?

无碍。宋北渊坐在椅子上方才松了一口气,许是刚才太过于情急的缘故,无形中竟然挣开了身后的伤口,让他冷汗连连。

察觉到手上传来的温软,抬眼对上白素素关切的眸子,宋北渊脑海中有着片刻的呆愣,急忙松开。

白素素抽回自己的手也有些不自然,脸色染上几抹绯红。

转而为了缓解气氛,急忙把锦盒从怀中取了出来。

大人,我现在脑子还不太清楚,对着簪子除了父亲给我的时候有些印象之外,就没了别的记忆。您见多识广,所以这簪子,不如还是交给您吧,兴许会有用上的时候。

宋北渊开口本想要拒绝,瞥见上面掉落的珠子又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代为收藏。等到事情调查清楚之后,一定物归原主!

两人相视点了点头,联想到陷入僵局中的案子,不由得又是一阵沉默。

六扇门的速度是人人都知道的,如今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头绪,只能说明这次的任务着实难缠,而且现在的他们,还没找到最合适的线索。

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吩咐人下去找寻天刀门的人了,相信不久就会有消息。

宋北渊轻声开口,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白素素失落的样子总觉得自己也不舒服。

多谢大人。白素素转念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大人也不用过于忧愁,我看李姑娘聪明能干,想来对于大人来说,也一定是如虎添翼,说不准能够有什么别的线索呢?

从新提起李玉,宋北渊的眉头蹙的更深了些,白姑娘,李玉是我同门师妹,自小随我一起长大,也是我带着入了六扇门。当初眼睛受伤的时候我就在场,所以你不用怀疑她。我相信天底下的人也许都会背叛我,但是李玉不会。

话落,宋北渊已经站起身来。

我还有事情要忙,就不打扰了,你也照顾好自己。

留下这么一句话,便也不理会白素素微微撅起来的嘴角,自顾自转身离开。

白素素对着孤傲的背影做了一个鬼脸,转而心中更加愤愤难平,眸色有些异样。

之前对待刁蛮任性的敏敏多少都是有些避嫌的,如今对待心思深沉李玉到是做什么都护犊子的很。

也不知道这宋北渊是真的太过于信任,还是说有什么别的想法。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都听到了白素素的内心吐槽,刚想要自顾自的休息一会儿,哪知道外面就有人直接闯了进来,而且声音叫嚣,来者不善。

且十分熟悉,以及炸耳朵!

怎么就你自己在这?敏敏眼神在屋中转了转,若不是白素素拦着,恨不得能接着把这里翻个底朝天。

北渊哥哥呢?你这个狐狸精把北渊哥哥藏到哪里去了?
你找你的北渊哥哥,找到我这里做什么?白素素轻哼一声,想到那一鞭子的狠厉,也少了几分柔和的心态,再者说了,宋大人不是说让郡主你回家吗?这会应该不想见你吧?

敏敏见不到宋北渊心中本来就憋着一肚子气,如今听到这般嘲讽更是忍耐不住,直接出声骂道,这是我和北渊哥哥的事情,轮不到你这个狐狸精多管闲事!我警告你离北渊哥哥远一点,不然的话我一定狠狠的教训你!

狠狠的教训我,就像是今天那一鞭子是的嘛?

白素素听到这话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觉得有些好笑。

这敏敏虽然刁蛮任性些,但是脸上藏不住事情。到是也不用担心她再用鞭子为难自己,毕竟之前有了宋北渊的前车之鉴,这小姑娘现在还心虚的左右眼神躲闪呢?

有意无意的抬高音量,这可不就是欲盖弥彰吗?

果然,敏敏听到这话虽然气愤难当,却也不知道如何反驳。

眼神瞥见淡定坐在一边软榻上的可人儿,心中忽然一阵转圜,我说,你好歹也是死了全家的人,怎么一点也不伤心?像是你这种蛇蝎心肠的人,通常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再者说,也许你家人都是被你克死的!

啪!

话音刚落,敏敏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个巴掌。

声音响彻在整个屋中,随从的丫头小厮不禁都瞪大了眼睛。按照这敏敏的身份地位,平日里就算是到了宋北渊的跟前就要被恭恭敬敬对待着,如今竟然被一个普普通通的官家小姐,还是个没有背景的小姐,扇了巴掌?还这么?响亮?

这放在京城,可都是旁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

郡主!您没事吧?郡主?

我说你是怎么回事,竟然敢当众对郡主下手,若是被靖安侯知道的话,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到时候你的脑袋可都要仔细了!

郡主千金贵体,你怎么下得去手啊!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都在关切着此时的敏敏。

反而白素素仍旧是一副冷冽的状态,倒不是故意和敏敏作对,只不过在她的观念里,这敏敏受的这一巴掌,确实不亏。

身子娇贵又能够怎么样,心若是脏的,说什么都是白扯!白素素轻哼一声,对于尊卑贵贱的区分并不在意,反而更看重道德上的修养,好歹也是出身大家,张口闭口便是挑衅侮辱,甚至连逝者都不放过,别说是郡主了,就算是靖安侯说出来这话,我也照样打!

非但没有因为众人的指责败落了什么情绪,反而更因为坚信自己没有做错,声音都放大了几分,掷地有声的话语,再加上刚才敏敏说出来的话,着实有些让人心疼不起来了。

气氛僵持了半晌,敏敏捂着自己的半张脸,许久没有缓过神来。

见着众人不发一言,敏敏更是觉得委屈,眼眶通红,甚至带了哭腔,白素素!你给我记住!这个仇若是我不报的话,我就不叫敏敏!

留下这么一句话,敏敏径直朝着外面走去。
一干人等纷纷跟了上去,连带着这一场闹剧也落幕下来。

白素素瘫坐在软榻上,虽然嘴上强硬,但是仍旧能够感受的到原主身体里的伤感。一时之间家破人亡,若是原主还在的话,怕是也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了吧?

自己可以不把敏敏的话放在心上,但多少也觉得有些心痛难安。

眼神一撇看到外面一道人影一闪而过,可奈何还没有看清楚就不见了踪影。

按照道理来说,有张济在自己身边,宋北渊应该不会在派别人过来监视自己,敏敏刚走也不会留下什么尾巴,那个人会是谁呢?

强行压下心中的疑惑,白素素当机立断想要出去看看。

奈何在外面兜兜转转半天,也没有找到任何踪迹。这府衙里面的戒备森严,难道是自己看错了?怀揣的狐疑的想法,白素素索性不再多加理会。

只不过出来一趟,思绪复杂,倒不如再回去白家看看有没有别的线索。

这原主的回忆总是不经意出现,想来也需要故地重游来刺激一下,说不准能够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金黄色的牌匾在夕阳余晖的照射下熠熠生辉,虽然只是白崇礼的老家,但也在当地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世家豪门。只不过如今辉煌仍旧在,不见当年人。

若是没有这么一遭变故,白大人这会应该正在享受天伦之乐,儿女绕膝,多好的生活啊!白素素眼前仿佛还能看到那个白胡子的老头,端端正正义正言辞的处理公务之后,便会在院子里陪着年少一点的孩子玩闹。

欢声笑语甚至能够传到很远很远,只不过以后再也听不到了。

不自觉的来到了白家人的坟墓前,静谧的可怕。

白大人,你们放心,我既然有幸成为你的女儿,那白家的事情我就一定会查下去,让真相大白,也让你们走得安心些。白素素点起四只香,正想要插在墓前,却忽的在地上发现了香燃烧过的痕迹!

有人在这里祭拜过!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几乎让白素素浑身僵硬。颤抖着手把香插在地上,听着身后传来一阵阵轻微的脚步声,仿佛每一步都踩在了自己身上。

白姑娘!

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抬眼对上宋北渊关切眸子,方才心中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宋大人,我还纳闷谁会这个时候过来。

事情还没别的线索,我也只是想来碰碰运气,没有打扰到你吧。

宋北渊的声音轻轻软软的,察觉到白素素微红的眼眶更是有些心疼,还不忘递着手帕过来,时候不早了,若是白姑娘没有别的事情,那我送你回去吧。

接过手帕擦了擦眼角,白素素方才点了点头应承一声。

只不过心中却盘算着刚才自己说出来的话,这宋北渊听到了多少?

两人一路无话,一直到了府衙,白素素这才掐着自己的肉挤出来两滴眼泪,小心翼翼试探问道,白家的事情就拜托宋大人了,若是白……我爹泉下有知的话,一定会觉得十分欣慰。
宋北渊眸中闪过怜惜,正想要开口安慰,忽的听到远处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只见侍卫恭恭敬敬行了一礼道,大人,有天刀门的线索了!

这个消息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目前最需要的,宋北渊脸上喜色难以抑制,抬脚就要跟着侍卫一起离开。转而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是的忽然顿住脚步,抬眼看向身后的人,白姑娘学识丰富,又是当事人。若是你愿意的话,不如一起过来看看?

也好。

白素素顺从的点点头,掩盖住心中的失落,这才抬脚跟了上去。

心中盘算着按照刚才的情况来看,宋北渊应该是没有听到自己在白家人坟前说过的话才对,这样也算是多少踏实些。

到了大堂之后,里面早早的就已经站了不少人。

看着他们奇形怪状的打扮,到是让白素素大开眼界。果然,这古代的江湖人士,还真是别有一番自己的……趣味。

而在一旁等着他们的,可不就是李玉?

见到白素素跟在宋北渊的身后,眼中的诧异一闪而过,转而又放在了不知名的角落。

宋大人!我先说,我知道这天刀门在哪里!

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站出来,险些这地都跟着陷下去一块,那汉子肩上扛着大刀,威武的肌肉显得整个人壮实的很,天刀门做事向来都是不留痕迹,但是他们百密一疏,有一次我看到他们的人从城外的小路跑过,手上还拎着一个人头,那叫一个鲜血淋漓!他们……

鲜血淋漓的人头,难道过了这么长时间,府衙都没有人发现吗?

白素素的声音淡淡的,却让不大不小的正好落在那人的耳中。见着自己的话被打断,心中难免不爽,拎着手中的刀抖了抖,你这小姑娘知道什么?这天刀门的人一直都躲避着府衙的人,若非是我运气好的话,根本都看不到这一幕!

那你为什么后来不肯报告给官府呢?

这话问的那人又是一愣,抓着自己的后脑勺半天,我们江湖人向来讲究的都是一个义气!就算是他们做的再不对,那也是江湖人的面子,怎么能够让官府的人掺和?

所以你现在过来报告他们的线索,难道不是让官府的人掺和?

白素素接着反问道,看着这大汉被自己说的满脸通红,心中已经有了定数。

好歹这心理学还是有些用处的,虽然不能像是算卦的一样看穿古今,但若是想要看出来他们话中的真实度,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汉子一直都在四处张望,甚至连他们的眼睛都不敢看一下,表面上坦坦荡荡,内心里畏畏缩缩。这样的人,还真不像是在说什么真话。

也许是白素素太过于尖锐,让那汉子一时之间下不来台,更觉得气恼,面红耳赤问道,你这死丫头到底想说什么?我这是行侠仗义,看不惯他们天刀门的人罢了。难不成当着大人的面,我还能站在这里说谎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