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养成记h 可怜的校花陈若雪全文

心理学家向来知道怎么隐藏情感的表达,而且她一向都有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如今变成现在这样,还真是讽刺的很。

肩膀上传来些许力量,转头来正好对上宋北渊关切的目光。

所以是他偷了簪子,对吗?

微微点点头,白素素接着分析道:而且大人也可以问问,他曾经不过就是白家的一个小厮,怎么能够从那么多黑衣人中逃出来的?

话音刚落,宋北渊就已经拔出手中的剑,正好对准了小偷的眉心。

是你老实交代,还是我逼你交代?声音清冷,带着的疏离感让人不自觉的想要臣服,六扇门的本事,你应该知道的。

小偷嘴角抽搐,略有迟疑之后还是轻哼一声。

你们再说什么,我根本不知道!

瞥见他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只让宋北渊觉得可笑。

既然如此,他倒不如让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体验一把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抽回自己的剑,抬手对着侍卫使了个眼色,便有人上前来带走那人。

清楚的看得到那人脸上的慌乱,大概是最后的一丝倔强,让他张开嘴却并没有求饶。

白姑娘,今天真是……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便看到白素素一股脑的直接就要摔到。

张济!快去叫大夫!大喝一声吩咐下去,顾不得别的,直接抱起人就朝着屋中走去。

这幅慌乱的场景,正好落入刚刚从外面进来的李玉眼中。

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宋北渊这么紧张一个人。

眼底的落寞稍纵即逝,李玉握紧的双手缓缓松开,半晌才转身离开。

与此同时的白素素只觉得自己恍惚间仿佛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中有着高楼大厦,有着自己的学校,同学和老师。

一张张熟悉的笑脸就在她面前,伸手却又触摸不到。

这些都是她日夜相处,心心念念的世界啊,怎么显得这么不真实?

一股巨大的吸力从身后传来,白素素只觉得浑身像是骨架子要散开一般。

即便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想要留在当前这个世界,却也仍旧无能为力。

啊——

惊恐之中睁开眼睛,对上的便是一双深色眼瞳,恍若汪洋大海,藏于星辰万千。

梦中的失落感一如既往,大概是两人相处的时间不短的缘故,让宋北渊也少了几分芥蒂,尤其是看到白素素这番失魂落魄的样子,更有怜悯。

是不是又做噩梦了?这是我吩咐人煮出来的安神汤,你尝尝看。

一勺药轻轻吹了吹,送到白素素的嘴边。

我自己来。大概是突然的失去让白素素还没有缓过神来,如今面对着宋北渊的示好不由得局促起来,轻抿一口药水这才接着问道:那个人有没有交代什么?

还没有消息,但是簪子可能有下落了。宋北渊从桌边拿起一张纸,打开送到白素素面前。

这是我的人查出来小偷经常出没的典当行。做小偷无非都是为了钱,要是簪子真的是被他偷的,那么应该逃不出去这些地方。
看着上面一一罗列的名称,白素素索性放下药碗。

那我们快点去吧。

如此干脆利索到是让宋北渊没有反驳的机会,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府衙。

外面光亮依旧,淡淡的春风和煦,原本应该让人觉得惬意的时候,白素素的心头更多的是一分紧张的情绪。

再说别的已经没有用了,找到簪子才是首要。

只不过可惜的是,两人走遍了整条街道,转了大部分的铺子,都没有任何线索。

眼看着面前的店面已经是最后一家,白素素长长呼出一口气。

我相信老天爷不会让我们这么倒霉的,进去看看吧。

偌大的店面里面忙碌着的只有一个小二,眼神上下扫了一眼两人,方才慢悠悠放下手中的东西走上前来。

这世风日下,真是越来越人心不古了。年纪轻轻的你们做什么不好,偏生想要私奔,若是被家里大人知道,要打断你们的腿的!

你胡说八道什么?白素素皱着眉头,看着小二出言不逊,只觉得一阵犯呕,你说谁私奔?说谁人心不古?

呦!还真当这里也可以用大小姐脾气了?你看你们两个相貌堂堂,一看便知道都是大家出身的人,到我这当铺里面来,除了用那些金银首饰换些盘缠私奔,还能有什么别的稀奇的?这种事情我见得多了,觉得丢人就不要做啊!

竟然是把他们当成了私奔的小夫妻?

白素素一口血差点直接吐在这小二的身上,也亏得他有这么好的想象力。

反而到是宋北渊干脆利索一些,手中的长啸剑直接放在柜台上,发出当的声响,随即又掏出画像放在桌上。

六扇门的人办案,我劝你说话想清楚些。这个簪子,你有没有看到?

小二瞥了一眼那剑,虽然不算了解,但看着做工也知道非比寻常。

在看看宋北渊这幅生人勿进的样子,这才嘿嘿陪着笑意,道:真是不好意思,误会二位了,这簪子……这簪子……

宁眉略显迟疑,也正是这一点,已经证实了宋北渊心中的想法。

直接拿着剑架在小儿的脖子上,也没了什么讨价还价的兴致。

把簪子交出来,我还可以给你一条生路,不然的话,我可没准要带你回昭狱喝茶了?

昭狱两个字吓得小二一个哆嗦,颤颤巍巍解释道:这簪子我的确见到过,只不过……

银子我不会少你的。

宋北渊从怀中掏出一锭金子放在桌上,那小二也不再含糊,直接从柜台下的角落里掏出来一个锦盒,话外之意已经不言而喻。

打开锦盒一看,白素素瞬间便被里面的精雕细琢吸引住。

从怀中取出珍珠放在空缺的位置上,不谋而合。

原本这簪子看上去就价值不菲,如今以来更是锦上添花。果然,这簪子没让他们失望。

宋北渊收回自己的剑,两人对视一眼,这才双双离开。

有了簪子之后,顺着簪子,说不准能够找到更进一步的线索。

想到这里,连白素素都觉得心情轻松了许多。只不过两人还没有走出两步路来,便听到身后一声大喝。

宋北渊——
这声音震天,若非是这古代科技不允许,白素素都要怀疑这人带了扩音器。

正想要转头看个清楚,人已经被退到了一边。而挡在两人当中的,可不就是之前那个难缠的敏敏郡主?还真是……狭路相逢啊?!

宋北渊!你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你会和这个女人一起出来!而且还去买了礼物?

说着,还不忘紧巴巴的盯着白素素手中的锦盒,让人一阵发毛。

白素素瞥见周遭不少人都围了过来,心中难免有些尴尬到抠脚趾。

还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明明就是单纯的过来找寻线索,被敏敏这么一闹,到好像自己和宋北渊成了抓奸在床?

其实郡主,这件事情可能真是您误会了,我和宋大人……

闭嘴!话音未落已经被敏敏出声打断,眼神中满是警告和戒备,本郡主在这里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吗?我告诉你,最好离北渊哥哥远一点,好歹也是大家闺秀,怎么竟是学习了风尘女子的随意?

把白素素比作风尘女子?

这个形容让周遭看戏的人眼光更加独特了许多,甚至还有些许不怕死的,光明正大的对着她吹着口哨,满是调戏。

宋北渊下意识的挡在白素素的面前,正要解释两句,却见她已经委屈巴巴的抓住了自己的手,双眸闪动亮光,让人怜惜不已,宋大人,您不说是家中尚未娶妻,只是为我留着空位吗?怎么如今郡主如此挖苦我?这岂不是要棒打鸳鸯?

声音不大不小,说不上铿锵有力,但也落落大方。

传入众人的耳朵,只让他们大跌眼镜。原来围观了这么长时间,这找事的并非是正宫,反而是插足的?

你胡说八道什么!北渊哥哥明明就是!

郡主。敏敏话音未落已经被宋北渊打断,义正言辞的对上她的目光,一如既往的冷淡,道:我敬重你,但是并不代表你可以随意乱来。我和白姑娘……

略有几分迟疑开口,转而感受到胳膊上的些许拉拽,不自觉的轻咳两声接着道:我和白姑娘是真心相爱,还请您高抬贵手,不要为难与我们。不然的话,我也同样不会对你客气!

留下这么一句话,自然而然的牵起旁边人的手,大步就要离开。

哪知道这敏敏别的本事没有,胡搅蛮缠到是第一名。

盛怒之下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抽出手中的鞭子,对着白素素的背影直接甩了过去。

啪!

声音干脆利索,可疼的并不是白素素。

转头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环住自己身子的宋北渊,那么一瞬间的功夫,好像能够感受到万千心意。

他们不过才认识多久,竟然愿意为了自己,去档这一鞭子吗?

北渊哥哥!敏敏惊呼一声,正想要上前查看。

宋北渊已经抬手拒绝,冷眼扫过她的脸上,道:这一鞭子也算是我对得住郡主你了,这小地方不是郡主应该过来的,一会儿我就会让人送你离开。

说完,也不等敏敏回应,仍旧大踏步拉着白素素离开。
若非是手心中能够隐隐感受到宋北渊冒出来的冷汗,就连白素素都要觉得这一鞭子无足轻重了。

一直到路过一处医馆,两人这才抬脚走了进去。

大夫过来帮忙上药,白素素悄无声息的想要退下,哪知道宋北渊抓着自己的手没有任何的松动。可这伤在后背上,古代人不是最介意这种事情了吗?

姑娘啊!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就别推推阻阻的了!你们两个能一起到这里来,那关系还用我说吗!婚嫁不过都是早晚的事情,何必斤斤计较呢!

说着话的功夫,大夫已经帮忙脱下了衣服。

白素素到是不介意看这么一副美男图,只不过是这大夫的话,着实让人脸红。不过见宋北渊没有要解释的意思,索性她也不再多言。

看着鲜血淋漓的伤口,皮肉已经翻了出来,甚至有的地方已经清晰见骨。

这一鞭子,若是落在自己身上,怕会要了自己半条命!敏敏郡主下手还真是……毫无畏惧!

上药的时候能够明显感觉到宋北渊的身子一阵痉挛,大概是心中愧疚的缘故,让白素素也不忘轻轻安抚,十指相握的手变得更紧了些。

一直等到大夫帮忙包扎好,这才让白素素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跟着大夫去抓药回来的时候,宋北渊已经坐在桌边穿好了衣服。除了脸色苍白些许,看上去和正常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大人,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儿。宋北渊的声音淡淡的,敏敏下手没轻没重的,我早就习惯了。你不用觉得愧疚,是我带你出来的,自然要安然无恙的送你回去。

说着,宋北渊已经率先抬脚朝着外面走去。

这样生疏的话让白素素心中莫名的涌起几分失落,远远的跟在宋北渊的身后,止不住的自我安慰。这大概就是贵公子的气质?所谓喜怒不形于色,心事勿让人知?

还在想着的时候人已经回到了府衙,兴许是听说了大街上的笑话,让众人看她的眼神都带着几分诡异。就连张济都嘿嘿笑着,压低了声音悄悄问道:白姑娘真是好福气,我们大人可是连京城的小姐们都望尘莫及的!

别胡说八道?!白素素轻声怒斥一句,心头却止不住一热。

两人的小动作没能瞒过宋北渊的眼睛,却也并不戳破,今天时候不早了,你先休息吧。簪子的事情你先仔细想想,趁着这会我正好去大牢里面会会那个小偷。

有劳宋大人了。

恭恭敬敬目送着宋北渊正要出去,却忽的瞥见外面一道身影匆匆赶来。

眼神在他们身上转了一圈,落在宋北渊带着血迹的衣服上,急忙拉住手腕,师兄,你受伤了?这天底下竟然还有人能够伤到你?

不碍事。不动声色的抽回自己的手,宋北渊这才岔开话题,你怎么有时间过来?不是让你好好的看着小偷的吗?

我正是要和师兄说这件事情!李玉一脸义正言辞,双手抱拳跪在地上,对不起师兄,是我们的失误,没有照看好证人,让他还是找到了机会,在牢房里面咬舌自尽了。

咬舌自尽?那岂不是说明,又少了一个证人?

宋北渊背着眼睛呼出一口气,仿佛对此并不诧异。

倒是白素素盯着李玉的神情,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