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侬我侬1v1 宝贝错一题c一次漫画

白素素有些不明所以,片刻之后,一群人已返回了白家。

白崇礼等人的尸体已经被埋在了后院,看着那个隆起的大土包,白素素不由一阵心酸。

多谢大人代为善后,白家人泉下有知必会感念大人的恩情。

宋北渊摆了摆手道。客气的话就不必多说了,你跟我来。

白素素不明所以的跟着宋北渊进了屋,却发现放置书柜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豁口,后面竟然是一道暗门。

这个地方你知道吗?

宋北渊在暗门口停下,白素素立即好奇的走了过去,进入暗门之后,里边竟然有一个不小的空间,除了一张桌子两个椅子,靠墙的位置还有一排书柜,上边却是空空如也。

白素素立即看向了宋北渊。大人也没什么收获吗?

宋北渊淡淡一笑道:不,这次到是有些收获,虽然不多,却足够揪出凶手。

哦?

白素素一阵欣喜,看向宋北渊的功夫,却发现门口一个侍卫正鬼鬼祟祟的往这边瞧,不由起了疑心。

此人眼神飘忽,分明就是心虚之相,却见宋北渊对他一摆手,道:你,进来,再把这里仔细的搜一遍,有什么发现立马回禀。

是,大人。

那侍卫弯腰进了暗道,宋北渊对白素素使了一个眼色,并把一个古旧的卷轴给了她。

白素素冰雪聪明,立即装作开心的样子大喊道:原来是他,大人,既然知道了凶手,赶紧收网吧。

宋北渊淡淡一笑道:白姑娘稍安勿躁,本官已派出了人手,今晚就出发。

多谢大人。

话音刚落,那侍卫就从暗门里走了出来。

大人,属下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

宋北渊扫了他一眼道:看样子的确是没什么了,你们全部退下,今晚本官有任务要你们去执行。

是,大人。

那人匆匆退下,宋北渊手指一点,顿时有两道人影跟了上去。

大人真是神机妙算,相信今晚就会有结果了。

白素素嘴角缓缓勾勒出来几分弧度,转头对上宋北渊的目光却是几分探究。

白姑娘看上去比我更想要快点抓到凶手,但是却没有什么伤心的意思?

像是被戳破了心事,白素素难免有些心虚。

我当然伤心,只不过伤心无用,过世之人不会回来,我能做的也仅此而已。

留下这么一句话,像是生怕在被看出来什么是的,白素素急忙抬脚离开。

临走的背影孤孤单单,却带着独属于她的坚毅。

白素素这女子,还当真是与众不同呢?

当然,这样的想法也只是在宋北渊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在这里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快点结案抓出真凶,对谁来说都是最好的结果。

离开了书房之后,白素素并没有急着回去,反而在院中兜兜转转起来。

大概是刚才宋北渊的话太过于戳心,冥冥之中竟然让她生出来几分悲凉的境地。

这会正是春意盎然之时,白崇礼素来喜欢修身养性,这院中种着的花花草草都已经竞相开放,只不过可惜的是,难以再找到欣赏它们的人了。

伸出手来轻抚一下那些被白崇礼细心照看过的花草,仿佛还能够感受到当时的温度。
那是什么?

草丛中不知道哪里忽的冒出来一点光亮,正好折射着阳光照在白素素的脸上,刺眼但又仿佛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凭借着直觉摸索到草丛中藏着的东西,白素素又是一愣。

精雕玉琢的一颗小珠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通透之处即便是白素素这个对珠宝首饰半文盲的人,都能够看得出来这定然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这东西,好像似曾相识呢?

白姑娘,原来您在这里啊?

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响声,白素素下意识的把珠子藏在袖子里,这才装作若无其事的转过去,怎么了?找我有事?

张济喘了口粗气,这才严肃道,白姑娘,我们大人说是抓到了一个内鬼,让您过去一起看看!只不过希望您小心一点,兴许这个内鬼和白家人的死,有直接关系。

动作倒是挺快,白素素心中轻声感叹一句,方才点头和张济一同前去。

同样的书房,同样的人。

看着跪在地上的侍卫,和当时鬼鬼祟祟跟踪他们的不谋而合。如果说有一点不太一样的,大概就是脸上的神色明显慌张的很。

大人,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我只是凑巧想要出去一趟,绝对没有通风报信的意思啊!

即便是白素素不用自己学到的心理学知识,也能够发现其中的大有猫腻,宋大人也没有说你通风报信啊,你倒是说会了不打自招!若是你真的问心无愧,不如对着你们大人的眼睛,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啊!?

话语中白素素并没有留情,毕竟这对于自己来说,也算是仇人。

宋北渊显然也对此十分赞同,煞有其事的盯着地上跪着的侍卫,眸底闪过几分不为人知的心疼,你跟在本官身边多年,只要你说,本官便相信你。

我…….我真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

才哆哆嗦嗦说了两句话,那侍卫便坚持不住,直接趴在地上痛哭流涕。

其中的缘由,早就已经不言而喻。

宋北渊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来,仿佛对此很是失望,本官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交待出来你都做了些什么,本官愿意给你一个妥善的死法!

话音刚落,白素素还在满怀期待的希望能从这侍卫口中得到什么消息的时候,却忽的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即而来的便是一声干脆利索的师兄!

是个女人?叫宋北渊师兄?

禁不住好奇转身看去,不知道是不是太过于敏感的缘故,那劲装女子擦肩而过的瞬间,她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一股杀意,没由来但是格外坚定!

师兄,你可真是叫我好找!

来人双手抱拳行了一礼,方才笑意盈盈开口,两人淡然的相处仿佛许久未见的故人。

只不过这活络的气氛还没有持续几秒钟,白素素便猛然发现刚才还在审讯的侍卫,这会已经咬碎了牙齿上残存的毒药,七窍流血,奄奄一息
大人,我…….对不起…….你,我只是听命于……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侍卫就已经瞪着双眼垂下了自己的手。

这番场景来的猝不及防,让宋北渊又是恼怒,又是伤心。多少都是曾经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怎么到死终了,都不曾相信过自己一次呢?善终比起他想要守护的秘密,还要重要吗?

站在宋北渊旁边的女子自然的上前探了探鼻息,起身时还不忘拿出手帕擦擦。

人已经死了,师兄,若是这个人是个叛徒的话,死了也好,就当做是杀鸡儆猴了!

谁告诉你说这是叛徒了?

宋北渊满脸警惕的对上女子的目光,气氛陡然变得紧张起来。

的确,这是白素素这几天来第一次见到这女子,说明应该是刚来不久。

况且又是孤身一人前来,若是没有人通知的话,如何把现在的情况摸得这么详细?

只不过这种疑虑还没有打消,那女子就已经撒娇是的抓住了宋北渊的手腕。

师兄!你该不会是最近查案子太累了,现在连我都要怀疑了!我可是从小陪你一起练功的小师妹啊!天底下的人都背叛你,我也不会的啊!

一番话带着几分撒娇,又拉近了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

只不过只有白素素看得清楚,她在说话的时候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这在心理学上,是明显的心虚表现。

看来,这个小师妹也很有意思啊?

宋北渊到是对此十分受用,没再追究,对着周遭的侍卫挥了挥手,道:也是跟过本官的人,把人带下去好好安葬吧。

侍卫领命上前,抬走那人的时候白素素多留心看了一眼,哪知道就这一眼,竟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那是什么?

白素素狐疑出声问道,人已经上前伸出手,正想要揭开那人胳膊上隐隐冒出来的痕迹,却又被一把抓住后退两步。

感受着熟悉的如兰香气,白素素急忙后退两步拉开距离。

本官只是担心你像上次一样遇到赤血毒蛛。

简单解释一句,宋北渊便拔出剑直接刮开侍卫的袖子,天刀门?

这三个字让白素素瞬间警觉了不少,看向那人胳膊上精致的银杏叶图案。

天刀门是什么意思?

是一个名气很大的江湖组织,传闻之中杀人无数,只要给钱什么都可以做,凶残无比,人人闻风丧胆。还不等宋北渊开口解释,李玉就已经出声提醒道:查白大人的案子能够牵扯出来天刀门,看来事情远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啊?

说完,还不忘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白素素,像是在怀疑什么是的。

这种目光让白素素觉得并不舒服,堪堪收回自己的目光。

宋北渊吩咐下去再检查一遍这侍卫身上有没有别的记号,空荡荡的院子里就剩下三个人,一时之间气氛也跟着低沉下来。

奥对,忘了介绍,这位是我的小师妹,叫她李玉就好。宋北渊出声介绍道:这位是白家小姐,白素素。

两人相视一笑,算是见面礼,只不过笑的并不单纯罢了。

事情暂时告一段落,线索也随着那侍卫的死中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