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像疯了一样的索取 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听到傅言博的话的那一刹那,刘大志就已经意识到自己被耍了,脸色涨得通红,大声咆哮着。

他妈的!臭婆娘!你竟然敢骗我!

看老子不直接宰了你!

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叶卿卿冷冷的凝视着刘大志,拿着手里的录音笔和相片晃了晃。

看来我们亲爱的刘董似乎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啊!

现在是你求我,而不是我求你,懂吗?

唰的一下,刘大志的脸色变得煞白,完了,他刚刚竟然亲口的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若是她把这些事给捅出去,自己岂不是……

轰隆一声,刘大志整个人都有些癫狂了,眼睛瞪得大大的,仿佛要把叶卿卿生吞活剥一般。

死!给我死!

我可是校董!你能奈我何?

哈哈哈哈!

如此癫狂的模样,让叶卿卿的眸底闪过一丝厌恶,随手拿起床上的毛巾直接塞进了刘大志的口中。

世界安静了。

不管刘大志呜呜的低吼声,叶卿卿直接转身离开了这里。

你就把他这么丢在这不管了?

放心,明天到了退房的时候会有服务员来的。

倒是你,怎么会没事出现在这里?

恰在此时,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匆匆忙忙的从贵宾电梯里冲了出来,跑到傅言博的跟前。

傅总,真是不好意思,我来迟了

您临时更改的会议地点实在是有些远,光是从那边过来就大概开了两个小时的车。

临时更改的会议地点?

敏锐地捕捉到了陌生男人话中的关键词,叶卿卿看上傅言博的眼神,充满了诡异。

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像……傅言博担心自己临时跑来的呢?

你……

叶卿卿酝酿了半天,最后也只是憋出了几个字。

你知道我在这,担心我?

不知怎的,叶卿卿的心顿时悬到了嗓子眼儿,他似乎有点期待这个男人的答案。

你上次拒绝了我,不到一天的时间,就跑来对其他男人投怀送抱。

只是单纯的好奇是哪个男人罢了。

没有得到自己预想中的答案,叶卿卿不自觉的有些失落。

也是,他可是整个A市的天花板,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地和自己这样一个平凡的人扯上关系。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

思来想去,叶卿卿还是决定郑重的向傅言博道谢。

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今天可能就危险了。

这样吗,那你要怎么报答我?

闻言,叶卿卿满脸的不可置信。

不是吧,自己只是简单的客套一下,他竟然真的顺着杆子往上爬!

额……

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叶卿卿有些不确定的说着。

要不,我请你喝奶茶?

他堂堂傅氏集团的总裁会缺这一杯奶茶吗?

果然自己最开始就不能对这个女人抱期望。

不必了,你留着自己喝吧。

至于这次的报答,你先记着。

说完也不管叶卿卿是何反应,傅言博便大步流星地离开了这里。

诶,傅总,傅总!

我们合同还没有签呢!

可怜了这个男人,开了两个小时的车,从上一个会面地点赶来,屁股都还没坐热,傅言博又走了。

收回自己有些怜悯的目光,叶卿卿赶紧换好衣服,准备往学校那边赶去。

没办法,刘大志被自己耍了这么一下,肯定会恼羞成怒。

自己一定要想办法赶在刘大志返校之前回去!

……

刚一踏进校门,叶卿卿就知道她回来晚了。

学校里不停的播放着一则广播。

大四英语系的叶卿卿因其私生活淫乱,影响校纪校风,现开除叶卿卿学籍学分清零,即刻起,立即生效。请各位同学引以为鉴。

此时的叶卿卿正站在校门口,面无表情地听着这个广播,周围的学生更是对着他指指点点。

哇,这种不检点的女人竟然还好意思回学校?是我的话早就找个地方躲起来了!

诶呀,虽说都是被包养,可人家包养的对象可是傅言博呢!万一人家引以为豪呢?

呸,真是不知廉耻!

诶诶诶,你别过来啊!你到底要干什么?

其中一说风凉话的女生看着叶卿卿面无表情地走过来,顿时吓得花容失色。

我告诉你现在可是学校!打人可是犯法的!

闻言,叶卿卿的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手起,手落!

啪的一声脆响,叶卿卿直接一巴掌招呼过去,冷冷的反问着。

我这样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怕校纪校规呢?

你说对吧?同学!

如此霸气的举动,直接把在场的众人都震惊了,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叶卿卿走向了高层会议办公室。

嘭的一声巨响,叶卿卿一把将办公室的门给踹开了。

那气势汹汹的模样,竟一时把在场的所有领导都给唬住了。

同学,你来做什么?

麻烦你们撤销刚刚对我所做的处分,刘大志这个人根本就不配当老师!

此话一出,为首的那一个老女人眸底闪过一丝了然。

只见她轻轻的推了推自己的红框眼镜,淡淡的开口说着。

这位同学你就是叶卿卿吧?

我很能理解你听到那则通知后的心情,但这并不能成为你闯入我们会议室的理由。

更何况,之前你做出那些事情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过会有这一天呢?

这话里话外,竟是已经坐实了叶卿卿被包养之事。

冷冷的瞥了一眼那老女人,叶卿卿的嘴角扬起一抹讥讽的笑容。

我被包养?好,那麻烦这位老师说说,看我被包养的证据在哪?

我相信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拿不出来吧!

你们所谓的铁证不过就是刘大志的一面之词罢了。

那又如何?那老女人有些怒了,刘大志是我们的校董之一,他有权利这么做。

更有为他所说的话负责!

呵呵,真的是这样么!

懒得再与他们纠缠下去,叶卿卿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等你们听完这个录音之后,再来想想看刘大志有没有能力为他所说的话负责吧!
刘大志承认罪行的声音不停的在整个会议室回荡着,还有当时在办公室里对叶卿卿的威逼利诱。

一时间在场的众人都神色各异。

你凭什么说这个录音是真的?

老女人还是有些不死心,不停的挑着叶卿卿的刺。

这录音是真是假,随便送哪个检查机构检测就知道了。

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叶卿卿恍然大悟似的开口。

您应该就是刘董的妻子吧?刘董做了这么多见不得人的事,您作为妻子知道的不少吧?

威胁,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上到实习老师,下到在这借读的学生,几乎每一个稍有姿色的女生都受到刘大师的骚扰。

她,就不信这个老女人一点儿都不知情!

不过一直在那装聋作哑,睁一只闭一只眼罢了。

现在的叶卿卿把问题上升到了老女人是否有包庇的嫌疑。

这是什么?这是把让老女人在自己和刘大志之间做取舍。

看她到底是更爱自己的老公,还是更加爱自己呢?

最后,老女人做出了选择。

如果你手上的资料为真,那刘大志即便是我的丈夫,我也会大义灭亲。

开除学籍和清零学分的事情确实是我们鲁莽了。

一会儿我们会发一则澄清通知的。

在一个已经出轨多次的丈夫和自己的地位作比较,是个人都知道该怎么选。

之前老女人对叶卿卿的不满,也不过是对自己丈夫不满的一种转移而已。

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答复,叶卿卿道了一声谢,从学校的会议室里走了出来。

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甚至惬意的伸了个懒腰。

【叮,恭喜宿主大大圆满完成任务!奖励您50万的额度!希望宿主大大再接再厉哦!】

看着凭空出现的那张银行卡,叶卿卿的眼里掩饰不住的激动。

自己之前已经升了二级,现在终于可以随意支配这些钱了!

让她想想看,今天到底要去哪里庆祝一下呢?

……

哈哈哈,琳琳,你说那女人就被开除了,爽不爽?

爽什么爽呀?我看那个女人啊,就是活该!谁让他没事去勾搭傅言博的呢?

现在不过是遭报应罢了!

看着周围人不停的讥讽着叶卿卿,安琳琳内心暗爽,面上却还是一副为他人着想的模样。

玟玟,话不能这样说呀!

现在卿卿被开除了,心里一定很难过,你们下次要是再遇见他,一定要替我向他问好啊!

琳琳,你这个人啊,就是太善良了!那个叶卿卿都这样对你了,你竟然还为他说话!

身边的几个狗腿子轮番的拍着安琳琳的马屁,安琳琳也很是享受,表面推辞,实则应承了下来。

正当他们聊的火热朝天之际,校园的广播再一次响起。

同学们,关于大四英语系叶卿卿一事,学校调查不够清楚,现决定,撤回对叶卿卿开除学籍清零学分的决定。通知再播送一次。

霎时。笑声戛然而止,安琳琳的脸几乎阴沉得可以滴出水来。

怎么回事?明明是必死的局面,为什么又让那个女的逃了去!

琳琳,你…没事吧?

这时,周围的狗腿子的关心的询问,才让安琳琳从自己的情绪中挣脱了出来。

她努力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

我没事,卿卿不用被开除了,应该是好事!我们应该开心啊!

就是有一点我不是很明白,既然都已经说了解除处分,那为什么学校不直接说,包养的事情是谣言,要说调查不清呢?

一语点醒梦中人,周围那些个狗腿子瞬间明白了安琳琳的意思。

对!既然学校不愿说清楚,那就证明,包养的事,不一定是谣言!只是包养叶卿卿的那人有话语权,将这件事给遮掩过去罢了!

那女人铁定是被包养了,现在是有人在帮她说话呢!

三言两语之间,叶卿卿被包养的事情就已经被坐实了,以安琳琳周围那群狗腿的八卦能力,这不出半小时,整个学校都该知道了。

眸底闪过一抹得意,安琳琳心里暗道。

哪怕没有被开除又怎么样?

只要这个学校的人相信叶卿卿被包养一天,叶卿卿就永无翻身之日。

果然,没过一会儿,叶卿卿被人石锤包养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校园。

一听到到这里校园里那些无所事事的小混混们,不禁有些心动了。

既然她都已经被人上过了,而且闹出这么大事,那位大人肯定不会再穿破鞋。

现在自己花点钱,应该也能和这婊子来一发吧。

叶卿卿常年位居校花榜前三,觊觎她的人自然不在少数。

好巧不巧的是,叶卿卿此时正同他们身边经过,打算去附近的小餐馆庆祝一番。

诶,小姐姐,有没有兴趣和我们去玩一玩啊?

看着眼前的人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嘴上挂着极其猥琐的笑容,叶卿卿知道。

这些人绝对是来挑事儿的。

不去,我还有事情。

刚想转身离开此处,谁知下一秒,那群小混混们就堵住了叶卿卿的后路。

诶,你现在知道装清纯啊?之前给人包养的时候怎么不说装一装呢?

反正你也不是处了,那就便宜一点陪我们一次吧!

800怎么样?不能再多了!

看着混混为了那800块钱肉疼的样子,叶卿卿怒极反笑,笑眯眯的靠近混混,说。

800一次是吗?可以呀,我答应了。

闻言,小混混面露喜色,猴急的冲上来就要啃叶卿卿。

然而才等小混混的身影靠近,叶卿卿,直接一个电击棒插了进去。

滋滋的电流声响起,又一个小混混,被成功放倒。

回去告诉你那帮兄弟,下次又有谁再不长眼的!

我绝不放过!
【叮,恭喜宿主大大教训小混混一枚!奖励十万额度,外加体香丸一枚!】

【体香丸,可以让宿主大大浑身香香的!可以让所有见过你的男人对你印象深刻哦!】

听着NPC营销号式的推荐,叶卿卿不经满脸黑线,这到底什么跟什么啊!为什么自己非要去迎合男人不可?

下次直接给钱就可以了,没有必要搞那些花里胡哨的。

淡淡丢下一句话,叶卿卿便头也不回地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托刚刚那帮二流子的福,自己想要好好庆祝一下的心思都没有了。

……

一觉睡到大天亮,当然,如果没有叮叮作响的手机提示音的话,叶卿卿应该会睡得更久。

睁开朦胧的双眼,叶卿卿迷迷糊糊的打开手机,播放了刘美丽发给自己无数条语音中的一条。

卿卿!你为什么还睡不醒?今天可是我们学校毕业生联谊会的大日子,你怎么能不来呢?

卿卿!你快点接我电话,我连位置都给你占好了,你再不来位置都要被人抢走了!

经过刘美丽这么一番提醒,叶卿卿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大四的毕业联谊会快要开始了。

听说这是每一年毕业生的传统,学校的很多小情侣也是在这样的联谊会上相识的。

不过叶卿卿并不是很想去。

鉴于昨晚那些小混混们说的话,自己的名声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一起去受人指点,还不如安安静静的待在自己的房间。

似乎是察觉到了叶卿卿的想法,脑海里再一次想起NPC的声音。

【叮!温馨提示宿主大大!】

【在联谊会上出发的任务全部都是双倍奖励哦!】

双倍奖励?系统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诱惑我,对吗?

【嘿嘿,宿主大大英明神武!就是如此!】

罢了罢了,自己为啥要和钱过不去呢?

叶卿卿认命地从床上爬起来洗漱一番,回复了刘美丽的信息,就急匆匆的赶往了学校。

我的姑奶奶,你终于来了!

看着叶卿卿的身影,刘美丽别提有多兴奋了。

天知道我给你发了多少信息!

哎呀,这不是已经来了吗?

微微吐了吐舌,叶卿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哼!得今天给我帅气的小哥哥才能原谅你哦!

哇!那你今天可就没机会了!叶卿卿佯装无奈的说着。

我现在这名声你也不是不知道,有我在,谁还能来和你搭讪呢?

一听这话,刘美丽瞬间变了脸色,满脸担忧的看着叶卿卿。

卿卿,他们那些人的话你别在意!都是一群笨蛋!不分青红皂白的污蔑你!

略!骗你的!

啊!好啊你!竟然骗我感情!

二人打闹的声音,瞬间让无数男士纷纷侧目,同时,也引起了安琳琳一行人的注意。

看着笑颜如花的叶卿卿,安琳琳心里不由得微微一沉。

她为何还能如此开心?

难道她真的已经和傅言博……

一想到这里,安琳琳下意识的摇摇头,仿佛要将这糟糕的想法甩出脑袋一般。

不,不可能!

傅言博性子清冷,绝不可能与叶卿卿发生关系!

尽管心里不停的安慰自己,但安琳琳始终没有获得确切的答案,心也一直悬着。

略微犹豫了一会儿,安琳琳对身边的习宇详说着。

关于卿卿的事情已经过去一段时日,为何外界还是风言风语不断,难道卿卿她真的……

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安琳琳满脸的伤心。

如此善良的女神竟然还在为她那个刻薄的朋友担心。

一想到这里,习宇详不由得更加心疼了。

你放心,琳琳。

我今日趁着这联谊会的机会,一定帮你问清楚,琳琳不必为此伤心。

得到了习宇详肯定的答复,安琳琳笑的十分灿烂,最后还轻轻地勾了勾习宇详的手心。

好歹为自己做了那么多事,给点奖励也是应该的。

感受着掌心传来的悸动,习宇详那叫一个兴奋!感觉自己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将安琳琳弄到手了!

在安琳琳的注视之下,习宇详缓缓地走向了叶卿卿一行人。

嗨,好久不见。

叶卿卿,你最近怎么都没有来学校?

一看来人,叶卿卿的脸色就瞬间冷了下来,这安琳琳身边的习宇详,来这定没好事。

哦,我最近有些不舒服,就没有去。

你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在叶卿卿这里吃到了闭门羹,习宇详有些尴尬,眼睛的余光撇到了周围的刘美丽,他忽然之间有了主意。

那个,刘美丽同学,要不要一起来和我们来参加联谊会?我这里有个兄弟想要和你认识。

唰的一下,刘美丽眼里迸发出前所未有的精光,自己这是难得有男人缘了吗?

谁啊?是我认识的人吗?

你不认识,是篮球社的副社长。

见刘美丽这副模样,叶卿卿顿时有些无奈了。

这明摆着是个借口,她怎么能随便相信呢?

刘美丽是叶卿卿在这个学校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她实在是不忍心让她失望。

好了,你查户口呢,还在那问!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叶卿卿顿了顿接着说道。

有什么问题直接亲自去问,不更好吗?

卿卿,你同意了?!刘美丽喜出望外。

之前看叶卿卿的模样,还以为联谊会的事情没有希望了呢。

叶卿卿点了点头,刘美丽瞬间开心地蹦了起来。

来来来,快走!我也要去认识小哥哥喽!

看着刘美丽越来越远的背影,叶卿卿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好跟了上去。

在途经习宇详的时候,叶卿卿有些冷淡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回荡着。

我告诉你,刘美丽是我的朋友。要是你为了对付我而伤害到她的话……

话没说完,只是叶卿卿那恶狠狠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有些惊悚的看着叶卿卿的背影,习宇详不禁有些后怕。

这还是当初那个唯唯诺诺的叶卿卿吗?怎么感觉突然之间换了个人似的。

异样的感觉瞬间被抛之脑后。

对于此刻的习宇详来说,没有什么比安琳琳的要求更加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