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挤地铁有反应了 入室奷贞洁美妇小说

楚倾歌,你竟然敢?!本世子就是掐死你,也不会让你得逞!

楚倾歌只觉得脖子一阵刺痛,分明已经窒息。

他双目猩红,终于扛不住,倒了下去。

痛楚蔓延了全身……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袭长袍,将他修长俊逸的身段裹住。

那张足以让天地失色的俊脸上,除了细汗,剩下的全是冷绝的气息。

房门被他的掌风扫开,外头,跪了一地的人。

世……世子爷,九公主她……她……

死了。风漓夜淡漠的脸上,毫无波澜,埋了!

他举步离开。

冷寂的背影,带着萧索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可是,埋、埋了?

所有人脸色一僵,一个个跪在地上,面如死灰。

那可是九公主!当今皇帝最小的女儿,也是太后最宝贝的孙女啊!

楚倾歌坐了起来,听着男人无情的话语,努力整理新的记忆。

真正的九公主确实死了,被自己的新婚夫君活活掐死。

无法自控,风漓夜却宁愿掐死她,也不愿意直接要了她。

他是有多讨厌这位新婚娘子!

可她早已不是楚倾歌!

这具身体已经住进了另一个灵魂。

她,楚倾!

屋外,下人们依旧跪了一地。

屋子里头躺着的是九公主的尸体,谁也不敢乱动一下。

要、要不要去禀告国公大人?

你、你去。

不,你去你去!

我不敢……

不如就埋了吧,反正,这位九公主恶名远昭,也不是什么好人。

好、好,我们听世子的,将她埋了!

大家站了起来,正打算进去将楚倾歌的尸体搬走。

不料,一道纤细的身影从房内走出。

红衣如血,青丝似锦,将她一张精致绝美的脸,映衬的更加白皙无暇。

乌黑的云眸晶莹剔透,小巧的鼻子优雅尊贵。

楚倾歌靠在门边,一脸慵懒:你们要把谁埋了?

九、九公主?

鬼呀!

不,她……她有影子,她……她是人。

楚倾歌冷冷扫了眼一院子的下人:风漓夜呢?

做了这样的事,竟就这样走了。

这位漓世子,不好好治治他,她就不叫楚倾歌。

回、回九公主,世子爷……去了青云苑。

……青云苑里。

风漓夜正在喝茶。

如墨鬓发,依旧残余着稀薄汗珠。

但如今这张万年冰封的脸上,早已没有半点波澜。

一个妙龄女子站在一旁,哭得梨花带泪。

夜哥哥,是云儿命不好,没有资格伺候你,是云儿的错。

坐在不远处的风家二少爷风元昊一脸心疼:是九公主看中大哥,一哭二闹三上吊,让太后定下这门亲事!是她的错,与你何干?

可是……可是要委屈夜哥哥,娶这么一个……一个不知检点的妻子。

楚薇云抹了一把眼泪,悄悄看了眼椅子上的男人。

他,风轻云淡,面无表情。

谁也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楚薇云咬了下唇,小声说:夜哥哥,云儿愿意……愿意为奴为婢,以后跟在夜哥哥的身边,伺候夜哥哥你!

风元昊一听就急了:云儿,你是郡主,身份尊贵!你……你怎么能为奴为婢?

就是,你一个郡主,怎么能给世子爷当奴婢,于理不合不是?

门外,忽然传来一把清脆,却带着几分不屑清冷的笑声。

要是真想当奴婢,我就去和皇祖母说句,让你来伺候本公主。
九公主!

她倚在门边。

红衣妖艳,青丝飞扬,乍看之下,那精致的五官,竟美得不可方物!

尤其,她脖子上几处殷红,像极了朵朵盛开的花儿!

没有人知道她这么美!

风元昊看到她的第一眼,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但,大红嫁衣,不是今夜的新娘子楚倾歌,又是谁?

风元昊心头一震,忍不住回头,看了椅子上的大哥一眼。

大哥和九公主刚才……?

他一向清冷淡漠,从来不近女色的大哥,竟然!

楚薇云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楚倾歌红衣之下,颈脖间那一缕红。

心脏哐当一声,差点就碎了!

可她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倾歌,你……新婚之夜,怎能、怎能还……出去……

呵,这是打算自欺欺人吗?

楚倾歌修长的身影,依旧靠在古木大门边上。

云姐姐,人人都说你温婉善良,可这么善良的人儿,怎么就在我夫君的面前,句句暗示我出墙呢?

出墙这两个字,让楚薇云一阵羞愧。

我,我没有这个意思。楚薇云小声说。

低头,又是一串清泪:夜哥哥,我没有。

抬眸悄悄看了风漓夜一眼,却见风漓夜冰冷的视线,一直落在楚倾歌的身上。

自己说了什么,楚薇云怀疑,夜哥哥根本没有在意。

楚倾歌走进房内,虽然衣鬓有些凌乱,就连领口也是微敞。

但她落落大方,倒是,一身神圣高雅的气息。

她看着风漓夜,在这位战神世子爷的面前,从容淡然。

新婚之夜想让我死,就为了这朵虚伪的盛世白莲?漓世子,你的眼光,未免太差了些。

风漓夜不言不语,淡漠的眸,透着让人头皮发麻的深沉寒气。

九公主,你为何要如此羞辱我?

楚薇云眼红红的,豆大的泪珠,立即滑了下来。

这演技,不演某家的悲情戏,真是可惜了。

楚倾歌淡漠斜睨了她一眼:你刚才,不是还说我和别的人出去?在我新婚夫君面前?

我只是……

且不论我是不是在外头有人,你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来,也是全然不顾我的死活。云姐姐,你居心何在?

楚薇云心头一震,这个刁蛮任性又蠢钝如猪的九公主,何时变得如此伶牙俐齿?

以前她每次不小心透露楚倾歌不自爱的信息,都是成功的。

第一次被当面指出来,楚薇云一时之间,竟有些应付不来。

夜哥哥,最后,她回头看着风漓夜,急了:夜哥哥,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我……

她忽然哽咽了声,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委屈,向风漓夜奔去。

夜哥哥,我不在意九公主如何羞辱我,我只想跟在你的身边,伺候你。

如今的九公主,一副盛气凌人的姿态。

而她,楚楚可怜,娇弱如花。

该如何选择,还需要考虑吗?

楚薇云是豁出去了,在看到楚倾歌的时候,她已经彻底疯了!

夜哥哥……

放肆!

眼前,纤细的身影一晃,竟在楚薇云碰到风漓夜之前,挡了楚薇云的路。

竟敢当着本公主的面,勾引本公主的人,你!哪来的资格?

啪的一声!

一个巴掌,结结实实落在楚薇云的脸上。

楚薇云触不及防的,被摔到一旁椅子上,再重重摔倒在地。

她被打懵了,痛得完全反应不过来。

风元昊也傻眼了!

这个野蛮残暴的九公主……

云郡主!反应过来的风元昊快步走了过去,将楚薇云扶了起来。

一看她的脸,五个鲜红的手指印,让她半张脸红肿不堪。

大哥!云郡主受伤了!

风元昊狠狠瞪了楚倾歌一眼。

虽然她真的很美,比自己想象中的,要美无数倍。

但,这女人,心肠太歹毒,对弱不禁风的云郡主,怎能下这么重的手?

风元昊看着风漓夜:大哥!

就算九公主身份尊贵,但,楚国谁不知道,国公府的地位连皇上都要忌惮三分?

尤其是大哥,他不仅是先皇亲封的漓世子,还是他们楚国的战神!

大哥手握天下三分兵符,是朝中人人争相讨好拉拢的对象。

就算大哥真的要惩治这个恶毒残暴的九公主,皇上也不敢多言半句!

大哥还在犹豫什么?

楚薇云在轻轻抽泣,痛得浑身都在颤抖,却还是咬着唇,一声不哼。

委屈,却隐忍,和趾高气扬的楚倾歌,分明有着天渊之别。

风元昊看着越发心疼。

再看大哥,他依旧面无表情。

只是目光落在楚倾歌身上时,淡漠中,似透着一丝几不可见的厌恶。

一阵风吹来。

楚倾歌身上的大红嫁衣,被晚风吹起。

原来红衣之下,竟是毫无保留!

风元昊回眸那一刻,自己也傻眼了。

他没想到……

但,那也只是一闪而逝。

再看,风漓夜高大的身躯,挡在了楚倾歌的面前。

大哥?风元昊还没来得及回神,视线里,哪里还有这两个人的身影?

从来不愿意和女人亲近的大哥,拉着楚倾歌,走了!

夜哥哥!楚薇云不死心,想要追出去。

风元昊立即往前一步,拦了她的去路。

云郡主,我大哥的脾气,你不是不清楚,纠缠会让他厌恶。

这位云郡主,原本大家都以为,她会和大哥一对。

听说小时候,这位云郡主曾救过漓世子。

再之后,皇上有意,让云郡主多次出入国公府。

久而久之,外间就有传闻,云郡主和漓世子,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谁知,中途出来一个九公主。

在一次宴会中见到漓世子,便对漓世子一见倾心。

哭闹着要太后成全她和漓世子。

太后心疼小孙女,便让皇上下旨赐婚。

也才有了今夜这场婚宴。

这简直就是横刀夺爱!

元昊,你明知道,夜哥哥喜欢的人是……楚薇云脸一红,却又要哭了。

风元昊往门口看了眼,大哥带着九公主走远了。

想起刚才九公主那一闪而逝的两条腿……人还是有些失魂。

他道:云郡主,你放心,我大哥十分厌恶九公主,他们恐怕也好不了多久。

大哥心高气傲一向我行我素,就算是公主,只要犯了错,大哥也能休了她。大哥终究……会娶你的。

虽然大哥对云郡主从未表态,但,云郡主温柔善良,比起蛇蝎心肠的九公主,要好千万倍。

大哥也是个男子,是男子,都知道如何选择,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