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跟自己养的蛇在一起了 bl肉肉很多的糙汉文

宋北渊点了点头道:有此可能,咱们去看看。

看着宋北渊步履潇洒的出了门,白素素不禁细细咀嚼了一下咱们俩字的含义,便迈着自认为淑女的小步子,也跟着去了。

刑房是在驿馆临时设的,并不难找,顺着亭栏下的小路走到了头就是了,此时门大敞四开,刚到门口就看到了一个七孔流血,面目狰狞的男人倒在了椅子上,正是刚才那个豆腐匠。

马上搜他的身。

宋北渊正在下命令。

等等。

白素素拦住了他。

还是小心点吧,扯一块布绑手上。

宋北渊不由赞许的看了她一眼。按白姑娘说的办。

立即有人扯下了布缠在了手上,来回翻动了两次却没有发现什么,这时白素素忽然眼见的看到他胸口似乎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胸口那里有东西。

宋北渊立即抽出了长剑,闪电般的挑开了卖豆腐的衣襟,果然,一只手心大小的赤红蜘蛛从里边爬了出来,白素素不由尖叫了一声躲到了宋北渊的身后。

却听刷啦一声剑鸣,蜘蛛已被劈成了两半。

没事了。

宋北渊侧眸说了一句,声音里带着几分怜惜。

哦。

白素素拍了拍胸脯,其实也不怎么吓人,就是挺恶心人的。

旋即拉了拉宋北渊。大人,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想和你说一下。

宋北渊会意,立即跟着她走出了刑房。

白素素也没有多说废话,当下就把原主想起的告诉了宋北渊。

你有什么看法?

宋北渊到背着双手,影子被夕阳拉的老长,棱角分明的脸颊沐浴在落日的余晖之中,显得越发的俊美温润,一双狭长的眼眸因为阳光而微微眯起,更添几分深邃。

白素素不由晃了一下神,难怪张济说宋北渊被很多姑娘看上,这将近一米八八的身高,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俊脸,不管是在古代还是现代,都是个备受瞩目的存在。

白姑娘?

宋北渊的身体往前探了探,白素素顿时回过了神。

啊,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至父亲进京为官之后,我就一直和母亲待在老家,对于父亲的人脉并不清楚,一切就仰仗大人定夺了。

本官会立即休书京城,看看是否有人知道关于北疆的信息,如果白姑娘可以自由行走,这几日就跟在本官的身边吧。

多谢大人照拂。

白素素学着古人的样子行了礼,手却被宋北渊给托住了。

不必多礼了。

白素素站了起来,又压低了声音问道:大人对于刺客的事怎么看?大人会否也和我一样想法?

宋北渊瞟了她一眼道:本官信你。

说完便迈开了步子,走向了前堂。

白素素看着他的背影,心里莫名的热了一下,便也转回了屋。

掌灯的时候来了丫鬟给她换了药,白素素趴了一会就迷迷糊糊的睡了。

恍惚中她好似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白胡子老头给了她一根簪子,还对自己说了一些话,一转眼那老头就浑身是血,皮开肉绽的倒在了血泊里
白素素吓的大叫了一声,黑暗中人影一闪,有人抱住了她。

白姑娘,你怎么了?

温热的手掌透过单薄的衣服传进了身体,白素素不禁一阵脸热,慌忙推开了宋北渊。

不好意思,我,我做噩梦了。

宋北渊那修长的手指掠过了白素素的秀发,摸小狗一般的在她头发上摸了摸。

没事了,有我在呢,你安心的睡吧。

说完便轻柔的把白素素放在了枕头上,这种梦呓一般的声音仿佛带着某种魔力,白素素立马又打了个哈欠。

谢谢大人。

宋北渊拍孩子般的在她身上拍了拍。谢什么,我和你父同朝为官,照顾你也是应该的,快睡吧。

白素素唔了一声,没多久,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无比的香甜,一睁眼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了,就在她无比舒服的伸懒腰的时候,忽听门外传来了一个无比尖锐的女人声音。

什么,北渊竟然和那姓白的睡在了同一间房?

白素素不由有些诧异,到底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直呼宋北渊的姓名?

刚刚想完,门就啪的一声被人踹开了。

一个身穿红色锦缎的高挑女人被几个丫头簇拥着,从门外走了进来。

白素素立即坐了起来。这位姑娘是?

那女人不等她说完,就咬牙切齿的呵斥道:你有什么资格问我,贱民,你竟然敢和北渊同吃同住,来人,给我掌她的嘴,再把她拖出去。

两个高膀的丫鬟立即冲了过来。

白素素见事情不好,人已从床上跳了起来,照着冲过来的丫头就是一脚。

大胆,你们谁敢动我,就不怕宋大人治你们的罪吗?

丫鬟被踹了一个趔趄,不由怒骂道:贱货,我看你是瞎了狗眼,我家主子可是皇上钦赐的敏敏郡主,谁敢治她的罪,姓白的丫头,识相的就快点滚下来。

原来是个郡主,看样子张济说的到是真的了,这一看就是个嫉妒中烧的主。

看着她那气急败坏的样,不由想气气她。

站在床上插着腰道:是郡主又能怎么样,我还是北渊的女人呢。

你说什么?敏敏郡主果然活了,大骂道:贱民,凭你也配。

说着便疯牛一般的冲到床边。

眼见白素素一人难敌六手,很快就要遭殃,宋北渊的声音忽然出现在了门口。

住手。

敏敏郡主顿时一脸惊喜的转过了身。

北渊,你回来了,她说她是你的女人,这是真的吗?

白素素的脸顿时红了,尴尬的差点用脚趾把地上抠出一个洞来。

宋北渊挑了挑眉头,眼中莫名带出了几分笑意。

这小妮子还挺敢说的。

眼见宋北渊没有反对,敏敏郡主顿时冒出了火。

她那个如神一般高大的宋北渊怎么会喜欢上一个黄毛丫头,她爹不过是区区的前任工部尚书而已,她哪有资格去黏着宋北渊。

我不信,这丫头相貌普通,毫无家世可言,她根本就配不上你。

她气急败坏的拽住了白素素,恨恨的骂道。

贱民,你给我滚开,你根本没资格站在北渊哥哥的身边
宋北渊手臂一拢,把白素素拉到了身后,沉下脸道:郡主,请你自重,如此胡闹,不觉得有失身份吗?

眼见宋北渊如此护着白素素,敏敏郡主顿时红了眼。

北渊,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千里迢迢的来找你,你竟然喜欢上了一个庶民,来人,备马,我这就回去告诉我爹。

敏敏郡主推门就跑,宋北渊皱了皱眉,也追了出去。

靖安侯是他老师,若韩敏敏在路上出了什么意外,他如何对老师交代。

看着宋北渊的背影,白素素心里莫名有了一丝落寞,看样子这个敏敏的身份在宋北渊的心里还是很重的。

算了,管他呢,自己和宋北渊又不是真的有什么关系,吃饱喝足,把伤养好了才是她现在该做的。

回到床上美美的睡了一个午觉,醒来又去园子里转了转,除了坐在不远处亭栏上打盹的张济,她都没有再看到其他人。

正要回去,却见敏敏郡主带着几个丫头,耀武扬威的走进了院。

贱民,就算北渊喜欢你又怎么样,他还不是得把我追回来。

白素素本来不想搭理她,敏敏郡主却快走了几步把白素素给拦住了。

怎么,觉得羞愧了,你要是觉得自己配不上北渊就赶紧滚啊,你爹不过是一个过气的工部尚书,死了也就死了,还真以为谁会多在意你不成。

死者为大,就算白大人不是白素素的亲爹,她也听不得这种话,立即停住了脚。

在不在意可不是你说的算的,宋大人既然接了这个案子,就会查到底,你不爽也得憋着。

敏敏郡主仰着脸冷笑道:我呸,朝廷不过是做做样子,这种事我看得多了,用不了多久,北渊就会回到京城,到时候谁会记得你这个贱民,识相的就自己滚蛋,至少还能留些尊严。

白素素完全不怕,笑着说道:呵,我走了宋大人就会看上你了吗,我劝你还是不要做梦了,像你这样死缠烂打,到追男人八百里的女人,脸皮恐怕已经厚如城墙了吧。

你说谁厚如城墙,贱人。

敏敏郡主气的要死,抬手抽向了白素素,白素素闪身躲过,敏敏郡主的手一下子打在了门框上,这时,宋北渊正好带着人走了进来。

敏敏郡主立即哭唧唧的跑向了宋北渊。

北渊,那姓白的打我,我的手都要断了。

宋北渊皱了皱眉,侧眸说道:去叫大夫,给郡主看看,素素,过来。

白素素对敏敏郡主扬了一下下巴,便跑到了宋北渊的身边。

大人,可是又有什么新的发现吗?

出去说。

宋北渊披风一摆,转身出了门,敏敏郡主想追,却被宋北渊的几个侍卫给拦住了。

北渊,宋北渊。

白素素回过了头,正好看到敏敏郡主被几个侍卫架回了房,那模样颇有些好笑。

出了驿管白素素问道。

大人是否有什么发现?

宋北渊嗯了一声道:你先和我回白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