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氏嫡女h阅读 车子越来越颠 坐在我腿上

沈寒川眉心微蹙,轻轻舔了舔嘴唇。

一向冷静自持的他,此刻竟然也尝到了心烦意乱的滋味。

而费霞来办公室之前,他已经收到一波骚扰电话,都是那几个发小打来的。

开场白无一例外都是:寒川,你真的离婚了?

得到肯定答复之后,又异口同声的都是:寒川,真是不知道该恭喜你还是该心疼你,像宋汐月这种傻女人,如今打着灯笼也难找了!这三年她对你如何掏心掏肺,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虽然她……有点笨,有点穷,傻乎乎,出身也不高,但她满心满眼的都是你啊!

沈寒川:……

这都是什么发小?

儿子,你倒是说句话啊!费霞尖着嗓子叫,不能便宜那个贱人!

妈,我跟她已经离婚了,她要跟谁交往,那是她的自由。

沈寒川也只能铁青着脸说这几句很官方的话,可不知为什么,说出自由的同时,他心口像被什么扯了一下,隐隐作痛。

况且她跟我离婚,什么都没要,所以她也没占什么便宜。您就不要再追究了。

什么都没要?费霞不敢相信,可她嫁到咱们家,不就是图钱吗?

沈寒川不想再应付她,直接收拾东西去了会议室。

一路上他脑子里总不由自主闪现宋汐月的影子。

真奇怪,没离婚的时候当她是空气,离了婚了,却再也摆脱不了她。

沈寒川捏捏眉心,他只是不相信她死死纠缠这些年,真会这般潇洒的放手。他发小们说对了,纵使宋汐月千般不好,可她爱他,这是无可挑剔的。

……

晚间,江淮林和邹亮率先到达帝豪大厦顶楼的旋转餐厅。

不是吧,来给老大庆祝一下重生,也能碰上这些小明星开派对!江淮林叼了根烟抱怨着。

三人订的是VVIP包间,跟明星们碰不到一起,可公子哥儿生性使然,非得整个包场才显得有派头,于是找来经理协商。

江少,亮少,实在抱歉。经理点头哈腰陪着笑脸,那半边是ZS娱乐早就订下来的,而且……

经理尴尬的笑着。

那也都不是小明星啊,半个娱乐圈的顶流都在这了,星光璀璨的晃瞎人眼,哪是说让走就走的?

ZS娱乐是什么东西?江淮林最反感小鲜肉,不过就是一群戏子!呵,没有我们这种资本捧场,他们红的起来?

是,是……

给你五分钟,让他们走人!江淮林拍桌子,一会儿我大哥要来吃饭,惹毛了他,明天就把你这帝豪大厦拆了!

哎,老江你看……

邹亮拽拽他,江淮林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一袭红裙的宋汐月一点都不输给这片星光,反而有众星捧月的既视感。

那是宋汐月?江淮林瞪大眼睛,真是见鬼了!

见什么鬼?邹亮语气中倒是乐呵呵的,毕竟这里一群顶流明星,俊男美女,这样的场合可是正合他意。

你听说了吗?江淮林一手搭在他肩头,压低声音在他耳边道,宋汐月跟老大离婚,一分钱都没要!

邹亮瞪大眼睛,还没惊叫出声,就被江淮林眼疾手快捂住嘴巴。

淡定,淡定!

这事儿能淡定?邹亮打死也不敢相信,宋汐月死缠烂打三年,这一朝分手,我还以为她怎么不得蹭上老大几个亿才能罢休,可她竟然?

可不是嘛,我刚一听说的时候,也跟你一个表情!

江淮林撇了撇嘴。

在他们那个圈子里,宋汐月是出了名的,一是爱财,一是爱沈寒川。

她的豪言壮语很多,其中一条就是,如果得不到沈寒川很多很多的爱,那就得到他很多很多的钱。

然而现在她鸡飞蛋打,三年落的一场空,她却不哭不闹的把婚离了,真不像她风格。

老大……

江淮林和邹亮正议论着,忽然感到一阵压迫感。

沈寒川高大的身影逆着光线,仿佛暗夜里走出来的神,眼底一抹寒光,浑身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此时他正紧盯着舞池那边。

那抹红色身影妖娆毕现,正跟两个流量明星贴身热舞,一头栗色长卷发万种风情,霓虹五彩的灯光下,她好似神话故事里那种幻化人形的小妖精,专门来祸害人间,而被她祸害的人,却都是心甘情愿的。

沈寒川身侧的手不由得攥紧,脸上神色也越发阴鸷了。

跟宋汐月相处三年,他还从没见过她如此放纵的一面。可这份放纵,灵动却不低俗,分寸拿捏的恰到好处,正正好好戳在他心里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

宋汐月也看到不远处站成一座雕像的沈寒川。

她心里不是没动摇,毕竟这些年的爱不是假的。

可这些年受过的委屈,也不是假的。

自从嫁给沈寒川之后,她等于活生生脱了一层皮,为了迎合他,把原先那个自己弄的面无全非,最后不仅没得到沈寒川的心,还弄丢了自己。

现在她要把失去的一切都找回来,她要自己恢复原本的模样!

喂,还能再跳一场?周凉夏端着鸡尾酒走到她面前,一双漂亮的丹凤眼似有深意。

当然能!宋汐月猛灌一口,大笑道,今天必须尽兴,才能稍稍弥补我这三年对自己的亏欠!

那我就加码了?

来!

周凉夏拍拍手,整个旋转餐厅瞬间暗了下来,没过多久灯光再度亮起,音乐也换成了异域风情的格调,几名舞者抓着彩绸从天而降,气势宏大而磅礴。

宋汐月眼睛都瞪圆了。

她一直钟爱这种别具民族特色的飞天舞,曾经还偷偷学过一阵。

学习的时候被老师夸奖有天分,竭力推荐她进专业舞团。

然而那时为了沈寒川,她都放弃了。

周凉夏将一段彩绸交到她手中,露出鼓励的笑。

宋汐月立即换装,抓住彩绸,迈出舞步,腾空而起!

露脐装将她曼妙的身材尽显无遗,她随着音乐在空中翩翩而舞
妩媚和清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竟在她身上达到和谐统一,竟然真像从敦煌壁画走出来的天女,所有人看的移不开眼,响起阵阵掌声、欢呼和尖叫。

一曲舞毕,宋汐月微微喘着粗气走下台,抬眸正对上沈寒川那张能挤出墨汁的脸。

呵,她讪讪一笑,什么风把沈先生给吹……

过来!没等她说完沈寒川便一个凌厉的眼神甩过去,转身朝旋转餐厅外面走。

宋汐月倒也听话,乖乖跟在他身后。

走了两步才发觉,自己这是干嘛?都离婚了,还得听他的不成!

这该死的习惯!

宋汐月咬咬嘴唇,正要回头,被沈寒川一把握住。

沈先生,请自重!宋汐月挣脱开,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应该保持距离才好!

沈寒川眼眸微眯。

此刻站在他面前的宋汐月跟以往判若两人,像朵带刺的流浪玫瑰在午夜张扬绽放。

结婚三年他几乎没怎么用正眼瞧过她,即便是瞧了,也觉得她只是个貌不惊人的温顺小白兔,寡淡无味。

可现在真真正正的瞧一眼……

沈寒川咬咬嘴唇,冷笑着看她这一脸不屈从的样子,声音深沉道:我们是没有任何关系了,但毕竟是刚刚离婚,这里又是公众场合。我不希望上午那种热搜再出现一遍,懂我的意思?

宋汐月挑眉看他,冷冷嗤笑。

注意一下你的行为。沈寒川继续道,我不想让人家说我沈寒川刚离婚就被前妻送了一打绿帽子!

你……

宋汐月气不打一处来,刚要反驳,男人电话响起来。

一接听那头就传来娇滴滴带着哭腔的声音,寒川,我……我出车祸了,快来救我!

这边安静,话筒里的声音清清楚楚传到宋汐月耳朵里。她来了兴趣,偏头看向沈寒川,眼中带着笑意。

温小曼又出车祸了?

呵,这么多年,这女人也不长进,车祸戏码用了八百次,每次撞的都是不一样的地方。

宋汐月笑出来,再贵的车子也禁不住这样撞啊!

寒川,怎么办!我跟别人追尾了,对方好凶哦,我好怕……

沈寒川眉心紧蹙,一转脸看到宋汐月幸灾乐祸的面孔,拿着电话躲到一边接。

寒川,你什么时候能过来?

出车祸就找保险公司!沈寒川脸色跟他声音一样冷,我又不会修车,你打给我有用吗?

可是……

行了,我让彭峥过去!

沈寒川心烦意乱,没好气的撂下这句话,正要打给彭峥,然而一转身发现身后的宋汐月,早已不知所踪。

江淮林和邹亮颠颠的跑过来,老大,菜都齐了,还不进去啊?

宋汐月呢?

两人对视一眼,刚刚看到她……好像跟哪个男明星走了。

又是许尘墨?

沈寒川做了个深呼吸,一张冷脸面无表情,竭力做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可心里溢出来的那股酸味,连他自己都觉得反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