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

众人哗然。

不少人幸灾乐祸。

还狡辩呢,这不就被约谈话了。

搞不好要被退学吧?

罪有应得!

刘美丽胆子小,吓得拉住叶卿卿的手,卿卿,师太她该不会信了那些风言风语吧?你……

没事,叶卿卿摇了摇头,阻止了刘美丽的继续猜测,灭绝师太教了我们这么久了,她什么人我们还不了解吗?

没有事实证据,最多就是口头警告一下罢了。

不用担心。
辅导员并不懂得叶卿卿的心思,看着她这幅模样也只能重重地叹息一下。

既然你心意已决,那我也不会多说什么。

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这个决定。

说完,辅导员便迈着沉重的步伐转身离开了这里。

话说,NPC,你作为我的金手指,你是不是该给我点儿防身道具啥的?万一我真被那头猪给拱了怎么办?

【嘤,宿主大大要学会自立根生呢!宿主等级要达到五级才能解锁系统商城。】

【宿主大大,你权限不够呢!】

……废物!

嘴里轻声嘀咕了一句,叶卿卿转身离开了。

她就知道,系统什么的,一点儿都靠不住!

……

中午,整个A市热闹非凡,街道上人来人往。

滨海酒店,傅氏集团旗下的五星级酒店,因其奢华的装修,极具隐私的制度一直受到各种明星,政客的追捧。

呼……

深呼吸一口气,叶卿卿努力地调整状态,她此刻正站在滨海酒店的大门口。

她还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

小姐姐,请问419房间怎么走?

乘那边的专属电梯就能直达了。

如此吉利的房间号自然是滨海酒店一项特色之一,对此,前台早就已经对这见怪不怪了。

不过,穿的这么严实来这个房间的……

确实是第一次见。

前台小姐有些古怪地打量着眼前的少女,只见眼前的少女,身穿一套蓬蓬裙,蓬蓬裙底下还隐隐可见一白色的内杉,外加五分牛仔裤。

这真是衣服套衣服套衣服,颇有一股俄罗斯套娃的感觉。

在叶卿卿消失在电梯口之际,前台小姐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浑身颤栗了一下。

这…这人不是傅总上次在安家晚会上,傅总亲口承认的女朋友吗?!

安家的宴会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再加上傅言博身份的特殊性,叶卿卿傅氏少奶奶的名声早就已经传遍了!

一时间,前台小姐姐整个人都慌了,惊慌失措地站在原地。

怎么办?要不要通知傅总?

万一那所谓的少奶奶只是一个传言呢?可若是不说,出了事,怪罪在自己头上该怎么办?

犹豫再三,前台还是拨通了傅言博身边秘书,夜泊安的电话。

夜秘书,我有点事情想跟您报备一下。

事情是这样的……

……

傅总,之前您在宴会上碰见的那个女人,去了滨海酒店419房间。

和我有什么关系?

头也不抬,傅言博理所当然地反问着。

……夜泊安沉默了。

是啊,他早该想到,以傅言博的性格,那个女人不过是镜花水月!

早知道就不听信那个前台的话了!

是,属下了解了。

微微一鞠躬,夜泊安正想转身离开这里,谁知道还没走出去两步,傅言博的声音便再次响起。

你等等!

我记得今天下午王总要跟傅氏集团签合同对吧?

是的。

既然如此,那就把签合同的地点,改在滨海酒店。

他没听错吧?傅言博竟然要为了一个女人更改自己工作的地点?!

眼睛瞪得大大的,夜泊安满脸的不可置信,那眼神,仿佛要把傅言博给戳出个洞来。

有什么问题?嗯?

略带冷意的声音响起,夜泊安顿时被吓得一个激灵。

他猛的低下头,连忙应着。

没有问题。一点问题都没有!那我立刻安排车辆。

他有些得意忘形了。

哪怕傅言博做的决定再惊世骇俗,那也是他的决定。

根本轮不到自己来插手!

趁着傅言博发怒以前,夜泊安迅速地办公室,仿佛里面有什么洪水猛兽似的。

等到夜泊安的身影彻底消失,傅言博才有些心烦意乱地将手里地文件扔在一边。

其实他本不想插手这件事,只是不知为何,那日与叶卿卿初见的情景一直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在明知自己身份下,都能对自己宠辱不惊的女人,现在竟然跑去滨海酒店献身?

难道是被迫的?还是说,那个男人在她眼里是比自己还优秀的存在?

一想到这里,傅言博忽然有些不淡定了。

他倒要看看,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

在推开419房门的一瞬间,叶卿卿只觉得自己的眼睛要瞎掉了。

一层又一层的肥肉映入眼帘,似乎是为了彰显自己的个人魅力。

刘大志光着膀子,外面只披了一件西装外套。

刘…刘董,你怎么能穿成这样啊!

叶卿卿谨慎地退在角落里,浑身肌肉紧绷,满脸警惕地看着不远处的刘大志。

卿卿啊,既然你都已经决定来这里了,那就别装什么高洁圣女了!

来来来,让叔叔抱抱。

本想和刘大志周旋一番的叶卿卿被吓了一跳,这人怎么这么猴儿急啊!

等等,你…你别过来啊!

慌乱之间,叶卿卿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把推开房间的大门就往楼道里冲。

刘大志的行为让她的计划瞬间被打乱,现在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

跑啊!

看着叶卿卿落荒而逃的样子,刘大志笑的更开心了。

跑吧,跑吧,你越跑,我才越开心!

这酒店的特色就是这419房间,在叶卿卿上来的时候,他就已经通知前台把电梯给关了。

只剩下一个VIP电梯专属。

只是这VIP电梯,没有贵宾卡也是没有办法使用的。

所以说,现在的叶卿卿是插翅难飞!

果不其然,叶卿卿在发现电梯无法使用之后,更慌了。

怎么办?难道要想别的房间的人求救吗?

似乎是看出了叶卿卿的想法,刘大志不紧不慢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你觉得来滨海酒店的都是些什么人?你求救,说不定是羊入虎口呢?

放心,我其实不介意和别人一起享用你的。

跑不走怎么办?

只能放手一博了!

眼神微微一凝,叶卿卿紧了紧,自己蓬蓬裙之下的电击枪和防狼喷雾。

气氛前所未有的焦灼,时间仿佛在此刻凝固。

忽而,一道淡漠的声音响起,打破了这个僵局。

叶小姐,没想到你拒绝我之后,选择了这样一个男人。

真是各个方面都比我‘优秀’呢!

话虽如此,叶卿卿的心底还是有些悬。

空口无凭没错,只是这涉及的人可不一般。

傅言博,整个A市掌握经济命脉的男人。

深呼吸一口气,叶卿卿调整了一下情绪,便敲响了辅导员办公室的门。

老师,请问您单独找我有什么事情?

听说你被人包养了,辅导员也不墨迹,直接一针见血,而且包养你的人还是傅言博。

嘴角扬起一抹淡然的浅笑,叶卿卿努力让自己看上去风轻云淡。

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没有事实证据的事情,导员怎么能相信呢?

是没有证据。

但是会影响我们学校的名誉!

眼神微眯,辅导员浑身上下爆发出冷意,死死地凝视着叶卿卿,仿佛要把她给生吞活剥一般。

叶卿卿,你应该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眸底闪过一抹苦涩的意味,叶卿卿心里了然。

是啊,学校董事会怎么会管那么多?

他只会在乎自己学校的名誉!

一旦叶卿卿惹上了什么麻烦,这个学校只会对她弃之如履!

好,我知道了,叶卿卿顿了顿,满脸郑重地开口,您放心,七天之内,我一定给您,给学校,一个满意的答复。

您意下如何?

闻言,辅导员的紧皱的眉头松了松,语重心长道。

如果你能解决就最好了,不过……

话音未落,一道极其猥琐的中年男音就在二人的耳畔响起。

诶,廖老师,这么严肃的事情怎么能交给一个还没毕业的黄毛丫头去解决呢?

只见来人肚大腰粗,硬生生地将那西服撑大了一圈,那一口大黄牙和地中海着实让叶卿卿有些反胃。

此人名叫刘大志,校董事会成员之一,不过品行不端,一直有骚扰女学生的传闻,是整个学校看到都要避着走的存在。

他今天只是无意间经过办公室,恰巧就听到了叶卿卿二人的谈话。

那刘董你的意思是?

廖老师,这件事影响非常恶劣,轻则学分清零,重则开除学籍。

这件事你就别管了,让我和这位同学单独聊聊。

看来刘大志势必要把这件事管到底了。

辅导员微微叹了一口气,收拾东西起身离开,经过叶卿卿时,不轻不重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保重。

如此一席话让叶卿卿心底微微一沉,这刘大志不是好人,留自己下来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好事。

哪怕辅导员想管,只怕也是有心无力。

待到辅导员彻底消失在办公室,刘大志才煞有介事地开口。

叶卿卿同学,老师呢,知道你平时上课十分努力,每年的评优都有你。

但是这件事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的。

毕竟牵扯到学校的名誉,你也不想学分清零,无法毕业吧?

看着刘大志那副嘘寒问暖的虚伪嘴脸,叶卿卿心里是一阵恶寒。

她没有说话,直接双手环抱,趁着刘大志不注意之时,偷偷将手机里面的录音功能打开。

她倒要看看,这油腻男葫芦里究竟装的是什么药!

如此乖顺的模样,让刘大志心里的警惕放下了不少,露出了色眯眯的眼神。

这件事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只要卿卿你愿意付出一点儿代价,我还是很乐意出面帮你摆平这件事的。

这油腻男倒还是有点心机,明面上不把这事儿点透,只是那肥大的手不停地向着叶卿卿柔嫩的大腿靠近。

呸!去你妹的代价!

心里燃起熊熊怒火,叶卿卿身形微微向后一退,等刘大志一靠近,就给他来个断子绝孙脚!

看他怎么祸害人间!

【叮,恭喜小仙女触发支线任务!】

【答应刘大志的要求,随后piapia打脸!】

【打脸成功后,系统这边会给宿主大大五十万的RMB哦!】

正当叶卿卿欲动手之际,脑海里瞬间响起了NPC的任务提醒,她整个人愣怔了一下。

靠!臭NPC!你竟然让我答应他的要求?!

居心何在!

【嘤!反正最后都会打脸虐渣渣的,宿主大大不要那么在意嘛!不要和钱过不去嘛!】

话说如此,但现在让她答应刘大志的要求,实在是……

那粗糙的大手让叶卿卿浑身一个激灵,猛的推开了刘大志,随即佯装柔弱地开口。

刘董,我……我再想想可以吗?

我还是……

一抹殷红爬上叶卿卿的面颊,她满脸的欲语还休。

第一次呢……

既然她不愿意直接答应,那就给这个色令智昏的家伙一个凌磨两可的答案便够了。

短短几个字,宛若一剂强心针,让刘大志整个人都亢奋了起来,呼吸都不由自主地粗重了些许。

好好好,没问题。

今天中午,滨海酒店419房间。

卿卿要是考虑好的话,随时可以来找我哦!老师等你哦!

说完,刘大志便递给了叶卿卿一张房卡,脚步雀跃地离开了。

在他看来,所谓的考虑,其实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区区一个在校生,拿什么和自己这个校董比呢?

砰的一声巨响,叶卿卿一拳砸在办公桌的桌子上,整张脸被涨的通红。

她快被气死了!

天知道她刚才废了多大劲才忍住把这猪头暴揍一顿的冲动。

叶卿卿,你还好吗?

说这话的是站在门口的辅导员。

之前见刘大志那副雀跃的模样,辅导员多少也明白了些,说话的语气不禁有些沉重。

没想到一向冷漠的灭绝师太竟然也会关心起自己的死活?

心底划过一丝暖意,叶卿卿嘴角扬起一抹浅笑,一字一顿地开口说着。

放心吧,导员。

我一定会把刘董‘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一听到这话,刘大志下意识地抬起头,待看清来人后,浑身一个激灵,宛若被一盆冷水泼了个透心凉。

傅总,您怎么会在这里?

这时,叶卿卿才后知后觉地看向站在门口的男人。

傅言博。

依旧和上次见面一样,笔挺的西装,淡漠的神情,只是这一次,似乎又蕴含了一丝丝嘲讽。

嘲讽?更加优秀的男人?

霎时,叶卿卿便立刻反应了过来。

傅总,原来您对她感兴趣是吗?如果您不介意的话……

滋啦!

噗通!

趁着刘大志和傅言博寒暄的功夫,叶卿卿一个箭步冲上前,一把将电击枪插在他肚子上。

不一会儿,刘大志应声倒地。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饶是傅言博这样的人也不禁有些傻眼了。

他眉头紧蹙,嘴巴微张,似乎想说些什么。

你……

看什么看,还不快点来帮忙!

话还没出口,叶卿卿的嚷嚷声就再一次响起。

光是拖着刘大志这五大三粗的男人走两步,叶卿卿就已经气喘吁吁了,谁知道那个叫傅言博的家伙竟然还在那傻站着?

目光掠过刘大志那健硕的肚腩,傅言博眸底闪过一抹厌恶,连忙把头撇开对夜泊安命令道。

你去抬。

还有,你也别碰了。

小心脏了手。

不管叶卿卿作何反应,傅言博强势地将从刘大志的身旁拉开,一把抓到了自己的身后,只留下在风中凌乱的夜泊安。

傅总,不带你这么坑秘书的啊!

你不想碰,我也不想碰啊!

呜呜呜!

内心的小人儿在哀嚎着,夜泊安却是面色平静地将刘大志拖回了419房间。

然而,夜泊安并没有意识到,这只是他噩梦的开始。

哇,你的人好厉害哦!力气真大!能不能再请他帮个忙啊?

你说。

麻烦帮我把那位先生的衣服给扒光,一丝不挂的那种。

噗!

语不惊人死不休!

此话一出,夜泊安扛着刘大志的身子一软,有些颤颤巍巍地看向了满脸阴沉地傅言博。

姑奶奶,你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啊!

怎么?傅言博几乎一字一顿地从牙缝里吐出字来,你是觉得不够刺激,想要我给你当观众吗?

没头没尾的话惹得叶卿卿一头雾水,不过现在的她可没有心思管那些。

你说啥呢?我听不懂。

不过你帮着看着吧!一会儿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还要帮忙看着?

理了理自己的领带,傅言博的胃酸在不停地翻涌着,他现在对叶卿卿仅剩的一点儿好感瞬间清零。

不看,我也不想知道。

我还有事,先走了。

强忍着满腔的怒火,傅言博说完便想转身离开,下一秒,便被叶卿卿抓住了衣袖。

诶,你还没看呢!要干嘛去?

这女人,真是不知廉耻!

傅言博被激怒了,转身正欲呵斥,却发现此时的叶卿卿已经把刘大志绑成了粽子。

拍了几张性感照片之后,叶卿卿直接一盆冷水给泼了上去,手还一下接一下给了刘大志几巴掌。

刘大志!赶紧给我醒醒!

啪啪两声脆响!

他奶奶的,到底是哪个王八羔子,敢动我?

骂骂咧咧的睁开眼,刘大志正要破口大骂,傅言博得脸却映入眼帘。

傅…傅总,我……

说!你之前干了多少这样的缺德事!

还没等刘大志开始狡辩,叶卿卿的质问声便传来。

这……难道这个叶卿卿和傅言博是一伙儿的?

看向傅言博得眼神中带上询问,刘大志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傅言博。

然而,傅言博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刘大志,既不否认,也不答应。

如此凌磨两可的态度让刘大志更加心慌了,恰在此时,叶卿卿的呵斥声再次响起。

想什么呢?!快点说!

否则……

眼神不着痕迹地掠过傅言博身上,叶卿卿的威胁之意已经昭然若揭。

虽说傅言博不知为何会来此处,但既然来了,那就站在那儿被自己利用一下也不过分吧?

这点小心思自然是逃不过傅言博的法眼,原本想愤然离去的他,忽然发现自己真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女人了。

他真的很好奇,她会怎么做。

这下刘大志更加确定,叶卿卿的所作所为是受到了傅言博的授意。

他,不小心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是……我之前约过十几个学生吧,都是在这家酒店。

现在的小孩子很好哄的,只要以不能毕业威胁,或者说给她们出国名额什么的……

他们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这说到底,也不能怪我啊!他们自己也是自愿的!

如此混账的话,让叶卿卿简直怒火中烧,对着那只肥猪脸就是一巴掌!

快说!还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

我说我说,还有学校那些实习的女老师……

而且我每跟她们都会录像,现在那个摄像头就藏在那边的盆栽里。

万万没想到,这个学校的受害者竟然如此之多!

叶卿卿的三观都快被眼前这头黑猪碾碎了!

她从未见过如此道德沦丧之人!

这还没完,在刘大志一一将自己的罪行交代之后,竟然还舔着脸问傅言博。

傅总,我现在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

您看看您能否高抬贵手,放我一命?

您放心,我知道叶卿卿是您的女人了,以后绝不会来打扰。

不会打扰我,就跑去打扰其他的女性是么?

叶卿卿怒火中烧,却还是勉强控制住自己,望向了傅言博。

不知怎的,她忽然很想知道,这个A市最强的男人对这样的事情究竟是什么样的看法。

似乎是感受到了叶卿卿探究的目光,傅言博淡然一笑,冷冷地回答着。

我从开始就没有说要对你做什么,你自己会错意了,为什么要来问我呢?

我只是路过。

放不放过你这个严肃的问题,需要问你旁边的那位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