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将军妻:偏执傅少放肆宠》裴瑛傅珩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傅珩大跌眼镜,就连身后的管家也满脸震惊。

这……怎么和想的不太一样?

修长的食指扣响桌面,声音逐渐与心跳齐平,心脏像是被人紧紧握住,管家面色难看。

执意装成二少爷的大少爷;趁着大好机会不偷机密,反而玩起了小游戏的少夫人。

某种程度上而言,这两人还真不是一般的般配!

“不对,有问题。”傅珩眼底闪过一丝精光,冷意盎然。

裴家着重发展的也是AI,裴瑛忍辱负重嫁到傅家,寓意何为他一清二楚,无非是想得到核心机密。

当然,他们也有自己的技术。

书房没有人在,是她能得手的大好时机,试问谁会在这时玩扫雷?

要是别的游戏,他也就认了,可偏偏居然是扫雷!

望着她输了一盘又一盘,傅珩脸色越发深沉。

管家有些不明白,俯身询问:“少爷,您的意思是……”

傅珩一声冷笑,“还看不出来吗?这只不过是提前录像!”

“走,去看看我这位好妻子,到底在做些什么?”

他起身,迈着长腿走向书房,周身气压低迷。

管家紧紧跟上,刚到门口,便听见里面传来抱怨。

“怎么回事,怎么找不到啊!”

傅珩危险地眯起眼眸,裴家……这可是你们自找的,怪不得我了!

“嘭”的一声,全神贯注的裴瑛被吓了一跳,扬起脑袋看见了傅珩后,又恢复了往常平静。

“你在干什么?”

“玩游戏啊,你快来帮我看看,我怎么老是找不到啊!”

她皱着眉头招手,模样娇憨,傅珩不由自主地朝她走去。

站在电脑前,他却愣住了,屏幕上赫然就是扫雷小游戏。

她居然真的在玩……

“这游戏怎么玩啊?我怎么老死,怎么样才能不踩到炸弹?我都尝试好几次了!”

傅珩深呼吸平复心情,“你来书房做什么?别告诉我是为了玩游戏。”

“不然呢?”裴瑛抬头眨眼,模样无辜,“你到底教不教我?不教我就别烦我,我要继续了!”

说罢,又埋头在小游戏中不可自拔。

眼看她死了一次又一次,不该点的地方偏偏要点,本就有些强迫症的傅珩终究是忍不住了。

他给管家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立刻开始检查屋内的各个地方。

而他则是弯下腰,刚好挡住裴瑛的视线。

两人距离很近,暧昧陡然攀升。

裴瑛身上有好闻的沐浴露味道,男人有些心神不定。

“这东西不是这么玩的,你活该被炸死!”

“你才活该被炸死!”裴瑛当即反驳,没想到这男人嘴这么毒,居然诅咒自己。

傅珩嘴角抽搐,“我说的是游戏。”

“哦,不早说……”

于是接下来的五分钟,傅珩硬着头皮向她解释扫雷到底应该怎么玩,裴瑛很聪明,一点即通。

管家检查完后,没发现异常,便站在原地待命。

目光与傅珩相碰撞,他摇了摇头。

“赢了。”伸了个懒腰,裴瑛起身,“好像也没我想象中那么难嘛。”

她打算从书房离开,却不料被猛然拽住,回头对上傅珩冷漠的眼眸。

“你来书房,就只是为了玩游戏?”

“对啊,我已经和你解释过了,你还要我说几遍?”她疑惑反问,眼看傅珩越发深沉的脸色,却一步都不肯退让。

趁着没人来到书房,打开电脑却开始玩游戏,屋子里的东西也没有少,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傅珩第一次觉得,他看不透一个人。

握着裴瑛的胳膊逐渐收紧,傅珩脸色阴沉得要滴出水来,“以后没经过我的允许,不要进书房。”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许进来!”

要是别人,估计早被他的话吓到了,可傅珩面对的偏偏是裴瑛。

“傅云白,我嫁的是你大哥,不是你,你没权利管我。”

“而且我是你嫂子,你不觉得对我应该尊重一点吗?只是玩个游戏而已,瞧把你小气的!”

说完,还不忘配上一个夸张的嫌弃表情。

傅珩一时吃瘪,没等开口,裴瑛便狠狠甩开了他。

“不来就不来,真当我稀罕呢,大不了自己买台电脑!”

“裴瑛!”傅珩抑制怒气喊住她,眼见女人停在门口的背影,他紧握双拳。

“既然嫁到了傅家,就安分守己一些,不要做让我生气的事,否则……”

“无聊,回去睡觉了。”

不等他把话说完,裴瑛便立即离开,她满脸无所谓,态度慵懒自如。

却在转身走进自己房间的那一刹,烟消云散。

后背抵着门,裴瑛的心砰砰直跳。

就差那么一点,她就要被发现了。

刚进书房时,她是打算盗取机密的,还好行军打仗时,她有先观察环境的习惯,很快就注意到一个黑漆漆的镜头。

在书架上,那么小,像是针眼一般,却被她眼尖的发现了。

这东西好像叫做针孔摄像头。

她瞬间明白自己被监视,不敢再有所动作,坐下来装傻地玩起了游戏,直到刚才离开。

她知道傅家没对她打消怀疑,或许还在等着她上钩呢。

傅家,远没有她想象中那样简单。

拿出手机,她第一时间打通裴瑗的电话。

裴媛被人惊扰了美容觉,颇为不悦,接过手机睡眼惺忪地抱怨对方不识趣。

“谁呀,这么晚了打电话。”

“是我,裴瑛。”

一听是裴瑛的电话,裴媛算是来了精神,她慢慢从床上坐起身,靠在枕头上给自己足够的底气。

“哟,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嫁给了傅大少,勾搭上了傅二少,小日子过得这么滋润,我还以为你忘记了我这个姐姐呢!”

夜如泼墨,裴瑛踏着冰凉的地板,赤足来到窗前。

眸色与夜杂糅,像是黑夜中的精灵,危险又迷人。

“别跟我废话这么多,你想要的东西,我会帮你得到,但你必须先给小臻做手术。”

裴瑗一愣,半天没回过神,这贱女人现在也敢和自己谈条件了?

凭什么!

顿时怒气冲上心口,“你以为你是谁,居然敢和我谈条件,你弟弟的命还握在我手里呢,信不信我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