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撞得你舒不舒服 炕上疯狂的肥岳全文阅读

这……众人面面相觑。

安琳琳小脸瞬间苍白,无力的辩解:这件衣服不是我送你的。

我还没说什么呢,你那么急着解释干嘛!叶卿卿冷笑。

够了,叶卿卿你别再演戏了!习宇详站了出来,:你说孔雀服是安同学送的,那我问你,你身上的这件衣服,是哪里来的?

对啊!龚丽也赶紧出来声援,不怀好意的盯着叶卿卿望了一眼,据我所知,你家里条件不是很好啊!甚至穷到拿你奶奶的救命钱来我们学校,导致老人癌症扩散,好像现在还躺在病床上呢!

是啊,这样的你,哪来的钱买礼服啊?难道说,你是又从家里搜刮了你奶奶的救命钱买的这件礼服?全玟玟不遗余力的补刀。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把叶卿卿逼入风尖浪口。

只见叶卿卿勾唇一笑,指向站在角落里的管家,眸色瞬间变得凌厉,昨天下午,就是他把礼服送到我家里的,难道还要我把门口的监控视频再发出来给你们看吗?

安琳琳目光冰冷的望向管家。

管家吓了一跳,赶紧心虚的低下了头。

他也不记得门口有没有摄像头了。

还有,谁说我家庭条件不好了?她看向龚丽,厉声质问。

龚丽慌乱的转过头,不敢与她对视。

如果没看错的话,这位小姐身上穿得是国际知名设计师sandy的绝世之作水晶之恋,这世界仅此一件,价值不菲。不知道是谁,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众人色变。

众所周知,sandy非常出名,他所创作的作品,每一件都能卖到天价。

像安琳琳这种家世,根本就买不起。

如果说叶卿卿身上这件衣服,真的是自己买的,那她家底绝对不下于安家。

你的意思是说,琳琳故意陷害你了?习宇详面露不屑,安家在A市首屈一指,家世显赫。琳琳又多才多艺美艳惊人。论家世论样貌都在你之上,她为什么要陷害你?

也许,她嫉妒我啊!叶卿卿挑眉道。

嫉妒你什么?我们琳琳在学校里多受欢迎啊,就连校董的儿子都对她穷追不舍。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人人喊打的老鼠罢了!就连我们学校最邋遢的同学都嫌弃你不愿意追你!全玟玟接受到安琳琳的目光指示,赶紧出面讥讽道。

【我靠不能忍!你赶紧跟她们说你也有人追!】

谁说我没人追了?叶卿卿气场丝毫不弱,反问。

就你,有人追?别开玩笑了!你倒是说说,有谁愿意追你?不会是街头巷角的阿猫阿狗吧?龚丽不怀好意的说道。

叶卿卿顿时卡壳,赶紧在心底求助系统,你快说说我们A市最有钱的人是谁?

【傅言博!他是A市最有钱的大佬,他们不敢去求证的!】

怎么了?说不出来了?说不出来就赶紧滚。我看你就是穷逼一个,说不准你身上的这件礼服还是你偷过来的呢!全玟玟口不择言,连形象都不顾了。

粗鄙的言语惹来众人侧目。

傅言博,追我的人,是傅言博!叶卿卿清脆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

此刻她也不想着说出这句话的后果了,她的主要目的是要打脸升级啊!

只有升了级之后,系统里的钱才可以用在现实中啊!她要拿钱给奶奶升最好的疗养院。

傅言博对不起了,先拿你挡个刀!

短暂的沉默后,习宇详爆发出强烈的大笑声,叶卿卿你脑子是不是糊涂了!傅言博会看上你?谁不知道傅言博为人高冷,鲜少于人来往。你莫不是为了面子,故意拿傅言博出来挡刀的吧!

不信你可以直接去问傅言博,他到底有没有追我!叶卿卿信誓旦旦的说道。

这下,众人真的开始怀疑了。

毕竟,穿得起sandy设计品的,能够被傅言博喜欢也不是不可能。

习宇详也被叶卿卿的话堵住。

作为一个小企业老板的儿子,他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到傅言博,也就是偶然的一次宴会,曾远远的见过他一次。

宴会到达白热化阶段,叶卿卿见招拆招,丝毫没有吃一点亏。

见众人不说话,叶卿卿在心底查询了一下任务进度。

【任务:打脸绿茶婊任务进度0/1】

怎么回事?任务竟然没完成?

【大大,打脸的还不够狠!再加把劲!】NPC看热闹不嫌事大!

叶卿卿咬牙,抬眸望向安琳琳,安小姐,据我所知,你好像很喜欢傅言博啊!真是太可惜了,我们家言博,对绿茶过敏呢!

你!安琳琳面色顿时难看。

她不相信!不相信傅言博会喜欢叶卿卿!

别人可能会相信叶卿卿,但是她绝对不会相信!毕竟叶卿卿当初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她是亲眼看见叶卿卿连菜都舍不得吃,只拿白米饭泡榨菜的。

不行,她一定要撕开叶卿卿的伪装!

眸子,不经意间略过旁边看热闹的人群,顿时微缩!

她再次抬眸,眼里满是无辜,卿卿你别闹了,搞得其他宴会厅的人都来看笑话了。

一句话,显出她的落落大方,温婉得体。

习宇详顺着安琳琳的话望了过去,脸上瞬间浮现出意外惊喜。

他成竹在胸的看着叶卿卿,再次问道:你确定傅言博傅总是你的追求者?

当然!叶卿卿气势很足的回答。

习宇详露出奸计得逞的笑容,快步走向看热闹的人群面前,一脸讨好,傅总您听见了吗?那个女人借用您的名义在外面招摇撞骗!您赶快去澄清一下,不然到时候被这种女人赖上,于您的形象有损啊!

就是!这个女人死皮赖脸的很!竟然敢说您追求她!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全玟玟愤怒的说道。

叶卿卿心道完了,赶紧求助系统,有什么办法赶紧完成任务啊!

此时,系统选择性保持了沉默。

任凭叶卿卿怎么喊也不出来了!

脑海里浮现出奶奶躺在医护病房里的场景,叶卿卿眸子瞬间变得坚定。

不行!这个任务,必须完成!

她心一狠,低着头硬着头皮转过头去,快步走到男人的面前,挽起男人的手,脸上换上甜美的微笑,言言你来啦!我好饿啊,我们回家吃饭吧!

说完,就要拽着男人离开舆论现场。

然而,头顶却传来男人凉薄的声音,等一等。

叶卿卿顿时僵住。

完了,真的要被拆穿了!
宽敞的大厅内因傅言博的声音而静了下来。

大家都在兴致勃勃的等着坐看叶卿卿被打脸。

安琳琳见傅言博竟然留了下来,顿时激动了起来。

她走上前,道:对不起傅先生,让您看笑话了。我这个朋友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场面,所以一时激动口不择言,还希望傅先生别跟她一般见识。

一番话说的善解人意,大方得体。

只让人觉得,她不忍朋友受累,出言袒护。

瞬间对这个不知好歹的叶卿卿更加没有好感。

然而傅言博看都没有看安琳琳一眼,视线直接移开。

这让安琳琳的脸色顿时僵住。

目光,最后落在一旁的习宇详身上。

你刚刚说,卿卿她招摇撞骗?

是的傅总!习宇详连忙狗腿的说道。

心里却在美滋滋的算计着。

自己这次表现如此出色,傅言博一定会注意到自己,到时候他们习家攀上傅氏这条大船,还怕在A市站不稳脚跟吗!

但是傅言博接下来的话,却打破了他的幻想。

不知道我的女人做了什么,会让你觉得她在外面招摇撞骗了?

一句话,惊呆了所有人,包括认命等死的叶卿卿。

睁开眸子,望了过去,再次愕然。

是他?

习宇详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是颤抖的,傅,傅总,这,这都是误会。

哦,是误会吗?傅言博转过头询问叶卿卿。

习宇详赶紧看向叶卿卿,叶同学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错认了你!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跟我计较了吧!

我就说,看叶小姐的气质就不像一般人,怎么会像你们说的是一个穷学生啊!

就是,叶小姐可是傅总的女友,会缺一套礼服吗?

不过眨眼间,叶卿卿就被一堆人围了起来。

众人对着叶卿卿纷纷夸赞。

龚丽和全玟玟则是吓得躲了起来。

叶卿卿不知道傅言博为什么要帮自己,但是她知道自己的任务完成了。

就在刚刚,傅言博承认自己是他女人的瞬间,脑海里的系统发出任务完成的通知。

言言,这里好吵,我们赶紧走吧!得罪我的人,晚会再告诉你。

演戏演全套的道理叶卿卿还是懂的。

傅言博点头,拉起叶卿卿的手,刚想走,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回过头说道:对了忘记说一句,我确实绿茶过敏!

安琳琳面色瞬间难看,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龚丽和全玟玟也吓得脸色苍白,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看样子,今天晚上会有一些人睡不着了。

叶卿卿满意的勾唇离开。

走出酒店,叶卿卿也不装了,直接转身离开。

喂,你就这么对待好心帮助你的人的?傅言博喊了一声。

叶卿卿不耐烦回眸,上次你害我没能报复成功,这次你帮我找回面子,我们扯平了。

此刻的她,根本没有心思去跟傅言博寒暄。

她的心思全都放在了回去领取任务奖励上面。

见傅言博没有追过来,叶卿卿直接在心里呼叫系统。

系统系统,领取任务奖励。

【叮,任务完成,任务奖励经验+5000。】

【特殊奖励福袋+1】

【恭喜宿主升级为2级用户】

【激活额度使用系统】

查询余额叶卿卿在心底说道。

【当前余额-90万】

叶卿卿惊呆了。

什么破衣服那么贵啊!竟然要一百万!叶卿卿当场就爆发了。

【系统出品必属精品】系统冰冷的声音响起。

此刻叶卿卿的心底是流血的,她没想到自己虽然升级到两级了,却欠了系统的钱。

一天给她十万块钱,那她也要十天之后,才能有钱拿给家里治病啊!

正郁闷着,NPC发话了。

【大大你别急呀,你不还有福袋呢吗!据我所知,福袋开出大奖的概率特别大,万一开出个一千万两千万的,咱们不就有钱了吗?】

叶卿卿眼前一亮。

打开福袋!

【叮,福袋开启成功。】

【恭喜宿主抽中医学知识天赋,请及时领取】

一千万呢?两千万呢?叶卿卿阴郁的询问NPC。

【呃,这个是意外。】NPC苍白的解释。

叶卿卿无语,她现在不需要什么知识啊,她现在需要的是钱!

NPC识趣的不再说话。

这个破地方,怎么连个出租车都没有!叶卿卿气恼的说到。

脚下的高根鞋磨得她脚疼,却连个车影都见不到。

上车,我送你。一辆低调的迈巴赫停了下来。

看了眼车内的傅言博,叶卿卿不予理会。

在她看来,有钱人一般性子都非常古怪,还是少沾染为妙。

维也纳酒店是不会有出租车的,他们都是开自己的车来的。

原来是这样……

穷人坐不起出租车,有钱人不屑坐出租车。

干脆利落的坐进车内,麻烦把我送到有车的地方。

既然有人让自己搭车了,不搭白不搭。

她可不想为了一时志气,毁掉自己的一双脚。

车子,缓缓启动。

车厢内,安静的过分。

傅言博本就不是一个爱多说话的人,叶卿卿乐得轻松,闭上眼睛探索所谓的医学天赋。

车子停下时,天赋也被她理解了一个透彻。

其实,我也可以把你送回去的。傅言博道。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向性格冷淡的他,在见到这个女孩子的时候,总有一股莫名想要接近的冲动。

我怕你知道了我家的地址,以后缠着我不放。叶卿卿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在她看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然帮了她不少,但是她一点也不觉得他就是一个好人。

意识到自己被人误会成色中恶狼,傅言博无奈。

叶卿卿推开门走了出去,从包里掏出一张红色钞票。

呐,你的车钱,我们两不相欠。

见傅言博一直盯着自己不放,叶卿卿干脆把钱放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自己去路边等车。

良久,傅言博拿起毛爷爷,嘴角微微翘起,眼底的兴味更浓了。

他还是第一次,被人当成了司机使用。
得到医学天赋技能的叶卿卿,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自己的奶奶。

说不定,奶奶的病我可以看看!

然而一看时间,已经差不多十点。

作息一贯规律的奶奶已经睡了,自己这个时候过去只会贸然打扰。

明天再去吧。

这么小声嘀咕着,叶卿卿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车。

一身亮闪闪的裙子实在是和嘈杂拥挤的公交车不搭,一路上,不少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

不过这些叶卿卿都不在意。

回到家,洗漱睡觉,打脸消耗的能量太大,她一下子就陷入了梦乡。

次日一早。

大学班级群里。

辅导员:[今天上午有个毕业生讲座要开,大家记得来!]

安琳琳:[收到,谢谢导员提醒。]

龚丽:[收到。]

……

八点整,叶卿卿醒来。

她看了一眼群消息,随手回复了一个收到,然后便去煮了碗面,当做自己的早饭。

吃完后便出发前往学校礼堂了。

到礼堂的时候,人不多不少。

但叶卿卿明显能感觉到,自己一进门,不少人朝自己投来了目光。

探究、厌恶、好奇……

系统,他们干嘛都看着我?

叶卿卿一脸奇怪,忍不住在心里小声问系统。

【呃,我也不知道。】

NPC也是疑惑的声音。

正当一人一系统都迷惑之时,叶卿卿终于看到了正在朝着自己挥手的室友,刘美丽。

卿卿,我在这儿!

一身土里土气打扮的刘美丽是个可怜的农村姑娘,家里没钱很穷,大学四年了也没学会打扮。

叶卿卿和她相比,情况其实也好不到哪儿去。

同病相怜的两人自然而然便成了好友。

诶,叶卿卿露出一抹微笑,朝着刘美丽走去,美丽,你最近工作怎么样了?教小孩儿还顺利么?

你可别提我了!

刘美丽难得没抱怨工作,反倒是忧心忡忡地看向叶卿卿,卿卿,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做那种事情去了!

她一脸痛心疾首和不可置信,看得叶卿卿是莫名其妙。

什么那种事?你在说什么啊?

就是,你……

刘美丽瞪着眼睛看着她,咬着嘴唇,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

切,还能有什么事!不就是那档子被包养的事情么!

忽然,身边响起一道尖锐的女声。

叶卿卿转头去看,看到了一脸不屑的龚丽。

再看刘美丽,虽是眼圈有些红了,但还在争辩,事情还没个定数,我只是在问卿卿,你不要乱说!

叶卿卿忽然一阵感动。

这姑娘,第一时间还是想着维护自己。

我说,叶卿卿似笑非笑地看向龚丽,你说我被包养?你有证据?

证据?昨天晚上的聚会,大家可都不是瞎子!所有人都是证人!

龚丽咄咄逼人,抬起下巴,根本没有好脸色。

她昨天晚上是给吓到了,但回去想了想,又反应过来了。

傅言博这样的大佬怎么可能真的看上叶卿卿这种土鳖,不过是看她有点姿色,想玩一玩而已!

过不了几天,她肯定就被抛弃了!

你这种不三不四,为了金钱出卖自己的女的,简直就是我们学校的败类!

这话说得义正言辞,龚丽根本没控制音量,一下吸引了全部人的目光。

学生们开始小声议论。

就是啊,我也在论坛看到照片了。

她家那么穷,能买得起那种衣服,肯定是被包了!

啧,平日里装那么清纯,还不就是个给钱就能上的货色。

太恶心了,公交车!

各种各样的言论如潮水一般朝着叶卿卿涌来。

刘美丽忍不住拉一下她的衣角,有些失又期盼地看她,卿卿,你告诉我,他们说的是真的吗?论坛上你穿的那么好看的裙子,是怎么得来的?

叶卿卿伸手回握,语气坦然,他们都是胡编乱造,那衣服是我自己买的。

你买的?

龚丽忍不住哈哈大笑,眼泪都笑出来了,就凭你自己,买得起Sandy的衣服?别搞笑了好不好!

就在这时,安琳琳不知从哪冒出来了。

她一脸惋惜地看向叶卿卿,然后带点训斥地对龚丽道,丽丽,你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揭别人的短?这让卿卿还怎么在学校里做人呢?

琳琳,你就是太善良了!

龚丽气不打一出来,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为她说话呢!

唉,我……

安琳琳抿了抿嘴,精致的眉眼里流出几分伤感,期期艾艾地看向叶卿卿,我把一直把卿卿你当好朋友的,虽然昨天晚上你让我有些难过,但我还是……

她说着,竟然还染上了一丝哭腔。

双眸红红的样子,一下激起了广大同学们的同情心。

可惜,叶卿卿根本不吃这一套,我让你难过?你是说拆穿你撒谎让你丢脸了,所以难过?噢,那真对不起,我下次照做。

你!

安琳琳被堵得一噎,差点没控制好表情。

辅导员来了!

不知道谁吼了这么一句,周围人忽然都安静下来,各自坐在座位上,仿佛刚才的事情都没发生过。

下一秒,辅导员推门而入,站到了台子上。

嗯,今天人还是挺齐的,那我就开始说了。

年近四十的辅导员生得一副凶巴巴的面孔,被同学们私下喊做灭绝师太。

她推了一下眼镜,锐利的目光扫过教室,在叶卿卿身上顿了一下。

而后便开始了长篇大论。

你们快要毕业了,找工作的时候,记得……

趁着导员说话的功夫,刘美丽再度小声询问,卿卿,你真没做那种事?我可以相信你吧?

当然可以了。

叶卿卿安抚似的摸了摸刘美丽的手背,钱都是我自己赚的,和男人一点关系也没有。

话说到这个份上,刘美丽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了。

她笑得如释重负,露出八颗牙,我就知道,卿卿你不是那种人。

漫长的讲座终于过去,就在好姐妹二人打算一起去后街吃晚饭了,辅导员忽然开口。

叶卿卿,你一会来我办公室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