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可爱的男孩子做到哭腰疼 媚媚的性福生活

乔薇觉得就这么耗着时间白白等待也不是办法。

她打算买栋别墅,建个小型的研究中心,边做研究边等。

等三年。

如果韩景洲三年都杳无音讯,又或者说他带了别的女人回来,她就只能对不起文峥了。

刚看完房子,她就接到了姜文沁打来的电话。

晚上十点,皇爵一号,准时过来。

干嘛?经历过铜臭味儿十足的相亲之后,乔薇面对姜家人,都很警惕。

你不是想要韩景洲的联系方式吗?晚上过来,我给你。姜文沁道。

为什么要帮我?

帮你?别自作多情了。我只是想要看你被韩景洲狠狠甩掉的模样而已。

姜文沁幸灾乐祸地笑。

乔薇信了她几分。

晚上,她准时到了皇爵一号的指定VIP包厢。

包厢里有三男两女五个人。

除了姜文沁之外,乔薇一个人都不认识。

她一走进来,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她身上。

姜文沁招呼乔薇过去坐在她旁边,推了个空杯子到她面前,拿起一瓶XO就往里面倒。

我不喝酒。乔薇道。

这是酒吧,你不喝酒你来做什么?姜文沁继续倒酒。

是你让我来,我才来的。乔薇道。

姜文沁的手一顿,把酒瓶放在一边,行,给你来杯不含酒精的饮料。

乔薇没想到姜文沁这么好说话,还亲自走到门口,接过服务员手中的饮料,给她端了过来。

饮料蓝幽幽的,乔薇看着就不想喝。

她道了谢,礼貌地端着杯子小小地抿了一口。

只一小口,她就发现这饮料有问题!

难怪姜文沁这么热心肠!

原来是给她下了套!

好喝吗?姜文沁在一旁问道。

乔薇注意到,其他人都在看着她,表情各异。

她面不改色地回答:看上去怪怪的,喝起来还不错,挺好喝的。你要尝尝?

不了。姜文沁赶紧拒绝,特意给你点的,你喝,我喝酒。

乔薇端着饮料杯把玩了一下之后,再次把杯子往嘴边送。

姜文沁得意地冲其他几人递了个有好戏看了的眼色。

哼!到了这种地步还腆着脸想要嫁给韩景洲,我就让你嫁不成!

偏要把你嫁给那种又老又丑的男人……

得意的话在她心里还没有念叨完,乔薇的手便出其不意地扼住她的脖子,把她下巴往上一抬。

在所有人包括姜文沁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乔薇巧劲捏开她的嘴,把杯子里的饮料往她嘴里灌了进去。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乔薇呛咳着,吞下了大半杯饮料。

原本等着看好戏的三男一女这才反应过来,冲过来把乔薇拉开。

女人着急地对姜文沁道:快吐出来,快点!

姜文沁还在咳嗽,难受得做不出任何反应。

你干的好事!女人气急败坏地冲着乔薇愤怒地吼。

乔薇淡定道:我就是想看看,你们在饮料里面放了什么东西,想骗我喝下去。看来,不是什么好东西。

四人的脸色变了一变。

姜文沁顾不上找乔薇麻烦,着急忙慌地伸手指进去压自己的喉咙
打了好几个干呕,姜文沁都没能把吞下去的饮料吐出来

如果不是剧毒的话,现在去医院还来得及。

乔薇一点儿也不担心。

她可以确定,不是毒药,估计是什么见不得人的有迷幻作用的药物。

姜文沁气疯了,想让其他人把乔薇抓起来。

可她力不从心。

药物开始发挥作用了。

她很快失去了自主意识。

乔薇看着姜文沁露在外面的脸脖子胳膊腿儿逐渐泛红,表情恍惚,带着诡异的笑,又跳又闹。

软性毒品!

姜文沁想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

就在这时,包厢门从外面砰地一声被人推开。

韩景姚?

他也是同谋?

乔薇看着突然出现在门口的韩景姚,心里愈发警惕起来。

出来之前,她在手提包里放了把防身用的手术刀。

她不喜欢把手术刀用来伤人,但这边不允许持枪,她只能选手术刀。

姜文沁还在手舞足蹈,压根儿没把韩景姚认出来。

她的四个狐朋狗友看到韩景姚,脸色都不太好。

这是怎么回事?韩景姚黑沉着脸问。

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约而同地把责任推到乔薇身上。

不关我们的事,她们姐妹俩吵架,姜文峥强行灌了文沁一杯饮料,谁知道她在饮料里动了什么手脚?

四人觉得,韩景姚一定会站在姜文沁这边。

殊不知,韩景姚在看清楚包厢里的情形之后,在心里大骂他们废物!

他提前得知姜文沁要对姜文峥下手,装作不知情,准备在关键的时候出现,英雄救美地解救姜文峥。

哪曾想,这几个人居然如此废物,连一个弱女子都搞不定!

滚!韩景姚光火地赶人。

四人不敢惹韩景姚,听到滚字跟听到什么敕令似的,抓着包包就跑了。

乔薇也趁机往外走。

韩景姚伸胳膊拦住她,你不能走。

乔薇停下脚步,一边警惕着,一边解释。

不是我的错。是姜文沁拿掺了东西的饮料给我喝,我喝了一口,发现不对,这才把饮料往她嘴里灌的。

韩景姚狐疑地打量她:她这么听话,乖乖让你灌?其他人也没拦着你?

乔薇道:他们可能是酒喝多了,反应迟钝吧。再说了,一杯饮料也不需要灌很久。

韩景姚盯着她,眼神带有侵略性。

乔薇不敢放松警惕。

如果我说,我听说文沁要给你设圈套,特意过来救你,你信不信?韩景姚突然说道。

乔薇一愣。

不信?韩景姚轻笑了一声。

他把视线转向姜文沁。

姜文沁这会儿没有任何外部的感觉,跌跌撞撞的在包厢里发疯,搞得包厢里一片狼藉。

韩景姚走过来,揪住她的胳膊,拽着她往包厢外走,把她推进了外面喧嚣的舞池。

姜文沁很快陷入了人群之中,在节奏感十足的音乐声以及周围人的起哄声中愈发兴奋,就连有人对她动手动脚都感觉不到。

乔薇面无表情地看着若无其事地走回她身旁的韩景姚
她是你未婚妻。乔薇道。

韩景姚道:我以前不知道她是一个会对自己的亲妹妹下手的恶毒女人,和她的婚约,我要重新考虑一下。

乔薇没吭声。

她不是心疼姜文沁。

这是姜文沁自找的!

她只是有点儿意外,姜文沁和韩景姚的婚约,似乎也不太牢靠。

她转身往酒吧外走。

韩景姚叮嘱保镖留下,把姜文沁的丑态拍下来,快走几步追上乔薇,我还以为你会把她带走。

乔薇瞥了他一眼。

她又不是圣母玛利亚。

如果不是我聪明,在那儿发疯的人就会是我。

韩景姚笑了,你还在想办法联系景洲?。

嗯。乔薇大大方方地问道:你能联系上他吗?如果可以的话,你能不能帮我问问,我想和他当面谈谈。

行啊,我帮你问。

韩景姚有十足的把握,除非乔薇要说的是解除婚约,否则,韩景洲不会同意见面。

当年订娃娃亲的时候就没经过他们同意,现在退婚也没有见面的必要。

不过我只能给他留言。他的手机好像被咖啡泡过不能用了,换了新号码。新号码我也不知道。

即便只是个留言,也算是个沟通的途径。

乔薇点了点头,谢谢。

韩景姚当着乔薇的面,给韩景洲发了消息:

【姜文峥小姐想要和你当面谈谈婚约的事,委托我转达。】

我不确定他什么时候会回消息。他又说道,如果他假装没看到,我也没办法。

没关系。谢谢你了。

出乎韩景姚意料的是,韩景洲这次居然很快就回消息了!

【请你转告她,婚约已经不存在了,没什么好说的。】

这个回复正中韩景姚下怀。

他直接把手机显示屏递到乔薇面前,给她看。

我可以亲自跟他说句话吗?乔薇礼貌地征求韩景姚的意见。

韩景姚把手机收了起来。

态度很明确了。

你为什么一定要嫁给他?他问道:你们除了小时候,应该没有见过面了吧?你想嫁的,究竟是韩景洲,还是韩家的人?

什么意思?

如果你想嫁的是韩家的人,韩家,又不止韩景洲一个男人。

譬如说?

譬如说。韩景姚反手指着自己,我。

乔薇一愣,你?

对,就是我。韩景姚一脸自信,我比景洲更适合你。我也是韩家未来的继承人之一,而且,我的生育功能很健全。

乔薇搞不懂他的意图,直截了当地拒绝:我只嫁韩景洲,不考虑其他人。谢谢你今天帮我,我先走了。

司机已经把车开到了门口。

乔薇径直往前走。

韩景姚拽住她的手腕,心里的火气有些按不住。

他有什么好的?他根本就不愿意娶你!死缠烂打很难看,你知不知道?

乔薇垂眸看了眼他拽住她手腕的手,意有所指:死缠烂打很难看。

韩景姚觉得乔薇不识好歹。

他都如此低声下气了,她还给他拿乔!

他松开手,冲着她上车的背影悻悻道:别怪我没提醒你,韩景洲最讨厌别人强迫他,死缠烂打,只会让他更讨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