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里征服美艳老师 开车污污污 文章

乔薇上了车,捂着心口看着夜景发了会儿呆。

好不容易联系上了韩景洲,却没有任何进展。

他拒绝结婚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坚决。

她真的能帮文峥完成遗愿吗?

韩景洲盯着韩景姚发过来的这条消息,拿不准姜文峥想跟他说什么。

如果她想听一声道歉的话,他可以说。

如果是别的……

别的没什么好谈的。

他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他今晚还有重要的事。

之前帮管家太太抢回手拿包之后,管家夫妻俩邀请他去家里做客了。

他借着参观的名义,想要在庄园里找到一些管家对乔薇不利的蛛丝马迹,没找到。

相反,庄园里还有不少乔薇和管家一家人合影的照片,看上去其乐融融。

他在庄园里放了窃听装置,却什么有效的信息都没有听到。

他打算用激进一点儿的手法,再试探。

入夜之后。

他乔装打扮,悄无声息地潜入了庄园。

管家太太已经睡了,管家一个人在书房看书。

他上了年纪,睡眠时间短,睡得晚,起得早。

韩景洲从外墙攀爬到二楼的书房,从洞开的窗户翻进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匕首抵在了管家的颈间动脉之上。

不许动!

管家紧张得绷紧了身体,你是谁?有话好说。

给乔薇打电话。韩景洲命令道。

他用了变声器,管家听不出他的声音。

管家紧张得头皮发麻,你找我们家小姐有什么事?

少废话!我让你打就打!

韩景洲想要确认乔薇是否还活着。

管家转动眼球看了眼墙上的时钟。

当地时间快半夜一点了。

小姐那边才刚刚天亮,她还没起床。她从小心脏不好,最好别在她起床之前给她打电话,免得惊吓到她。

他在撒谎!

如果乔薇在有五六个时差的地方,海关那边怎么会没有她的出境记录?

你如果是想用我来要挟小姐的话,没有必要,我只是个管家。如果你是想请小姐医治某位病人,可以去医院挂号。管家道。

他又撒谎了。

韩景洲从身上摸出一条绳子,把管家反手绑在了椅子上。

管家很害怕,不确定自己今晚上是不是就要死在这儿了。

他一边打量着这个蒙着面的不速之客,一边在琢磨着,该怎么做才能自救。

既然她那边天亮了,想必她也快起床了,一个小时后,给她打电话,只要我确认她平安无事,我就放过你。

韩景洲边说边拉了把椅子坐在一旁,守着。

管家听出了怪异之处。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们家小姐遇到了危险?

韩景洲冷笑一声,我怀疑你把你们家小姐杀害了。

管家愣住了,你究竟是什么人?

私家侦探。韩景洲随便捏造了一个身份。

难不成是夫人派你来的?

韩景洲不知道管家口中的夫人是谁,淡定地,一脸高深莫测的模样。

我就知道夫人还是关心小姐的。管家一脸激动,请你转告夫人,小姐她现在很安全。她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办,但我不能说具体是什么事,等她办完就会回来了。

韩景洲在心里琢磨这番话的真实性。

他拿过管家的手机,见是指纹开锁的,就地取材,把手机打开。

翻开通讯录,他在置顶的联系方式里面看到了Vivi。
这是她的手机号?韩景洲问管家。

管家看了眼,点了点头。

韩景洲把这个号码记了下来。

一个小时后,他用管家的手机拨通了Vivi这个号码。

乔薇淡雅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这么早,找我有事?

韩景洲一下子就把这个声音认了出来。

是她!

这是在他的记忆中珍重地存放了一年的声音!

一年前,她面对他这个不速之客,就是用这个声音,让他把裤子脱了!

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他要找的乔薇!

她是平安的!

韩景洲激动得手指发抖。

管家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这个自称私家侦探的人想要干什么。

他警惕地回答道:小姐早安。我看到花园里小姐喜欢的蓝玫瑰开得很漂亮,琢磨着要不要给您空运一些过来?

乔薇不疑有他,那就送几支过来吧,不用太多。

管家又看了韩景洲一眼。

见他似乎好像没打算说什么,就想赶紧结束这通电话。

好。我回去的时候想要移植几棵,种在家里的花园里,您回来的时候就能看到了。

行,你自己看着办吧。

管家没想到,一直到他结束这通电话,这个自称私家侦探的人也没吭一声。

他带着疑惑,战战兢兢地问道:瞧,我没骗你吧?小姐好着呢。

韩景洲一言不发地,把他手腕上的绳子解了半开。

然后,从窗户离开了。

神出鬼没的举动让管家一愣。

片刻之后,管家才反应过来,他似乎安全了!

究竟是什么人?

管家并不认为不速之客是夫人派过来的。

小姐保留了私人的联系方式,夫人随时都可以联系上小姐,他那么说,只是缓兵之计。

没想到不速之客的行为如此出乎人的意料。

管家心里还有些后怕。

他扯开手腕上的绳子,把书房的窗户关好,摸着心口安神。

过了好一会儿,他又给乔薇去了个电话。

小姐,有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闯进了我家,把我给绑了,只抢了您的手机号走。如果他打电话给您,您千万小心一点。

韩景洲眼皮子一跳。

离开书房之前,他在书桌下方粘了一个微型窃听器。

他要最后确认一下,管家确实没有任何猫腻。

结果,就听到管家告他状!

他不能立即给乔薇打电话了,一打,她不就知道绑她家管家的人是他了么?

不行不行!

得先等等。

韩景洲计划等管家寄了快递之后,他再去快递公司查乔薇现在所在的地址。

他现在一点儿也不着急,打算美美地睡上一觉,等醒来再说。

可就在他睡觉的这段时间里,乔薇遇到了麻烦。

姜文沁出事了。

她昨晚上在舞池大跳脱衣舞,还和不同的男人激情地纠缠亲吻的视频,到处传播。

姜家一大清早就乱成了一锅粥。

柳如依拼命打姜文沁的电话,打不通。

韩景姚在早餐桌上,把这些视频放在了他爸妈的面前。

韩明欣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亲自杀到姜家,怒骂柳如依养的好女儿,丢人!

韩景姚也跟过来,当面提出退婚。

乱成一团的时候,一个电话打到了姜家来。

昨晚上我们先走,文沁和姜文峥在一块儿,后面发生的事跟我们没有关系啊。
姜志远气急败坏地给乔薇打电话。

要不是不知道她住在哪家酒店,他就要冲过去当面质问她了。

姜文峥,你居然敢给文沁下药,还把她一个人扔在那种地方,害她出丑,你还是不是人?你赶紧给我滚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乔薇还不知道事态发展成什么样了。

不过,昨晚上她就被倒打一耙了,有经验。

是她把我约过去,要给我下药,被我识破了。还有,把她扔在那儿的不是我,是韩景姚。

你说谁?!姜志远大吃一惊。

韩景姚。乔薇嘲讽道:怎么,恶人先告状的人,连韩景姚也在都不敢说?

乔薇没有去姜家。

现在去姜家,对她来说太危险了。

她没这么傻。

她没有韩景姚的联系方式,没办法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但她能想象得到。

白汀一给她发消息过来:【姜文沁出事了,你知道吗?】

附带好几个不同角度拍摄的视频。

视频的内容,跟乔薇预想的差不多。

正是因为会发生这种事,她昨晚上才会对韩景姚身为未婚夫,却亲手把自己的未婚妻推进舞池的举动感到意外。

乔薇:【我知道。】

白汀一:【我听说韩景姚和他妈已经去你们家退婚了。】

乔薇一愣。

韩景姚的动作居然这么快!

他该不会,早就存了不想和姜文沁结婚的心思?

昨晚上的事给了他一个机会,所以,他才会把姜文沁推出去?

乔薇突然就想到了韩明欣在洗手间里戳向她脸的红烟头。

这母子俩,都是狠人。

因为乔薇一席话,姜志远柳如依夫妻和韩明欣韩景姚母子一言不合,打起来了。

韩景姚把乔薇拖下了水。

他义正辞严:我现在算是看清了你们一家的真面目了!文沁给文峥下药,被文峥反杀了,是她自作自受!你们还护着她。

就是你们太惯她了,才把她养成这么一副无法无天的样子。还好意思怪我没带她走?

我要不是让保镖留下来看着,她还不知道要被哪个男人捡回去!

还大声宣告:姜文沁我要不起,我要娶就娶文峥!他韩景洲不是不履行婚约么?这婚约我来履行了!

姜家人惊呆了。

韩明欣大惊失色,一巴掌甩在儿子胳膊上,你胡说八道什么?!

韩景姚一脸我都是被他们逼的倔强,恨恨道:我没胡说,就这么定了!

说完,他扭头就走。

韩明欣追了上去。

柳如依嚎啕大哭。

她边哭边骂乔薇:那个小贱人,她肯定是见跟韩景洲的事情黄了,就来抢我们文沁的男人!看我今天不撕了她!

把哭哭啼啼的姜文沁接回来后,柳如依一心惦记着找乔薇算账。

从乔薇那儿问不出酒店名字,姜志远就上网找了可以查入住酒店的非法APP。

查到乔薇入住的是总统套房,他心里的火气更加旺盛。

夫妻俩气冲冲地来到酒店。

酒店的员工拒绝他们上楼的要求。

柳如依嚣张地骂:你们算什么东西,敢拦着我们?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们是什么身份!我女儿住在你们的总统套房里,我们上去一下怎么了?

酒店员工忍气吞声地解释酒店规定,又问他们是哪位客人,他们可以帮忙联系。

柳如依心里憋了一肚子的火,这会儿全发泄到这些不相干的人身上了,把他们大骂了一通。

乔薇得知消息之后,先报了警。

警察到达之后,她才施施然现身。
你居然报警?!

你居然住总统套房?!

柳如依和姜志远同时吼。

乔薇先说道:我花我自己的钱,想住什么房间就住什么房间。

再回答柳如依的问题:昨晚的事我就没跟姜文沁计较,你们现在还来找我麻烦。我为什么不报警?

你还好意思说?你……

柳如依的声音被姜志远的声音压了过去。

姜志远:你哪儿来这么多钱?你的机票还不是找我报销的?酒店的费用你休想再让我给你报销!

还不是爸爸你太偏心!

乔薇嗤笑了一声。

家里的产业是我姥爷一手创办的,妈妈去世后,你霸占了我该继承的遗产不说,他们母子几个出行都坐头等舱,我毕业回国,你就给我一张经济舱票,我才不得不跟你计较一下机票的费用。

姜志远被怼得嘴角抽搐。

围观群众窃窃私语,对他们指指点点。

有人认出姜志远,听说过他家里那些破事儿,还给旁人科普。

大家都开始怜惜姜文峥,都吐槽有了后妈,亲爸爸就变成了后爸爸。

乔薇继续控诉:昨晚上,姜文沁找借口把我约到酒吧,想给我下药,让我出丑。我聪明,没着她的道,你们反倒还来怪罪我?讲不讲道理?

欺负人家一个小姑娘,还要不要脸了?

这女人就怕嫁错郎,人死了,孩子还要受后妈和亲爹的欺负。

围观群众纷纷开始替乔薇说话。

柳如依吼道:什么她给你下药,明明被下药的人是她!

那是我发现不对劲,把饮料给她喝了。

明明就是你灌她喝的!

难道我该自己乖乖喝下去?

好了,不要吵!警察问乔薇:你说有人昨天给你下药,你知不知道下的什么药?

柳如依脸色丕然一变。

她猛地瞪着乔薇,像是在让她不许说。

乔薇嘴角微微一勾。

我不知道。我只是怀疑有问题,就给她喝了。她想把饮料抠出来,没成功。后来我就走了。

她淡淡地瞥了柳如依一眼,用眼神警告她。

柳如依被这个眼神看得心里咯噔了一下。

她自己养大的女儿自己清楚,因为太娇惯了,从小到大没少给她惹事。

昨晚上那药,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能让警察知道!

还能是什么药?就是泻药!

柳如依急急辩解。

她突然发现姜文峥长大了变得不好惹了,心里有些后悔,当初不该把她送出国。

早知道,就该把她养在身边,把她养成一个彻底的又肥又丑的废物!

警察了解完情况,又做了调解后,先行离开。

乔薇和姜志远柳如依坐在酒店的咖啡厅里谈判。

酒店的费用当真你自己出?姜志远再次确认。

乔薇道:再多问一遍,我就去找公司财务报销。

姜志远马上闭嘴。

你哪儿来这么多钱?你毕业之前,我们还给你打钱。柳如依想要知道姜文峥的经济情况。

总统套房,一天上万的开销。

你们打的那点儿钱够不够用你们自己心里清楚,我的钱都是我自己挣的。乔薇道。

事实上,姜文峥虽然没有在设计上获得过大奖,却是个小有名气的新锐画家和空间设计师。

乔薇还帮她介绍了不少客户。

她只是没跟家里人说过,家里人不知道而已。

你做什么挣这么多钱?柳如依追问道。

乔薇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我听说韩景姚要退婚?

柳如依刚压下去的火气又蹭地上来了,你果真想要和文沁抢男人!

乔薇瞥了她一眼。

我之前就说过,我只嫁韩景洲。现在姜文沁的婚事眼看要黄,你们要是还想攀上韩家这棵大树,就帮我把韩景洲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