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当着别人面玩弄人妻

柳如依快步走到乔薇面前,耳语:

他妻子上周去世了,两个儿子很好相处,你嫁过去就是当家太太,不用看人脸色。

这下轮到乔薇惊呆了。

这位茅教授,怎么看都和姜志远的年龄差不多,可以当她爸爸了,他的儿子想必也跟她差不多大。

姜家这样的家庭,居然会给姜文峥选这样的对象,想必,有某种利益方面的交换。

未婚夫条件好,就会被抢!

婚约出了问题,家里就把她当成商品一样,让她嫁给一个刚刚丧偶的中年男子!

文峥在这个家里,别说当成小姐捧着了,根本就没被当成人来看待!

乔薇牙关一紧。

我说过,我自己的婚姻自己做主,你们想跟谁结亲就自己嫁。

扔下这句话,她转身往外走,再也不想和姜家这些人有什么瓜葛。

韩明欣和文峥妈妈有什么恩怨,她可以慢慢求证,不着急于这一时。

你站住!柳如依急急地伸手来抓她,不让她走。

乔薇飞快地出手,抓住柳如依的胳膊肘,对准尺神经沟,狠狠一捏。

柳如依胳膊一麻,惨叫了一声,龇牙咧嘴地抱着胳膊,一时说不出话来。

姜志远脸色大变,冲了过来,怒骂乔薇:你对她做了什么?

乔薇寒着脸,转身走出包厢,没曾想和一个刚巧经过的高大男子撞上。

不好意思。

她后退一步,下意识地道歉。

没关系。男子吃惊的声音从乔薇头顶上传来:姜叔?柳姨?

汀一?你也来这儿吃饭啊?

姜志远被熟人看到家人吵架,脸上有点儿挂不住。

乔薇抬眼一看。

男子剑眉星目,身高腿长,冷白肤色,笑起来的时候脸上眼睛里仿佛有光彩,是很让人爽心悦目的好相貌。

白汀一的视线在众人脸上扫了一遍,最后落在坐在主宾位的茅教授身上。

咦?茅教授,您也在啊?您夫人的病好些了吗?

柳如依脸色陡然一变。

乔薇反应很快,压着心里的震惊,立马拆她的台:咦?刚才柳如依女士才说茅教授的夫人上周去世了!

这一下,柳如依姜志远茅教授三人脸上的表情都很精彩。

白汀一惊呼:这怎么可能?!茅夫人还健在呢,这种话不能乱说。

乔薇大声道:是吗?可是他们已经在安排我和茅教授相亲了呢。

原本端坐的茅教授坐不住了,站起来拿着爱马仕手拿包往外走。

边走边挽尊:这是个误会,我还以为今天就是随便吃顿便饭,我先走了。

茅教授!

姜志远赶紧追上去,边道歉边解释。

柳如依也想跟上去,被乔薇一把拽住。

乔薇冷道:你们不要脸,我还要脸。以后再给我安排这种相亲试试,可别怪我不给你们留颜面。

柳如依一脸你真是不识好歹的表情。

茅夫人癌症晚期,没几天活头了。人家茅教授什么身份?多的是人抢着给他做媒!我们还算跑在后面的。

她把胳膊抽回来,跟着追了出去。

乔薇也打算走了。

她对白汀一笑着一颔首,隐晦地表达谢意,免得他尴尬。

白汀一看着她,迟疑道:你是……文峥?
这段时间,没有任何一个人怀疑她的身份。

乔薇大大方方地点头:我是。

白汀一笑了笑,你不记得我了?我是白汀一。我们小时候见过的。

乔薇面不改色,我刚出国那会儿水土不服,发高烧,小时候的记忆受损了,很多事情不记得了,不好意思。

你不用抱歉啊。

白汀一往柳如依他们离开的方向看了眼,压低了音量:

这个茅教授很有背景,他是临海医科大学的副校长,做行政工作的,家里有人在卫生系统权势很大。

一句话解释了姜志远和柳如依为什么想把她嫁给这么一个中年人。

姜家旗下有两家医院,还有一家制药厂,都归卫生系统管。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乔薇笑道。

我听说你被韩家退婚了?

白汀一问得乔薇一怔。

你听谁说的?

这件事听说的人还挺多的。白汀一道:关注这件事的人不少。如果你想要保住这段婚约的话,得加油。

乔薇狐疑地看着他。

你为什么觉得我想要保住这段婚约?

白汀一笑了笑,我只是觉得你要是能嫁给韩景洲的话,对你来说挺好的,以后就没人敢欺负你了。

乔薇眸光微动。

这个白汀一,说不定知道些什么!

要是不介意的话,等你吃过饭后,我能请你喝杯咖啡吗?我想跟你打听些事。

乔薇开门见山地表达出自己的用意。

白汀一看了眼手表,说实话,今儿的饭局我也不喜欢,你倒是给了我一个早退的借口。附近就有咖啡馆,你在大门口等我?

行。

你想跟我打听什么?白汀一边搅拌咖啡边问。

我看你见多识广,不知道你对韩景洲的姑姑韩明欣有没有一定的了解?乔薇道。

白汀一笑道:要说最了解韩女士的人,除了韩家的人之外,应该就是柳姨了。

为什么?

没人告诉你吗?柳姨的妈妈以前是韩家的保姆。柳姨、韩明欣女士、还有你妈妈,她们是大学校友啊。

她们还有这种缘分?

乔薇只知道姜文峥的妈妈和柳如依是朋友,是姜文峥提到家里情况的时候说的,多的不清楚。

这关系,听起来就有些复杂。

复杂中,还能嗅到一丝狗血的味道。

乔薇意识到,要想顺利和韩景洲结婚,要想平安渡过这几年,就得摸清这三位女士之间的纠葛。

一开始还觉得自己运气挺好的,不用抢就能完成文峥的遗愿。

现在看来,运气挺好这句话说得太早了点。

韩家的情况,你进了韩家就知道了。不用担心,韩景洲如果愿意和你结婚,就一定会保护你。

白汀一似乎是想要宽慰她。

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韩景洲不愿意和她结婚。

乔薇沉吟了片刻,问道:你知道韩景洲的联系方式吗?

白汀一一脸遗憾,我不知道,我跟他不熟,只是认识。这样吧,我帮你问问。

他问了一圈儿,没人知道韩景洲新的联系方式。

他加了乔薇的联系方式,答应问到之后告诉她。

乔薇先行离开。

白汀一看着她远去的娇俏背影,脸上阳光般灿烂的笑脸倏地冷了下来。

原本洋溢在他身上的和善气息因为这个笑容消失而陡然一变,疏离又冷漠,把看到他表情变化的服务员吓了一跳。
白汀一从手机里翻出姜文峥的照片。

照片里,姜文峥难得地,笑得很甜。

白汀一脸上闪过一道痛苦的表情。

她就是让你自卑到活不下去的女人?

他看着姜文峥的照片,深深地吸了口气,调节自己的情绪。

我已经想办法和她接触了,接下来也会按照你说的去做。不过,关于你自杀这件事,我永远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他吐了一口气,心情很烦躁。

乔薇和文峥真的太像了。

看到乔薇,他就好像看到了文峥,内心无法平静。

恍惚间,乔薇的身影和文峥重叠,他差一点儿,就打了退堂鼓。

那个人是乔薇,不是文峥!

他狠狠地掐醒自己。

必须得完成文峥的遗愿,把乔薇和韩景洲凑成一对儿,以达成文峥最终的目的。

总归得先把韩景洲找出来,至少让他和乔薇有见面的机会,才能图谋其他。

地中海的风光很美。

韩景洲乘坐直升机,用高倍望远镜探看一处风景优美的海边白色庄园内部。

这座庄园价值不菲,业主原本是乔薇,一年前,过户到了管家的名下。

据说,是赠予。

韩景洲事先调查过管家的身份。

管家出身于一个普通家庭,在乔家工作了三十二年,他的妻子是家庭主妇,两个孩子都在美国定居。

乔薇目前的行踪只有这个管家知道。

管家在乔薇行踪不明之际,带着妻子来地中海豪华庄园悠闲度假。

着实可疑。

韩景洲租了旁边的庄园住下,静候时机。

到了晚上,管家夫妻俩去酒吧玩。

韩景洲在大街上揪出个瘦弱的惯犯小偷,买通了他。

等管家夫妻俩带着酒气从酒吧里出来的时候,小偷骑着摩托车冲上去抢了管家太太的手提包就跑。

抢劫啊!

两人大声喊。

碰巧从酒吧里出来的韩景洲启动哈雷摩托追了上去。

追出两条街,小偷在约定好的地方把手提包递给了韩景洲。

韩景洲确定他没有拿走手提包里的东西之后,按照预定,付了尾款。

他回到酒吧门口,把手提包递给管家太太。

管家夫妻俩忙不迭地道谢。

韩景洲租的庄园门口那条海边公路,是管家夫妻俩回家的必经之路。

他们惊讶地发现,帮他们抢回包的男子,居然跟他们往同一个方向走。

居然还是邻居!

管家让出租车司机把车下来,喊了正在等门开的韩景洲一声:原来你住在这儿啊?我们就住在前面,很近。

韩景洲本就是特意让他看到的。

前面?那套房子我去年来的时候就看中了,不是说不出租?

啊,那是我们自己家的房子。

你们家?我听说业主是个年轻姑娘,她把房子卖给你们了?什么时候卖的?多少钱?

管家喝了酒,警惕心低。

加上韩景洲刚才又帮了他们的忙,看上去也不像是坏人,他丝毫没有怀疑他别有用心。

那是我们家小姐,她把房子赠送给我了。

韩景洲一脸惊讶,这么好的房子,就送给你了?

管家笑呵呵地说道:那个时候我们家小姐生病了,遗嘱都立好了,她知道我喜欢这边的气候,就把这座庄园给了我。

韩景洲眼睛微微一眯,哦,这么说,你们家小姐已经不在人世了?

怎么可能?!她的病好了,现在活得好好的!

那她现在在哪儿?

这个我不能告诉你,跟谁也不能说。

即便喝醉了,管家还是清楚有些话万万不能说。

可他越是隐瞒,韩景洲就越是怀疑他有问题。

夜深人静,韩景洲躺在花园里的躺椅上,看着澄澈的星空,担心自己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