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影院 全文在线阅读

这一天,柴进又没有出门。

他让寂元去买回了所有关于罗福汽车的报纸。

包括以前的。

然后让孙薇翻译给他听。

这可把孙薇给累惨了,一整天都在房间里翻译。

不过,在傍晚边上,孙薇读到一篇报道的时候,引起了他的注意。

是最近几

天的。

阿斯麦尔公司的董事长换了,这是全球电子行业都在关注的焦点。

毕竟全球的光刻机被他们给垄断了,他们决定了电子行业的最上游。

一旦他们发生了变故,估计全球都会发生芯片供货危机。

所以左伦斯的上台,也引起了各行各业人的注意。

罗福汽车有些方面和阿斯麦尔公司有合作,所以当左伦斯上台后。

有个罗福汽车的技术部门主管,也发表过祝贺左伦斯接管公司的报道。

不过,是在一个小报纸上发表的。

上面也讲述了他和左伦斯的关系。

是大学同学。

这种文章很容易会被人看成是攀附文章。

和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一样的道理。

柴进不知道这点行不行。

还是给左伦斯打了个电话。

结果令他非常的欣喜,左伦斯还真在电话里爽朗的说道:“阿尔盖这家伙,他也在报纸上发表了祝贺词?”

“告诉我,哪个报纸的,我一定要看看。”

“这家伙已经很多年不跟我讲话了,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想着找个机会,去因国和他解释当年的误会。”

柴进一听,心里更加来劲,于是笑着开口:“我非常乐意充当先生的和解天使。”

这话把左伦斯给逗得哈哈大笑:“柴先生,你不是一个天使。”

“我想你的脑袋里肯定还有别的目的。”

直言不讳,柴进不承认,也不解释,笑着说:“单纯地想交更多的欧洲朋友,你知道的,我在欧洲的朋友并不是很多。”

都是聪明人,左伦斯知道柴进也不可能把他的真正目的告诉他。

也没有继续追着这个问题问下去。

于是电话里就讲了他们当年的一些事情。

很奇葩,大学时候阿尔盖看中了一个女孩。

正当他拿着鲜花准备去表白的时候,悲剧出现了,竟然看到了左伦斯和那个女孩,在校园的一个角落里热情地接吻。

兄弟夺走了他心爱的女孩,这是最悲催的。

于是两人很多年没有讲话,一直到了现在。

阿尔盖这次在小报纸上发表的祝贺词,其实已经释放了和解的信号。

柴进要了阿尔盖的电话。

在宾馆里想了很久后,这个电话还是打了出去。

令人有些惊喜的是,果然如柴进所猜想的那样,这个阿尔盖也做好了等左伦斯上门来和解的准备。

电话里虽然语气有些冷,但听得出来,是在装。

两人约定了明天晚上一起共进晚餐。

……

一个晚上过去后,第二天早上柴进接到了李书幅的电话。

因为李书幅在国内机场,所以电话里并没有讲多少,只是约定了见面后再说。

然后挂了电话。

方义他们已经全部回国,甚至于他们在梅林大厦的公司都已经注销了。

为何柴进还不愿回国?

原因很简单,他绝无可能会这么轻易放弃罗福汽车的事情。

控股的事情没法完成了,那就想别的办法公关!

国内未来汽车的厂房预计两三个月后就会完工,后面就是汽车生产线引进。

这个容易,花钱就能够买到。

问题是三大件技术是核心,他必须要快点解决这点,这样他们的汽车才能够进入真正的研发当中。

等不得,他不得不死守着。

现在就看这个阿尔盖这边能不能突破了。

明的来不了,那我就来暗的,为了发展,为了未来汽车,什么小人伪君子的。

柴进都愿意去充当这个角色,只要目的达到就成了。

白天,柴进又去见了很多人。

这些人是华商会成员。

他们未来承担着未来汽车配件商的职责。

其实柴进在何兰的时候,他们就来了欧洲。

这些人并非什么科班出来的人物,更加不懂得什么是体面的商业往来。

他们出生很低,越是这种人,他们就越懂得怎么去用自己土办法达成自己的目标。

比如说,其中有好几个就充当游客,在梅瑟夫的帮助下,混进了很多奔驰汽车下游配件商的工厂里。

拍了很多照片,然后还通过花钱买通里面的普通技术人员。

买出来了不少的技术。

个个信心满满,说回去就仿得你底裤都不剩。

更令他惊喜的是,他们还从这些公司挖出来了不少人。

准备带着回去组建工厂。

柴进还是幻彩手机的那个搞法。

未来汽车也控股这些配件公司,一来是因为华商会成员的资金不够。

二来也是为了自身产业保险。

怕这些华商会成员的公司,在后面的各种资本运作当中,被运作到了对手手上。

那时候又被卡脖子了。

毕竟,国内还有个阳融一直在盯着他,谁会知道阳融会不会在背后搞他。

今天过来伦顿会合,是因为知道柴进在伦顿。

会合后,他们马上就会回国开始办厂,搞流水线。

柴进当场给中浩投资的负责人赵建川打电话。

这些公司投资,由中浩投资控股。

有柴进这个电话后,这些华商会成员也落心落意了。

毕竟荣辱与共,亏一起亏,赚一起赚!

又是忙碌的一天过去了。

和华商会成员告别后,已经到了晚上。

柴进有些疲惫的回到了酒店里。

不过,刚回到房间里,契夫斯基的电话打到了寂元的电话上。

一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了非常急迫的声音。

“寂元先生,快!快点带柴先生离开你那栋酒店,该死的,都怪我,被别人给算计了!”

“这些小人,我万万没有想到,我们在盯着他们的时候,他们原来也一直在盯着我们。”

寂元目光猛地一沉。

他知道契夫斯基的性格,人家是克勃格出生,不管面对什么场面绝对是最为沉着的。

此时从此刻,在电话里这么着急,那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问了句:“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们现在人在哪里。”

喜欢重回1991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