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奶糖1v2h四个人 噗呲噗呲捣出白沫蜜汁

ViviQiao不单是天才医学生,也是这个学院的校董之一,还是德林集团的董事之一。她就是我们学院的公主。她在读书期间,住的地方离这儿不远,你可以去问问看。

店员甚至给韩景洲画了个简单的地图。

韩景洲倒是没有想到居然如此轻易就拿到了这么有效的信息,更没想到乔薇的出身居然这么好。

海德林学院是世界一流的医学院,德林集团也是闻名遐迩的跨国医药集团。

他和乔薇,还真是门当户对。

门当户对,天生一对!

韩景洲心情甚好。

他请店员喝了杯咖啡表示感谢,循着地图上的指示,到了乔薇家门口。

按门铃,一个穿着套装的女佣从花园洋房里走出来,问他找谁。

韩景洲说明来意。

女佣道:小姐现在已经不住这儿了,我只是个看房子的,我不知道她上哪儿去了,你请回吧。

那她家里人住哪儿呢?韩景洲问道。

她的家人?不,她一个人住。

有其他什么人能联系上她吗?或者你给我她的电话号码也行。

很抱歉,我不能给你她的联系方式。

女佣无论如何都不肯透露些许有效的信息。

韩景洲也不好纠缠,跑回学院,继续从各种工作人员或者学生口中打听消息。

大家都不知道乔薇毕业之后去了哪儿。

韩景洲意外地知晓,原来乔薇有先天性心脏病,要换心脏才能活下来,还一度签了遗体捐赠书,不过一年前,她松口接受了手术,现在恢复得很好。

韩景洲听得心惊胆战,差点儿,他和她就阴阳两相隔了。

他又费了些的功夫,才打听到乔薇除了学院附近的花园洋房之外,经常住的是郊外的一处城堡。

赶到城堡门口,天都黑了。

在这里得到的结果稍微有些不同:

对不起,别说我们确实不知道小姐现在在哪儿了,就算我们知道,没有得到允许,也不能透露她的行踪。

那你帮我联系她,跟她说说,看她愿不愿意接我的电话,可以?

恐怕不行。小姐现在的联系方式,只有管家知道。管家度假去了,没在家。

韩景洲差点儿要怀疑,乔薇是不是被那个去度假的管家杀害了。

他回到酒店,琢磨这事该怎么办。

来之前,他没想到人居然这么难找,都找到家门口了,还失去了所有的线索。

他想,如果乔薇当真是出国了,如果不是周边的这几个国家,那她有很大可能是乘坐飞机出行的,或许,他可以到机场查一下航班信息。

天色已晚,他准备好好儿地休息一下,明天再去。

他打开新手机,下了个微信,登录。

大约是换了新手机的问题,一条未读消息都没有,列表安静得很。

他给韩景曦去了条消息:【我手机掉咖啡里了,买了个新手机,家里现在什么情况?】

韩景曦打语音过来,【现在的情况是咱妈想打断你的腿。哥,我发给你的未来嫂子的照片你看到了么?她跟你真挺配的,你真不考虑一下?】
韩景洲错过了之前的所有消息,根本没有看到照片,不过,他对姜文峥长什么模样一点儿也不好奇。

为了避免麻烦,他谎称自己看过照片了。

【看到了,不喜欢。我有喜欢的人了,过段时间带回来给你们看。】

韩景曦大吃了一惊:【你有喜欢的人了?!那姜家这边怎么办啊?】

韩景洲:【我早就说过,我不会履行这个婚约。你帮我转告妈一声:我放姜家鸽子,是我的错,姜家怎么生气都行,让他们家主动提出解除婚约,说瞧不上我都行,给足他们颜面。】

韩景曦:【你故意放人鸽子,该不会就是等着这一招吧?我现在哪里敢去招惹母上大人?这件事我帮不了你了,你自己说去。】

说完这句话,韩景曦就开始装瞎装聋,不回消息了。

就算韩景洲打电话过去,他也不接。

韩景洲心想,也行,他亲自跟姜家的人说。

他找人要了姜志远的手机号,给他打电话:姜叔,我是韩景洲。

听明白了韩景洲的意思,姜志远的脸顿时拉下来了。

一旁的柳如依悄悄跟他分析:

文沁嫁给景姚,咱家就和韩家联姻了,其实,把文峥嫁到别家去联姻,对咱家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韩景洲既然这么抗拒这个婚约,那这门婚事干脆就算了。错在他韩景洲,韩家还欠咱们家一个人情呢。

姜志远想想,是这个道理。

虽然他二女儿说了一定要嫁给韩景洲,但她的意见,不重要。

乔薇得到通知,韩景洲退婚了,便让姜志远给她韩景洲的联系方式,她自己跟他打电话。

姜志远没好气地骂道:人家不喜欢你,不想娶你,你死缠烂打的做什么?我跟你物色了别人,过两天就给你安排相亲!

我的婚姻我自己做主。乔薇平静地说道:就算你安排了相亲,我也不去。为了面子着想,你还是别安排比较好。免得我像韩景洲一样放人鸽子。

姜志远气得不轻,在电话里把乔薇骂了一顿,说她不要脸,不识好歹。

乔薇把手机放在一旁,随便他怎么骂,她不听。

她现在只想思考一个问题:要怎样,才能嫁给韩景洲。

乔薇很烦恼。

姜文峥拜托她把韩景洲抢回来,现在是不用抢了,但韩景洲不娶呀。

他要是在临海,她还能去见见他努努力,可他现在人都不知道去哪儿了,她想努力都没地方使劲儿。

总之先联系上他试试看。

姜家人看来是不会给她韩景洲的联系方式的,她只能去问韩家的人。

乔薇挑在上午去韩家拜访。

到了门口,她下车正准备按门铃,后面的一辆橙红色的跑车哔哔按喇叭。

她回头看了一眼。

跑车上走下来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子,他摘下墨镜,视线把乔薇从头打量到脚,问她:你找谁?

乔薇不认识他,没有跟他解释的必要,就没搭理他,径直往门铃处走去。

你来我们家找谁?男子提高了音量。

原来他是韩家人。
乔薇停下脚步,客气地回答道:我来拜访柳如依女士。

你叫什么名字?韩景姚的视线一直盯在乔薇身上,这视线让她感到有些不适。

我叫姜文峥。她说道。

你是姜文峥?韩景姚吃了一惊,脱口道:不可能吧!文沁说姜文峥是个丑八怪!

乔薇的眼皮子跳了跳。

她和姜文峥初识,是在医院,那个时候的姜文峥胖胖的,很可爱,不丑。

但她胖得确实有点儿不正常,乔薇想帮她减肥,让她健康一些,便给她做了检查,发现她激素异常超标。

经过她的调理,姜文峥的身体恢复了正常指标,圆脸变成了瓜子脸。

她们俩这才惊讶地发现:两人居然长得这么像,像亲姐妹似的!

乔薇不喜欢听别人说姜文峥丑。

韩景姚见美人儿脸色有点儿冷,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道歉:

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听说你以前挺胖的,长得一般,没想到你长大了减了肥居然这么漂亮。

乔薇不想搭理他。

韩景姚是姜文沁的未婚夫,两人看来还挺般配,都是一样的招人讨厌。

再说,韩景姚的母亲还对她抱有敌意,她还是离他远点儿比较好。

乔薇转身,正要按门铃,谁知,韩景姚突然冲过来,把门铃给挡住,不让她按。

韩景洲不是已经退婚了?你来找我舅妈做什么?他笑盈盈地看着她,戏谑地道,如果你想要挽回这个婚约,我劝你还是省省力。

乔薇抿着嘴,没说话。

努力努力白努力,这句话放在别人身上可能不合适,但放在景洲身上非常合适。

韩景姚微笑着,继续劝退:

他那个人很固执,既然他不顾及两家的颜面,亲自开口退婚,你就算找我舅妈做主,也没用,只会让大家为难。听我的劝,给自己留点儿体面,下一个更好。

乔薇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出师不利,四个字出现在她脑海。

她其实并没有想让任何人帮她做主,她只是想问一下韩景洲的联系方式,然后自己想办法。

不过,她贸贸然前来拜访,其他人会不会也觉得她是来讨说法的,心里为难又不好意思说呢?

其实,我来拜访,只是想问一下韩景洲的联系方式,没想让谁为难。她说道。

韩景姚嘴角一勾,你这就是在让人为难啊。景洲那么讨厌你,态度那么坚决,大家该不该把他的联系方式给你呢?

乔薇人生中第一次遇到要个联系方式要不到的情况。

也是第一次被人如此厌弃。

她抿了抿嘴,对韩景姚说了声打扰了,回到车上,让司机把车开走了。

韩景姚看着远去的车尾,给他妈韩明欣打电话。

妈,怎么没人跟我说姜文峥这么漂亮?韩景洲不想要的那个婚约,我去跟姥爷说,我要了!我不娶姜文沁了,我要娶姜文峥!
胡闹!韩明欣恼怒地斥责:你想娶谁都行,就是不能娶姜文峥!

凭什么啊?你们老一辈的恩怨不要牵扯到我们这一辈,把姜文峥和姜文沁放一块儿,谁都更愿意娶姜文峥啊。

我说不行就不行!再说了,家里只有你舅妈同意退婚了,你姥爷已经派人去找景洲了,这婚能不能退成还难说,你就别想了!

韩明欣的态度很坚决,无论如何不同意姜文峥进门儿。

韩景姚气得蹬了车胎几脚。

家里这些老顽固,韩景洲跑得人影儿都不见了,就不想结这婚,偏要让他结,是不是有病?

韩景姚转念又一想,韩景洲可是特种兵出身,要想躲起来,谁能找到?

他可以趁着这段时间把姜文峥搞定,到时候谁还能说什么?

韩景洲单方面找姜志远退了婚之后,就已经当这个婚约不存在了。

他花了些钱,找到门路,查G国海关的出关记录。

乔薇的上一条入境记录,居然是在一年前,就是从和他相遇的那个赤道国家返回。

之后,就没有记录了。

韩景洲不死心,担心系统BUG了,点开所有的记录一条一条地往回翻找。

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乔薇的信息,倒是在无意间看到了姜文峥的出境记录。

原来,姜文峥以前居然和乔薇在一个城市。

韩景洲心里有一丝微妙的感觉,不知道这算不算某种缘分。

从各方面都找不到乔薇的出境信息,韩景洲只能判断,乔薇还在境内。

只有乔家的管家一个人知道乔薇现在所在的地方和联系方式!

韩景洲越想越觉得:管家有问题。

他开始着手寻找并调查乔家的管家。

管家正在风景优美的地中海海边别墅度假。

佣人并没有把有人上门找乔薇的事上报给他。

乔家是名医世家,经常有人找上门来想要表示感谢,这种小事,不值得特意上报。

管家心里只惦记着远在万里之外的乔薇,隔三差五的给她打电话确认她还安好。

乔薇报喜不报忧,免得他担心。

她很是忧心:韩景洲会不会一直不回来了?

姜志远联系乔薇,要她晚上跟家里人一起吃晚饭。

乔薇想到韩明欣在饭局上的挑衅,打算多和姜家人接触,看能不能获取一些信息,便同意去了。

她去了之后,才发现,说是家里人一起吃饭,姜文沁姐弟俩不在不说,还有一个外人。

一个中年发福头发半秃的男子。

姜志远和柳如依称呼这个男子为茅教授。

柳如依让乔薇坐在这位茅教授的身边。

茅教授左侧依次是姜志远、柳如依,右侧没有人坐。

按照常理来说,她一个晚辈,应该坐在末席。

这个安排不符合常理,乔薇也不喜欢这位茅教授打量她的怪异眼神。

乔薇站着没动,不是说一家人一起吃饭吗?

就是一家人一起吃饭啊。柳如依笑眯眯地说道:这以后啊,都是一家人。

乔薇没听懂,你们以后打算建立三个人的新式夫妻关系?这种事情你们该征求姜文沁他们的同意,跟我没关系。

难怪姜文沁姐弟不出席,估计反对吧,她想。

听见这话的三人惊呆了。

你这孩子在胡说八道什么?!柳如依站起来,大声斥责,茅教授是张姨给你介绍的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