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动漫全程肉无删减 云芬第1部分阅读

夜,闷热又黏腻。

乔薇只穿内裤依然热得心悸。

她干脆起来吃了颗药,就着月光擦拭手术刀,寻求心静自然凉。

这个贫瘠的赤道海边小城缺电是常态,整个城市都停了电,一片漆黑。

突然,一个黑乎乎的高大身影从开着的窗户闪了进来。

夜视仪后的眼睛瞪着乔薇看了两秒。

一个猛扑,他一手压住她拿手术刀的手,一手捂住她的嘴,凑到她耳边耳语:对不起,借我躲一下,我不会伤害你。

乔薇从这个说地道英式英语的男人身上闻到了血腥味儿。

外面传来由远而近的沉闷的脚步声,大概是在追击这个男人的人。

如果他们追进来,她说不定会成为炮灰。

乔薇脆弱的心脏因为之前那颗药,状况还很稳定,她还没打算现在就死在这儿。

她自由的那只手,在男人裸露在外的脸上飞快地写了一串文字:

我是医生,跟我来。

韩景洲看了眼她手中泛着月光的手术刀,警惕地松了手。

乔薇放下手术刀,站了起来,美妙的身体毫无遮挡地出现在韩景洲的视线里。

韩景洲喉头一动,把视线移向一旁。

乔薇拿起搭在椅背上的睡裙,飞快地穿上,往屋外走。

韩景洲警戒着,忍着腹股沟处剧烈的伤痛,跟在她身后。

地下室居然是个小型的手术室。

乔薇开了不太明亮的备用灯,一边穿手术衣一边示意韩景洲躺手术台上去,把裤子脱掉。

借着灯光,她看清楚他身上穿着辨不出国籍的迷彩服,脸上画着油彩,看不见具体的样貌。

韩景洲也看清楚了乔薇的脸。

她东方面孔,皮肤白皙细嫩得不像久居当地的人。

他的心脏不由自主地因为她少见的美丽容貌狠狠地颤了颤,放在皮带上的手停了下来。

他这几年糙惯了,向来觉得在医生面前露哪儿都没问题,但此时此刻,罕见地害了臊。

他很想问她是哪儿的人,考虑到重任在身,憋住了。

脱啊。

哦。

韩景洲应了一声,心一横,脱掉裤子躺上手术台。

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伤处,快哭了:他这个宝贝以后还能不能行啊?

乔薇低头,仔细地端详伤口。

她的眼神那么专注,天使般无可挑剔的美丽脸庞在灯光下,莹莹发光。

韩景洲突然一个激灵。

兴奋会加重伤势。

一句没什么感情的话传来,击散了韩景洲脑子里的旖旎。

他窘迫地翻过身,在心里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乔薇处理伤口的动作又利落又迅速又漂亮。

打了局部麻醉的韩景洲看痴了,忘记了害臊,直到她说到第三声可以了才回过神来,脸上一烫,翻身起来穿裤子。

这时,外面隐隐有咚咚咚敲门声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传来:乔医生,我儿子快不行了,救命啊!

乔薇对韩景洲道:如果你要继续躲,可以去我房间里。如果你要走很远,我建议你乘坐交通工具。

说完,她脱下手术衣、套上医生白袍就跑出去了。

一直忙到天亮。她不知道男人什么时候离开的,也并不在意。

平板电脑亮了下,一封来自她母亲的邮件:

你现在究竟在哪儿?你既然放弃换心脏手术了,死之前就做点有意义的事,签个捐献器官的协议,把你的肾给Tina。

乔薇没回。她已经签了遗体捐赠的协议,但她不想说。

中午时分,她突然接到闺蜜姜文峥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很虚弱:

薇薇,我出了车祸,快要死了,我把我的心脏给你好不好?你带着我的心脏,帮我把我的未婚夫抢回来好不好?他叫韩景洲,长得很帅很帅。

韩景洲完成任务后,坐在回国的飞机上看着碧蓝的天空出神。

他那晚离开的时候,动了点儿小心思,翻看了那个女人的证件。

她叫乔薇,今年21,比他小三岁,果真不是那个地方的人。

她为什么会一个人在那种贫穷落后的地方当医生?

旁边的战友用胳膊拐了他一下。

韩少,想啥呢?笑得这么灿烂。我听说你这次任务结束之后就要回去结婚继承家业了?该不会是在想你的未婚妻吧?

其他战友听见了,哄笑起来。

韩景洲慵懒道:六字真言:不信谣,不传谣。

诶,你那个地方受伤了,没问题吧?回去之后可得彻底做个检查,别影响生育功能。

滚滚滚滚滚!

提到婚约,韩景洲就糟心。

他家老爷子二十年前给他订了娃娃亲,未婚妻的名字叫姜文峥。

姜文峥十二岁那年,她母亲出了意外死了,她被送到国外留学。

新的姜夫人是姜文峥父亲婚前就一直保持秘密关系的老情人,两人的女儿姜文沁甚至比姜文峥还大半岁。

姜家一门心思想用姜文沁取代姜文峥,嫁给他。

韩景洲一个都不愿娶。

什么年代了,还包办婚姻?

他现在心里有了人,更是想赶紧把婚约给搅黄。

他一落地,就给家里去了消息:【我出任务,受了伤,失去了生育能力。】

……

一年后。

乔薇站在镜子前,手指在胸口上几乎快要消失不见的伤口上抚过。

伤口之下,是姜文峥捐献给她的心脏。

她和姜文峥,没有血缘关系,同病相怜成了好姐妹。

巧的是,她们的相貌居然有八分相似,别人看了都以为她们俩即使不是双胞胎,也是亲姐妹。

一年前,她接受捐赠的心脏后,为了实现姜文峥的遗愿,隐瞒了她的死讯,一直以两个身份活着。

今天,她要以姜文峥的身份,去见姜文峥的父亲姜志远,不知道会不会穿帮。

这是一场考验。

乔薇甚至提前想好了借口。譬如说:她整容了。

她内心忐忑、表面镇定,出现在姜志远面前。

姜志远乍一看到乔薇的脸,吓了一大跳:你怎么长这样了?!

乔薇有些惊讶。

姜文峥说她爸这些年对她不闻不问,连她长什么样儿都不知道,难不成,是她误会了?

我长这样怎么了?乔薇准备搬出借口。

跟你妈越长越像了!

姜志远不想看到这张脸,他厌恶这张脸!

这张脸,随时都在提醒他:他为了霸占岳丈家的财产干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

乔薇错愕了一瞬,心里一沉。

姜文峥没有误会!

她也根本没有必要担心会不会穿帮的问题!

这是你未婚夫,你们这么多年没见了,先认认他的模样。当年,你姥爷和韩老爷子给你们订了婚约,你大学也毕业了,该回国履行婚约了。

姜志远把一张照片推到乔薇面前。

照片上的男人名叫韩景洲,五官英俊,器宇轩昂,跟姜文峥描述的一模一样。

乔薇早已在暗中了解了这个婚约的来龙去脉,嘲讽道:你们不是已经和韩家商量好让姜文沁嫁过去么?

姜志远的脸色有些难看,这个婚约本来就是给你订的,怎么可能给她?

乔薇没打算给他面子,难道不是因为韩景洲出了意外,生育功能出了问题,你们才断了让姜文沁嫁过去的念头?

你怎么会知道国内的事?

姜志远大吃一惊,用怒意掩盖着心虚。

那个传闻是假的,你不要听别人胡说八道!文沁和景洲的表弟已经订婚了,他们的感情很好。

乔薇嗤笑了一声:凶什么?我又没说我不嫁。三天后,我会上飞机的。

她本就答应了姜文峥,要帮她把未婚夫抢回来,现在不用她抢了,挺好。

姜志远被她的态度气得不轻,又在姜文峥这张和她妈妈很像的脸面前如坐针毡,说完该说的话就走了。

离开之前,他递给乔薇一张经济舱机票。

经济舱?乔薇皱眉,我听说姜文沁他们出行都是头等舱。

姜志远向来对姜文峥苛刻抠门儿惯了,从来没从她口中听过一句抱怨,现在被当面怼,脸上有些挂不住。

等你进了韩家的门儿,你就是韩家少奶奶了,可以坐他们家的私人飞机。你格局放大一点,不要斤斤计较的,显得小家子气。

偏心偏得如此理直气壮!

姜家偌大的家业,姜文峥是堂堂正正的继承人,却被不断的打压克扣!

乔薇很心疼已经逝去的好姐妹。

等姜志远离开之后,她把写着航班信息的A4纸撕碎,扔进了垃圾箱。

她回到车上,吩咐临时充当司机的管家先去墓园扫墓。

姜文峥的墓地,被她安排在她父亲陵墓的附近。

乔薇坐在姜文峥墓前,告诉她:一定会让她的名字和韩景洲的名字并列写在结婚证上。

扫完墓后,她又去了她母亲现在的家。

她没有去按门铃,只找了可以看见围墙里景致的高处远远地看了眼。

她母亲坐在花园里的遮阳伞下,和她得了尿毒症的继女Tina坐在一起说话,她后来生的一对儿混血双胞胎在旁边追打嬉戏。

管家看着乔薇孤独的背影,心生怜惜。

因为一些原因,小姐原本已经放弃了换心脏的手术,要不是捐献心脏的人是姜文峥,她现在恐怕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夫人得知小姐改变主意做了手术之后,跑来骂了她一顿,之后,又煲了汤,拉不下面子,便让他这个当管家的送去医院。

那汤,小姐只抿了一口,就发现有问题,让他拿去检测。

结果显示:汤里面掺了会导致严重腹泻的药。

我不在的期间,你盯着点儿这边的情况。乔薇吩咐管家。

是。管家道。

乔薇简单地收拾了行李,用姜文峥的护照,买了头等舱的机票,来到了临海市。

她从机场到达大厅出来的时候,机场出发大厅,办理完转业手续无事一身轻的韩景洲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

你在哪儿?

韩景洲明知故问:找我有事?

文峥今天回来,晚上两家要一起吃饭给她接风洗尘,你别忘了。

晚上他早已经在飞机上了!韩景洲道:我知道了。

他们是当真干得出用阻挠飞机起飞来胁迫他下飞机这种事,他不想节外生枝,便口头上应了。

他从手机里翻出一张画像。

这是他根据记忆,画的乔薇的画像。

惟妙惟肖。

要不是担心乔薇被人给抢走了,他也没打算这么快就办转业。

谁知他刚办好手续,家里就得到消息了,这不,擅自把履行婚约给他提上日程了。

谁要娶姜文峥啊?

他要娶的,是一个叫乔薇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