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老师玩到怀孕 在线全文

时间飞逝,一转眼又是将近二十天的时间过去了。

潘璇早就不再出去巡逻,把任务交给了其他人,自己安心在临时驻地当中安心的划水,想干活的时候去干活,不想干就去找雪夫人,和对方四周溜达聊天,或者去魂盟那边,看看对方的情况。

一切都井然有序,唯一让她担心的是,古争到目前还没有回来。

也不是没有好消息,随着建造越发地熟练,这边法阵预计要比估算的时间要提前十几天。

这一天,潘璇才刚和雪夫人从魂盟回来,一个名族就在外面拦住了他。

“潘璇小姐,长老们有大事,请你过去一趟。”

“你自己回去就好了。”雪夫人挂着笑容,在旁边对着潘璇说道,随后低下头对着自己孩子说道,“快跟姐姐说再见!”

“哇啊我”

孩子有些口齿不清地喊道,小手冲着潘璇舞动着,都差点打在雪夫人的脸上。

“好,下次在去找你玩。”潘璇也是笑着看着雪夫人带着他离开,这才扭头说道。

“我知道了,现在就去!”

在中间临时的一个帐篷里,五位长老和风公子已经在里面激烈地讨论着,潘璇一进去就看到每一个人的脸色都非常的不好看。

“怎么回事,难道有什么意外发生。”

潘璇一边坐下,一边问道,心中则是想着好像这些日子,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的事情。

“你来得正好,真的有意外发生了,而且还非常严重。”金长老面色凝重地说道。

潘璇听着对方的消息,脸色也逐渐地凝重起来。

“有那么严重,有办法治疗,找到源头没有!”潘璇听完之后问道。

在短短这几个小时,从看守魂河的人,到里面忙碌的族人,都发生深浅不一的虚弱,就像中毒一样。

“没有找到治疗办法,好像只是针对我们,魂盟那边的人没有任何事情,通过我们分析,应该是那条魂河下面的黑雾,那旁边几个人最为严重,虚弱感让他们至少丧失了三成的实力。”风公子在一旁插话说道。

“那黑雾不是没有什么影响吗?赶紧把那边

给堵上!”潘璇有些激动了,没有想到自己出去的时候还一切好好,短短这块就发展成这样。

“不能堵,在出现问题的时候,下面的魂河当中出现了水妖的踪迹,在观察的时候被我们给察觉,而那一条魂河很有可能会通过我们中心附近,真是封住了,对方万一潜入进来破坏,我们可就惨了,有些材料根本没有第二份。”水铃在一旁赶紧说道。

“难道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我们这样,万一对方攻过来怎么办?”潘璇心中的担忧脱口而出。

“这也是我们想的问题,可是对方过来,也只能应战。”火耀握紧拳头说道。

“这也是我们的大意,以为对方在得知我们的存在之后,会识趣的离开,要知道我们哪怕只有二千人,也不是对方轻易啃下。”木轩跟着说道。

“对付妖魂,我们每一个族人都能以一挡五,在布下万玄血阵之后,哪怕对方来上两万人,也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但是我们同样损失不小,现在对方在背后用了阴招,导致我们人人实力下降,一切都不好说了。”土立在感慨地说道。

“还是我们人太少,要不然先行启动小型阵法,让一批族人先过来?”潘璇想了一下说道。

核心阵法的主要是让老祖过来,需要的力量非常大,但是不需要完全组装,也可以开启临时通道,就像风公子之前那样,继续撕开通道,让族人过来。

“这点就是我们争议之处。”风公子在一旁解释说道。

“如果让我们的族人过来,是极大地加强我们的实力,但是因为力量的缺乏,会导致至少上百年无法再次启动,老祖也无法过来,所以在纠结着。”

“但是不启动,现在我们的实力下降如此力量,恐怕对方有预谋,随时可以攻击过来,到时直接拆了我们这里。”

“我们可以做两手准备啊?对方敢过来,我们杀死一批在利用之前的阵法汲取力量,再次撕开口子。”潘璇立马说道。

“真是不错的主意,但是如果万一温天候也跟着过来呢,对方只要随后一干扰就能打断,危险性太高。”风公子反问道,这些事情他们都讨论过了。

“难道没有好办法吗?”潘璇心中急速思索着。

“当然有,就是把我们族中的诅咒或者毒素祛除出去,结成万玄血阵,在加魂盟的帮助,可以轻易地击退他们,毕竟我们人数也不少,哪怕魂盟实力骤降,人数也在放着,对付他们的傀儡妖魂还是足够了。”金老大立马说道。

“长老,外面巡逻的族人有紧急事情回来要上报。”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声通报。

“怎么回事!”

那名族长进来之后,金长老立马问道。

“妖魂那边已经集结大军,正在从魂河桥那边过来。”这名族长喘着气回道,他是一路上都在拼命地赶路回来。

“有多少人!”潘璇问道。

“具体有多少不太清楚,但是黑压压一片,估算一下至少五万人,不过对方过桥的速度不快,如果按照时间来说,至少十五天之后,就能来到我们这里。”这名族人也是立马说道,显然在之前已经计算过。

“知道了,你去外面接应自己的人,一旦回来之后,先不要回来,去魂盟那边。”金长老让对方退了出去,这才对着大家说道。

“显然这是对方的阴谋,我们体内的情况虽然还没有出现,是因为我们修为比较高,也不排除会中毒,毕竟我们都在这里,但是下面大部分都已经轻微的出现症状,还在加重当中。”

“至少,现在看来对方顶多削弱我们三层的实力,算不算唯一的好消息。”木轩在一旁冷不丁地说道。

“真是一个不太好笑的玩笑,对方这一次是来真的,估计是对方最强的力量了,说不定温天候也跟着,不管最后老祖什么时候过来,对方如果逃入小千世界的话,恐怕老祖也无法过去追杀对方。”水铃在一旁说道。

众人心里默默地点了点头,这才是对方有恃无恐的原因,如果以上一次妖魂的规模来看,还是有希望,可是这一次数量太多,恐怕叫援军也不一定顶住对方。

“对方来之前,老祖能过来吗?”风公子突然开口说道。

“不能,至少还需要四十天,哪怕就是累死了,十五天之内也不可能建造好。”金长老缓缓摇了摇头说道。

众人一时间又没有说话,每一个人都头疼不已,在想怎么才能度过这一次难关。

至于逃跑,他们心中连想都没有想过。

可是不谈那数量庞大的敌人,单单一个温天候就让他们头疼不已,更别说还有他们那些数量众多的长老和族长了,每一个实力是不强,可是数量却超过这边几十倍,尤其魂盟大部分的实力都在缓慢下降,哪怕加一起也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

“各位长老,古长老已经回来了,现在正在魂盟那边,是否请对方回来?”在大家头疼的时候,外面有人在进来报道询问道,这是潘璇安排的人。

“赶快去请他吧。”

潘璇立马说道,看到对方离开之后,这才扭头看向其他人,脸色带着一丝兴奋,让旁边的风公子不禁说道。

“对方一个人来了又没有用,难道对方还能把对方全部解决。”

“你是不知道,我相信对方有解决的办法,至少比起我们束手无策要强。”潘璇对于古争有着盲目的信任,很是自信地说道。

“希望如此吧,反正现在一时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在这里等着对方,看看对方到底有什么值得你如此信任。”风公子有些嫉妒地说道。

对方是帮助修罗不少,可是也不知道老祖那么另眼相待对方,竟然把对方提到一个如此之高的位置,几乎快要做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哪怕现在他见到对方也要恭敬地喊对方古长老,自然不太愿意,要知道曾经对方在下面,自己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拭目以待吧。”

潘璇轻笑一声,想到古争如果来了,肯定有办法,连心中的忧愁都消散了许多。

至于剩下五位长老,对于古争了解不多,不过想起老祖的重视,也是无端升起对古争的几分期待,说不定真能从对方口中得到一些有用的办法。

就在修罗族人找古争的时候,此时他正在和柳城主他们在一起,听着这边发生的事情。

“诸位辛苦了,现在就先把那些人给送回去吧。”很快听完他们的话之后,古争直接说道。

那些魂盟成员哪怕回到了地府,也不会和以前一样,有了秩序以后,该投胎的投胎,该打入地狱受苦的受苦。

“他们就在这边。”若尘主动请缨,领着古争来到不远的一个禁制当中。

“若城主,我们城主的背叛我们根本不知道啊,放我们出去啊,我们也可以去和温天候那边拼命。”

“冤枉啊,都是魂盟成员,绕我们一命啊。”

若尘带着古争这边,被封印修为关入里面的曾经魂盟成员,朝着若尘喊道。

“怎么对方一副要死的表情,你们之前怎么说的。”古争看着他们的反应也是有些奇怪。

“他们以为自己和那些城主有关联,或者我们想要杀一鸡给猴看,当然不愿意死了。”若尘对于那些人的求饶根本不做回答,反而控制禁制,让里面的声音传不出来,对着古争继续说道。

“那些反叛恢复记忆的人,我们也同样在对方身上下了禁制,答应对方,只要把温天候给铲除,就彻底放走对方,甚至还告诉他们,不用怕死,他们的灵魂全部都被生死簿给记录下来,回头自然有重生的机会,只不过会虚弱很长时间而已,所以那些人对于温天候根本没有任何惧怕,如果有其他心思的话,随时让他们魂飞魄散。”

“他们能信?”古争诧异地说道。

“非常信,任何接触那张纸,地府的一些基本信息就刻入他们的脑中,再加上前段时间的剧变,深信不疑,只有那些妖魂,被柳城主和我们强行控制了,至少战斗的时候,可以控制他们挡第一波攻击。”若尘解释道。

“可惜无论是谁,生前修为如何,以前所有的孤魂野鬼,都会走上奈河桥,喝一碗孟婆汤,自此才能获得转世的机会。”古争遗憾地说道。

“难道所有人的归宿都是那里吗?”若尘只是妖魂,那些信息并没有刻入他们的脑袋当中,因此不太理解,都是从牛城主他们口中得知的消息。

“也是也不是,只要你有实力,也可以跳出去,但是以前不管修为如何,只要死了,都要走一遭了,谁也无法抗拒,要不是我们强行洗礼对方,他们最终也会进去。”

古争没有详细的点名,现在地府什么情况他并不知道,他只是知道已经完全运转的地府,估计要等到天庭的建立,下面才会正式起来,在此之前还是有许多漏洞,只不过没有原因,他是不准备在去了。

想要干扰下面的运转,就要承受非同寻常的因果,目前对于他来说,还没有值得去做的理由,本身生老病死,就是天道运转的一部分,除开圣人之外,谁也无法逃脱,所以他才在师父的帮助下,冲击圣人之位,彻底超脱天地。

“我们先把他们送走吧,或许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种好事。”古争看着面前将近一千人,也知道后面还会有更多的人,不在浪费时间。

“嗯!”

古争一张口,在外面正在洗礼众人的纸张顿时来到他的手中,看着面前不断张嘴试图在说什么的众人,带着一些哀求和恐惧,手臂只是一举,手中的纸张顿时发出万丈黄色光芒,把面前这些人统统包裹进去,谁也无法看清楚光芒里面发生的事情。

很快等到光芒消散,里面的人已经消失不散,整个纸张身上的一层黄光更加地柔顺起来,被古争再次放在之前的位置之后,洗礼对方的速度更是加快了一倍。

“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先去修罗那边商量一下,对方还不知道我带来的消息。”古争做完之后,就准备去那边。

“好,那我们就开始做准备,不过这一仗我们恐怕只是看戏,这样也好,真是省心了。”若尘点头说道。

“是啊,只要不到是三个月的时间,就能赢得最终的胜利,不过也不能马虎,万一对方来破坏就好了。”古争跟着说道。

“难道对方还能打过来,要知道离开范围之后,他们的实力也会下降,根本不可能。”若尘一点都不担心对方会过来。

“古长老,我们长老有请。”这时候过来找古争的修罗人,来到古争身边说道。

“哦?什么事情?”

自己才回来,就迫不及待地请自己,显然是发生一些事情,这才急忙来找自己。

“不太清楚,潘璇小姐和风公子都在一起。”这名族人显然不知道那边发生的事情,他一直都在这边守着古争。

“我先去那边了,回头再说。”古争对着若尘告辞道。

……

被关押起来的那一群魂盟成员,在一团黄色光芒落下,每一个人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再受控,纷纷飘起来朝着纸张的中心冲

去。

最后的念头就是没入一团旋涡当中,等到恢复意识的时候,他们发现所有人正在排着队伍,行走在较为熟悉的地方,仔细一看,周围的场景就是地府的外围。

他们在黄色光芒的照耀下,竟然直接来到了地方当中,更让他们惊恐的是,虽然他们可以控眼睛,其他一切都无法控制,整个人如同普通人一样,被一股神秘的力量迁移着,迈着缓慢的步伐朝前走着。

其中启天就队伍当中,有些惊恐得用余光观看四周。

不知道具体身处何处,也不知道要去哪里,甚至连时间的观念都已经失去,就这样重复地走着,在路上还有同样迷茫人的加入进来,在他们旁边和他们一样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走着,唯一不同的是,对方已经彻底失去了清醒,不像他们也还有自己的思维,这让他更加得惊惧,哪怕有心理准备,但也没有想到竟然敢会变成这个样子。

在经过不知道多少时间之后,他终于发现来到一处陌生的地方,一个巨大的黑色牌匾在前面悬浮在半空,阴着两个阴气森森的大字。

“鬼门”

同时一股水流的声音出现在耳边,此时整个队伍速度也慢了起来,只能一点点朝前挪动,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如此焦急地等待着,他也知道其他人现在的状态和他一样,都只能这样,仿佛被困在一个无法动弹的玩偶当中。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来到前面,可以看见,在前面一条黄色河流正在下面奔腾不息,而上面只有一座青桥,上面一些人正在摇晃着走着,侧面有一个三人多高的十石碑,让他知道面前的这个桥是奈河桥,一个脸色苍老的老妪正在面带笑容地吆喝着。

“喝了这碗孟婆汤,走过奈何桥,洗去身上的凡尘气息,迎接自己新的世界。”

说完之后,一碗泛着浑浊泥土的白色汤汁就递给了他,哪怕他不想喝,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臂,端起来一口直接喝了下去,不少汤汁还洒落在身上,最后还把空碗还给对方。

而他只觉得自己的意识开始迷糊起来,一步跨上桥,摇摇晃晃的朝前走去。

喜欢餮仙传人在都市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