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多男肉文 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

傅南音还自己加了一句:交杯酒明天再喝也来得及。

外面很快就没了声音。

傅南音白嫩的小耳朵动了动,确定那个管家已经离开了,还没开口呢,身后的男人倒是直接松开了她,翻身坐起来。

但他没有开灯,只有模糊的月光笼罩在他的身上,傅南音就着这个光线,看到男人的肩膀非常宽厚,他似乎是侧头看了自己一眼,夜色之中,男人的声音冰冷无情——

睡到天亮,再出这个房门。如果敢乱说话,我会把你的舌头割了。

这是威胁?

傅南音心中冷笑。

顾北弦朝窗口走去,她刚看过去一眼,发现这男人竟是直接跳窗离开了房间。

傅南音,……

真是一个怪人。

确定这个古怪的大魔王已经离开了,傅南音坐起身来。

少女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惶惶不安,她开灯,随后拿出了手机,仔仔细细对着每一个角落检查了一下,没有监控,这才欣赏了一下他们的婚房。

呵,婚房?

不,这应该是个停尸房吧?

别人可能冷一些的风格,就是纯黑,或者黑灰色,他倒是好,纯白的。

但整个布置不带任何的温度,非常简单,太过冷冽的气息,连带着这个房间都可能是被主人给感染了。

不过傅南音倒觉得百无禁忌,几天几夜的火车,她已经很累了,一口饭都没让吃,直接被送来了这个房间。

现在丈夫直接丢下新娘,不知道鬼混到哪去了。

看来这个龙庭水苑,也是藏着不少的秘密啊。

不过这样反而更好,等下次见到了顾北弦的真面目,她得和他约法三章,也方便了自己在这儿办事。

傅南音洗漱了一下之后,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睡了一觉。

她不认床,毕竟从小就是寄人篱下,没这种习惯。

生物钟非常准时,大概是六点的时候,傅南音就醒了。

自己本身带的东西不多,起来了之后,她又简单一番洗漱,坐在房间里等着,大概是一个小时之后,管家前来敲门。

傅南音看了一眼床,想了一下,把一个床单塞到了里面,然后用被子盖着,模仿有人躺着的样子。

这才去开门。

管家根本就不赶进这个房间,她昨天就发现了。

所以这会儿大大方方站在门口,管家看了面色红润的傅南音,有些意外。

朝里面看了一眼,问:少爷还没有醒来么?

傅南音脸色微微一红,昨天晚上他有点累了。

管家心里暗暗吃惊,想着之前来的七个,哪个不是被折磨的第二天就鬼狐狼嚎的,这小丫头竟然还一脸娇羞的模样,说昨天晚上……还真是不简单。

少夫人,老爷要见您。

傅南音直接被带到了前厅。

想来就觉得搞笑,她到现在还没见过自己的丈夫到底是张什么样呢,倒是先见到了丈夫的爷爷。

老爷子头发都是银白色的,不过眸光炯炯有神,穿着中山装,正坐在餐厅,一见到傅南音,小姑娘长得如此标致,经过昨天晚上的一晚鬼门关,她竟是毫发无伤,现在还可以这样站在自己的面前。

老爷子内心一阵欣喜,看来这个是找对了啊。

南音?爷爷可以这样叫你吧?北弦昨天晚上…

傅南音脸蛋儿红了红,低声说:爷爷,顾少没欺负我,爷爷可以放心,他现在还在休息,应该是累了,他说让我先过来和爷爷问好。

老爷子眸光陡然一亮:我的北弦竟然和你说了这么多…还,累了?好好好,真是天大的好事啊!来人,燕窝呢?快点端出来给少夫人,南音,你喜欢吃什么?以后每天都让厨房给你做,你呀,要好好调养自己的身体,赶紧的,给爷爷生个大胖曾孙儿。

傅南音嘴角微微一抽。

好像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她还以为这个顾北弦的爷爷会很刁难自己。

看来给孙子找了那么多的新娘,是真的,太想要曾孙了。
顾北弦的爷爷叫顾立宏。

爷孙两人差不多就是住在龙庭水苑的时间最长,不过顾老爷子也不是天天住在这儿的。

用餐的时候,老爷子告诉自己,北弦身体不太好,每个月十五就容易犯病,正好最近就是接近这日子了,所以你小心点,要真是有什么事,记得第一时间找爷爷。

傅南音能够感觉到老人家对自己的真诚,所以她的笑也是发自内心的,爷爷,您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少爷的。

叫什么少爷?以后就叫北弦,你长得可真是好看,爷爷特别喜欢你,以后你就是我们顾家的少夫人了。

老爷子说:结婚证我已经是让人去弄了,我们北弦不方便露脸,所以到时候律师都是会直接公证的,等北弦身体好了,爷爷也会为你们举办婚礼。

傅南音可没打算一辈子耗在这儿的。

不过老爷子如此热情,她嘴上自然也是先应了下来。

正好这个时候,手机来了电话。

傅南音看了一眼,十多年了,从未主动给自己打过电话的傅明,竟是给自己来了电话。

她起身出去接的电话。

傅明的声音真像隔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远,冷冰冰的,不带任何的情感,你已经在龙庭水苑了吧?下午要是没事,你过来一趟,我有点事要交代你。

傅南音丝毫不带任何的矫情,回了一句:好的。

傅明有些意外,没想到她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不过听她舅舅说了,她是自愿过来的。

傅明心里想着,这也是没有办法,否则哪能让她上京城?

挂了电话,傅南音准备了一下,和顾老爷子交代了一声,说自己要回傅家。

老爷子马上就让司机准备送她,傅南音也没拒绝—

傅家和顾家不一样。

傅家在京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傅明这些年生意做得很是不错,加上他现在的妻子,可是京城名媛圈里出了名的商会会长,很有一手。

傅明现在就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都是这个现任生的。

不过傅南音知道,他们的大儿子,比自己年纪还要大两岁,也就是说,在母亲还在世的时候,他就出轨了。

这儿,她终于是回来了呢。

十多年了,重新踏上这片土地,反而是没有了当初的不甘愿。

她现在,只想弄清楚当年所有的一切。

身后忽然就传来了喇叭声。

傅南音侧头一看,是一辆跑车,笔直朝着自己,速度飞快驶过来。

她的视力很好,透过挡风玻璃就见到了一个女孩儿,面容和傅明有几分神似,眼底带着几分讥诮。

那眼神就是在告诉自己,不让开,等着被撞死。

傅南音眸光淡然,就这样站着,一动不动,甚至是伸手轻轻抚了一下自己的发尾。

在车子距离不到自己两步之遥的时候,女人果然是一脚踩在刹车上。

傅南音冷冷弯了弯唇。

就这?

吓唬谁呢。

车门被人推开,高跟鞋的声音踩在地上,张扬无比,哟,乡下来的那个傅南音么?

说话的,是傅明和他现任妻子,刘怡然的小女儿。

傅南音知道,她叫傅臻臻,万千宠爱一身的千金小姐,傅明非常疼爱她,因为她继承了母亲刘怡然的美貌,加上很会舔长辈,自然是在傅家横行霸道得很。

本来嫁给活死人顾北弦的,就是傅臻臻,她哪肯啊?

最后这个差事落在了傅南音的头上,只是傅臻臻没有想到,这个被扔在乡下的土包子,长得这么漂亮。

她心中无比嫉妒,直接攻击傅南音,过来这儿干什么?讨饭来了么?你被爸扔在乡下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卖身的机会来到京城,哈哈,你是不是大开眼界了啊?

傅南音看了她一眼,轻飘飘回了一句:大清早就听到狗叫,这就是大城市的千金小姐的教养?果然是让我大开眼界。
教养?你这种乡下地方来的人,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教养?

傅臻臻搅蛮任性全部都写在了脸上,她身上穿着的都是当季限量的高定制,估计一套衣服的价格,都足够让绵镇的贫民窟那些人吃上一整年的白米饭了。

傅南音转了一下指腹间的碎发,语调轻松自然,原来乡下来的人,就不配被尊重,那么请问小三所生的孩子,是不是就应该下地狱?

你说谁小三?傅臻臻横眉怒对,真不要脸,要不是因为我瞧不上那个病秧子,轮得到你来当什么替嫁么?你也就配这种歪瓜裂枣。

歪瓜裂枣?

昨天晚上那个顾北弦可不是什么歪瓜裂枣,一看就是性情阴鸷的人。

也不知道堂堂顾少爷听到了这话,会不会直接原地爆炸?

你口气这么酸,是后悔了?不过真可惜呀,你后悔也没什么用了,因为顾爷爷已经说了,我和你口中的病秧子是正式的夫妻,啊,对了,听说你们傅家很缺钱呢,需要我的病秧子老公来给你们资金才可以度过这个难关是吗?

你——

傅臻臻哪会知道,这个乡下来的土包子,伶牙俐齿,不带脏字竟还专门挑傅家的弱点来攻击。

她气的牙痒痒。

一抬头,就见到了从里面出来的傅明。

傅臻臻一改刚刚脸上的刻薄,顿时带上了甜美的笑容,朝着傅明跑过去,爸爸。

傅南音挺直脊背。

听到傅明嗯了一声,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傅臻臻语气说不出的乖巧,因为我知道今天姐姐要回家啊,所以我就特地提前回来了,毕竟去顾家,也是姐姐替我去的,我心里过意不去。

傅南音心中冷笑,好一条变色龙。

傅明十分欣慰,你先上去吧,我有话和你姐说。

傅臻臻离开之前,还得意洋洋看了一眼傅南音。

可惜傅南音根本就不把她放在眼里。

傅明看了她一眼,心中暗暗吃惊,十几年不见,虽是傅征给过自己几次照片,但见到她真人,比起照片简直要灵动无数倍。

和她长得是真的太过相似了。

傅明蹙眉,心底闪过一丝厌恶,此刻态度却依旧是温和的,进去说吧。

父女两人,显然是有说不出的疏离感。

傅南音虽是什么都没说,甚至是站在自己面前还有些乖巧的模样,但当年的事……傅明知道,这丫头是永远都不可能和自己亲近的。

昨天晚上在顾家还好吗?

傅南音回答:挺好。

见到顾少爷了?

嗯。

他…还好么?

傅南音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傅明,忽然对他笑了笑说:他和外面传言的也差不多,顾家的事,爸爸就不用操心了,我想见爷爷。

傅明一愣。

她这一声爸爸叫得太过自然了。

你爷爷还是老样子。

我很多年不见爷爷了,我很想他。

傅明想她是非见不可,也没什么,老爷子一直都是植物人状态,她想见就见吧。

等一下你上三楼,左手边第一个房间就是。

傅南音刚要说,我现在过去见,外面就传来了一阵汽车的引擎声。

傅家的佣人急急忙忙跑进来,告诉傅明:老爷,是陆家的车牌。

陆家?

傅南音心中了然,在京城,顾家为首,下面还有三个家族。

分别是陆家,温家,秦家。

不过傅明竟然还和陆家的人走得很近?

傅明也是有些意外,陆家?陆家的人怎么会来这儿?

朝着门口看了一眼,就见到两个男人从外面进来。

傅南音的视线,却是被左边的那个身型挺拔高大的男人吸引住。

他…

女孩儿的瞳孔急速收缩,放大,虽是脸上的表情淡然,但她已经是认出来了这个男人,这是三年前在贫民窟的时候,蛮横夺走了自己初吻的那个混蛋!

……

傅南音抿着唇,身侧的双手捏成拳头,三年前了,当年她就暗暗发誓,再见到他,就要把他给杀了!

臭流氓!

顾北弦感觉到的那一抹视线,带着强大的敌意。

他顺势望过来,那是一双澄澈的眸子,眼尾上挑,五官清秀之中带了几分甜美。

沉鱼落雁的美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