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馊子8 完整版全文阅读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 !

密密麻麻,数量足有上万之数的漆黑圆球飞射展现,秦凤鸣始见,第一想到的便是强大的自爆之物。

然而就在他话语出口,一声传音也进入到了他耳中:

“那圆球不是自爆之物,那是展蒙祭炼的一种强大攻击之物天罗针。每个圆球都是由近百之数的短小针刃凝聚而成,言说那些针刃总数有百万之众,上面极具蚀风侵蚀之能,秦大哥你要小心应对,如果不敌,我立即让龟伯现身,凭其身躯坚韧抵御。”

萤怡话语猛然响起耳畔,声音急促,明显充满了忌惮之意。

听闻萤怡之言,秦凤鸣头皮忽地一麻,浑身一阵恶寒显现。

针刃,修仙界之中多有此类法宝,一般是以急速与数量取胜,秦凤鸣自己也有此种宝物。

但是数量达到百万之数,只是听听,就让人心中骇然之意升腾。

而针刃之上有蚀风功效,说明这针刃极具飞遁之能,且对修士祭出的攻击有侵蚀之力。如此数量攻击之物,着实让人防不胜防。

劳谦催动的音波掌印有禁锢天地元气之能,而针刃有侵蚀之力,两者交击,谁会占到上风,秦凤鸣心中不由为劳谦捏了一把汗。

“针刃之术,那就看看谁的攻击更强大。”萤怡话语入耳,一阵阴狠话语也自尸傀口中隆隆传递而出。

劳谦凭借音波气息感应,瞬间辨识出一个个漆黑圆球具体是何物。

口中冷意展现,一阵呜鸣自他口中响彻而起,尸傀双手掐诀,急速舞动,道道无形符纹自他手中激射而出,激闪间,没入到了四周音波汹涌之中。

豁然间,本来急急向前的道道掌印忽然在音波之中闪烁而动,向前的速度骤然减缓下来。

忽然间,虚空之中闪动的只只巨大手掌,猛然青芒狂闪而起,一股嘎嘣声响自巨掌之上传递而出。

在秦凤鸣凝神关注之中,只见一只只如同小山般的巨大凝实掌印,忽然分解在了他的眼中,一缕缕看似手指粗的青色丝线激射而出,在空中展动,分别向着远处颗颗漆黑圆球而成的洪流与高大的雕像飞射而去。

缕缕丝线刚刚离开巨掌,立即青芒大放。

青光闪耀虚空,在一阵急促而起的嗖嗖声中,根根并不粗的丝线猛然交织闪动,两面遮蔽广大虚空的青色巨网展现在了展蒙与紫霄两人面前。

巨网乍现,如同天罗地网,在虚空之中兜罩而去。

时间看似很久,其实双方施术并没有多长时间,只是双方均都在积蓄力量,并没有刚一祭出攻击,就直接临近对方。

此刻的劳谦悬浮在半空之中,距离展蒙与紫霄最近距离也有三四千丈。

如此距离施术攻击,于劳谦而言非常从容。因为音波笼罩之中,他催动的攻击并不会有距离衰弱之虞。

秦凤鸣停身一旁,除了要承受劳谦音波袭扰,展蒙与紫霄根本就无法威胁他。

看到三人各自施术攻击,手段变换,秦凤鸣目光闪动,心中激荡不已。

无论是展蒙催动的蕴含混沌气息的雾团,还是紫霄那尊高大雕像,都给秦凤鸣一种强大之感。

对展蒙数量难言的天罗针,秦凤鸣更是头皮发麻,心中骇然。

大乘修士祭炼的针刃法宝攻击,秦凤鸣自认要想抵御,只能借助玄微清焛剑的急速与之纠缠。其他法宝,哪怕是玄紫剑,也根本无法完全将之封挡。

就算是玄微清焛剑全数催动,是否能够抵御天罗针攻击,秦凤鸣心中并没有十足把握。

当然,如果杳惜仙子无事,还可借助神殿之力与之抗衡。

但现在神殿虽然依旧能够催动,但神殿气息已经变得不再稳定。需要让其自行恢复状态才能重新对敌。

除去玄微清焛剑,秦凤鸣也并非没有其他手段保命。

只是就算他手段尽出,也不可能与展蒙祭出的针刃攻击长久对抗。逃遁,是秦凤鸣唯一能够活命的选择。

紫霄催动的雕像威能显现,能够硬抗秦凤鸣当年无法撼动的音波巨掌攻杀,但远不及展蒙的针刃让秦凤鸣心中忌惮。

秦凤鸣心中念头闪动,极力将先前与北斗上人一战,从而萌芽的小看大乘修士心思尽数抹除。能够进阶大乘之人,均都是三界之中逆天挣命的无上存在,任何大乘,都不是泛泛之人,每人都有异于他人的强大攻杀手段在身。

一阵密集的噗噗之声夹杂在音波席卷冲击之内,骤然响起在了虚空之中,双方的攻击终于触碰在了一起。

道道拳影闪现,形成一片拳头屏障,猛然与青芒闪耀的罩网触碰在了一起。

道道拳影威能显现,在音波肆虐之中,所过之处依旧有道道空间裂缝显现。但看似单薄的青色大网猛然与之交接之下,青芒乍放之中,立即将道道拳影兜罩在了当中,一时僵持在了音波席卷的虚空之中。

骤见劳谦催动的音波巨网威能显现,秦凤鸣面色忽地一寒。

那青色荧光乍现的罩网,绝对不是看到的表象般柔弱。一根根青色丝线看似纤细,难以与巨大的凝实拳头相抗,但根根丝线之上散发的锋利气息,却让人猛然心生骇然之意。

秦凤鸣神识刚刚与之触碰,一缕缕极具斩削之能的强大刃光乍然展现,席卷间,将他强大的神识搅碎在了当中,同时一股诡异的气息猛然临近了秦凤鸣,似乎要沿着他神识直侵他的肉身识海。

面对这股乍现袭扰临身,秦凤鸣立即将那股神识割断舍弃了。

感觉根根丝线之上的刃光威力,秦凤鸣猛然浑身一寒。如此恐怖的丝网,如果是当年在青云秘境之中面对,他实在无法应对。

就算是现在,秦凤鸣也不敢言说就能够凭借自己之力将之抵御。

当秦凤鸣目光看视向展蒙方向之时,面前一幕,

让秦凤鸣心头猛然一凛。只见一颗颗并不大的针刃圆球急速旋转激射,劳谦催动的巨大青芒罩网与圆球触碰下,只坚持了片刻工夫,就被密密麻麻的圆球突破而出了。

恐怖刃芒蕴含的巨大丝网,如此轻易就被展蒙的天罗针破除,秦凤鸣顿时有种目瞪口呆之感。

那针刃威力达到了何种程度,秦凤鸣难以想象。

能够顷刻将封挡紫霄雕像拳印的巨网轻易破除,这让秦凤鸣猛然有了一种无法匹敌之感。

秦凤鸣心中清楚,展蒙催动的天罗针,还没有激发最强大攻击。

如果数十万计的针刃分散激射,那威力绝对比圆球还要强大。

“哼,能突破一道,那老夫便催动三道,三道不行就十道。”在秦凤鸣心中一凛之时,劳谦的冷哼话语随之响起。

话语声中,接连三道巨大罩网出现虚空,向着颗颗圆球覆盖而去。

“任你有十道巨网,也难以将展蒙的天罗针封挡。”紧随劳谦话语,一声厉喝也自展蒙口中响起。

话语声中,一颗颗圆球猛然发出了一阵密集的轰鸣之声。

轰鸣并不大,但一股股浩大的波动乍然涌起在了漆黑洪流之中。伴随着轰鸣响起,一股难以形容的膨胀之力猛然冲击而出。

一股股黑色针刃如同滔天而起的漆黑雾气,猛然席卷向了劳谦刚刚催动而成的道道丝网。

在秦凤鸣目光注视之中,只见针刃汇聚而成的漆黑雾气席卷下,那一道道威力强大的丝网,好像风卷残云一般,顷刻被漆黑雾气冲散在了当场。

这是如何一番情形,秦凤鸣已经难以想象。

乍然分散而成的根根针刃,威力之强大,秦凤鸣难以言说。难怪萤怡始一见到天罗针显现,就立即急声传音提醒。

“十道不行,那就二十道、三十道。”

面对天罗针突然爆发出的强大威能,劳谦并没有丝毫异样,根本就没有祭出其他攻击,而是双手急速掐诀之下,一道道巨大罩网激闪而现,兜天盖地般接连向着巨大的漆黑雾气笼罩而去。

一道道巨网触碰黑色雾气,顷刻就被淹没在了当中,根本没有丝毫威力显现。

然而劳谦似乎看不到罩网被黑雾席卷吞噬,依旧一道道法诀急速催动,一张张巨大罩网飞射而去。

短短时间,劳谦就已经催动出了数十张巨大罩网。

张张罩网无一例外,刚一触碰在席卷鼓荡的黑色针刃而成的巨大雾团之上,立即便被淹没在了其中,好像丝毫威能都没有显现出。

看着一张张巨大罩网被针刃吞噬其中,秦凤鸣心头猛然一动,目光忽地精芒闪烁而出。

在秦凤鸣心中一动之时,一声凶戾呼喝猛然响起在了展蒙口中:

“这些丝网被破碎,竟依旧蕴含封困之力,真是好手段!不过你能够催动出如此多道巨网,想来已经无法再祭出其他攻击了。下面,看你还有什么手段可以与展蒙对抗?小辈,你刚才没有逃遁而走,现在再想逃离,已经插翅难逃了。”

展蒙呼喝响彻,话语声中充满了凶戾兴奋之意。

“你跟随在老夫身后,老夫可以护你周全。”就在秦凤鸣双目一凝,看向劳谦之时,一声依旧淡定的话语响起在了秦凤鸣耳畔。

骤闻劳谦此言,秦凤鸣心中猛然明白,劳谦此刻虽然未必到了危险之境,但也确实如展蒙所言,实力势必已经有所消减了。

“前辈能够将两人抵御到如此程度,秦某已经很感激了,下面不用前辈再护卫什么,前辈可以急速退离这里了。”

让劳谦双目猛然一凝的是,秦凤鸣并未闪身站立到他身旁,而是突然说出了如此一句言语。

然而不等劳谦言说详询,一股骤然的雾气猛然自秦凤鸣身周喷涌而出。

雾气乍现,劳谦双目猛然骇然之意显现,一声惊呼响彻在了其口中:“你难道要在这里渡进阶天劫?”

秦凤鸣没有回答劳谦话语,而是身周一股浩大狂暴的阴雾猛然冲天而起,向着空中翻滚冲击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