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横山美雪

虚空扭曲,一道夺目的光辉穿破深渊黑暗的天幕,照入战场。

下一刻,伴随着氤氲的圣光,一位圣洁美丽的身影缓缓浮现。

不是别人,正是伊芙。

祂身穿一身比起之前看上去更加华丽圣洁的神裙,神秘瑰丽紫色的瞳孔微微扫了几位魔神一眼。

被那轻描淡写的一眼扫过,四位魔神同时色变。

祂们只觉得一股无法抗拒的伟力笼罩在了自己的身上,似乎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明明只是一个看上去要比祂们小的多的化身,明明仅仅是横跨虚空刚刚降临,但在几位魔神的眼中,出现在战场上的伊芙却宛若一座无法跨越的巨山一般,带给祂们前所未有的压力。

这一刻,祂们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弱小的劣魔,而伊芙则是高高在上的主宰。

似乎对方只要想,轻易地就能将自己杀死。

而这样的压力,哪怕是曾经进攻深渊的永恒之主,哪怕是一次次在魔神的纷争中压服祂们的第一魔神赫莱尔,都未曾带给祂们过……

而这,仅仅是对方化身的轻轻一瞥,甚至都不带一丝的情绪。

“伟大神力……”

魔神玛门瞪大了眼睛,目光深处满是敬畏与骇然。

虽然在刚刚的神迹中,祂们已经多多少少预料到了对方的晋升,但此时此刻当伊芙的化身真正降临的时候,祂们还是忍不住心中震动,震撼不已。

化身……

一道伟大神力的化身!

连化身都带给祂们如此恐怖的压力,那么对方的本体……又究竟到达了怎么样的层次?

真的……仅仅是伟大吗?

这一刻,诸位魔神仿佛在伊芙的身上,感受到了不亚于深渊意志的伟力。

伊芙的目光扫过诸位魔神,又扫过一触即发的战场,祂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轻轻问道:

“如何?十五年前的建议,各位考虑的如何了?”

十五年前的时候,伊芙曾经在泰姆瑞尔世界见过第一魔神赫莱尔一面。

那个时候,伊芙就向对方提出了摆脱深渊的控制、成为了祂的附庸的建议。

可惜的是,被赫莱尔断然拒绝了。

但这一次,祂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而深渊魔神们,也不

像当初在面对真神的时候铁板一块了。

听了伊芙的话,玛门、贝利尔与贝鲁赛巴布三位魔神目光闪烁,纷纷意动。

对于十五年前伊芙的提议,虽然祂们并没有亲自现身,但在赫莱尔与伊芙交流的时候,同样也在远远围观着。

所以……祂们很清楚对方指的是什么。

利维坦也是如此。

不过,比起另外三位明显有所意动的魔神,祂的神情上却充满了无穷的怒火:

“伊芙!你休想!我利维坦就算是死,也绝不会向你这个无……”

祂的话没有说完。

因为就在祂即将爆粗口的一刹那,祂所在的空间骤然坍缩。

没有一丝预兆,也没有哪怕是一点的神力波动,仿若是自然而然出现一般,一道虚空通道就那样干脆地出现了。

且“恰好”出现在利维坦所在的地方,直接将祂吸了进去。

这位仍然有着强大神力的魔神,竟然没能抵抗住那虚空通道的吸力,连话都没说完,就在玛门等三位魔神震撼的目光中,连人带影子都不见了。

只是,隐隐约约地,祂们好像在那一闪而过的虚空通道另一侧看到了一张狞笑着的熟悉大脸……

同时似乎还传来了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声:

“哈哈哈哈……利维坦!你这个混蛋也有今天!小的们!将祂带到刷新频率最高的那座宫殿离去!好好伺候着!加大悬赏!打赢祂的精灵天选者,给双倍的奖励!打得越惨,奖励越好!哈哈哈哈哈……”

玛门:……

贝利尔:……

贝鲁赛巴布:……

祂们纷纷咽了一口唾沫,看向伊芙的目光满是敬畏。

随着精灵天选者遍布宇宙,魔神迷宫的事早已不是秘密。

尤其是有玩家还用魔法石录下了魔宫里的某些画面,比如……恶魔宫殿里的BOSS攻略战之类的。

萨麦尔那凄惨的样子,魔神们早就见识过了。

此时此刻,祂们已经猜到利维坦大概将会是个怎么样的下场了……

而伊芙则再次将视线投向了几位魔神,灿烂一笑。

那笑容,圣洁,美丽,温暖,如同和煦的春风,又好似雨后的阳光,让人忍不住会想起世间的一切美好。

只是,面对那灿烂的微笑,诸位魔神却忍不住感觉背后一凉,下意识哆嗦了一下……

祂们轻吸了一口气,不再犹豫,在一众恶魔震惊的目光中,朝着伊芙俯下了头颅。

伊芙满意地点了点头。

下一刻,三位魔神的身后同样出现了虚空坍缩,沟通魔神迷宫的通道骤然出现,将祂们统统吸了进去。

几位魔神没有挣扎,老老实实选择了躺平。

不过这一次,那幸灾乐祸的声音并未出现。

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满是不爽和无奈的抱怨:

“切!你们仨能不能有点骨气!我还等着看笑话呢!”

“得了得了,真是便宜你们了!小的们,按照主神冕下的吩咐,将这几个懦弱的混蛋送到副殿伺候着吧……”

“你们这不是废话吗?!就算是祂们来了,魔神迷宫的老大还是我!”

“赶紧干活!……”

在隐隐约约的咆哮声中,漩涡消失,虚空也渐渐平复。

但几位魔神,却已经统统消失不见。

只余下地面上早已目光呆滞的恶魔大军,以及双方追随魔神的各个深渊神话们,大眼瞪小眼……似乎还没搞清楚状况。

笼罩在战场上的压力不见了。

那是伊芙收回了针对诸位魔神的力量。

地面上的恶魔大军们停顿了数秒,然后纷纷惊恐地怪叫起来,四处奔逃。

剩余的深渊神话们同样转身就跑,但不等祂们跑出去几步,就同样被突然出现的一个个虚空通道给吸了进去……

就连地面上奔逃的恶魔们,都没有幸免。

半空中,通道另一侧的哈哈大笑声若隐若现:

“哈哈哈!丰收啊!今天真是丰收啊……”

片刻之后,整个世界恢复平静。

地面上,一干二净,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地狱里那一望无际的荒原。

伊芙则偏过了头。

祂又看向了虚空的某处,一声轻笑:

“赫莱尔,这次看够了吗?”

下一刻,虚空扭曲,赫莱尔的身影缓缓浮现。

祂神情阴沉,看向伊芙的目光满是严肃,而瞳孔深处,又藏着惊惧与骇然。

“就剩下你了,告诉我你的答案吧。”

伊芙说道。

同时,比之前更加浩瀚的伟力与法则锁定了魔神赫莱尔。

赫莱尔沉默了。

数秒之后,祂长叹一声:

“我想,我已经没有了选择……”

伊芙点了点头,而下一刻,赫莱尔的身后同样出现了虚空通道。

“慢着!”

赫莱尔忽然开口。

在伊芙讶异的目光中,这位回过头,深深地看了一眼深渊的方向,叹道:

“我自己走。”

说着,祂转身,进入了通往魔神迷宫的漩涡。

不过,就在即将踏入的一刹那,祂又停了下来,说道:

“伊芙冕下……我承认,你现在已经拥有了哪怕是我们深渊所有的神话加起来,也依旧无法抗衡的力量。”

“不过,我想说的是,就算是你能够封印我们,就算是你能够消灭所有的恶魔,你也无法通过掌控我们来掌控深渊,更别提彻底战胜深渊,融合深渊!”

“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深渊意志究竟是什么!”

赫莱尔神情肃穆,隐隐带着一丝嘲讽。

只是,伊芙却轻轻一笑:

“深渊意志?那不就是造物主的意识分身吗?”

赫莱尔愕然。

这一刻,祂沉默了。

数秒后,祂轻叹一声:

“看来您早已知道了……”

“既然如此,那您应该也知道,深渊的归属只可能是造物主,就算是被毁灭,也无法被抢夺……”

“哪怕是您强行压服了我们,封印了我们,甚至获得了我们的追随,也不可能通过我们掌控深渊的力量!”

伊芙又笑了:

“那现在臣服于我的你,还能施展深渊的力量吗?”

听了伊芙的话,赫莱尔微微一愣。

而后,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祂骤然看向了伊芙,目光中满是惊疑与震动:

“不可能!这不可能!”

伊芙仅仅是微笑着看着祂,笑而不语。

赫莱尔神情变化了数次。

最终,祂深深地看了伊芙一眼:

“我明白了……”

说完,祂忽然对伊芙俯身行了一礼,而后转身进入了虚空通道。

再也没有一丝的犹豫。

通道消失,世界归于平静。

至此,深渊里再也没有一位魔神。

做完了这些,伊芙的目光从地狱位面上扫过,神情若有所思:

“果然如此么……”

沉默了片刻,祂又身形一闪,离开了地狱。

下一刻,祂的身影出现在了无尽深渊的上空。

站在深渊之上,俯视着宛若黑色漩涡一般的深渊世界,伊芙轻轻张开双臂。

祂身后的世界树本体骤然明亮,那扎入深渊的根系再次生长。

紧接着,一道道扭曲的巨大漩涡出现在了每一条根须的尽头,目标直指下方的深渊世界……

封印魔神当然不是结束。

彻底将深渊的隐患解除才是。

伊芙伸手下压,那一道道深邃的漩涡骤然旋转。

下一刻,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无尽深渊里,宛若被搅起来的池水一般,一座座深渊位面在那漩涡巨大的吸力下骤然从无尽的黑暗中飞出,朝着世界树涌去……

一座,一座……又一座。

这一刻,伊芙竟然是直接针对整座深渊,开启了吞噬融合!

于是,赛格斯宇宙中所有的神话都目睹了这一幕——

浩瀚的虚空力量翻滚,璀璨的神力爆发。

在所有神话震撼的目光中,立于深渊之上的世界之树就宛若龙吸水一般,将黑暗的深渊尽数吸收……

一开始吸收融合的速度很慢,但渐渐地,速度越来越快。

仅仅是过了十多分钟,那一直位于赛格斯宇宙之下,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直在不断壮大,让无数神话头疼的深渊,就被伊芙的本体吸收殆尽……

哪怕连那剩余的几座地狱位面,都没有幸免。

而当虚空中的风暴逐渐平息下来的时候,整个赛格斯宇宙的样子已经变了。

宇宙底部的深渊已经彻底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世界之树那盘虬有力的根系。

那些根须呈现棕黑色,隐隐有着奇妙的纹路和深邃的波动。

那是一座座被吸收的深渊位面,而七层地狱,则直接被最粗壮的主根所吸收。

曾经花费大量时间准备才能开启的位面融合,如今在伊芙那新的力量下,就如同喝水吃饭一样简单。

赛格斯宇宙的诸神们看呆了。

祂们看向那位于宇宙中央的伟岸身影,目光中只剩下了深深的敬畏。

哪怕是对于伊芙融合位面的所作所为再有意见的存在,此时此刻心中也只剩下了满满的震撼……

伊芙的化身则依旧立于虚空中。

祂的目光,停留在深渊消失后的宇宙底部。

更准确的说,是深渊消失之后,逐渐在底部浮现出来的那一座巍峨的神殿。

那是起源之地。

更准确的说,是通往起源之地的神殿大门。

成功吞噬深渊,算是解决了最后的隐患。

而如此顺利的过程,也验证了伊芙心中的另一个大胆的猜想……

而接下来,就是去见见几十年不见的“老朋友”了。

下一刻,伊芙身形一闪,出现在了起源之地的神殿前。

不用祂掏出钥匙,神殿的大门就在嗡嗡声中自动开启。

伊芙的神情并不惊讶,似乎早有预料。

祂迈开步伐,踏入了进去。

与前几次来到这里一样,起源之地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伊芙穿过一座座破灭的宇宙,最终来到了象征赛格斯世界的最后一座神殿前。

祂上前一步,神殿的大门缓缓开启。

黑暗的虚空,狭长的石质步道,而在步道的终点,依旧是那座记录着赛格斯宇宙历史的石碑。

只不过,此时此刻,石碑的面前却已经出现了一道身影。

那不是别人,正是消失了足足三十年的星空守护者里格达尔!

祂并没有因为伊芙的进入而回头,而是面朝石碑,伸出手在上面记录着什么。

虚空中,回荡着祂那沧桑厚重的声音:

“曙光纪元30年10月15日,世界之树伊芙·尤克特拉希尔苏醒……”

“祂登临了至高,收服了魔神,吞噬了深渊,再次来到了一切的原点与终结……”

写到这里,祂停顿了下来,缓缓转身。

而后,露出了一个温和而幽深的笑容:

“伊芙冕下……”

“您,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