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办公室杨丽胯下 说说你最刺激的一次在哪

她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只晓得,当她以为自己被哪个登徒浪子故意撞到快要跌下去的时候,是他及时拥住了自己,后面她才晓得,原来自己心里所想的哪个登徒浪子就是他。

明明受了惊吓,却丝毫生不起气来,面前的人儿是那么的俊美温柔,在拥住她的第一刻就及时问她有没有怎么样,这样的一个翩翩公子,又怎么会是自己脑中所想的那种人呢。

  冲撞到姑娘真是抱歉,改日,在下一定登门赔罪我语气恭顺的对面前的女子说道。

本来就是自己的不是,我理应该赔不是才对,但愿那女子,不要生气才好,姨娘要是知道我惹出麻烦来,估计会狠狠的训斥我一番,王祈雨听到这番话猛地回神连连说没事。

凑巧,此时翠烟也来到我的身旁,公子,这,这是怎么了我将担心的询问的翠烟拉至一旁,跟她细说了事情原委。

翠烟低叹了一口气,:翠烟还以为公子你惹出什么事情了呢,原来是这样啊,我附和着点了点头

  我将视线投向不远处的那个女子,先前只顾着道歉赔不是,却还没仔细瞧瞧她素白色的长裙,袖口上绣着淡黄色的牡丹,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用金线勾勒出的祥云,胸前是宽片淡黄色锦缎裹胸,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飘扬秀美。虽谈不上绝美,淡却清秀可佳,也是一位难得的美人啊。

  公子言重了。祈雨并没有伤到哪,公子不用这样王祈雨被面前的男子盯得脸色发红,强装镇定,淡淡的说道。

就算她这样说,我也不能就不管不顾的大摇大摆的走了啊,总得做些什么才能心安,姑娘既然不让在下登门赔罪,那不如我请姑娘一同去山上看花可好,

我见那女子面无表情,心想她或许是不放心我,也是,一个官家女子突然收到一个陌生男子的邀请自然会担心。

  我接着补充说道:姑娘大可放心,赏花的地方不是什么偏远之地,在下也不是轻薄之人,若姑娘还是对在下心存芥蒂就当安某没说这话就好,姑娘可直接携安某去官府说安某轻薄姑娘

王祈雨一听顿时慌了连连摆手道:公子误会了,祈雨并不是这个意思她怎么会认为他是轻薄的狂徒呢,她绝不会这样想的,既然他有意邀请赔罪,不如就应了把。

小姐,奴婢瞧着这个俊俏公子也不像坏人啊,不如小姐就应了人家把,若有危险,奴婢定会带小姐去报官王祈雨身边的婢女绿衣对她耳语道。

  王祈雨点点头,开口答应了一同赏花之事,一方面是不想让那个俊俏公子心存歉意,一方面可能是为了自己的私心把,她真的也还能想去看看,那个公子所说的看花之地到底是有多么的特别,再者,她相信面前的男子,绝不会是乱来之人。

苏婉馨见那女子应允了看花之事,心里也松了口气,如果到时候,人家不喜欢,那就只能登门谢罪了,还好还好。

  在下安梓成,还未请教姑娘芳名是我话刚出口又觉不妥,随后又接着道姑娘别误会,在下只是怕姑娘一会不喜欢那里的风景负了气到时候,安某不知道该去哪里赔罪才好,青城这么大,不知该如何找姑娘呢

王祈雨微微一笑:小女名叫王祈雨,公子过虑了,祈雨素来喜欢赏花吟诗,不会不喜欢的。

我也对名叫王祈雨的她轻轻一笑姑娘叫我梓成叫好,王祈雨应了一声之后,我便在前面引路带她们去山上赏花,留翠烟在后面跟着照顾王祈雨。

  王祈雨此时的心情难以言表,他竟开口问了自己的名字,呵呵,他是那么彬彬有礼,那么风度翩翩,原来他叫安梓成,有着那么好看的笑容,那么迷人的气质,还生的这样好看。她双眸直直的瞧着不远处的那抹白色身影,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我携着王祈雨她们来到花丛旁,面前一大片五颜六色的花海,阵阵幽香扑鼻而来,不禁让人心旷神怡,还是这里最好,所以每次我一有闲暇的空间时间,便会带着翠烟来这儿赏花,这里也只有我和翠烟知道,应为只有这里才会让我感觉到真正的轻松快乐,只有这里才会让我觉得,我不是那个被人称道,被人瞩目的苏婉馨。

只有这里才会让我找到真正的自己,每每来此都感觉那么轻松,惬意,我真的很想在这旁边盖一间屋子,就那样住在这里,每晚嗅着花香入睡,清晨推开窗,还能看见一望无际的大片花海,那何尝不是人生一大乐事呢。

  我转头,瞧见王祈雨她们也看的入神,心底不禁一阵欣慰,本来我是不想在和第三个人分享的,但是仔细想想,一人赏花也是赏,不如在叫着几个人陪着自己一起看,那样也不错啊。只见王祈雨她们看着看着,直接小跑到花丛里去了,连身后的翠烟都不见了,这丫头,每次来都是这样,我摇摇头,接着欣赏眼前的这片美丽的花海。

  各种花儿争奇斗艳,竞相开放,阳光下,花儿裸露着身子,贪婪地享受着阳光的沐浴。她张开花瓣对着太阳,过了一会儿她觉得有些羞涩,立马收紧花瓣把自己过得严严实实,好像冬天要来临了。

又像一位害羞的少女蒙着紫色的面纱立起高贵的身姿,掩面而笑……在看那不远处丁香树,远远看去,就像一株株落满晶莹雪花的大树,圣洁而诱人。

  微风一吹,片片花瓣迎风飘起,不巧落在我肩上一片,我用手取了下来,将它放在掌心细细的瞧着,那层层叠叠的花穗是由一朵朵精致的小花组成的。

每朵小花有四个水滴型的花瓣,两个一组,像一对对小翅膀向天空伸展着,在绿叶的簇拥下显得美丽、淡雅。我松开手,让掌心的花瓣随风而去。闭上眼睛深深吸一口,就好像到了梦一样的香海中。风一吹,那幽香被送得很远很远……

  我展开手中的折扇,轻摇着,扇间扑面而来的风,洒在脸上凉凉的香香的,我望着不远处忙活着摘花的翠烟,嘴角一弯,笑了起来,瞧那丫头手忙脚乱的样子,定是想着要采多点回去,用来做糕点,或是给我泡澡用把。

我轻叹一口气,无奈的瞧着她的身影。不远处的王祈雨,手中攥着一大把花儿,正和婢女有说有笑的朝我走来,我却丝毫没有察觉,眼里全是忙活在花丛中的翠烟。

  王祈雨抬头瞧见安梓成正站在花丛旁,面带笑容,衣角翩翩的,阳光照耀下的他更加夺目,白皙的皮肤,眯起的双眸,美的如妖孽般的俊脸,是那么风度翩翩,他是那么的完美,一大片的花海映衬着一袭白衣的他,仿若天仙下凡。

安公子,长得好美喔原本看的入神的王祈雨,被身旁婢女无意间的一句话惊的猛地侧过头,谁知,她的婢女绿衣也是一脸痴迷的望着不远处的安梓成,神情比她还要专注几分。

  她心里突然一股醋意袭上心头,冷冷的呵道:绿衣,你在干什么,还不快跟上来

绿衣倏的回神,低着头,匆匆跟在王祈雨身后,一言不发,紧紧咬着下唇,小姐不会发现她偷偷的瞧安公子把,她只是微微看了几眼而已,应该没有被发现把。绿衣暗暗想着。

王祈雨此时的心中却是醋意弥漫,不知为什么她就是看不得别的女人瞧安梓成的倾慕神色,她受不了,也抑制不住,所以先前才会那么严厉的训斥绿衣,她从未这样过,她到底是怎么了,情绪完全由不得自己控制,全然跟着安梓成走。

  王祈雨抿着唇,神色焦虑不堪,而她的神情,全部被站在不远处的我,看在眼里,她是怎么了,不舒服么,我将折扇合拢,向她走去,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停下来,轻声询问道:王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王祈雨刚抬头,便对上了安梓成好看的眸子,那眸子里满是关心,她摇摇头:我没事,只是在想今日得梓成相邀才瞧见了这么美的景色,不知下次在看要到何时王祈雨并没有说出自己心里真正所想之事,她不能说出口,想就这样藏在心底。

  原来是这个啊,我轻笑一声,接着道:只要王姑娘想看,梓成可以随时带姑娘来看,这样可好

王祈雨心里一喜,开心的点点头,这样当然好了,见面的机会多了,相处的时间不就也多了么,俗话说,日久生情,他安梓成终会有一日喜欢上自己。王祈雨暗暗窃喜,却不知,其实他面前的俊俏公子是个女儿身,唉,世事难料啊   
两人就那样彼此对望着,目光交汇,直到一阵清风吹来,卷起衣角,吹起朵朵花瓣两人的视线才移开,花瓣随风而行,落在我们的身上,阵阵幽香迎面而来,煞是好闻,我伸出手,凑巧刚好接到一朵丁香,那白色的花瓣是那么圣洁美丽,我用手轻轻握着步至王祈雨的身边,从手中拿出那朵丁香花,将它莂在王祈雨的鬓发上。

王祈雨见安梓成走近,不禁心跳加速,小脸也红了起来,当他靠近自己把丁香插在自己的发上的时候,她的内心如同小鹿乱撞般,慌乱起来,她甚至都能闻见安梓成身上好闻的香气,感受到他的呼吸。

  我微微侧头瞧着王祈雨发上的那朵丁香,好花还是要配美人儿才好看,我暗暗说道,王祈雨本就长的不差,在配上这朵淡雅的丁香,更是显得她美丽动人,王祈雨伸手摸了摸发上的丁香,温婉一笑:祈雨谢安公子赏花

我摆摆手,不作答,换做翠烟在这,我也定会给她戴上一朵丁香的,对了,翠烟呢,这丫头又跑哪去了,我扭头,在花丛中寻找着翠烟的身影。

  却听见身后一声叫喊声传道耳畔:公子,公子翠烟大喘着粗气,俯着身子站在我不远处叫着我。

瞧这风风火火的样子,我走上前去开口低声问道:什么事

翠烟喘了几口气待呼吸平稳了,将手中的一大束花儿放在我面前,笑嘻嘻的说:公子你瞧这花好不好看

我撇眉,故意调侃道:原来你是匆匆跑来是问我花好不好看啊,我还以为后面有狼追你呢,你才跑这么快

  翠烟脸一沉,收回举在我面的手,赌气似得撅起嘴来,公子老这样泼我凉水,不理你了说完就大步流星的走到一边的草地上坐下,自己端详手中的花去了,看也不看我一眼。

这小妮子,还跟我赌起气来了,真是的,还是那么小孩子气。我正欲走向翠烟那边,却被身后的王祈雨叫住梓成。

我转身看向她,询问她有什么事,她咬了咬下唇,缓缓的说:那个天色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你,你能送我下山么?

  额,话说我本想直接从这里去半山腰的客栈投宿的,但是她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拒绝,我应了声随后叫起翠烟,陪着王祈雨一同原路返回,翠烟和绿衣紧紧的跟在我们身后,我和王祈雨并肩而走,一路上侃侃而谈,很是开心。

梓成,你是哪里人啊,住在青城么?

我微微一笑答:我是青城人士,住在城西巷口。我是有座闲置的宅院在城西,里面只有几个我雇来帮忙打扫的仆人而已,不常回去,偶尔空闲了回去住住,那屋子还是前年才置的。

  毕竟我不可能一辈子都呆在聚仙楼,我也会有出楼的那天,所以便早早打算了,最起码有个安生之所,好像还有点积蓄把,忘记了。

钱都是翠烟再管,用到哪里,买了什么,她都事后跟我报账,有了这么个细心的小掌柜,我到是轻松了许多,可以在没事的时候,稍稍偷回懒了。

跟在身后的绿衣,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安梓成的背影,心里五味参杂,她心里也对这个安公子产生了情愫,却碍于身份不能表达,也不能开口,她只是一个下人,长相一般,也没有优厚的家境,她怎么能配的上这个俊美温柔的公子呢

  就算她能,小姐也不会愿意的,应为她看的出,王祈雨喜欢上了安梓成,当安梓成给王祈雨戴上丁香花时,看见了王祈雨的涨红的小脸,也看见了,安梓成温柔的神情。

若不是有情,小姐脸红什么呢,小姐从未正眼瞧过上门提亲的公子哥们一眼,却偏偏对这个安公子一见钟情,这要如何是好,她竟然和自己服侍的小姐喜欢上了同一个人她现在脑子里也乱乱的,她还想多瞧安梓成的身影几眼,就几眼就好。

  走在一旁的翠烟,不禁意间正好看见,绿衣那依依不舍的满含爱慕的眼神,顺着目光看去,竟是自家小姐。

糟了,她该不会喜欢上小姐了把,完了完了,都怪小姐啦,这要怎么办才好,先前看那王祈雨的表情羞答答的,恐是也对小姐动了情,这下可好,她们主仆二人都喜欢上了你,这事我是没辙,小姐你自己想办法搞定吧。翠烟,深深的叹了口气,暗暗想到。

  我想瞧瞧翠烟消气了没,于是,转头向身后望去,碰巧和王祈雨的婢女绿衣,视线对了个正着,我对她微微一笑,她也回敬了我一个浅浅的笑容。

突然,她不知怎么得敛取了笑容猛的低下头去,这是怎么了?我看向翠烟,只见翠烟冲着我眨了眨眼,望了望绿衣,颔首又看了看我身边的王祈雨,随后猛眨眼睛,额,我纳了闷了,这什么意思啊。我疑惑的问道:翠烟,你眼里进沙子了,

  翠烟木然的摇了摇头,小姐真是笨死了,我还以为她看懂了呢,搞了半天没看懂,唉,这么明显的暗示都猜不出来,算了,我不管了啦,自己惹出来的事情,自己收拾去,小姐,你就自求多福把,你这烂摊子翠烟管不了了。

看着翠烟忧愁的神色,又回想了下她先前奇怪的动作,嗯…不懂,还是等会问她好了,我挠挠头,转过身,继续和身边的王祈雨说起话来,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