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acome 大桥未久

“苏昭!”

“魔头苏昭!”

两名守卫山门的年轻弟子瞪大了眼睛,看向坐在两个女人中间的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脸型刚毅,面色微冷,倒是长得有些英俊,一双剑眉笔直如刀,更显威武不凡。

他身边的两名女子也长得极为美丽,前面的女子如同桃花一般,不笑含媚,真不知道她笑起来会如何。后面的女子气质如兰,又有着雍容华贵的气度,一看就是凡俗之中大家族的女子。

“几位,请入山门。”青衫弟子说道。

至于担心有人冒充李扶剑和苏昭前来招摇撞骗,这两名弟子却是不担心,敢冒充李扶剑还算可以,但是冒充苏昭简直就是找罪受。

苏昭在除妖师们的名声可不是很好。

被燕宏陵师伯看中,却以一个不喜欢约束,而不来除妖师门修行,置整个除妖师门于不顾,甚至在苏昭的眼中,对除妖师门没有半点的敬畏之心。

一代大师兄田彦修早已发话,若是苏昭赶来,他一定要让苏昭知道除妖师门的规矩。

只不过,苏昭从被燕宏陵收为弟子开始,便一直没有前来过除妖师门的山门。

其中与除妖师门的弟子遇到过,但苏昭却是未曾来过。

苏昭与两人道谢,跟着李扶剑一起飞入了除妖山内部。

除妖山内,迎面便是一座修在半山腰的巨大宫殿,宫殿五层十二楼,第一层与第五层是三楼,其余的三层,都是两楼一层。

每一层都是巨大的石柱作为顶梁柱,外面四四方方的巨大石柱,便有八根,对应八方。苏昭他们飞近之后,可以看得很清楚,每一根石柱,至少需要三个人环抱。

每一楼层一丈多高,每一层有三丈之高。

大殿的前面,更是有一个巨大的广场,广场上面,还有一排排的弟子在持剑练武。

“方师叔,我回来了。”李扶剑手中掐诀,带着小梅从天空落下,站在地上之后,李扶剑伸手一指,长剑在空中画出一个圆圈,飞回了他背后的剑鞘里。

苏昭也乘着断木落下,不过苏昭把断木给了小雪,让小雪拿着,没有收回松子芥子里面,这里都是修行者,他若是把断木收回去,就暴露了自己的宝贝。

那方姓老者回头看去,才认出是走了很久的李扶剑回来了。

“扶剑,这次外出有没有给师叔我带来好酒?”方姓老者轻捋着胡子,笑呵呵看向李扶剑。

李扶剑说道:“师叔莫要打趣我了,这齐国的好酒,您什么没有喝过,我帮您搜罗了整个齐国一遍,也没有再找到多余的好酒。”

“这倒也是,不过,下一次你可以去北面的宋国和南方的梁国看看,我听闻他们两国之内有着好酿酒大师,不如你去其他的两国看看!”方姓老者说道。

方姓老者又看向李扶剑的身后,问道:“这里几位看着面生,可是你的朋友?”

李扶剑神秘的一笑,指着苏昭说道:“不算是朋友,不过,师叔可以先猜一猜,他的身份。这几位女子都是他的家眷,与我没有太大的关联。”

方姓老者轻疑一声:“哦,你小子想要靠我?这位小道友莫非是四国八宗的杰出弟子?”

李扶剑听了之后,身处一个大拇指,对着方姓老者比着:“方师叔就是聪明,在您老人家眼里,我这点小聪明真是不顶用。”

方姓老者笑了一声问道:“既然是这样,那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方师叔在猜一猜。”李扶剑提醒说道,“与我们除妖师门有关。”

方姓老者说道:“最近要举行四国八宗与其他小宗门的大会了,这位小道友可是前来赴会的?”

苏昭摇摇头说道:“不是。”

方姓老者眉头微皱:“既然是四国八宗的弟子,又不是前来赴会之人,那你究竟是什么身份?”

“他是燕师弟的唯一真传弟子!”熟悉的声音在旁边响起,苏昭转头看过去,是二师伯白羽道人。

“师兄。”

“师伯。”

“师伯……”

许多见过白羽道人的年轻弟子,纷纷向着走来的鹤发老者行礼拜见。

“燕宏陵师兄?”方姓老者有些惊讶的看向白羽道人,方姓老者的目光之中带着浓浓的不敢置信之色,燕师弟的徒弟,那不是个小魔头吗!

白羽道人看到方姓老者这种神态,便知道方姓老者心中所想,白羽道人笑着说道:“怎么样,师弟莫非是见到真人与传言之中的不同,而有些不敢相信,以为这是扶剑的玩笑?”

方姓老者笑着说道:“是有这种感觉,有些和我想的不太一样,燕师兄的弟子不说传言穷凶极恶,怎么我看着这位小道友面色和善,不像是一个入魔之人!”

白羽道人走近苏昭身边,指着方姓老者介绍道:“苏昭,来,我来给你介绍一些

,这位是你七师叔方鹤昀,他一身道法通玄,修为更是到了凝丹境巅峰之境。是我们除妖师门里面的传功长老,常年坐镇除妖师门,从来不外出。”

白羽道人又指着苏昭说道:“这位便是人虽不在我们除妖师门,却是搅得整个除妖师门乱哄哄的苏昭,燕宏陵的唯一真传弟子,他的修为……咦,苏昭你的修为居然到了凝丹境界!”

“什么,凝丹境界!”方鹤昀仔细的探查过去,灵力在苏昭的身边划过,感受到了苏昭身上的灵力波动,方鹤昀瞪着眼睛说道:“真是不可思议,三师兄他真是找到了一个好苗子!”

“燕师伯的唯一真传弟子居然是凝丹境!”

“凝丹境界!这不是长老们才有的境界吗!”

“竟然是凝丹境界,我听说这个苏昭可是修道还未满五年,短短五年从一个凡俗之人修炼到凝丹境界,简直不可想象!”

李扶剑也在一旁插口说道:“我也不敢想象啊,当年,我可是跟着他一起去探险,那时候他还只是一个练气境界的小小修行者,这才多久未见,他已经成长为了令我都要仰望的凝丹境强者!”

“哈哈,这可是我除妖师门的一大喜事,孙浩,去通知你燕师伯,告诉他,他老人家的弟子修成了凝丹境界!”白羽道人笑着派一个正在练剑的弟子去通知燕宏陵。

“不用了,我到了。”

燕宏陵苍劲有力的声音在广场的一侧响起,他灰白色头发,穿着一件青色长衣,背后背着一柄长剑,不怒自威,却又有一些和蔼之色。

“师尊。”苏昭对着燕宏陵行礼。

刘清竹与小雪也连忙对着燕宏陵行礼:“见过师尊。”

其他的弟子也纷纷行礼:“拜见燕师伯。”

很多人都在行礼问好……

燕宏陵微微摆手:“都免礼吧,你们多修行一日,比问我好百日都要让我高兴,散了吧。”

“是!”

众人齐声说道,一些弟子离开了广场,一些弟子却还在远处看着苏昭,想要发现苏昭的与众不同。

燕宏陵看了一眼苏昭说道:“你来除妖师门做什么?已经想好了,要在除妖师门苦修三十年了!”

小雪靠着小梅,两人与刘清竹站在一排,听到燕宏陵这位强者大人的话,小雪与刘清竹心头一紧,怪不得苏昭不愿意前来除妖师门,原来是因为燕前辈要把苏昭关起来。

苏昭摇头说道:“我是来学习一些凝丹境界的辅助道术,学完便会离去,不会来这里闭关清修!”

燕宏陵盯着苏昭看了片刻,才缓缓说道:“你身上的魔煞之气更加的狂暴,我还是希望你能在除妖师门闭关苦修三十年。”

“师尊您老人家的好意我明白,但是我不喜欢约束,我觉得我能克服心中的煞气!”苏昭说道。

白羽道人在一旁也劝解燕宏陵说道:“师弟,苏昭既不喜欢苦修,便不让他苦修了吧,修道界很大,让他多去看看,多去听听,其实对他也有着很大的帮助!”

燕宏陵忍不住摇头,却也没有再多劝苏昭,从当初的时候,燕宏陵给了苏昭选择,便不会真的去强迫苏昭闭关。

路是苏昭选的,未来如何,是一帆风平,还是波涛汹涌的大海,就看苏昭自己怎么走了,他们这些外人,是无法帮助苏昭的。

可以帮你提升修为,到时道境的提升,道心的稳固,外人根本帮不了,即便是强行的提升修为,把境界吹到高等境界之中,但真的与人生死厮杀起来,就会现出原形。

苏昭指着身后的刘清竹与雪儿说道:“这是内子,还请几位长辈多多照顾一二。”

“哟,感情这是家庭组团来讨要礼物来了!”白羽道人哈哈一笑,看向燕宏陵与方鹤昀。

方鹤昀与燕宏陵也微微笑着。

李扶剑在苏昭的另一旁,像是一个二傻子一样,嘿嘿笑着,附和着白羽道人,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要笑。

“苏昭,你初入凝丹境界,可能还有一些东西不太了解,我来给你讲一讲!”方鹤昀边走着边说道。

喜欢此念成仙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