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粗大 完整版在线阅读

狂奔中的杨大帅骤然掉头,在长矛兵的阵型前面看着汹涌而来的蒙古骑兵,然后拔出他身旁插着的帅旗,就那么高举在半空。

骑兵在狂奔中转向。

转向同时他们举起手中曾经伴随他们祖先横扫欧亚大陆的弓箭。

然后……

迎接他们的是雷霆般的齐射。

原本六行的火枪手已经变成三行,前排半跪,中间弓腰,后排直立,所有火铳在骑兵弓进入直射距离前,面对着转向中的蒙古骑兵扣动扳机,密集的子弹在瞬间完成致命的齐射,转向中蒙古骑兵人仰马翻,自相践踏,古老的云中大地上眨眼间堆积起无数死尸。

战马的悲鸣和伤者的惨叫声响彻战场。

后续立刻减速。

他们不得不在密布的死尸间小心通过。

而完成射击的火枪手以最快速度退到长矛手背后。

当蒙古骑兵们冲过那遍地死尸后,等待他们的是二线火枪手的子弹,六轮射保证了火力的持续性,子弹不断落在已经减速的骑兵中。

死尸继续在大地上堆积。

冲锋中的蒙古骑兵们几乎茫然无措的面对着他们前方喷射火焰的枪口。

这个时代的蒙古骑兵其实已经没有了大兵团野战能力,因为本身那种不断分家的制度,让蒙古各部完全碎片化,整个草原上无数鄂托克的诺颜们,互相之间没有统属关系。大汗只是一个盟主,强力的大汗可以聚集他们,但这样的大汗两百年总共没出几个,绝大多数时候大汗都只是个召集人,所有鄂托克的诺颜们都是自己领地的主宰者。

他们没有真正的军队编制,利益一致时候聚集起来,在大汗,大台吉们带领下一起出去抢掠。

利益不一致时候互相杀戮。

这就是为什么野猪皮可以吊打他们。

他们和他们两百年的老对手明军一样,都已经失去了大兵团野战能力。

相反野猪皮却靠着他在李成梁手下学到的明军制度,重新恢复了原本应该是真正明军才有的大兵团野战能力。

八旗盾车就是明军战车战术的改进版。

只不过他把明军的火器,换成了弓箭而已,而弓箭是建奴作为渔猎民族,几乎融为一体的武器……

玩不好弓箭的都已经饿死了,能活下来的都是神射手。

连野猪皮都打不过的蒙古骑兵们,现在面对完全纪律化,就是为大兵团野战而生的京营时候,真的就像一群行走在塞伦盖蒂大草原的企鹅般茫然,他们无法理解没有战车的步兵为什么在骑兵面前不逃跑,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这边不是出动骑兵拦截他们,他们也无法理解那些在距离十几米外,冷静的瞄准他们的火枪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一切都超出他们的理解。

他们只剩下茫然。

而他们也只能选择这种情况下本能的做法,继续催动他们的战马,在二线阵型前面横过。

然后在不断呼啸而至的子弹中倒下。

直到现在,他们也没给对手造成什么真正有效的杀伤,只能在狂奔中用骑兵弓向着至少五十米外的对手射出他们的箭,而这些箭对于穿着全铁甲的京营步兵们来说,真的可以用英法联军的形容词。

软弱无力。

而杨丰就那么举着他的帅旗,站在整个阵型的最前方。

在他两侧,来自二线火枪手的子弹交叉掠过,试图冲击他这边的蒙古骑兵们不断倒下。

而在他身后,长矛的密林前方,三列火枪手不断轮射增强杀伤。

所有火枪手都在机械的完成着他们那装填开火的过程,用一支支喷射火焰的火铳,在古老的云中土地上奏响大汉战歌。

……

战斗没有持续太久。

“我旅阵亡十二名,他们还不如麻贵手下那些。”

被升为

混成旅统制的俞兴看着撤退中的蒙古骑兵说道。

而两翼的三总兵已经开始了追杀。

“他们要是比麻贵的部下还强,麻贵就不会镇压西北了,蒙古骑兵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杨丰说道。

他甚至都没有出手。

这些蒙古骑兵比不上将门的家丁,哪怕就是过去,将门的家丁真正想打时候也是经常犁庭的,更别提这时候将门家丁们装备水平暴涨,像半身甲,转轮打火短枪都已经快成为标配了。某种意义上说,这时候的蒙古骑兵几乎可以说是各方实力垫底的货色,他们打不过野猪皮,打不过将门家丁,更打不过红巾军,估计他们对上倭军都未必能压倒。

真的。

倭军至少能打的李如松哭。

虽然碧蹄馆之战让倭军面对家丁们也很绝望,但李如松损失的确大到哭。

而他在对付蒙古部落时候,可没被打的哭过,哪怕他死也是攻破蒙古部落烧杀抢掠时

候被人背后偷袭。

还是被自己人背后偷袭。

更何况倭军也曾经打到海西女真的地盘,而且给后者造成不小损失。

至于蒙古骑兵打明军炮灰临时工的战绩,那个真没什么可比性,这些临时工们别说他们,造反的农民都能暴打。

“走,去归化城!”

杨丰说道。

紧接着他的战车开始向前。

然后他身后列阵的三个混成旅和护卫的警卫旅也开始向前。

在他们周围是混乱厮杀的战场,三总兵带着他们部下精锐们追杀扯力克率领的土默特部主力,而白洪大台吉三人则率领他们的部下,在外围和那些平日就有旧仇的部落互相追逐厮杀,只有杨丰率领的这个庞大阵型,在那些畏惧的目光中结阵向前,向着归化城不断接近。

而此时遥远的南京,风暴即将开始。

应天大学……

其实就是原来的国子监。

杨大帅的教育体系是小中大三级,小学不分年龄,十二岁以下不识字的都可以去上学,而且是免费的,甚至是强制性的,学习时间是两年,以识字和会算术为主要教育目的。满十二岁能通过考试的升入中学,中学是免费,但不是强制性的,毕竟这个时代能识字会算术就行了,学习内容增加了大量基础科学知识,天文地理历史什么的。

两年中学之后考试进入大学。

大学不免费,但那些伤亡士兵子女,学习成绩足够好的,统统都是可以靠奖学金完成的。

实际上就算自己掏钱,一个普通家庭也是能供养。

而大学的教育模式,更多是科研型的,毕竟这个时代杨丰能提供的基础知识教育到中学就足够了,进入大学连真正老师都没有,就是学生们凑在一起,然后依靠他们的头脑,对杨大帅亲自编写的那些教材进行研究。

包括永乐大典之类皇家藏书也对他们开放。

老师也有。

但这些老师更多是服务于学生。

毕竟这些学生研究的内容,已经是这个时代最高端的了,不可能还有别人能教他们。

如果有谁算他们真正的老师,那就只能是杨大帅了。

他也是校长。

所以但凡考入大学的,全都是杨大帅的真正狂信徒,因为他们在这里学习的所有内容,都是在证明杨大帅的正确,杨大帅留给他们的那些教材上,所有内容全都在一项项被他们证明是正确的,在他们眼中杨大帅就像神灵,而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解读神谕。

然而……

“闪开,都闪开!”

一名骑着马的大学生在校门狂奔而入,那些警卫还没来得及拦截,他就已经直冲进去。

警卫们只好跟在后面追。

这个学生骑着马发疯一样狂奔在校园,在旁边路人惊愕的目光中,径直冲到了一处教室前,直接催马撞开了门,里面一个正在黑板上讲解他的新发现的学生和那些正在听讲的学生愕然转头,看着面目有些狰狞的同学……

“周信,你疯了,这是教室。”

监督的老师怒喝道。

“京城消息,校长被太子侍读王安埋设火药谋害!”

周信瞪着血红的眼珠子说道。

教室里瞬间炸了。

“这不可能!”

“校长不会死的。”

……

那些学生们一个个站起身涌向他。

“肃静,消息是真的。

太后派宫中太监卢受南下报信,昨晚已经向皇帝奏报,户部尚书杨俊民和太子侍读王安设计,在东宫埋设火药,趁着校长在东宫赴宴引爆,连同首辅沈一贯,兵部尚书叶梦熊一同炸死。杨俊民和李汶还有麻贵,再加上保定巡抚田乐,合谋以三十万大军突袭京城,杨俊民率领死士先炸死校长再里应外合攻破京城。

这是我在宫里的兄弟送出。

陛下已经召见张彪等人,张彪等人带走卢受审问,但今天他和李义重新送卢受入宫,卢受虽然遭受拷打,但却穿着官服,必然是审问真实,暂时还未对外公开消息。”

周信说道。

“太子侍读?分明就是太子,走,咱们进宫去找皇帝!”

一名学生毫不犹豫的吼道。

“走,进宫去找皇帝!”

“太子敢谋害校长,皇帝得给咱们个交待!”

……

一帮学生毫不犹豫的冲出门。

然后这个消息迅速在整个学校散播开,数千学生全部冲出教室……

喜欢春回大明朝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