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说放进来特别舒服 开车开到下面流污水

……问色真无语了。

  ‘乖巧’的缩在角落里,她耷拉着脑袋瓜,装没听见。

  装作听不懂。

  她是‘傻子’。

  这是傻子的正常反应。

  这谁?我怎么没见过?洗丽珍一个箭步冲到问色面前,低声吼道。

  李美玉想到郁均衍还不知道问色是谁,而问色还真是应了风水先生的话,她一嫁给郁均衍他就醒了,所以就言简意赅的说明了问色的身份。

  问色一直‘乖巧’的佝偻的站着,不过很明显的身体一直在‘发抖’,似乎很害怕很害怕的样子。

  发现郁均衍醒了,洗时珍气不打一处来,李美玉,别讲这些乱七八糟的,我现在就要报警,就是你们打昏了我家均辰。

  她说着煞有介事的拿起手机就要报警。

  问色战战兢兢的把自己缩成一团,脑子里想的是怎么以傻子的身份教训一下洗时珍。

  忽而,就觉得床上射过来一道凌厉的目光。

  是郁均衍,他在审视她这个‘傻子’新娘。

  感受到他的目光,问色更加‘乖巧’的干脆蹲到地上,吓坏了的抱住了头。

  不过眼角的余光发现郁均衍正慢慢的伸手,有点吃力的拿起他床头桌上的手机,然后只敲了几下手机键盘就道:

  洗时珍,郁均辰闯进我的婚房,他倒地昏迷的时候这婚房里只有我和问色,你是觉得是那时的我能袭击他呢,还是问色能袭击他?

  分明就是他死性不改要对我妻子行不轨之事,扒我妻子的衣服,你看看我房间里的监控,该报警的是我而不是你。说着,他把手机递向了洗时珍。

  听到‘我妻子’三个字,问色直接懵了。

  郁均衍这是承认她是他妻子了?

  可她现在还是个‘傻子’……

  这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这太不符合科学了。

  郁均衍绝对不可能想要一个‘傻’女人做他妻子吧。

  带出去多丢份儿,多没面子。

  洗丽珍看着郁均衍递过来的手机,再看郁均衍一付淡然从容的神情,立刻慌了。

  自己儿子什么调调自己还是知道的。

  郁均衍这连视频都调出来了,她再想讹郁均衍和李美玉也不可能了。

  当下也不看郁均衍的手机,直接识时务的道,嫂子,靖辰这还没醒呢,我看还是先把他送去医院救治一下。

  说完,冲着跟她过来的人使了个眼色,几个人抬着郁均辰灰溜溜的走了。

  房间里终于安静了下来。

  李美玉本来惊喜的还想再与郁均衍说一会话,不过见他面色淡淡,就讪讪的拉着医生出去了。

  虽然第一眼见问色的时候,很不待见问色。

  但现在问色可以说是她的救星了,居然很神奇的真的救活了郁均衍。

  再加上洗干净的问色还是能看的,而且郁均衍都认定问色是他妻子了,她自然看问色也就顺眼了。

  问色还是之前蜷缩在墙角的吓坏了的姿势。

  脑子里全都是怎么能让郁均衍改变主意的不把她当他的妻子。

  却就在这时,就听床上的男人温声道:小色,过来
低沉磁性,宛若大提琴曲般的声音。

  听的让问色不由自主的就站了起来。

  然后才发现自己太乖了。

  可这会再想重新蹲下去矫情了不说,还有点反应过度吧。

  这很容易引起郁均衍的怀疑。

  怀疑她根本不傻。

  问色没有蹲下去,可也没有走向郁均衍,低着头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鞋尖。

  就一付‘小傻子’的样子。

  小色,过来。郁均衍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问色过去躺下。

  一声小色叫的很自然,仿佛他这样叫她很多年了一般。

  仿佛她早就是他的小妻子了。

  可,从她走进这幢别墅到现在,也不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问色听到了心口的狂跳。

  她这是有点慌有点乱。

  郁均衍这是想要行夫妻之实?

  不然,他叫她过去做什么?

  可他这才刚刚苏醒,他行吗?

  呸,就算是他行她也不能行。

  小色,过来。越来越温柔的声音,夹杂了些许诱哄的意味,郁均衍在哄着问色。

  问色咬了咬唇,躲不过的她只得蹭着地毯,一步一步的蹭到了床前。

  然后慢吞吞的躺到了郁均衍的床上。

  自然是躺到了床边,也自然是与郁均衍之间隔了楚河汉界般的距离。

  蜷缩着身体闭上眼睛,她慌乱的就是一个‘傻子’的模样。

  腰上突然间一沉,问色虽然闭上了眼睛,还是能清晰的感觉到郁均衍落在她腰上的手。

  问色的身体一下子僵硬了,就连呼吸都快要没有了。

  她正紧张的时候,腰上的手悄然间抬起,然后再落下,乖,睡觉。

  问色差点瞪大了眼睛。

  这男人这是在哄她睡觉?

  这分明是在哄孩子一样的感觉。

  她身体激棂抖了一下,就想避开郁均衍的大手。

  可根本躲不过,郁均衍的手又拍了下来,同时另一只手摁下了电灯开关。

  灯熄了。

  卧室里一片昏暗。

  小色,别怕,睡觉吧。绝对哄傻子的语气,也很温柔。

  这是问色从来没有想到过的郁均衍的另一面。

  在她的认知里,郁均衍就是个霸总体质,走到哪里都是霸道总裁他来了。

  可此时此刻的他一点也不霸总,就象是个坠入爱河的小子,温温柔柔的对待自己的爱人。

  当脑子里闪过‘爱人’这个词语,问色差点被自己给噎到了。

  她一个‘傻子’,郁均衍不可能爱她。

  不过是觉得她的出现救了他一命罢了。

  轻阂着眼眸,问色只想等郁均衍睡着了,她才好趁着夜色深深悄悄的离开一下郁家。

  她清醒了。

  已经不是傻子了。

  那晓宇的病她自己就可以医治,根本不需要送医院。

  她记起来了,晓宇的病陈衍早就帮她送过医院,可医院也治不好。

  因为输液里药物的作用,身边男人的呼吸渐渐均匀。

  问色悄悄睁开了眼睛,仿似睡懵了的翻了个身。

  渐渐习惯的黑暗中,她观察了足有一刻钟,这才确定郁均衍是真的睡沉了。

  问色这才伸出小手,慢慢的,缓缓的,小心翼翼的拿起床头桌上,郁均衍的手机
问色有点担心生病的晓宇。

  可郁均衍只是睡着了,她不能在他的房间里打电话。

  至于发短信,她又没有手机。

  所以,想来想去只能用郁均衍的手机。

  她记得郁均衍手机的解锁密码的。

  她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是郁均衍之前点下数字键的时候,她记住了他手指所点的位置。

  指尖刷刷刷的点下,忽而,手机的锁屏开了。

  问色随即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给了洛谨。

  等到洛谨回复后,便删除了短信,安静的等待着。

  没有睡意。

  满脑子的全都是晓宇。

  虽然百分百的确定自己能医好晓宇的病,可只要一分钟没医好那就不算。

  半个小时后,问色起身悄悄的潜到了阳台上。

  低头看到楼下的人影时,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黑色的塑料爪钩,洛谨一看到她,就用很专业的工具加上很专业的手法,把爪钩甩到了阳台的栏杆上。

  问色握住爪钩,轻轻拉扯。

  十几秒后,她手里多了一个香薰。

  回到卧室里点燃,这样郁均衍就可以睡的更‘沉’了。

  ‘安顿’好郁均衍,问色转身回到阳台。

  再半个小时后,问色走进了第一医院旁的五星级酒店,朗庭大酒店。

  顶楼,总统套房。

  问晓宇正睡的香沉。

  问色指尖怜爱的拂过晓宇的小脸,随即把手搭在了小家伙的手腕上。

  一想到她给儿子开完了药方还要赶回锦绣华庭,就一脸颓丧。

  郁均衍那个杀千刀的,等她跟他离了婚,她一定让他后悔他今晚上对她的所作所为。

  居然敢拍她一个成年人睡觉……

  五分钟后,郁色把三份药方递给了洛谨。

  第一个方子服半个月,第二个方子服十天,第三个方子服五天,懂?

  不是,主子,小主子的药方你都安排好一个月的了,你这是在告诉我,咱们一个月内都不能再见面了吗?洛谨满脸焦虑的看着问色。

  一次分开五年没有人不会怕的吧。

  不确定,有可能还更久,到时候如果我出不来,我会联系你,东西给我。

  问色回想一下郁均衍那个男人,她有点捉摸不透他。

  所以还要多久能摆脱与他的婚姻关系,她真不确定。

  听到‘有可能还更久’,洛谨的脑袋耷拉了下去,先把微型联络器递给喻色,然后小心翼翼的道:色大,晓宇会想你的,你还是早点回来吧。

  其实主要是他很想她。

  知道,每天给我发一张晓宇的照片,现拍的。

  洛谨的眼睛一亮,那色大你也要每天给晓宇发一张吧。然后捎带的他也能跟晓宇宝宝借光每天看一眼色大。

  问色给了洛谨一记白眼,随即一步三回头的看着晓宇。

  洛谨顿时知道自己失宠了,现在问色心尖尖上的那个人是晓宇了。

  可惜,他居然恨不起晓宇来,他怎么能跟生了病的小主子争宠呢,那太没眼看了。

  半个小时后,问色重新回到了锦绣华庭别墅区。

  潜进郁均衍的别墅,轻轻推开阳台的门,香薰还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她刚刚抬腿走进去,忽而听到了郁均衍的一声低唤,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