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小说狠心前夫别过分沈晨曦唐禹洲免费试读

《狠心前夫别过分》 小说介绍

小编今天给大家分享小说《狠心前夫别过分》,本小说讲述了沈晨曦唐禹洲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文笔精深。值得阅读… 他反手握住沈恩姝:“阿姝,别担心。”沈恩姝一脸紧张地点点头,仿佛她对沈晨曦有着刻骨的恐惧一般。看着沈恩姝这样一副可怜又胆小的样子,唐禹洲心里对沈晨曦的恨意愈发难以克制。沈晨曦摸索着走过去,忽然脚下被一个

《狠心前夫别过分》 第7章 免费试读

他反手握住沈恩姝:“阿姝,别担心。”

沈恩姝一脸紧张地点点头,仿佛她对沈晨曦有着刻骨的恐惧一般。

看着沈恩姝这样一副可怜又胆小的样子,唐禹洲心里对沈晨曦的恨意愈发难以克制。

沈晨曦摸索着走过去,忽然脚下被一个东西绊倒,整个人重重摔了下去。

那菜碟碎了一地,滚烫的菜汁都洒了出来,沈晨曦衣服上都溅了菜汁,手掌因为摔下时撑在地面上,被碎裂的瓷片割伤,从伤口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

“哎呀,抱歉,我不是故意的!”钟庆的声音里却没几分歉意。

钟庆和沈晨曦倒是没有太多接触,因为沈晨曦当时身份尊贵,是他根本高攀不上的。

后来钟家生意越做越大,沈晨曦却出了事。

钟庆故意为难沈晨曦,一方面是因为看不惯以前沈晨曦嚣张跋扈的作风,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讨好唐禹洲和王思南。

看见沈晨曦狼狈地摔倒在地上,受伤了也死死咬牙没有叫出来的模样,唐禹洲心里却并没有畅快多少。

徐以安皱了皱眉——这样为难一个眼瞎了的人,实在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作风。

王思南幸灾乐祸地嘲讽:“笨死了!看来沈大小姐从小娇生惯养,根本做不来这样佣人做的活儿。可惜啊,没有公主命,就得好好学会怎么伺候人!”

沈晨曦撑起身子站起来,对着几人躬身:“对不起。”

贺兰闻声也进来了,忙叫人来把地面打扫干净。

等打扫干净了地面,沈晨曦也换上了干净衣服进来。

唐禹洲看见她手上缠了布条,想必是刚刚匆匆处理了一下伤口。

只是那伤口似乎并不浅,这样简单处理,要是感染了就麻烦了。

想到此处,唐禹洲顿时感觉浑身不太自在:他为什么要想到这些,她就是死在自己面前,和他也没有什么关系,就这点伤,有什么好同情的。

沈恩姝见唐禹洲看了几眼沈晨曦的伤口,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装可怜给谁看呢!

沈晨曦侍立在一边,手心疼得她额角渗出冷汗,她咬牙坚持着,想着等众人这顿饭吃完就好了。

“我们吃饭姐姐站着也不太好,要不然让她和我们一起吃吧。”沈恩姝忽然开口。

沈晨曦皱了皱眉。

这女人怎么又故意惹事,她说过自己想和他们一起吃饭了吗?而且王思南对自己恶意这么大,刚刚绊倒自己的男人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人,他们怎么可能会同意。

果不其然,王思南厌恶地看了一眼沈晨曦:“她配吗?”

沈恩姝有些无辜地拉着唐禹洲的手。

唐禹洲宽慰她:“算了,她现在是个服务生,没资格和我们一起吃饭。”

阿姝真是善良得有些傻,被沈晨曦害成这样,还要替她说话。

沈晨曦心里却松了一口气。

沈恩姝见沈晨曦一副处之泰然的样子,心里气得不行,心思转了转,她又生一计。

“我想喝牛奶。”沈恩姝对唐禹洲撒娇。

唐禹洲刮了刮沈恩姝的鼻尖:“真是个小朋友。”

听着这两人在旁边大秀恩爱,沈晨曦心里却凉飕飕吹着寒风。

当年的确是她不自量力,非要去抢唐禹洲,以为自己努力了,他就能看见自己,会慢慢喜欢上自己。

原来感情这种事从来就不是努力就可以做到的。

沈恩姝什么都不用做,唐禹洲就会把一切都捧着送到她面前。

片刻后,一个使者送过来一瓶牛奶,看见屋内的情形,那侍者眼神微微一动,然后便低头走了出去。

沈晨曦拿了刚刚冰镇好的牛奶,犹豫了一下,才慢慢朝沈恩姝走去。

这次倒是没有人故意为难她,她走到沈恩姝声音所在的地方,摸索着找杯子。

唐禹洲把杯子磕在桌子上,沈晨曦急忙去拿了杯子过来,然后倒好牛奶。

沈恩姝忽然站了起来,语气有些内疚:“对不起姐姐,让你来做这种事情……”沈恩姝话还没说完,就尖声惊叫,唐禹洲心里一慌,急忙抱住沈恩姝,然后狠狠推开了沈晨曦。

“阿姝,你怎么了!”

沈恩姝那空洞呆滞的眼睛里涌出来眼泪:“姐姐,你还在怨我吗……”

唐禹洲看着沈恩姝胸口和裙摆上都是洒落的牛奶,转身怒目瞪着沈晨曦:“你还死不悔改!阿姝处处忍让你,还为你求情,你就是这么对她的?沈晨曦,你真就一点人性都没有?”

沈晨曦刚刚被唐禹洲推倒,狠狠撞在了椅靠上,腰侧一阵钝痛。

刚刚明明是沈恩姝抓着杯子,她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已经听见沈恩姝尖叫了一声,然后唐禹洲就立刻狠狠推开了她。

沈恩姝,你又陷害我!

沈晨曦死死咬牙,倔强地扬起下巴:“我没有!不是我!”

唐禹洲气得上前就要抓着沈晨曦把她拖出去,沈恩姝急忙拉住他:“阿洲,是我不小心,没事的。”

沈恩姝越是这样,便显得沈晨曦越是心胸狭隘,沈晨曦嘴唇都快被咬破了——沈恩姝,你可真是能装!

“不是我,我有什么理由这么做?不信的话……徐先生,你刚刚有注意到牛奶怎么撒的吗?”沈晨曦想到刚刚进来的时候那个姓徐的男子有帮自己,而且他也没有刻薄为难自己,便急忙想要求助他以证清白。

沈恩姝也看不见,她背对着唐禹洲,但是却看不见在场其他人的有没有看着他们两人,肯定有人看见了她的小动作!

徐以安为难地摇摇头:“我……我没看见。”

沈晨曦咬了咬牙,仍是一口否认:“不是我!”

沈恩姝忽然有些委屈地嘟囔了一句:“阿洲,我的小皮鞋都脏了。”

唐禹洲低头一看,皮鞋上的确沾了奶渍。

唐禹洲脸色阴沉地看向沈晨曦:“你把阿姝的鞋擦干净。”

“为什么?不是我做的,我……”沈晨曦还想要辩解,但是一只手却拉住了她。

贺兰不太放心,所以一直在门边,屋内的动静,她也都听见了,现在唐禹洲还在气头上,沈晨曦非要顶撞他,肯定没有好下场!

沈晨曦深吸了一口气,死死攥紧了拳头,良久,才道:“好,我给她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