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皇尊杨九天陈艺小说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杨九天目眦欲裂,看着鲜血淋漓,没有一寸完好肌肤的女儿,心都要碎了。

他伸出双手,想要抱住女儿,但女儿满身的伤口,根本无从下手。

“爸爸,玉儿好累,不能……不能再保护弟弟了,爸爸一定……一定要保护好弟弟,还有……妈妈……”

玉儿说完最后一个字,向杨九天伸出的手臂,猛地落下。

“玉儿!”

杨九天悲痛地大吼一声,喉咙深处忽然一甜,下一秒,一口黑血喷出。

“老师!”

“老师!”

……

这时候,一道道气势逼人的身影冲了进来,正是跟随杨九天从极境而来的皇尊九徒。

轰!

“这是,老师的女儿?”

这一刻,皇尊九徒,全都瞪大了眼睛,一道道目光落在早已面目全非的玉儿身上。

“这小小的江城,想要血流成河吗?竟然有人,敢伤害老师的女儿!”

神州战域天王、域外龙殿殿主、神医门门主等九大顶尖人物,此时全都怒极,一个个如同来自地狱的修罗。

一时间,整个工厂之内,都被恐怖的杀意笼罩。

不等杨九天吩咐,神医门已经开始对玉儿进行抢救了。

“你……你们是什么人?”

大潘看着一道道气息恐怖的强者接连而至,都吓傻了眼,身体不停地颤抖。

“嘭!”

龙殿殿主狄龙,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一拳朝着大潘的脑袋轰了过去。

没有人怀疑,这一拳之下,会让大潘脑袋炸裂。

“住手!”

战域天王项战大吼一声,下一秒已经挡在了大潘面前。

“嘭!”

狄龙一拳打在项战胸膛,项战竟然爆退了五六步才停下。

“项战,你特么的要阻止我杀这个畜生吗?”

狄龙猩红的双目死死地盯着项战,怒声呵斥。

项战没有回应,迈步上前,五指张开,猛地扣住大潘的脖子,厉声问道:“我只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

“是谁指使你,竟对两个孩子,下如此狠手?”

这一刻,大潘双目暴突,根本呼吸不了,他毫不怀疑,眼前的汉子,只要再用一点力道,他的脑袋就会搬家。

“说吧!”

眼看大潘已经开始翻白眼了,项战才松手。

鬼门关走了一遭,大潘哪里还敢隐瞒?连忙大喊:“徐家!是徐家!”

“是徐家家主徐顺,他让我杀了这两个孩子,至于为什么要杀,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求您放我……”

大潘求饶的话戛然而止,狄龙已经上前抓住了他的脖子,一脸狠辣道:“伤我小师妹,死!”

“等等!”

李长生忽然阻拦,眼中闪过一丝狠辣之色:“小师妹伤得那么重,怎么能让这个畜生死的那么容易?”

狄龙皱眉:“你要如何处置他?”

李长生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道:“关门,放狗!”

他给恶犬喂了一颗黑色药丸,很快,恶犬双目中一片嗜血,比之前暴躁了无数倍。

大潘被狄龙一脚踹飞。

众人离开,房间只剩下了大潘和恶犬。

“啊!放过我!放过我!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你们放过我……啊……”

房间内传来一阵恶犬的狂吠,还有大潘撕心裂肺的哀嚎声。

二十分钟后,江城徐家。

一辆黑色的辉腾缓缓停下,一身戎装的杨九天缓缓走出,抬头看了眼门楣上方的金色牌匾,他的眼中满是冷意。

“砰!”

一声巨响,金色牌匾摔落,“徐家”二字,从中间断裂。

“今日过后,江城再无徐家!”

陡然间,一股强大的气势从他身上爆发。

与此同时,徐家庄园,一间偌大的宴会厅内,摆放着几十张大型餐桌,此刻座无虚席。

“今天是我徐顺的五十寿宴,非常感谢各位能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

主位上的家主徐顺,一身大红色的唐装,满脸都是笑容:“各位吃好喝好,玩的开心!”

现场一阵欢呼声。

“爸,子敬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这时候,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双手捧着一个包装精致的画轴,恭恭敬敬地奉上。

画轴打开,竟然是一副上好的古董水墨画。

徐顺顿时大喜:“哈哈!好!子敬有心了,我很喜欢!”

先是徐家子女送上寿礼,随后是徐家嫡系,最后才是各方来宾,徐顺身后的桌子上,堆满了各种价值不菲的贺礼。

从寿宴开始,徐顺脸上的笑容就没停过,富丽堂皇的宴会厅内,一片欢声笑语。

“祝徐家主,不得其死、不得善终!”

就在八方来客,正送上祝福和贺礼的时候,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如同一记惊雷,在宴会厅内炸响。

一身戎装的杨九天走了进来,身躯威武挺拔的他,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哒哒哒!”

战靴踏在地面,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

杨九天身后,狄龙拎着一具尸体,尸体拖行而过的地方,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迹。

“送礼!”

杨九天开口。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狄龙拖行尸体的手臂,猛地用力一甩,那具尸体凌空而起。

“轰!”

尸体飞出数米之远后,重重地落在徐顺的面前。

鲜血,溅了徐顺一脸!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杨九天的身上,看着那笔直而立的身躯,他们内心惊恐无比,像是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徐家,掌控着江城的地下势力,徐顺就是江城的地下皇,放眼江城,又有几人敢招惹他?

如今,他的寿宴上,竟然有人咒他不得其死、不得善终,甚至还送上一具尸体做贺礼。

所有人都清晰的看到,徐顺脸上的表情渐渐扭曲了起来,一股滔天怒意,从他身上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