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赊刀人》小说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阴昭白婉婉小说阅读

妻子们把他们迎进家门,他们就坐在炕上不说话。

女人们把野菜等食物拿出来,他们就吃,把水端来,他们就喝,然后就是沉默,抽烟。

就这样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的时候各家的男人凑到了一起,然后没过多久女人们也自动地凑到了一起,因为男人们谈话的内容不小心透露了出来:他们要去把种子挖出来,然后永远的搬走。

男人们讨论的核心就是如何说服自家的女人。而女人们讨论的就是如何不让他们说服。

果不其然,当天晚上各家都上演着同样车轱辘一样的劝说,但早已通气的女人们都只沉默地听着,一言不发。

然后一些性子急躁的男人火气上来,动粗。村子里哭声骂声响成一片,最终的结果是男人们失败,因为他们的期望是没有理由的,可是女人们理由充足。

这是我的家,我的故土,是我一辈子扎根的地方,你凭什么说走就走?

而现在这个饥荒动乱的年代,就算是走,又能走到哪里去?

最后,一切又如同最初一样,男人们闷头不响地抽旱烟。

就这样,直到第三天,有一个东水村的妇人来西水串门,两个村子相隔极劲,虽然说是两个,实际上却是更像是一个村子,两村的男人一起逃荒,女人一起在家里守候,算不上分什么彼此,她听说西水村的男人回来了,于是就来打听打听自己丈夫的情况。

她去那家的妇人像是招待自家人一样把她迎进了屋子,倒上了水,而男人却躲没有出来迎接,而是躲进了里间。

东水村的妇女没有喝水而是直接开口问道:

“我找大哥有事情。我家男人都是和他们一起出去的,怎么现在了一直也没有个信?”

于是这家的妇女就进里间去说自己的丈夫。

“你怎么躲起来了?都是邻里乡亲,知不知道也得给人一个话,让人好安心啊。”

然而丈夫却是有些慌张的别过了头,沉默了许久才憋了一句。

“没见着,我们分头走的,不知道。”

男人说完这句话之后,门帘再次被挑开了,那个寻自己丈夫的东水妇女进门来了。

男人看了看东水村的妇女,一下子就像是失了魂,只是一个劲的说:不知道,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但是东水村妇女却没有接他的话,只是直勾勾地盯着男人脚上的鞋。

突然的,东水村妇女神情激动的大叫起来。

“这鞋是我男人的!是我一针一针给他衲的!怎么会到你的脚上?!你说!”

西水村的男人依然不说话,目光有些涣散的看着东水村的妇人,妇人猛地转身冲出屋子,高声叫喊:杀人啦!杀人啦!

远处几个西水村的男人听到了,向这边跑来,妇人跑到第一个男人身前哭喊。

“杀人啦!我男人……我男人的鞋,穿……”

话只说了一半,而后嘎然而止。

男人手中的石头砸在了妇女的头上,她一声不出地摔倒在地上,鲜血汩汩的流淌在雪地上,将浑浊的雪染的鲜红。

几个男人围拢过来。

怎么办?

大家商量着。

埋了吧……就没人知道……

别埋,太饿了……

是啊,真的,太饿了……

去,拿刀来……

屋子里的男人崩溃了,他像是个孩子一样啜泣着,带着哭腔的跟自己的老婆解释道。

“东水村的男人都回不来了…他们…他们都被我们吃了,他们都被我们吃了……”

女人的头发根瞬间就炸了起来,一股凉气从脚后跟一直冲到顶门。

“我们在外面逃难,大雪封山,我们迷了路,转了几天,草皮树根都吃光了!饿疯了,疯了……我们饿得啃自己的手!后来,后来我们看到了红色的光,啊……真美……后来我们就碰到了东水村的男人们。”

“他们已经有好多人死了,活着的也都是只剩一口气,他们说他们也看到了红光,然后就进山了,他们也没有饭吃,饿着……后来我们都乏了,都睡了……后来我一觉醒过来,听到声音,他们已经在吃了。”

外面传来刀斧劈砍的声音,几个男人正在用柴刀分割刚才的妇女,已经砍断掉了女人的手脚,但是那女人却悠悠醒了过来,咿咿呀呀叫得不成人声。

男人们一语不发地用柴刀继续向她身上招呼……

篝火妖娆的跳动着,远处是雪封的山,快过年了。

阴昭讲完了故事,而台下的学生则是一片寂静,还沉浸在这个离奇血腥的故事里,过了许久,那个带着厚底眼睛的男生脸色有些苍白的举手问道。

“阴老师,真的有东水和西水这两个村子吗?”

阴昭转头往窗外望了一眼,衡水大学的操场上几片残冬没有清除的枯黄叶子被风吹的打着旋,明明还没有到秋季,却是增添了几分悲凉之感,操场隔开了,老校区和新校区,另一边的老校区就仿佛是另一个时代一般。

“也许吧,谁知道呢……”

阴昭收回目光以后微微一笑道。

……

第一次课程阴昭只讲了一个故事,但是已经是让建筑系的学生都记住了这个他,下课之后阴昭推脱掉了学生们的追问,一个人肩扛着破帆布包绕过了操场,迈步走向了老校区。

他没有跟学生们讲的是东水和西水村的故事是真实存在的,后来西水村里的男人全都发了疯,在寒冬腊月冲进了山里不知去向,而女人则是逃出了村子,两个村子彻底成为荒村。

再后来又过了许多年,为了促进教育发展,政府在已经成为荒地的两村遗址上面盖了一所大学,由于之前附近有河流,于是大学取名……衡水。

“这里的怨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学生搬走了以后就立刻显现出来了呢……”

阴昭绕过了操场,绕过隔离带,迈步进到老校区里面以后抽动鼻子嗅了嗅以后喃喃道。

明明是盛夏,老校区这边却是宛若寒秋,由于无人看管还有废弃了几年,更是杂草丛生显得有些阴森无比。

阴昭慢慢抬起手,手腕翻转掐了一个印诀,低沉的喃喃道。

“天气为归,地气为藏,杀气归,育止养,归藏之六,育气归。”

一股比周围阴森寒气更加可怖的气息一下子破土而出,在阴昭指诀之下骤然升腾而起一股淡黑色的烟雾,烟雾之中隐隐有着恶臭的味道。

“有尸?”

阴昭微微一怔,而后伸手入袋,从中缓缓的抽出一把菜刀,迈步走进了老校区教学楼的主楼。

楼内的情况比外面的还要糟糕,到处都是破败的痕迹,墙壁上还有些鬼画符一样的涂鸦,应该是许久以前学生留下的,只不过随着老校区废弃的年头久了,也就没有人敢再来了。

阴昭抽动鼻子嗅了嗅,而后立刻锁定了一个方向走了过去,低沉的脚步声回荡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之中,道路的尽头是一扇大铁门,从门牌上来看这里是老校区的地下室,只不过,此刻地下室的铁门并没有落锁,而且打开了一道缝隙,阵阵带着霉味的阴风顺着门缝泄露出来,将整个走廊尽头都弄得尽是冷意。

阴昭再次嗅了嗅,而后没有丝毫的犹豫,拉开了大铁门,顺着台阶径直下了去。

通往地下空间的台阶上生满了一层薄薄的苔藓,踩在脚上滑溜溜的,而且那股难闻的霉味照比在地上要更加的浓郁,阴昭一言不发的沿着台阶向下下走去,很快就来到了地下室的底部。

说是地下室有些不太准确,因为这里完全就是一个广阔的地下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