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岳双腿之间 短篇H小说 h小说在线阅读

第二天醒来,萧煜已经不在他身边了。

萧易桦穿好衣服拿起书包下到二楼,忽听父母卧室里传出了父亲的厉喝声——

萧煜!你再敢胡思乱想,我把你送到国外去读书!

萧煜最喜欢跟父母腻歪,自然是怕离家的,萧振豪就常常拿这个恐吓他。

看来,弟弟一早醒来真的去问父亲了。

萧易桦唇角一勾,没去理会,直接去了餐厅拿上自己的早餐就出了屋。

小姐,你别跑。

忽然,身后传来红雁的声音。

萧易桦转过身,还没看清奔跑过来的小人影就被撞上了。

你为什么要停下脚步?

司灵蓉摸了摸被撞疼的鼻子,不满地瞪着他。

萧易桦低头,凝起修长的墨眸……

这送上门的妹妹确实漂亮!

白里透红的精致小脸蛋,黑葡萄似的的大眼睛,粉糯糯的小嘴,穿着白色飘逸的长裙,就像电影里的小仙女。

是你自己撞上来的,你还生气了?他出声。

司灵蓉一扬小眉毛,下巴微抬,五哥哥,你怎么能对大恩人这么说话?

大恩人?

萧易桦愣了下,很快恍悟:你昨晚搞的那个名堂是封建迷信,糊弄人的,被我们老师知道,我还得挨批呢。

司灵蓉听完小脚一跺,噘起红润的小嘴,气呼呼:

你没良心!我帮你破了血光之灾,你还委屈上了?

我才委屈呢!

钱没收一分。

她抱起小手臂,鼓着婴儿肥的小脸,晶亮的大眼睛瞪着萧易桦,小样子可气人了。

花坛前,他们就这样面对面站着,一高一矮。

养眼又可萌的身高差,让人忍俊不禁。

对视五秒,萧易桦转开了目光,我要去上学,不跟你吵架。

他转身就走,可迈了两步,校服被扯住了。

司灵蓉歪着小脑袋,奶声奶气地警告他:你欠了我一份报酬,现在必须依我一件事,否则,你会触霉头。

我什么时候欠你了?

可笑!

昨天晚上。

萧易桦抚了抚额头,想到她昨晚拍在这上头的一张黄纸符,心里就打了冷噤……

这小不点,又想折腾自己了。

跟你说哦,我每一次帮人消灾都会收钱,什么叫破财消灾你懂的吧?

小不点老神在在地又吧啦了一句。

萧易桦看了眼左手腕上的瑞士机械表,淡淡地说:

我赶时间,钱等我回来再给你,再见!

喂,五哥哥,你不怕现在就触霉头吗?

说完,司灵蓉举起一双玉白小手在原地转了个圈,小嘴蠕动,手腕轻摇,套在右腕中的一只银凤镯子发出了低不可闻的铃音。

晨风中,她衣袂飘飘,像极了小仙女下凡。

萧易桦一怔。

忽见空中飞来十多只色彩不同的小鸟,叽叽喳喳,在他头顶上方盘旋着,那鸟喙个个对着他的头顶。

他头皮一麻,睁大眼睛,蓉儿,你这是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你有我在身边,霉运就会走,嘿嘿……司灵蓉笑得一脸狡黠。

红雁和院子里的几个佣人看到这样的情景都怔住了。

这些鸟儿怎么会凑在一起围着五少爷飞?

而且一只只的都好像要啄他。

萧易桦站着没动,脸上的神色精彩复杂,认知再一次被颠覆了。

司灵蓉眯眼一笑,小手一收,空中的鸟儿便一只接一只地展翅飞走了。

神奇到让人目瞠口呆。

萧易桦抬头扫了眼远去的鸟群,再低眸望着小不点,心中的疑惑就像煮沸了的水不停地往上冒泡。

司灵蓉一脸自豪,眼睛亮亮的,相信我有本事了吧?

萧易桦抿了抿唇,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

司灵蓉马上捕捉到了他眼里的那么一点……喜爱。

她开心了,你知道吗?我本来有个像你一样大的师兄,去年他下山后突然消失了,到现在都没回来找我,你能不能像他一样对我好?

说话真直率!

萧易桦调整了下心绪,一本正经地回:我现在是你的哥哥了,自然会对你好。

那行。

司灵蓉干脆利落地张开了小手,你现在就依我,抱我去你学校逛逛。

萧易桦还没反应过来,她的双手就攀住了他的腰,两脚踩着他的鞋,灵巧地往他身上爬。

爬树杆似的。
萧易桦皱了眉,抓住她的小手掰开,别闹了,这件事我不能依你。

哪有上学还带个小妹妹去的。

司灵蓉嘟着小樱唇,固执地又攀住他的腰往上爬,神情异常坚定。

不抱我,誓不甘休!

萧易桦又推开她,她又爬,锲而不舍。

一旁的红雁看得手足无措,着急慌乱。

萧家大院的佣人们都知道,这个五少爷生来就是个冷性子,平时不爱说笑,就爱看书和练各种才艺。

他小小年纪,心智却比同龄人成熟了许多,特别不喜欢别人纠缠他。

那三个小侄子都怕他的。

正当红雁担心他会恼火起来,抓住新来的小姐摔到地上时,却发现他站着不动了。

司灵蓉趁机一跃而上,小手抓住了萧易桦的肩膀,像只无尾熊似地攀在他身上。萧易桦的俊美小瘫脸破裂,顿了一会,才无奈地环起手臂抱住了她。

司灵蓉搂上了他的脖子,脸上闪过一丝胜利者的微笑,朝红雁摇摇手,

你回去,在家等我回来。

……

当萧煜背着书包跑出别墅时,萧易桦已经坐上了自己的专用豪车,一辆黑色的奔驰。

身边的妹妹靠着他,手里拿着一个蔬菜汉堡慢慢啃着。

萧易桦摸了摸她头上的小丸子,修长的手指又理了理被风吹乱的乌发,再扯起她头上的白丝带认真地瞧了眼……

好光滑,不一般的料子,跟她身上的衣服一样。

疼,你扯到我头发丝了。

司灵蓉抬起小胖手,爪子一勾,那条丝带便从萧易桦的掌中抽了出去。

萧易桦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清了清嗓子,问:

你跑出来跟我妈妈说了吗?

司灵蓉捏着手中最后一口汉堡。

没有,要是说了,她肯定不会让我出来的。

可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强跟着我出来,到时挨骂的会是我。

司灵蓉把汉堡全塞进嘴里,抬起头,讶然地望着他。

你怕你妈妈?

……

怕吗?

萧易桦扯了下书包带,剑眉微拢,幽深的眼底看不清情绪。

你不说我也懂。

司灵蓉打开他手里的饭盒,从里面拿出一个水煮鸡蛋,你放心,如果他们骂你,我会保护你的,鸡蛋……就算你感谢我,我先吃。

萧易桦眸光微闪,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这妹妹还蛮有个性。

正想着,叭的一声,鸡蛋砸在了他膝盖上。

壳破了。

被砸的人抽了抽唇角,砸他的人淡定自若地把剥下的壳塞进他手里,再咬了口白嫩嫩的蛋白,表情惬意。

就这样,一顿早餐,萧易桦只吃了两片面包,其余的全给司灵蓉给报消了。

到了第一中学,萧易桦跟校门卫解释了几句,便顺利地牵着妹妹进去了。

走到最后一幢教学楼旁边的小公园里,萧易桦停下脚步,掏出一本世界名画画册,指指小八角凉亭。

你坐那儿看,哥哥下了课就出来陪你。

司灵蓉也听话,乖乖在石凳子上坐下,好,我等你。

嘿!有几个男生看到他们,笑呵呵地打招呼调侃,萧易桦,这是你的小媳妇吗?

萧易桦俊颜微沉。

司灵蓉看他一眼,马上瞪着大眼睛对着男生们怒吼:

别乱说话!我是他妹妹。

小样子奶凶奶凶的,把同学们都惹笑了。

哟,小妹妹挺漂亮,长大嫁给我吧。苏家少爷苏枫笑道。

你别想!哼!

司灵蓉神情高傲地一甩头,朝苏枫翻了个白眼,再翻看画册,不理他们了。

萧易桦望着她,眼底闪过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一节课上完,萧易桦跑出教室,忽然发现公园里的妹妹不见了。

他急忙去找,结果在教导主任的办公室前看到了她。

她面无表情地靠着墙,淡定从容,而身边,站着一个流鼻血的小男孩。

小男孩高出半个头,身上全是灰尘,两眼淌着泪,气呼呼地瞪着司灵蓉
萧易桦心里一紧,急忙跑过去。

蓉儿。

他蹲在司灵蓉跟前,双手摁住她的小肩膀,语气是自己也没发觉的紧张与关心,告诉哥哥,发生什么事了?

司灵蓉若无其事地把背在身后的画册抽出来。

哥哥你看,他把这个撕坏了。

萧易桦看到画册中间有一页几乎已撕成了两半,只有一角还连着。

她打我!旁边的小男孩抽着鼻涕,生气地哭喊道,她把我压在地上打!

萧易桦怔愣!

小不点有这么大的力气吗?

她看去那么雪白柔软的一团,浑身软若无骨,娇娇嫩嫩的小胳膊小腿啊。

蓉儿,他说的是真的?

话一出口,萧易桦忽然想起小不点昨晚一掌拍在自己脑门上的力道……

不轻。

司灵蓉垂下眼帘,声音低低的却带着一丝鄙夷:

他是男孩子,这么笨,这么弱,我有什么办法呢?

萧易桦唇角微扯,是真的!

这时,办公室里走出来一位戴眼镜的中年男老师,他看了眼萧易桦,立马露出了笑脸。

萧易桦同学,你怎么过来了?

贾主任,这位女孩是我的妹妹,是你让她罚站的吗?

萧易桦看着他,身姿笔直,浑身有股让人无法忽视的高贵与冷傲。

啊?她是你妹妹呀?

贾主任吃惊,没听说萧家有女儿啊。

但他也不好细问,要知道这所学校的最大股东可是萧振豪呀,老师们年终的奖金靠的也是萧家每年额外的捐赠。

没点实力,谁都不敢随随便便得罪萧家人。

那是京都第一大豪门啊!

萧易桦淡淡地点了下头,是的。

不好意思啊。贾主任脸上的汗都出来了。

他拉过小男孩,这孩子是李校长的孙子,五岁多了,不去幼儿园的时候就过来玩耍,你妹妹说他抢了画册……俩人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

他从裤兜里掏出一块灰色手帕,替小男孩擦了擦鼻血。

你看,这是你妹妹打出来的……

忽然收到司灵蓉一道冷冰冰的目光,他一怔。

哇靠!这小女孩不一般啊。

他急忙转了舌头,没事没事,小孩子打打闹闹的很正常,我会向校长好好解释,就说是小宇自己摔倒的。

叫小宇的小男孩意见大了,一把推开他,生气道:

你说谎!我的鼻血就是她打出来的,她是个小疯子!

你才是疯子!

伦家可是飘飘小凤仙。

司灵蓉小脸一沉,浓睫微垂,捏起了兰花指……

萧易桦想起昨晚她施法术的镜头,急忙抓住她的小手放下,摇了摇头。

司灵蓉顿了顿,才慢慢隐忍下怒气……

行!给我五哥一个面子。

她侧过头,目光淡漠地落到李小宇脸上,奶音严肃地警告:

你以后要敢再骂我小疯子,我就不是把你摔到地上,而是把你拍上天,你信不信?

牛叉!

李小宇浑身一哆嗦,连忙躲到了贾主任后面,抽抽小鼻子,不服气地嘀咕着:

你等着,我会报仇的。

……

楚香琴得知司灵蓉跟着萧易桦去了学校,立马派管家带着两名保镖来学校接人。

萧易桦抱着司灵蓉走出了校门。

你先回去,哥哥下午上完课就回来。

司灵蓉还算听他的话,抱着损坏的画册点点头。

车子开了一段路,司灵蓉突然看到路边摊上有卖烤红薯的,便让管家去买了两个。

你送到我五哥哥的教室去,他早饭没吃。

管家也有五十多岁了,身体微胖,两眼闪烁着睿智的光芒,听了她的话,不由好笑。

小姐,应该是你没吃吧?

少爷们上学前,每个人都会去餐厅拿属于他们的早餐和点心,不可能没吃。

他的早饭我吃了。

司灵蓉挥挥小手,老气横秋,以后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去做!不要问太多,我不会骗人。

管家听了她的话,额头上直冒黑线……

这收养的小姐小小年纪,说话怎么这么霸气?

让人不敢不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