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玉带玉势惩罚 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

就是你!迟到了趁我不注意偷跑进来,你给我站回去!门卫一边说一边走向乐薇安,见她还在发愣,更是毫不留情的直接把她拽了出来,给我站一个小时再进去!

乐薇安这才看到站在傍边的乐思蜀,只一秒,目光就被她身边的沈慕衍吸引了过去,帅若神邸的男人,她还真是第一次见,立马红着脸狡辩,可是刚刚是你……

你什么你!门卫急不可耐的打断乐薇安,继续甩锅,你迟到就算了,还要说谎?你不站满一个小时不许进去!

乐思蜀好整以暇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嘴角扬起了一抹狡黠的笑容,随后在乐薇安的注视下,潇洒的走进了学校大门。

沈慕衍长腿一迈跟了进去,走了两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刚回头,就听到乐薇安不服气的声音传来。

她!凭什么她可以进去!

门卫正准备说话,见沈慕衍突然停下的脚步,刚放下去的心顿时又提到了嗓子眼。

你明天不用来了。沈慕衍锋利的目光扫了眼门卫流转到乐薇安的身上,凭她是我的朋友。

说完转身,迈入了清晨和煦的阳光里。

校……门卫闻言如遭雷击,欲哭无泪。

乐薇安看着乐思蜀潇洒的背景,气的直跺脚。

进了校园大门,乐思蜀眯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暖洋洋的阳光中带着浓郁的桂花香,让她打了好几个喷嚏。

谢谢你带我进来。

不客气。沈慕衍笑了笑,阳光下的他仿佛踱了层金边,整个人异常的耀眼夺目。

乐思蜀睁开眼睛,摆了摆手,我走了,有缘再见。

等一下。沈慕衍突然叫住了她。

有事?乐思蜀回过头。

的确有个事情,想请你帮忙。

哦?挑了挑眉,乐思蜀有些疑惑。

沈慕衍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我弟弟在这个学校上学,但是他为人调皮经常惹事,我想请你给我弟弟当保镖。

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乐思蜀嗤笑一声,语气里带了一丝嘲讽

你觉得他配吗……

要她堂堂一个老神仙,给一个凡人当保镖?笑话!

一千万,一年。

沈慕衍笑了笑,说的很是胸有成竹,早在之前他便调查过乐思蜀,乐家的私生女,母亲早亡,在乐家的日子也不好过,虽然是名门小姐,但是应该很缺钱,这么优越的待遇她不会拒绝。

你知道,让我给你弟弟当保镖,他得积多少德,你们祖坟得冒多少青烟吗?

乐思蜀双手环胸,不以为然。

当年想她为万神殿众神之首,凡人一掷千金为她供奉香火,就为求得她的一丝神泽,可没想到重活几世后,居然身价大跌,这让她一时有些不能接受。

三千万,一年。沈慕衍重新开出了条件。

你觉得我……

再加两千万额外的奖金。

乐思蜀的笑容渐渐凝固,是的,她是缺钱,很缺钱,虽然前几日她有先见之明的布下了一些房产,可是谁知道如今更新换代这么快,这些东西还得等拆迁,可是她的身体却是真的等不了了
否则下一次沉睡,她就很有可能醒不过来了……

而且这也不失为跟沈慕衍搭建关系的一个跳板,毕竟这个男人对她来说很有用……

一口价,五千万。乐思蜀扬了扬下巴。

成交。沈慕衍笑了笑,突然想到什么,继续说道,不过知南的性格比较桀骜叛逆,他不希望家里人对他有过多的干涉和保护,所以你不能让他知道你的身份。

这个自然,不过我也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是我?你们沈家应该不会缺保镖吧?

沈家,k城最大的财阀集团,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也不为过,怎么可能一个区区的保镖还要如此大费周章的来找她?

是不缺,但是以你的之前的身手来看,你的条件比沈家的那些保镖更加优秀,更何况……沈慕衍说话间想起沈知南之前因为厌恶家里保镖跟着,一次次做出的那些叛逆举动,忍不住皱了皱眉:我弟弟不喜欢家里保镖,你跟他一个学校又是同龄人可以暗中接近保护他。

乐思蜀敏锐的捕捉到沈慕衍眼中一闪而过的不悦,再一想学校门前那个金发少年满是戾气的样子,心里对这对兄弟的关系好坏有了衡量。

思虑片刻,乐思蜀换了个问题:你弟弟在哪个班?

我已经把你们安排在一个班里了,四班。只是要委屈你了,因为他的班级是最差的班。

她人还没到,沈慕衍就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看来是笃定了她会答应,好,很好。

看来,你早有预谋。乐思蜀笑了笑,只是笑容却不达眼底,这种被人算计的滋味,让她很不爽。

沈慕衍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丝毫没有被人看穿心思的窘态,反而更加坦荡的对她伸出了手,各求所需,合作共赢。

乐思蜀看了看沈慕衍那双举在空中的骨节分明的手,片刻后,才缓缓握了上去,皮笑肉不笑的道,合作愉快。

说完,手掌渐渐用力,见沈慕衍的脸色渐渐变得微红,她才满意的松开了他的手,转身向教室的方向走去。

乐思蜀一走,沈慕衍才龇牙咧嘴的甩起手来,脸色因为疼痛被憋的通红。

这个女人吃什么长大的,手劲居然这么大!

还真是每次见这个女人都会有意外的感觉!

沈慕衍想着,脑海里突然闪过那天晚上她说的那句改天,唇边挂着了一丝他都没有察觉到的笑意:那就期待我们下次见面了。

乐思蜀一路打听着找到教学楼,顺着来到了四班,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乱哄哄的跟菜市场一样嘈杂的吵闹声和老师歇斯底里的让大家安静的声音。

乐思蜀伸手推开了教室门,走了进去。

刚才还闹哄哄的教师猛地安静了下来,随着乐思蜀的闯入,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乐思蜀扫了一圈教室,迅速发现了趴在教室最后一排的正在睡觉的金发少年。

找到你了,沈知南。

讲台上的班主任见乐思蜀先是迟到,进了门又只站在原地四处看,心里有些不悦:这位同学不要傻站在那里,你是新来的插班生吧?都已经迟到了
乐思蜀点了点头,走了进来。

他训斥完乐思蜀又对着底下的学生简单介绍了一下:这位是新同学叫乐思蜀,希望大家以后好好相处。

班主任的声音刚落,底下便传来一阵哄笑声跟嘲笑声。

谁要跟她好好相处啊,也不看看什么身份。

就是,一个私生女上不了台面,也就是我们的校花薇安那么心地善良的人才容的下!

乐思蜀听着这些嘲弄,瞬间就明白乐薇安在她来之前,就把她的身份传遍了学校,说不定还添油加醋说了很多她的坏话。

行了行了,别瞎起哄了,上课呢!乐同学,你就坐第一排……班主任介绍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乐思蜀打断了。

我不想坐第一排。

那你想坐哪?班主任有些不悦。

乐思蜀扬了扬下巴,双手一指,坐哪。

众人随着她指的方向望了过去,不望还好,这一望,教室里瞬间响起了口哨声和起哄的声音。

她居然要坐沈知南的傍边!

沈知南虽然长的帅,一度被评为校草,可是他脾气极差,对女生更是如此,更别说什么怜香惜玉了,而且他上学这么久以来,从来没有过同桌,靠近他的人,都被他直接打了回去。

现在突然来了个要摸老虎屁股的女生,怎么能让他们不激动。

男生们磨拳搓搓期待着接下来的一幕,可是女生却不一样了。

在她们眼里,一来就接近沈知南的乐思蜀,就是想攀附高枝的绿茶,谁不知道沈知南家在k城的势力,就连这座学校都是他家的,所以纷纷对乐思蜀投来了恶毒鄙夷的目光。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乐思蜀懒得理这些人间险恶,在大家的注视下,一步一步,缓缓走向了沈知南。

在她的眼里,沈知南不能算个人,只能算是一大堆行走的人民币而已。

啪——的一声,乐思蜀直接把书包甩到了桌子上。

突如其来的声响让睡梦中的沈知南感觉到别人侵犯了自己的领地,他悠悠转醒,不悦的抬起了头。

清晨九十点的阳光从透明窗户上折射而来,少年迷迷瞪瞪的睁开了眼睛,一双琥珀色的浅瞳如同世界上最纯净的汪泉,清澈的没有一丝杂质,可是那样干净的双眸里,在看到乐思蜀和她放在桌子上的书包时,蕴含了一丝怒气。

沈知南皱起眉头,一把将书包扫到地上。

书包与地面接触,发出了咚的一声。

教室里顿时爆发了一阵看好戏的笑声。

哈哈哈不自量力!居然敢去找沈少!

不愧是私生女啊,就是不要脸啊,刚来学校就急着往男人身边凑了。

沈知南听着耳边传来的议论,神色里不悦的意味越来越明显。

乐思蜀却毫无反应,只是沉默着弯腰捡起书包又放了回去,可是书包刚放到桌子上,沈知南十分不耐烦的再次扬起手,重重的一扫。

书包再一次落了地。

哈哈哈哈,真丢人。

就是啊,脸皮真厚。

嬉笑声顿时更猛,甚至有人拿起手机准备拍下乐思蜀的丑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