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水菜丽

(感谢北方老夜狼、木子水平、LloveYou悦、老鼠羽毛月票鼓励)

“刘老师,刚刚仔细检查过,孩子的体表未见任何异常。不管是疹子还是蚊虫叮咬的痕迹,都没有发现。”

走出来的黄波汇报道。

刘半夏掐了掐眉心,“脊柱处也没有发现任何磕碰后消退的印痕?”

黄波摇了摇头。

“帮我们去食堂打饭吧,看看儿科、内科、神内的谁在,喊过来会诊。”刘半夏说道。

“好的,我这就去。”

黄波应了一声,直接就往食堂跑。

李浩也没闲着,这么多饭不是那么好提,他也跟着跑了过去。

“您先别着急,我现在呼叫了其余科室的医生,给孩子一起会诊。”刘半夏看着孩子妈妈说道。

“医生阳阳的病是不是很严重啊?”孩子的妈妈紧张的问道。

“目前看的话,症状确实很严重,关键是要查找出病因。”刘半夏想了一下说道。

“所以我们会做相应的检查,但是我们也需要看看什么样的方案是最佳的方案,能够给孩子上最少的检查。”

“医生,您放心,只要能查出阳阳的病,花多少钱都可以。”孩子的妈妈说道。

“这不是钱的事,而是有一些检查属于有创检查,所以我们必须要慎重,不能来回折腾孩子。”刘半夏说道。

“你先陪在孩子身边吧,也观察一下孩子的症状。有情况就喊我们,等我们商量出一个接过来再跟你讲解。”

孩子的妈妈点了点头,也知道这是为自己的孩子好。

都已经着急那么多人会诊了,这肯定是对孩子的重视。

可是越是如此,她也就越担心,因为这就代表着孩子的病很不好诊断、很严重。

等了一会儿,大家伙也都赶了回来,刘半夏

他们则是凑到了小会议室。

“孩子7岁,从悉尼归来。国内转机时说身体不舒服,来咱们这里后双腿麻痹。”刘半夏说道。

“查体后未在体表发现斑疹和硬物磕碰痕迹,头和颈椎核磁阴性,血检结果还没有出来。触感感知还是有的,大家伙一起研究一下吧。”

“已知条件太少啊,会不会是某种寄生虫呢?”神内的彭博说道。

“孩子的粪便采样困难,我也在考虑做腰椎穿刺。不过这个检查,创伤性太大。我也担心孩子的病症会是渐进性的麻痹,接下来还会有发展。”

“如果是这样的话,是不是就能够排除寄生虫了?就算是寄生虫造成的影响,也只能是有固定表现吧?”

彭博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这一点可以考虑一下,那么现在你有什么倾向性判断吗?”

“我倾向于还是颅内的感染造成的现在这样的情况,但是需要做腰椎穿刺。”刘半夏说道。

“我目前是按照渐进性麻痹来考虑的,我也接诊过类似情况的患者。比如说吸食笑气的患者、车祸后脊髓内血肿造成压迫的患者,甚至于包括前两天的那位AIDP患者,我都有考虑。”

“对了,还有前段时间的那个有机磷中毒的情况,我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不过也都慢慢排除了。”

“孩子才这么大,自己没能力经常吸食笑气,而且他的体表症状也不像。查体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任何瘀青瘢痕,AIDP这一块暂时先画个问号。”

“也跟孩子妈妈询问过,不过孩子妈妈说这段时间并没有类似感染或是腹泻症状。但是我觉得暂时还不能够排除,有可能是孩子妈妈没有注意到。”

“我现如今的考虑,就是某种病症对孩子的中枢神经造成了影响,引起的神经性麻痹。你们觉得怎么样?”

“大体上也就是这个方向了。”陈红阳说道。

“儿科患者我接诊得多一些,但是孩子的这个情况,绝对不是儿科常见病症。可以考虑的方向,也可能是神经毒素方面。”

“悉尼是夏季吧?户外活动有所增加。会不会是蜱虫呢?你们检查到时候有有没有发现?”

“陈老师,我给孩子做的查体,并没有发现。连头发里我都用手摸了,如果有蜱虫的话,肯定会摸到。”

“那会不会是孩子在外边玩耍的时候接触到了工业性废液造成的中毒症状呢?”王欢说道。

“好像也有些不对,如果是工业性废液,接触到肯定会有体表症状。而且孩子也不可能只表现出双腿麻痹,肯定会有恶心、呕吐的症状。”

“我想多了孩子发病是在飞机上,这又不是拍电影,还有劫机的往上边安装神经毒气,还是接着探讨一些有用的吧。”

也是自己想的有些多了,考虑到了神经性麻痹,然后就想到了神经毒素。那里是那么轻松的事情啊,那玩意可不是那么好搞。

“探讨的过程,就不能放弃哪怕一个可能。”刘半夏笑着说道。

“接下来各位大佬们怎么看?到底从哪里开始检查,还给做个肌电图吗?还是直接上腰穿,或是别的检查?”

“先做肌电图吧,如果肌电图与AIDP不符合,再做腰穿怎么样?”陈红阳问道。

“我看行,腰穿毕竟是有创的,而且我们现在也无法排除AIDP。”彭博说道。

“但是我还是建议半夏过去给孩子的脊柱摸一摸,万一是以前的老伤引起的呢?可能因为长途飞机的颠簸啊或是什么变化,让原本并没有压迫到神经的血肿扩大了呢?”

“彭哥,你也太瞧得起我了,我就算是正骨手艺很不错,也摸不出椎管内的血肿啊。”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那还要不要补一个脊椎核磁,看看椎管里的情况?”王欢问道。

“为了稳妥一些,还是看看吧。”彭博说道。

“以前就有过类似的病例,是多年前的老伤遗留下来的。只不过当时的血肿情况并不是很严重,也非常小。”

“后来又摔了一跤,就让这个血肿扩大了一些,对脊髓造成了压迫。不过后来发现得晚了,造成了永久损伤。”

“也好,那就这么决定了。肌电图、核磁、腰穿,反正要真是AIDP,也是需要看脑脊液的。”刘半夏说道。

这就算是达成了共识,虽然也仅仅是方向上的判断,好歹也是有了一个初步的方案。

“孩子表现得怎么样?”

从会议室里出来后刘半夏问道。

“目前还可以,我去看看血检结果去,应该也快出来了。”许一诺说道。

刘半夏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了孩子的诊床边上。

“医生,有结果了吗?”孩子的妈妈问道。

“目前我们有了初步的判断,可能是某种病症对孩子的中枢神经造成了影响。”刘半夏说道。

“目前我们考虑的是两种可能,一种是颅内感染,另一种是格林巴利综合征。当然了,腰椎损伤我们暂时也不能排除,稍后还要给孩子补个脊椎核磁。”

“目前我们的检查方向就是这三个方面,检查的流程就是先做个肌电图,看看神经传导的图谱是什么样。”

“然后我们再做脊椎核磁,如果脊椎核磁还是阴性,我们就只能做腰穿了,看看孩子的脑脊液情况。”

“医生,那腰穿的话,是不是很危险啊?”孩子妈妈担忧的问道。

“这属于有创检查,也相当于一个小手术,肯定是有一定风险性的。不过这也都是很成熟的检测方式,到时候由我亲自给孩子做。”刘半夏说道。

“如果想要诊断出颅内感染和格林巴利综合征的话,也只有对脑脊液化验才能够真正确诊。”

孩子的妈妈点了点头。

其实从刘半夏刚刚的安排上也能看出来,医生也不想做腰穿,所以给放到了最后。

“刘老师,血检结果也出来了,阴性。”这时候许一诺也跑了回来。

刘半夏点了点头,“带着孩子去做肌电图吧,然后是脊椎核磁,做完了通知我。”

“好的。”

许一诺应了一声。

“小朋友,咱们还得起来坐轮椅去检查身体。”刘半夏对着小患者说道。

小家伙估计也是对检查有些抗拒,在诊床上晃着身子不想起来。

“妈妈,我的手臂没有劲。”

小患者突然说了一句。

刘半夏的心里“咯噔”一下

子,赶忙凑到了诊床的边上,给孩子的双臂做检查。

“医生怎么了?”孩子的妈妈问道。

“病症有了新的进展,果然是渐进性麻痹,现在已经蔓延到了上肢。”刘半夏低声说道。

“目前的情况,为了保护孩子的气道,我们只能进行插管。病症发展得太快,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呼吸肌也会被麻痹掉。”

听到刘半夏的话,孩子的妈妈是真的被吓到了。就算是不理解“呼吸肌麻痹”的意义,也知道要是真的出现这样的状况,自己的儿子会变得很危险。

“医生,做吧。”孩子妈妈说道。

“许一诺准备儿童插管包,10单位依托咪酯、50单位琥珀胆碱,我来插管。”刘半夏说道。

他的心中现在也是很紧张,因为他都无法预判再发展下去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虽然符合他的预判,可是孩子病症的进展真的是太危险了。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