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要吃你的花玫瑰核 宝贝自己来

云小染抱着小宠,愉悦的逛着街。

所经,自然是吸引了好多人的眼球。

她好看,所以大家都喜欢看她。

美美的得瑟的享受着众人的目光,忽而,一张熟悉的脸吸引了云小染的注意力。

云月汐。

白天才在云府里见过的云月汐。

云月汐的身边跟着一个俊俏的小郎君,不过云小染不认识。

但是没关系,她很快就能认识了。

很庆幸白天去云府的时候没有带上小宠,不然她这样抱着小宠,立码就被云月汐认出来了。

毕竟,她可以戴人皮面具掩饰身份,小宠可真没有兽皮面具。

云月汐走进了一家药店,一边走一边对身边的小郎君道:阿恒,你不知道云月央有多讨厌,她居然还说她是大将军王,快要笑死我了。

蠢的跟猪一样,她能活下来真是稀奇,说不定就如你说的就是个假扮的。

不管她是假的真的,齐恒哥哥,我们都不能放过她。

听到‘齐恒’这个名字,云小染眯了眯眸,这小子也是当初谋杀娘亲的三人之一。

她记下了。

不过只记下不行,这既然遇到了,就是上天给她的机会。

心思一转,云小染扫了一眼周遭,目光落在了一个穿着雍容华贵的女人身上,一看就是有点身份的人家的女儿。

应该是哪个爆发户家的女儿吧。

小家伙漫不经心的走向那女人,悄悄越过的时候,小手轻轻一顺,就顺走了女人腰间的玉牌。

然后越过几个人后就又转了回来,到了云月汐和齐恒的身边。

见到两个人,她就有些后悔了,刚刚顺两件就好了,这只顺一件,今晚就只能是一个人倒楣了。

既然白天已经教训了云月汐,都把云月汐送到了这药局,那今晚上就便宜齐恒吧。

想到这里,云小染小手轻轻一送,就把那玉牌挂在了齐恒的腰带上。

同时小手奇快的还打了一个结。

打完了结的小可爱一蹦一跳的抱着小宠就跑开了。

很快就追上了那个被她顺了玉的女子,甜甜的夸奖了一句,漂亮姐姐,你裙子真漂亮,你人更漂亮。

被夸了的女子美美的点了点头,谢谢小姑娘。

然后就开始低头欣赏自己的裙子。

然后就发现挂在腰间的玉牌没了。

她立刻炸毛了。

转身沿着原路找回去。

原本街上人多,要找回她的玉有点困难。

毕竟,有可能是掉到地上了,也有可能是被人顺走了。

然鹅,她只往回走了几十步就看到她的玉了。

只为,那顺她玉的男人太惹眼了。

一身白衣,风度翩翩,一看就是贵公子的作派,放在几百人的人堆里,也能一眼看见。

最主要的是他白衣的腰带上系着她那块水滴形的紫玉,紫与白,实在是太惹眼。

女人彻底的炸毛了,一下子就冲了过去,拽住了齐恒的胳膊直接就扯着嗓子吼上了。

这穿的人模狗样的,原来是个偷儿,大家快来看呀,这不要脸的小郎君偷了我的玉。
齐恒直接懵了,低头看自己腰间系着的玉,他更懵。

我没偷,不是我偷的。

你说没偷就没偷吗?那你腰上这块玉是哪来的?女人狠拽着齐恒的胳膊。

她应该是家庭条件好,吃的很肥,比齐恒肥了一圈,力气自然也大。

我真没偷,我也不知道这玉哪来的,你这玉,玉质太差,白送我我都不要,还给你。齐恒随手扯下腰上的玉,就甩到了女人的脸上。

他虽然是王府里庶出的,但好歹也是王府里的公子。

什么好玩意没见过,这种玉他平时连看一眼都懒着看的。

他这样不屑的语气,让女人更火大了,直接吆喝了起来,大家快来看看,这人偷了我的玉,还嫌弃不好还说白送他他都不要,那他为什么偷?

她这样大的嗓门,很快就吸引了很多人围过来。

云月汐顿时就觉得丢脸了,扯扯齐恒的衣角,示意他赶紧的息事宁人。

却没有想到,这丢玉的女人是个战斗力极强的,很快的吆喝来自己的家丁,直接就动手了。

那场面,要多热闹就有多热闹。

不远处的云小染,一手抱着小宠一手舔着一个小糖人,美美的吃着,美美的欣赏着这样的场面,要多爽就有多爽。

忽而,她小胳膊就被拎了起来,若儿,你太皮了,跟我回去。

云小染眨眨眼睛,这是认错人了,她急忙纠正身后的叔叔,我不是你的什么若儿哟。

廉邑一看云小染的衣着,便拉住了南宫墨,主上,小小姐出来的时候,身上的裙子是黄色的。

南宫墨看了一眼这个背影极象自己女儿的小姑娘的背影,这身衣服的确不是自己女儿的,还有这说话的语气,也不象。

报歉,打扰了。急着去找南宫晓若,南宫墨越过云小染就冲进了人群里。

云小染的视线好久才从南宫墨的背影上移开,莫名的就觉得这个男人有种亲近的感觉。

继续看热闹,这才发现齐恒被打的鼻青脸肿了。

好爽。

估计齐恒到现在都没想到他是被人算计了吧,好蠢。

云小染算算时间,她出来也有半个多时辰了,再久的话,要是被娘亲发现了一定很担心。

嗯,她是乖宝宝,该回家的时候一定要回家,绝对不能让娘亲担心她。

云小染抱着小宠健步如飞的往月央小筑走去。

她记路,所以,就算是她一个人出来,也从来没有走丢过。

此时,南宫晓若正戴着那个从云小染脸上顺来的面具,美美的牵着云月央的手。

娘亲的手好暖,娘亲说话的声音好好听,比爹爹温柔多了。

她好喜欢。

云月央发现女儿今天是真不爱说话,于是又开始自责了。

既然女儿不主动,她主动好了。

想了想,她抱起了南宫晓若,主动的在南宫晓若的脸上亲了亲,小染,娘亲明天一定好好陪你。

好。南宫晓若感觉到脸上湿湿的,可是她不想擦,她要把娘亲的亲亲一直的留在脸上。

娘亲,我想嘘嘘。南宫晓若挣扎着的滑下了云月央的怀抱。

落到地上的时候,全都是舍不得。

娘亲才抱起她,才亲她一下,那个云小染就出现了。

就不能晚点出现吗?

云小染好坏。

云月央看看周遭的环境,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小巷子,去吧,娘亲等你。

小家伙一向自立,这种事她自己分分钟就能搞定,所以,云月央就没有跟上去。

而是站在路边想着一个药方。

她开了药局,很火爆。

因为,她把二十八世纪的中成药拿到这落后的年代用了。

不需要象中药那样煎药,又便宜又省事又能药到病除,所以,生意特别好。

经营了五年,她手上的产业可以说是富可敌好几个国家了。

但是开药局,最重要的是出新,这不,她最近正在研制一个新药,就差一味药就能搞定了。

云小染正走着,突然间就看到了站在路边的云月央,兴奋的就冲了过去,一下子就抱住了云月央的大腿,娘亲,你来接我了?

娘亲这一定是在这里等她呢,她美美哒。

云月央此刻满脑子的全都是还没搞定的药方,伸手就抱起了云小染,想也没想的道:嗯,还要不要继续逛了?

不了,我困了。云小染窝在云月央的怀里,打了一个哈欠。

小染乖,娘亲带你回去睡觉喽。云月央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拍着她的背,那怜爱疼惜的样子让不远处的南宫晓若羡慕极了。

她想变成云小染,她想娘亲也这样拍她睡觉觉,好幸福。

直到云月央走远了,她才不舍的收回视线,然后往客栈的方向走去。

这个时候,廉邑那个蠢的一定向爹爹告状了,她还是先回去想办法哄爹爹吧。

不然,要挨打的。

一想到爹爹生气的样子,南宫晓若就加快了速度,能多快就多快的返回了客栈。

一推开客栈的门,就看到了跪在地上的廉邑。

南宫晓若不好意思了,冲过去拉住南宫墨的手臂,爹爹,不是廉叔叔的错,是我想要一个人到处逛逛甩开他的。

跪下。南宫墨一把甩掉女儿的小手,他找了半天,把南宫晓若能去的街道全都找了,可这臭丫头现在才回来。

哦。南宫晓若噘着小嘴跪了下去,脑子里立码给了南宫墨一个差评,黑脸爹爹,一点都没有娘亲温柔没有娘亲好看。

南宫晓若,你那是什么表情?罚你跪难道是让你跪错了?

他这么一吼,南宫晓若更想念那个象自己的娘亲了,于是,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爹爹,我想要娘亲,我去找娘亲了。

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她很委屈很委屈。

别人家的孩子都是有娘亲的,就她没有。

她这一哭,南宫墨才起的严父心肠立刻就烟消云散了,轻轻抱起才跪下的南宫晓若,若儿不哭,爹爹可以又是爹爹又是娘亲的。

不要,爹爹不是娘亲,我要真正的娘亲。

南宫墨叹息了一声,你娘亲,她已经过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