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他的手在里面动

话音刚落,汽车便猛地蹿了出去,只留下一地尾气。

乐思蜀耸了耸肩,弯腰捡起地上的书包,抬头看着远去的汽车,不以为然道:乐薇安,你对神的力量还真是一无所知。

乐思蜀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轻轻的说了句:乐薇安你坐的车还真是一辆跑得又快又稳的车啊。

她话音刚落,前面奔驰的汽车后胎猛地爆了,与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整个车身z字形行驶着,经历的万分凶险后,才勉强停了下来。

乐思蜀满意的笑了笑,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对电话那头报了个坐标便挂掉了电话。

她悠闲地拎着书包在原地等着,欣赏远处乐薇安绕着车转来转去气急败坏的样子,片刻后,一辆蓝色跑车在她身边停了下来。

驾驶座的车窗摇下,一个染着栗色头发的男人笑着对他招了招手,他一身健康的小麦色肌肤,浓眉大眼,看起来十分阳光帅气。

乐思蜀毫不客气,打开车门直接钻了进去:送我去学校。

放心,不会让你迟到的。乐思蜀,你怎么越重生越没有用啊,居然被人扔在路边了,要不要我以后专车接送你上学啊。祁逸之毫不留情的取笑道,言语中却对乐思蜀很是亲昵。

是是是,谁让我重生的时候没你命好呢,祁大少爷。

乐思蜀没好气的嘟囔了一声,路边乐薇安身边的时候,特地摇下了车窗,对着气的直跺脚的乐薇安摆了摆手,学校见!

随后趾高气昂的从她身边飞驰而去。

乐薇安目瞪口呆的看着视线里逐渐远去的高级跑车:她哪来的车送她上学!还这么名贵!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乐薇安更加愤怒了,没好气的瞪向司机:我让你叫辆新车叫来了没啊!我上学要迟到了……

坐在车上用灵力窃听乐薇安说话的乐思蜀听着耳朵里传来的叫骂声,心情甚好的笑了笑,收了神通。

你还真是够无聊的。祁逸之看着她的小动作撇了撇嘴。

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乐思蜀靠在车椅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目养神起来。

祁逸之偏过头,看了眼乐思蜀的侧脸,语气突然变得严肃,你最近身体怎么样了。

就那样,已经第九世了,灵力消失的越来越快了,血液冻结的速度也加快了,这一世如果不尽快弄点药,这具身体就会冻结,我也会陷入长久的沉睡。

乐思蜀悠悠叹了口气,神情有些阴郁。

祁逸之看了他一眼,眼底带着深深的担忧,嘴上却安慰道:没关系,不是有药可以缓解么!虽然非常昂贵,但是还有我呢!

乐思蜀闻言心中一暖,祁逸之本跟她同是修仙好友,千万年前,她一直心系苍生没有入世,选择用神泽庇护着大地,陷入沉睡,这才会因为失去苍生信仰而沦落至此。

祁逸之与她不同,他早已入世本不需要受这轮世之苦,全都是因为不放心她,才一世世陪着她转生。

思及至此,乐思蜀难得露出了真挚笑容:算了,那个药实在是太昂贵了,又要一直服用,我自己想办法吧,你的钱留着以后有别的用处,对了,我前几世攒下的那些地皮房产怎么样了?

那些房产可是一笔巨款。祁逸之冲她挤了挤眼睛,笑的十分灿烂。

然后呢?

祁逸之怂了怂肩,笑容里带了几分戏谑的味道,然后,要等拆迁!
乐思蜀翻了个白眼,不知怎的眼前突然浮现出沈慕衍的脸,那个男人除了灵力深厚以外还非常的有钱,对她很有用呢……看来有必要再去见见他……

乐思蜀正在心里盘算着,耳边忽然响起祁逸之清朗的嗓音,学校到了。

乐思蜀拎着书包就要下车,却突然被祁逸之拦了下来,晚上来接你。

不用。乐思蜀摆了摆手,便大步往校门口走去。

祁逸之看着乐思蜀洒脱的背影,眼底笑意渐渐加深,随后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迅速的飞驰而去。

这一世,他还是第一个找到她的。

另一边的乐思蜀抬头看着高大豪华的欧式风情建筑的学校,心里突然五味成杂起来。

想她堂堂清源真人,居然还要来上学,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乐思蜀重生这几世,别的没有学到,倒是心态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随后朝着校门口走去,结果却被门卫给拦了下来。

迟到了不能进!五大三粗的门卫扫了扫乐思蜀身上款式陈旧的衣服,没好气的说道。

我路上堵车,你让我进去吧,今天是我第一天开学。乐思蜀耐着性子跟保安解释道。

说了不行就是不行,别堵在门口,既然是开学第一天怎么不早点来!

哟,怎么进不去了?伴着一个甜腻的声音,乐薇安款款走了过来。

你不是也迟到了吗?乐思蜀不屑的嗤笑一声。

乐薇安挑了挑眉,眼神里都是轻蔑,随后她高傲的转过头,对着门卫撒起娇来,门卫哥哥你让我进去吧,我第一天开学迟到了会被老师罚的。

说完她还给了门卫一个十分天真可爱的笑容。

门卫听了她这声哥哥很是受用,又见她一身名牌名表,语气稍微好了许多,但是学校有规定……

哎呀,你偷偷放我进去,没人会知道的。乐薇安眨了眨眼睛,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门卫一脸为难的看着乐薇安,见她娇滴滴的,长的也白白净净的,不想得罪,便给她让了路:你从侧门进去吧,下次不要迟到了。

谢谢门卫哥哥。乐薇安甜腻的道谢,悄悄给了乐思蜀一个挑衅的眼神,高傲的抬起下巴,从侧门进了学校。

乐思蜀无趣的耸了耸肩,完全不把她的挑衅放在心上,只是对着门卫道:她为什么可以进去?不是迟到要罚站一个小时,不是有校规吗?

门卫被乐思蜀的话问的有些不耐烦,脸一红,就挥着大手做驱赶状,走走走,站一边去,别烦我!

乐思蜀双手抱胸,挑了挑眉,她活这么久,这种势利眼的东西,从远古就一直存在,必须得找个机会好好教训一下,可是现在不是时候,她第一天开学,不能把动静闹的太大。

乐思蜀转身往围墙走去,不能从正门进去,她还不能翻墙进去吗?

挑了个隐蔽的位置,乐思蜀搓掌待发,正准备一跃而起时身上突然罩上了一片阴影。乐思蜀扭过头,只见沈慕衍正站在身后,不复之前的狼狈模样,一身高级定制西装,款款而立,身型修长,阳光从树丛中漏下,碎金一般的洒落在他身上,仿若神邸一般俊美高贵。

不知怎的,乐思蜀居然恍惚了一瞬,脑海中猛地回想起千万年前与众仙好友在一起时的岁月,心头微涩。

她定了定神压下心头杂念:你怎么在这?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你在这里读书?沈慕衍说话间眉眼难得流露出几丝笑意。

是啊,你呢,不会也来上学吧?乐思蜀打量着他一身西装革履,就差把‘不是吧大叔’几个字写在脸上了。

我送我弟弟来上学。沈慕衍对着门口指了指。

乐思蜀顺势望去,只见一个染着金发的帅气少年风风火火的往学校大门走去,刚才还气焰嚣张的门卫站在一边看着金发少年,话都不敢说一句。

哦,那你先让让,别挡着我进学校。乐思蜀不感兴趣的敷衍了一句,便转过身打算继续翻墙。

你不用翻墙,我可以让你正大光明的进学校。

你?乐思蜀有些狐疑,但转瞬一想,这男人的身份可是不简单,也许真的有办法,如果能带她进去,也省力气,思极此处,乐思蜀微微眯了眯眼:好啊。

跟我走吧。

沈慕衍转身走向学校大门,乐思蜀跟在身后。

沈慕衍长的极高,宽肩窄腰,身姿修长,在阳光的投影下,显得光芒万丈,俊美非凡,而乐思蜀如今这幅身体却娇小玲珑,二人站在一起,倒是显出最萌身高差来。

门卫看到沈慕衍过来眼睛顿时一亮,挂着讨好的笑容鞠躬,大声喊道:校董好!

乐思蜀闻言一愣,望向沈慕衍,这个男人居然是校董,怪不得他弟弟进学校都没人敢拦,还真是,深藏不漏啊。

校董是要进学校么,我现在就给您开门。门卫殷勤的走到大门边,点头哈腰。

乐思蜀看见他这副样子,再想想前面他如何的嚣张,心中直觉的一阵讽刺,没忍住的开口嘲讽。

看来这个所谓的贵族学校也不怎么样,都是迟到,不让我进,有的人撒撒娇就能进,一个门卫还有两副面孔,看来贵学校的应聘条件低到只需要狗腿两个字就可以了。

沈慕衍闻言,挑了挑眉,目光从乐思蜀身上流转到门卫身上,虽不说话,可是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摄人气势,足够让对方瞬间惊出一身冷汗。

乐思蜀的这一番话说的门卫甚是心虚,此时突然瞟见她跟沈慕衍站在一起,说话的声音都带了几分颤抖,校董,事情不是这个样子,你听我解释……

解释?解释什么?乐思蜀冷笑一声,看了眼还没有走远的乐薇安,用下巴示意,那人不是你放进来的?

门卫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立刻明了,转过身,指着叶薇安的背影,中气十足的大喊了句,你给我站住!

乐薇安正因为进了学校这件事而沾沾自喜,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大吼,下意识的止住了脚步,回过头,左看看右看看,见周围都没有人,这才不相信的用手指向了自己的鼻尖,疑惑道,你在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