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滚烫的精华注入 宝贝流了怎么多还说不要

云·乖巧·小染上前一步,眼睛眯成了月牙般对着孟武笑道:娘亲说我是她从垃圾箱里捡来的,这样的我可以叫你外公吗?

软软的声音,好听的仿佛天上的黄鹂鸟,孟武原本就萌化的心已经软的一塌糊涂。

太喜欢这小娃了,就算是女儿捡的他也喜欢,一弯身就抱到了怀里,外公带你上桌吃饭。

说着,抱着云小染就往主桌上走去。

陈南兴脸黑了下来,孟武,她都说她是云月央捡来的孩子,这捡来的孩子也能上主桌?

他陈南兴都没有资格上的主桌,这个捡来的小屁孩更不可以。

云小染眯起眼睛看向陈南兴,这个男人很讨厌,跟他女儿一样讨厌。

明明是个男人,还一付娘娘腔,还是她外公好,用娘亲的话来说,就很男人。

二父,我手好痒,啊啊啊……云月汐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她太痒了。

那痒应该是已经从手延伸到整具身体,此刻她因为太痒正在脱着自己身上的衣衫。

陈南兴眼看着云月汐已经扯开了衣衫,露出了光洁的肌肤,来不及针对云小染,拉着云月汐边往外走边对云青道:阿青,汐儿不舒服,我带汐儿去看大夫。

拖着云月汐冲出了餐厅,陈南兴脸色很不好,汐儿,不过是痒罢了,你怎么可以在人前这么丢人现眼?把他的脸全都丢光了。

二父,我是真的很痒。云月汐抓挠着继续脱衣服。

陈南兴眼看着她越来越失态,一抬手就劈了她一掌,云月汐晃晃悠悠的就倒在了地上。

把她送回闺房,请个大夫为她诊治一下。陈南兴命令两个家奴把云月汐抬回闺房,便转身又回到了餐厅。

云月汐刚刚的失态有些奇怪,似乎好象就是在靠近云月央还有她捡来的那个女儿后才有这样的反应的。

一个差点被自己女儿弄死的女人也敢回来撒野,他陈南兴不会放过。

这一刻的他早就忘了刚被云月央赏了一个过肩摔,还被重重碾了一下胸口的事了。

餐厅里,孟武抱着云小染还未坐下,云金凤就道:云家赶出去的女儿,不可以上桌吃饭。

她才不信云月央是什么大将军王。

不可能。

云月央要是大将军王,全齐国的女人都可以是大将军王了。

母亲……正沉浸在找回女儿喜悦中的孟武宛如被当头一棒。

云月央上前接过云小染,冷冷一笑,这云府我没兴趣,记住,我只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

当然,你们也可以联合全京城所有人来对付我,不过,也要看联合后的你们有没有资格对付我。

对了,这也是我今天送给您老人家的生日礼物,请笑纳。

说完,她抱着云小染就往外走。

央儿……孟武急了,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就想留在身边。

听到孟武的声音,云月央脚步一顿,算起来,整个云府也就孟武是她的牵挂了,轻轻转身,大父,如果你愿意,月央小筑随时欢迎你。

只是,她很怀疑孟武会不会跟她走,孟武已经被云青大夫君的身份给洗了脑。
我……孟武回头看了一眼云青的方向,迟疑了。

云月央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大父,央儿的月央小筑随时欢迎你。

说完,她抱着云小染转身就走。

央儿……一大一小消失在视野中,孟武脚步踉跄的扶住了门楣才堪堪站住。

他很想追过去,可是多年的礼教告诉他他不能。

孟武,回来吃饭。云青脸黑了。

被云月央那样警告,虽然她并没有当回事,可终究是不爽。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被挑衅了,可是望着云月央的背影,她竟然不敢追出去。

陈南兴趁机挑拨,阿青,汐儿刚才那个样子,我怀疑是云月央刚对我汐儿做了什么,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他这话,暗指的就是孟武。

你……孟武气的眼皮突突直跳。

孟武,让你坐回来吃饭,你要是不想吃,就滚出云府。云青恼怒的瞪了一眼孟武。

我不吃了。孟武到底没有去追云月央,可也吃不下了,转身就回去了自己的院子。

咦,不是说大将军王要来吗?怎么还没到?三房主母云琼想起什么的说到。

快去差人问问那个送信的,大将军王什么时候到?云金凤立刻吩咐云心去请大将军王。

云月央算什么东西,她云家根本不必放在眼里。

只要她云家与大将军王搞好关系,以后云月央就是给云家所有人提鞋都不配。

很快云心回复道:送信的说了,大将军王已经到了又走了。

这怎么可能?都没见到大将军王。

是不是她正要进来,看到云月央那个不孝女在闹腾,然后对我们云家的家教彻底失望,就离开了?陈南兴不放过任何一个抹黑云月央的机会,全都推到了云月央的身上。

云青一拍桌子,吩咐一个丫头道:去告诉孟武,他女儿惹的祸,罚他禁足三天,不得出院门半步。

陈南兴得意的扬了扬唇,孟武那匹夫,想跟他斗,门都没有。

云府门外,母女俩一上了马车,小白狐就扑到了云小染的怀里。

小宠,欠收拾了是不是?瞧瞧,弄我一身毛。

嗷呜。小宠叫了一嗓,就在小家伙的怀里滚了一圈。

很快的,月央小筑到了。

这是云月央在洛城早就为自己打造的宅院。

算是民宅。

但是一点也不比那些王候将相的官宅差了。

不过这只是她众多宅院中的一处而已,隔壁才是她正八经的大将军王的官邸。

云家人但凡是有一个聪明的,一想到她月央小筑紧邻大将军王的官邸,就应该联想到什么。

辛开上了茶,主子,接下来……

云月央轻抿了一口茶,道:让神武将军给齐恒透个话,就说我就是大将军王,当然,要隐秘些,不要说的太直白,甚至要警告齐恒要是说出去,他家王府就等着被满门抄斩。

是。辛开去办了。

云月央微微一笑,神武将军只要把这一条消息透露给齐恒,齐恒以后就不会想嫁云月汐了,转头就会来找她。

不过,她可没想娶这个小夫君,戏耍罢了,先让他痛再死无葬身之地
洛城是齐国的不夜城。

尤其入夜之后,街道上到处都挂起了红通通的灯笼,很是热闹。

云小染抱着小宠悄悄的溜出了月央小筑。

娘亲太忙了,说什么会陪她出来逛街,可她都等了一个时辰了,娘亲还在忙。

娘亲就是个大骗子。

无妨,她自己出来就好了。

又换了个美美的人皮面具,不能让人认出来她就是一早出现在东城城门的大将军王的女儿。

嗯,她要低调。

就低调的出来逛个街。

云小染一钻出月央小筑的侧门,就被斜对面一家抄手店里的一个小姑娘盯上了。

小姑娘一边盯着云小染,一边对站在身旁的男子道:廉邑,我想吃小糖人,你去给我买,我要猴子小糖人。

廉邑看看街尾那个挑着担卖糖人的,就觉得直线距离有点远,小小姐,等你吃完了抄手再逛街还能遇到的,到时候再买也不迟。

南宫晓若一嘟嘴,我就要现在吃,要是大哥哥二哥哥三哥哥在,这会我都吃到嘴里了。说着,冷哼了一声。

她三个哥哥,最宠她了。

比这些爹爹的侍卫还宠她,就很委屈。

廉邑顿时一头一脸的汗,想起临行前南宫晓衍三兄弟对他的嘱咐,只得道:那我去买了,小小姐你不要乱走,就在这里等我。

哦,好的。南宫晓若咧嘴一笑,绝对乖巧的点了点头。

那份‘乖巧’让廉邑就觉得毛毛的,大小姐啥时候乖巧过?

就是一个混世小魔王。

不过,大小姐让他去买,他真不敢不去。

一步一回头走了十几步,才终于撒腿如飞。

眼看着廉邑的身形越来越远,南宫晓若从笼袖里掏出一锭银子放在餐桌上,小二,不用找了。

然后就一溜烟的等不及的出了小店。

她速度快,很快就追上了一脸享受慢悠悠逛街的小美女云小染。

其实她南宫晓若也很美,跟云小染一样美。

可她的人皮面具不给力。

大街上人很多,南宫晓若先是不远不近的跟着云小染,眼看着云小染好奇宝宝的停在了一个卖杂货的摊子前,南宫晓若靠近了。

就在云小染把玩着一个小玩具的时候,她一伸手,倏的就扯下了云小染的人皮面具,然后转身就跑。

她速度快,身形小,转眼就淹没在了人群中。

她以为云小染会骂很久,结果只听到一句就没有了。

杀千刀的,要是让我逮到你,我让你陪我一百一千个人皮面具。

南宫晓若就听到这一句,后面跑远了根本听不清了。

等她确定安全了,换个人皮面具蜇到云小染不远处的时候,就见那小姑娘已经又换了一个美美的人皮面具,继续逛街呢。

人家有好多个美美的人皮面具。

她也有好多个,不过全都是丑丑的。

见云小染没有追上来,南宫晓若立刻换上了才强抢来的云小染的人皮面具,很快就到了月央小筑的围墙外。

纵身一跃就跳到了一棵树上,随即落到了月央小筑的园子里。

谁?可她小身板还没站稳,就被人拦住了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