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在受身体里长期放东西 bl文库按住腰顶弄

乐思蜀看着这一家人这副样子阴阳怪气的样子,气不打一出来。

这家人在这里锦衣玉食的,可原主却因为母亲早亡,被外公外婆辛苦长大,还没等她能彻底独立,外公外婆都相继去世。

原主只能艰难的半工半读,一场小小的感冒舍不得花钱买药,硬生生拖成肺炎而死,这才让她重生到这具身体上。

最讽刺的是她刚刚从这具身体上醒来,乐卓诚就带着妻女赶到乡下,口口声声说知道她年纪轻轻母亲就死了,在乡下没人照顾,唐婉晴大度,不计较乐思蜀是乐卓诚私生女的身份,要把她接到城里照顾。

当时她看到乐卓诚一家人一身的名牌,跟明着关心暗里嘲讽的嘴里,深深替原主孤苦半生而不值!

也幸好现在站在这里的是她清源真人,如果是原主,怕是早就被这家人欺负的骨头都不剩了!

爸妈跟妹妹怎么对没看到的事情说的这么头头是道呢,我只不过是刚刚来到k诚没多久,水土不服所以在宴会厅上面的酒店休息而已。

她一边说一边冷冷扫过这三人虚伪的嘴脸:你们说的这么真切,是不是巴不得我做出这种事?还真是我的好爸妈呢,女儿不见了,我看你们也没有多紧张,这不是一家人欢欢乐乐的在家挑选衣服首饰呢!

谁教你这么跟父母说话的!你这个没教养的野种!乐卓诚闻言愤怒的斥责道。

他本来就对乐思蜀这个乡下女人肚子里爬出来的女儿处处看不上眼,年轻时候的一时荒唐没想到留下这个孽种,他是百般不愿意承认这个人生的污点,这次要不是为了薇安他才不会认这个女儿!

如今乐思蜀居然敢当面嘲讽他,更是让他气不打一处来,没遮没拦的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呵!我可是你的女儿!我是野种,那你算什么!乐思蜀毫不留情的嘲笑出声。

你这个畜生!乐卓诚暴怒不已,猛地站起来就要冲上来打乐思蜀的耳光。

一直在旁边看戏的唐婉清见状连忙冲上来阻拦:老公,老公消消气!她到底还是个孩子!

就是啊,爸,姐姐只是一时不懂事,你别计较。乐薇安也在一旁装模作样的劝道。

不行!这个小畜生敢这么跟我说话,我今天非得教训教训她不成! 乐卓诚还是压不住怒火,咬牙切齿的瞪着乐思蜀。

唐婉清见状小声在乐卓诚耳边说道:老公,小不忍则乱大谋,别忘了我们的计划!

乐卓诚闻言这才勉强压住了怒火,对,现在还不是时候,他们还用得上这个丫头!

给我滚回房间去!乐卓诚厌烦的挥了挥手。

乐薇安假惺惺的上来挽住乐思蜀的手臂:走吧姐姐,到我房间里去,明天就要开学了,你得换身漂亮衣服。

乐思蜀撇了她一眼,没有反抗,跟着她上了楼。

一进房间,乐薇安装作热情的样子打开衣柜,挑了几件旧衣服扔给乐思蜀。
明天就开学了,我们学校可是贵族学校,穿好一点,不然会丢乐家的脸的!我可不想被嘲笑有个土包子姐姐。

乐薇安说话间脸上露出了两个小小的梨涡,看起来很是天真可爱,声音也甜美无比,可说出话却处处透着恶毒。

哎,毕竟我们生长的环境不同,我从小在乐家锦衣玉食的长大,而你在乡下那种落后的地方长大,又没妈妈教养你,粗俗一点土一点我也理解,但是我不会嫌弃你的!谁让我们是姐妹呢!

乐思蜀听着她夹枪带棒的嘲讽,眼中结起了寒冰。

床头柜上那是你的心脏药吧,赶紧吃了吧。毕竟某种程度上来说你可是个重病人啊,你要是不吃药我可不敢随便跟你说话,不然你一激动死了怎么办?

乐思蜀你什么意思!!乐薇安神情大变,一直挂着的甜美笑容再也维持不住,眼中溢出化不开的妒忌。

乐思蜀这句话直接戳中了她内心最深的伤口,她从见到乐思蜀的第一眼就妒恨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

凭什么!凭什么她一个金枝玉叶的大小姐连一颗健康的心脏都没有,而她一个下贱粗俗恶心的私生女却能有个健康的身体!凭什么!凭什么!

我什么意思?乐薇安,天天装出一副纯情妹妹的样子,背地里做哪些恶心的事情有意思么?乐思塾嘲弄的望着乐薇安,如同在看一个滑稽的小丑。

乐思蜀你别给我脸不要脸,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我能大度不跟你计较好好对你,你就该感恩戴德,怎么敢这么跟我说话!乐薇安气急败坏的骂道。

好好对我?感恩戴德?真是可笑,今晚你不是还打算给我下药坏掉我的清白么?好妹妹?

乐薇安脸色一僵,没想到乐思蜀这么快就发现是她做的了:是又怎么样!你一个下贱货生出来的东西凭什么让我管你叫姐姐,你妈不就喜欢爬有钱男人的床么,有其母必有其女!我这是为了成全你!

乐薇安抬起下巴,厌恶的瞪着乐思塾:看你连衣服都穿不好的样子,应该已经被人上过了吧,怎么样,是不是滋味特别好,让你难以忘怀,你要是还想要,我还可以给你安排几个!

乐思蜀听了冷笑一声,也懒得跟她废话,站起身,干净利索的狠狠给了乐薇安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脆响,乐薇安顿时愣在当场。

你居然敢打我!乐薇安不可置信的摸着火辣的脸颊,愤怒的扬起手要打回去,却被乐思蜀一把攥住。

我有什么不敢!乐思蜀冷声喝道,猛地一脚踢在乐薇安的膝盖下侧。

乐薇安一声惨叫扑通一下跪倒在地,膝盖狠狠磕在地板上,整个人疼的直抽冷气,叫都叫不出来。

乐思蜀趁她失神,大步走到床边扯下一块窗纱,折身回来直接将乐薇安捆猪一样捆了起来。

你想干什么!你这个贱人居然敢这么对我!我饶不了你!乐薇安气昏了头,一双圆眼怒视着乐思蜀,恨不得直接撕碎了她。
她全身被捆的跟个粽子一样,只能徒劳的在地上扭动,看起来很是滑稽。

乐思蜀轻蔑的用脚尖提了提她的脸:我今天就好好让你知道知道招惹我的代价!

乐思蜀从床头柜拿过心脏病药,倒出两粒,掰开乐薇安的嘴直接塞了进去。

乐思蜀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饶不了你,我一定要让爸爸打断你的手!乐薇安从小娇生惯养的,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当即崩溃的大声哭喊起来。

乐思蜀充耳不闻,喂完药拖着乐薇安往窗台走去。

乐思蜀,你这个下贱的野种!杂种!你放开我!滚啊!别碰我!乐薇安尖声叫骂着。

乐思蜀冷冷撇了她一眼,寒声说道:乐薇安,你必须跟我好好道歉。

不可能,你做梦吧!乐薇安嘴里骂骂咧咧的,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挤出这几个字。

乐思蜀不悦的皱起了眉头,还真是不知悔改……

下一秒,她单手一提,将乐薇安整个人腾空提起,如同扔垃圾一般,直接扔出了窗外。

乐薇安的身体如同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在夜空中划过,她这才反应过来,随即传来一阵尖叫,啊——

乐思蜀居然把她扔下楼了,她怎么会!她怎么敢?!

可是几秒的恐惧错愕之后,想象中的坠楼的疼痛却并没有传来。

夜晚的风吹过脸颊,乐薇安颤颤巍巍的睁来了眼睛,瞬间,她背后直接沁出了一层的冷汗,整个人都是颤抖的。

乐思蜀,你……你……

乐薇安整个人垂吊在半空中,因为没得支撑力,身体左右摇摆,摇摇欲坠,好似下一秒,就要掉下去。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在楼上窗沿傍,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怕什么,我还没把你扔下去呢!

乐思蜀嘴角挂着轻蔑的笑意,手里攥着她身上的一截窗纱。

乐……乐思蜀,你疯了是不是……你想摔死我么!我告诉你我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也别想活!乐薇安吓的浑身直抖,但嘴上还是不饶人。

哦?是么,看来你还是不知道悔改。乐思蜀挽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手中攥着窗纱的力道突然一松。

啊!

失重感猛地袭来,乐薇安整个人迅速的往下坠去,就在她以为自己要狠狠的摔在地上的时候,身上突然传来一股力道,让她停在了离地面只有三十多公分的半空中。

服不服?乐思蜀扬了扬手里的窗纱,笑意晏晏的看着她,好似乐薇安只是她手中的一个玩具一般。

短暂的恐惧之后,乐薇安了解到乐思蜀说到底是不敢把她怎样的,不然刚刚大可直接将她扔下去,这一想法仿佛让她吃了颗定心丸,她抬头看着乐思蜀那张脸,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把直接把她生吞活剥。

乐思蜀,你这个贱人,你……

还有心情骂人?乐思蜀眉梢微挑,眼神里流出出几分不悦,下一秒,直接单手一提,将乐薇安整个人又重新拉了回来,然后,手突然再次一松,这次她可没有手下留情,就这样直接来来回回了几个回合,反反复复的一直恐吓着乐薇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