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的信息素补肉 小川阿佐美

“你让我打听的这个人,确实是在坐牢,小陈你跟她什么关系?”

听到陈志祥这话后,我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以至于许久都没有开口。

“喂,小陈,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能,陈书记,你知道她被关押在哪所监狱吗?”

“说是在南山监狱。”

“哦,好的,谢谢啊陈书记。”

“没事。”

挂了电话,我顿时陷入一阵郁闷当中。

她为什么会坐牢,是因为何事?

难道是之前的事被曝光出来了,还是哪天因为闵文斌的事,她来救我打伤了人的关系?

我决定要去一趟南山监狱,我要去见到她,问清楚什么情况。

突然感觉我就是个扫把星,好像我身边的每一个异性不管是朋友还是恋人,她们似乎都没有一个好的结局。

肖薇的出轨,梁静的死,安澜也身陷身陷囹圄,孙骁骁也遭到背叛利用,现在就连黄莉也坐牢了。

我是天煞孤星吗?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为什么就没有一个尽善尽美呢?

我开始怕了,真正开始怕了。

我害怕有一天,所有人都离我而去。

这种感觉真的很让我怀疑人生,甚至感觉活着都是一种艰难。

那一刻,我好像又感受到了当初抑郁症的感觉。

这个晚上我失眠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失眠了,我就是有些想不通,是什么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是我自己的原因吗?

还是我的生辰八字有问题,不允许我和任何一个异性接触过深呢?

从来不相信这些迷信的我,此刻有些信了。

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直到凌晨我才睡着,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中午。

直到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我才醒过来。

连忙穿上衣服去打开门,是酒店的服务员,她来通知我要打扫房间了,我也该退房了,因为现在已经超过十二点了。

我连忙应了一声,便回到房间里简单洗漱了一下,这才去退了房。

在酒店外面找了家餐馆随便吃了点东西后,我又即刻启程前往昭觉县。

好在路程不远,看导航只需要两个小时就能到昭觉县。

可是在半路上我却遭遇了堵车,原因是前方发生山体滑坡,阻拦了前方道路。

好多车都被堵在这儿了,有人说已经堵了一个多小时了,现在施工方才来开始疏通。

遇到这种事,急也没用,只怪我自己起来晚了,要是早点走,现在早就到昭觉县了。

将车子熄火后,我打开车门下了车,打算去前面看看能不能帮上忙的。

滑坡处就在我前面两百米处,来到现场发现好几个工人正在快速清理,还有一辆挖机也在作业。

看这样子应该快要疏通了,我便又回到车上继续等着。

大概又等了半个小时,终于通车了。

而原本只需要两个小时的车程,我花了三个多小时才到昭觉县,不过也还好这才下午三点半。

我直接导航到梦想树希望小学,位置不算偏僻,不是什么山沟沟里的,甚至就离县城没有多远。

但不得不说这个县城是真的贫穷,一个县城还没有我老家一个镇看上去繁华。

整个县城一眼看过去,没有超过十层楼高的楼房,而且一眼就能望到头。

来到这里,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落后,然后便是彝族特色的各种建筑和穿着。

我不是来旅游的,自然没有心情却欣赏这些特色。

直接将车开到了梦想树希望小学,在学校门口,我停下了车。

校门口的一个看门的老大爷向我走了过来,同时我也从车上下来。

“你好,我是来找人的。”我边说,边拿出烟发给他一支。

大爷接过烟,张嘴向我问道:“找谁呀?”

“王艺,她是在这里教书吗?”

“她早就走了,你不知道吗?”

“啊?”我愣了一下,随即又问道,“是王艺吗?”

“对嘛,王老师,我知道的,她人很好的。”

看来真的是我要找的那个王艺了,可怎么就走了呢?

“她什么时候走的?”我急忙又问道。

“走了快一年了,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我心下一沉,心说难道我又要竹篮

打水一场空了吗?

“大爷,那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不知道,我们校长可能知道。”大爷摇着头说。

“那你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你们校长,我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找王艺。”

“你等会啊!”

“嗯,麻烦你了。”

看门大爷回到保安亭,过了片刻后他才出来告诉我说:“你进来吧,我带你去找张校长。”

我急忙笑着点头,跟了进去。

学校不大,但是很干净,操场也是水泥地,有篮球场和乒乓球场。

我一路跟着看门大爷进入一栋教学楼,那大爷又对我说道:“你自己上去找张校长吧,我还得回去看门,张校长在三楼。”

“好的,谢谢你大爷。”

上到三楼,我找到了校长办公室,然后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一声“请进”我方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面的各种办公设备都很简单,办公桌还是那种老式的,电脑也是有些年头了。

看得出来这所学校的条件并不怎么样,但是也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糟糕,至少有三层楼高的教学楼,外墙还是贴瓷砖的。

校长大概五十来岁,戴着一个眼镜,见我进来后,他忙站起身来,热情的招呼起来。

“你好,你找王艺是吧?”

我忙点头,也面带微笑的向他问道:“张校长,我从教委那里打听到王艺在你们学校支教,可刚才门口的保安大爷说她早就走了。”

“对,王老师一年前就从我们这儿离开了。”

“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临走的时候她告诉我去了美姑县,具体在美姑县哪里教书我就不知道了。”

“那你有她的联系方式吗?”

校长摇了摇头说道:“没有,王老师在我们这里教书的时候就没有用过手机。”

稍稍停了停,他又补充道:“不过我估计她已经不在美姑县了,我和美姑县很多校长都熟悉,没听说过王艺去了他们学校。”

听到这个回答,我顿时感觉心又凉了一半。

如此看来,我又扑了一个空,而且线索到这里又断了。

“请问你是王老师的什么人啊?”校长又向我问道。

“我是她大学同学,这次来找她有点急事,可是联系不上她。”

“你要不去美姑县打听打听吧,王老师这个人很好,如果她人真的在美姑县,一定能打听到的。”

我点头,说道:“好,谢谢你张校长。”

“不用谢,我们学校当初还多亏了王艺,你要是能找到她帮我问句好。”

“嗯,打扰了。”

从这所希望小学离开后,我又迷茫了,美姑县我到底该不该去?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