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子乱小说 秋元里奈

“吃……什么动物多咱们就吃什么、穿什么!地球上很多灭绝的动物,除了被吃光的就是被穿光的。鼠肉串、土豆烧鼠肉、麻辣鼠块,再穿上老鼠皮大衣、顶着老鼠皮帽子、戴上老鼠皮手套……到时候你就不嫌它们多了!”

只要动物不感染丧尸病,洪涛还是相对乐观的。别说手里有枪,就算用冷兵器人类族群照样不会惧怕动物。这玩意是深深刻在基因里的,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不是白叫!

“来来来胖子,我教你怎么把这玩意挂在枪管下面……别听他瞎得得,说的我晚饭都省了,真不是东西!”

焦三虽然不是很怕老鼠,但也达不到把老鼠想象成食物、衣服的程度,越听越恶心,一把揪住潘文祥的衣领把人拉走了。没了学生,洪老师的课自然就下了。

“有了有了……我是你大爷!我是你大爷!”潘文祥还没学会如何把万能钥匙加挂在步枪下面,耳机里突然响起了蓝迪的呼叫。他张嘴就骂了起来……不对,不是骂,这是暗号,用来判断同伴有没有被敌人控制。

“我就艹他大爷的!”洪涛打开了头盔通讯器,马上就传来蓝迪字正腔圆的京城口音,尤其是那个艹字,说的非常有神韵。看来不管哪国人、啥教育程度,在学习骂人方面都是最快的。

“你大爷在呢,说吧,到位置没有,速度怎么这么慢!”这句真不是暗语,洪涛也知道蓝迪在骂谁。

“……我现在已经过了永安里站,距离国贸站台大概100多米。情况非常不正常,他们把出站口都毁掉了,完完全全毁掉了,我没法抵达地面。国贸站上面好像也在施工,能清楚的听到机械声音和他们的通话,应该有很多人在站台附近,我不敢靠近!”蓝迪的声音很低,听上去就像嘴唇不动的腹语,好在勉强能听清。

“小潘,把监听信号放出来!蓝迪,你先不要动,藏好。”原本还觉得这次针对救援队的袭击不像飞虎队指使的,可是听了蓝迪的描述,洪涛又觉得就是他们干的。如果不是,干嘛要把地铁出入口都堵死,这不就是在备战嘛!

“洪,我觉得他们不是要针对我们,更像是在内战……”监听信号还没过来蓝迪又说话了。

“……”洪涛没采纳蓝迪的意见,他要自己听听对方到底在忙什么。

“洪哥,有窦云伟的声音……他们怕是真出大事儿了!”听了几分钟焦三又开口了,监听的内容大家都能听见。

互相通话的人很多,有的能听到双方应答,有的只能听到一方说话,可能和他们所处的位置有关,距离站台太远的信号被屏蔽了。

但这并不影响对通话内容的判断,飞虎队好像是遭到了什么人的袭击,连闫强都受伤了,还损失了好多人手。大家正在抱怨人手不足,就连作战人员也得分批参加劳动。

“我觉得应该上去表明身份,和他们的领导者谈一谈!”洪涛还没做出决定呢蓝迪又开始絮叨了。

“他们现在非常紧张,你就不怕刚露头就被打成马蜂窝?”洪涛对这个建议不支持,太危险了。

“我是个外国人,相貌特征很明显,上次他们见过我,应该不会认错成敌人的。”蓝迪还在坚持,他在这一点上和洪涛比较相似,只要打定了主意就很难说服。

“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把救援队当敌人?我们可以误会,他们也能误会!”如果是面对面,洪涛还可以慢慢和他掰扯,大不了就不同意。但此时将在外,说太多了没用,人家可以不听,只能捡最危险的情况假设。

“我觉得我的判断没有错!”但蓝迪咬死了他的判断不放。

“好吧,那我就给你一次证明的机会。你把双向通讯打开,我让娇娇小姐和他们聊聊!但你要答应我,把通讯终端背包留下,人要后撤到安全距离,可以脱离对方的攻击。”

洪涛没辙了,如果和蓝迪硬顶,他真没准会上去找人家谈谈。只能先让一步,不露面交谈

。但双向通讯一打开会产生电磁干扰,附近的对讲机都会有杂音。

如果对方有明白人,只需拿着对讲机溜达溜达,就能根据干扰信号的强弱找到背包的位置,毕竟在地铁隧道里更好定位,不像地面上有那么多建筑物可以隐蔽。

“……你不怕背包被人找到?”蓝迪沉默了几秒钟,又提出一个疑问。

“通讯终端有密码,可夜视仪没有,要不你把夜视仪送回来,然后带着光荣弹和背包一起上去!”这就是故意找茬,抱怨自己总担心设备安全,却很少表达对人的关注。能说软话吗?必然不能,我噎死你,有本事你就死去!

“……混蛋,总有一天你会后悔这么对待我的,我向上帝发誓!”蓝迪被噎的不善,每次向上帝发誓都说明他处于发怒的边缘。可洪涛把握的火候很精准,每次都不让他发怒,就在边上蹭来蹭去。

“喂,云伟啊……嘿嘿嘿,真是我……嗨呀,加密了也没用,我玩车台的时候你还没毕业呢……我是在附近,但你得先回答几个问题我才敢露面……”

当双向通讯的指示灯变成了绿色,焦三立刻装作若无其事在频道里呼叫起了窦云伟。对方果然在,也马上就回复了,听上去全是惊喜和纳闷,不像装的。

接下来焦三就开始问他们为啥要把地铁站出入口全推倒堵住,窦云伟说是为了减少防御点,节省人手,这个理由也算说得过去。

但当焦三问他闫强是被谁打伤的,又怎么损失了很多人手和装备时,这家伙先是半天没吭声,然后急赤白脸的指责焦三不够哥们,居然偷听友军的通讯。

“……”眼看没法谈下去了,焦三冲洪涛投来询问的目光,洪涛点了点头。

“实话和你说,我们今天是来报仇的,如果不是偷听了通讯,现在你们就趴下一地人了。啥意思?你还好意思问我?今天中午我们队长的媳妇被人在北三环附近打伤了,现在生死还不清楚呢。”

“枪手开着改装过的电动摩托车、拿着和你们同批次的03式步枪、还染着和马队长差不多的头发,你说我该怀疑谁?”

“你要是还拿我当兄弟就把凶手交出来,活的啊,要活的,我得问问是谁让他这么干的,否则这事儿就不是你我能控制的了!”

得到了允许,焦三就开始咋呼了,一半是真一半是假,反正怎么玄乎怎么说,让对方一时半会无法判断形式,编瞎话都来不及,硬要编的话很容易露馅。

“呼……”通讯器里传来了明显的喘息声,过了好久窦云伟才开口。

“既然瞒不住了,那我就明说吧,飞虎队快完了,马文博那个孙子把我们都黑了!”

“窦队长,我是救援队的洪涛,咱俩没见过面,但听闫队长说过你。我和闫队长谈的不错,对那位马队长的做为也略知一二。你能不能详细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方便我做出正确判断。既然我们已经来了,再遮遮掩掩就没有意义了。”

听到这里,洪涛突然冲焦三做了个停止的手势,随即开通了自己头盔通讯器,亮明身份,直接和窦云伟展开对话。

“……实不相瞒,就在谈判的当天,马文博就带着狼

队叛逃了,不光带走了大量装备物质,还强行抓走了二十多名马队的队员。闫哥觉得这是家丑就没打算外传,大家相聚一场好合好散,走了就走了吧,以后各过各的也没啥。”

“可是昨天他们又袭击了我们的一处基地,当时闫哥正在基地里,突围的时候被流弹打伤了小腿。袭击您夫人的枪手,应该也是以前狼队的成员。”

“虎队和鹰队都是烧油的摩托车,马队根本没有摩托车,那些枪也是以前分配给狼队用的。大概经过就这么多了,您如果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听见洪涛的声音窦云伟又沉默了,假如刚刚焦三说救援队大兵压境他还不太相信的话,那现在就不得不信了。在此种情况下,有些碍着面子不好说的话就必须得说清楚。

不过这位窦队长脾气是真够硬的,不太会说软话,没等洪涛说啥呢他先有点不耐烦了,一副我没对不起你,你爱咋地咋地的架势。

“有没有证据能证明你说的这些事情?”看到焦三想说什么,洪涛再次举手示意他先别插话。有些人演技很好,各种情绪都能把握,到底说的是不是真话自己没法判断,但到底是不是真性情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这里有我兄弟的尸体和闫哥腿里的子弹,算不算证据!”果然,窦云伟真急了,或者叫挂不住脸了。

原本最强大的飞虎队,现在不光分崩离析,还自相残杀,做为领导者之一脸上肯定不太好看。可为了生存下去还得和外人娓娓道来,这股子怒火、委屈、失望会把人折磨疯的。

喜欢末世鼠辈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