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这么湿想要吗 老和尚的大东西

热,好热。

乐思蜀扶着墙壁一阵腿软,身上的燥热感几乎要将她整个人吞噬。

该死的,若是换成平日怎么可能中这种圈套!乐思蜀低声咒骂着,脸上一片恼怒,眼底却透着不易察觉的悲哀。

想她清源真人千万年前曾是主宰整个人间的神,无数信徒奉养,何等风光!何曾受过这些屈辱!

可谁知一朝沉睡醒来,天地颠覆,信殿崩塌,世间再无一人知晓清源之人四字,失去信念力的她只能投身一次次的重生交替,靠着凡人之躯存活于世。

如今这副乐家私生女乐思蜀的身躯已经是她投身的第七世了。

乐思蜀定了定神,撑着疲软的身体走进一个僻静隐秘的角落想休息一下。脚下却被什么东西绊到了,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低头一看,却见一个俊美的男人浑身是伤的躺在她的脚边,人事不省,纵然如此狼狈,男人浑身上下仍透着上位者不可侵犯的威严,脸色虚弱,眉峰紧皱,薄唇微白,十分俊俏。

乐思蜀见状眼睛猛地一亮:真是瞌睡送枕头,居然是上好的灵力源!

乐思蜀刚想低下身附上去吸收灵力,浑身却猛地一软,险些栽倒在地。

乐薇安,你给我等着!乐思蜀有些懊恼的骂了一声。

一次次的重生损伤了她的灵魄,所以每个月的今天她都会灵力全失,虚弱无比,偏偏今天还是她回到乐家参加的第一个宴会,她好不容易才溜出来找到一个房间休息。

本以为今天能安稳度过,谁知乐薇安居然安排人紧随其后给她下了药,想把她送到一个恶心的老男人床上去,幸好她有防备,虽然中了药但还是逃了出来。

乐思蜀索性直接坐到了地上,伸手去解男人的衣扣,男人赤裸健硕的胸腹肌肉慢慢显露出来,乐思塾毫不客气的伸手摸了上去。

身材不错。乐思塾说得暧昧,眼神却透着冷静的冰冷,她侧头看了一眼男人微白的嘴唇,薄而俏,形状诱人。

身体的燥热和灵力的亏损让乐思塾皱起了眉头,她舔了舔嘴唇,探身吻下去的那一刻,肩膀却猛地被人攥住大力推开了。

乐思塾抬眼望去,正对上男人一双含着寒气的丹凤眼,仿若万年的深谭,幽深冰冷。

居然这时候醒了……

乐思塾一愣,开始思考要不要趁他受伤直接打晕再继续,省的麻烦。

沈慕衍刚幽幽转醒,一睁眼就看到一张放大的女人的脸,瞬间警惕心起,紧皱着眉心,正要厉声质问她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叫骂声。

人跑哪去了!该死的,千万不能让他跑了!

他要是跑掉了我们都得死!赶紧给我找!

沈慕衍神色一变,翻身而起,顺势拽着乐思蜀躲进角落的一处帘幕装饰后,硕大的红色丝绸帘幕正好挡住二人的身形。

沈慕衍神透过缝隙看着一群凶神恶煞的黑衣人骂骂咧咧的走近了,开始四处搜寻,脸色很是难看。

这些人还真是难缠!
他低头看向怀里的小女人刚要警告她老实点不要出声,却见她正闭着眼紧贴在他的胸前,微翘着唇,杏眼微眯,一副很享受的模样。

沈慕衍这时才发现怀中的女人温度高的不正常,脸色也带着欲望的红,见惯了下作手段的沈慕衍猜出了什么,眉峰一皱刚要说话。

乐思蜀却抬起了头,明明是一张清纯如百合的脸上却处处透着成熟女人的睿智跟慵懒,唇边带笑,眼中却透着睥睨万生的高傲,仿佛世界之巅上的雪莲,美丽却傲骨自成,无人敢采。

她瞥了一眼外面搜索脚步越来越近的人,开了口:那些人是在找你吧。

沈慕衍从刚才的惊艳中惊醒过来,神情一冷,毫不客气的抬手掐住了乐思蜀的咽喉,手下用力,低声威胁道:不想被我掐断脖子就老实一点。

乐思塾毫无动容的看着他,似乎此刻性命被捏在沈慕衍手中的人不是她一般:我可以帮你脱身。

我凭什么相信你。沈慕衍看着怀中这个处处透着独特的女人起了兴趣,手中的力道却丝毫未松。

因为你现在没有选择,只有我能帮你脱身,你伤的不轻,外面那么多人你没有胜算。乐思塾说的笃定。

这个女人有点意思……

沈慕衍松开掐住她喉咙的手,眼眸深沉的望着乐思塾:你想要什么。

沈慕衍不是傻子,这个女人明显不是普通角色,不会无缘无故的帮他。

沈慕衍贴在乐思塾腰上的手,虽隔着一层衣服,仍能感觉到底下传来的细腻跟滚烫,不由一紧。

我要你陪我一晚。乐思塾微抬下巴,眼神坦然说道。

耳边传来越来越清晰的嘈杂,狭小的空间,厚厚的幕帘里空气都带着炙热,少女清丽的味道伴着燥热缓缓攀附在沈慕衍的身上。

沈慕衍挑起眉,并不惊讶却也无认真的说道:好。

如果你办得到的话。

乐思塾清丽的脸上挽起一个笑容,暧昧的拍了拍男主的脸,却用着哄孩子一样的语气说道:那我们就约定好了,你乖乖躲好,等我。

说完她鱼儿一样轻巧从幕帘缝隙溜了出去。

沈慕衍带着脸上残留的滑腻热度,一时愣了,在k城还没有人敢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

定下神来,沈慕衍透过缝隙看着乐思塾散步一样的往那群黑衣人走去。

这个女人到底打算怎么做……

找什么呢?乐思塾歪着头如同天真少女一样问向那群黑衣男人。

几人闻言纷纷回头,领头的是个光头男人,本来满脸的不耐烦,在看清乐思塾的脸那一刻是顿时化作了垂涎。

他目光贪婪的徘徊在乐思塾吊带短裙下玲珑的曲线跟大片白皙的肌肤:小妹妹,这么晚一个人穿成这样跑出来,是寂寞了吧。

他猥琐的舔了舔嘴唇,带着其他几个黑衣大汉靠拢过来。

穿这么暴露的衣服,是不是等着哥哥来摸摸啊。

这身材可真够火辣的,就是不知道床上够不够辣了!

几个人三言两语的放肆调笑着,一个个伸出手就想往乐思塾身上摸。
帘幕后的沈慕衍见状神情一紧,他糊涂了,这个女人中了药还是单薄一人,把她送过去这不是羊入虎口么!

沈慕衍迅速的环顾了一圈,发现地上有根棍子,连忙捡了起来,准备出去救乐思塾。

虽然这个女人身上处处都是可疑的地方,但是他作为一个男人,不能看一个女人为了救他被人侮辱。

就在他准备冲出去的那一刻,乐思塾故作甜美的声音传来。

瞬间他被定在当场。

等一下,你们要是动我的话,就找不到你们想找的那个人了。乐思塾笑得灿烂。

你知道他在哪?!光头男人狐疑的看着乐思塾,以为她是个单纯好骗的小女生,便故意吓唬到说道:你要是乖乖告诉我你知道什么,我就放你走,不然就得让我们兄弟好好爽一爽!

你别吓唬我,我害怕,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乐思塾顺势装出恐惧的样子,摆着小脸慌乱的摇头。

你知道我们找的人在哪?赶紧说!

他就藏在那块红色帘子后面。乐思塾怯生生的往角落的位置指了指。

幕帘后的沈慕衍看着乐思塾三言两语就把他的藏身之处说了,心顿时沉了下去。

这个女人!居然敢耍他!夸他刚才还担心的准备去救她!

眼看着那群人越来越近,沈慕衍攥紧棍子正打算冲出去来个先发制人,一直乖乖站着的乐思塾突然动了。

她猛地箭步上前勒住最后面的一个黑衣大汉,干净利落的用一个十字断头台放倒了他,迅速抢过他手里的棒球棍,抡着朝剩下的几个人冲过去。

臭娘们!敢骗我!光头男勃然大怒的骂道:给我弄死她!

乐思塾冷笑一声,身形矫健的躲开冲在最前的黑衣大汉的攻击,一个翻身拽住他挥舞着武器的胳膊,朝反方向狠狠一拧,大汉一声惨叫传来,带着扭曲的胳膊活活痛晕了。

剩下几个人没想到乐思塾一个小姑娘出手如此很辣,手上的动作犹豫一瞬,乐思塾抓住这个机会冲上前迅速卸掉每个人的武器,手中的棍子毫不留情的往黑衣大汉的头上抡去。

一声声惨叫过后,刚刚还气焰嚣张的几人都横七竖八的躺倒在地,生死不明。

乐思塾挑衅的把棒球棍在手里转来转去,大摇大摆的朝唯一剩下的光头男走去。

她虽然身型高挑,饱满性感,但在又高又壮的光头男面前却显得十分赢弱,可此刻她却浑身带着逼人的气势,把高大的光头男吓得后退连连。

乐思塾轻蔑的笑着:怎么样,你这些兄弟现在爽了,该轮到你了。

她本来被人下药就憋了一肚子气,无处发泄,这些人就撞上门了,她刚才一直贴在沈慕衍身上就是为了恢复灵力,现在已经算是勉强压下了心里的燥火,只是灵力的亏损,让她还是有些虚弱。

但是对付这些凡人,已经绰绰有余了。

你是什么人!你别过来!光头男惊慌的大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