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得让人湿的片段 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

神武将军立刻起身,笔挺的一个立正,能。

那就开城门吧。小姑娘说着,转身就跳上了马车,转眼就消失在了那车帘子里。

神武将军擦了擦额头的汗,有些懊恼自己的蠢笨。

明明只是大将军王的女儿,只是一个几岁的小女娃。

可就是一个小女娃,他就紧张的出了一头一脸的汗。

转身,他一挥手,城门便开了。

玄黑色的马车徐徐驶进了洛城,而众将士只看到了那只从马车车窗里探出来的不停挥舞的手。

白皙小巧,如果不是他们曾经亲眼目睹了大将军王的威武,谁都不会相信就是这个女人带领着他们十万铁卫立下了赫赫战功,扬名天下。

将士们好。云月央一边挥舞着手,一边冲着马车外喊道。

她这声音一出,车外的将士们便激动的兴奋的整齐划一的喊道:大将军王好。

将士们辛苦了。

大将军王辛苦了。

连喊了几声,直到马车驶进洛城城内,云月央才收回了手。

回味了一下刚刚进入城门时的场景,那种检阅十万铁卫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都是跟着她出生入死过的将士,只是,她还不习惯以女装面对他们。

毕竟,冲锋陷阵的时候,她与所有的将士一样,全都是一身铠甲征战沙场。

眼看着云月央完成了检阅任务,云小染立刻小猫一样的窝到了她的怀里,软软的抱着她的脖子。

娘亲,今晚我们还要住客栈吗?一大一小两个人的脚边是眯着眼睛窝在那里的一只小白狐。

小白狐就觉得小小姐这粘乎劲,太腻歪了,没眼看。

云月央摸了摸女儿的小脸,不,咱们回娘亲自己的宅子住。

云小染的眼睛立刻亮了,那以后是不是就有人天天陪小染玩了?

望着云小染期待的小眼神,云月央有些汗颜。

五年了,她和云小染聚少离多。

所以,从这一个月来把她接到身边,小家伙就特别的粘她。

是的。她不确定自己有没有时间,但是没关系,她找人陪小染玩就好了。

娘亲最最好。云小染顿时仰起小脸,在云月央的脸上连亲了好几下。

忽而马车外传来一道熟悉的气息,她沉声问道:辛开,有消息了吗?

主上,还无。越说越弱的声音。

叹息了一声,她沉声道:云府里有什么动静?

禀主上,今天是云府老太君的寿辰,一个月后就是云府里一年一度选当家家主的日子。

她紧赶慢赶的赶回来,就是为了这个。

微微一笑,云月央毫不迟疑的道:辛开,派人通知云府,大将军王即将莅临云府给老太君祝寿。

说着,又转向车前,辛离,载我去云府。

那三个人早就该死了。

如今的她,只要点个头,云月嫣云月汐和齐恒就能被碾成渣渣被狼狗舔净。

只是她的女儿……

五年了,她另一个女儿直到现在都没有半点消息。

这也是他们还能活到今天的原因。

不是不想,而是他们是她现在唯一的线索
忽而,驾车的马一声长嘶,随即原本平稳的马车立刻剧烈摇晃起来。

小心……

辛离的尾音还未落,云月央已经倏的怀抱着云小染箭一般的射出了马车。

马车外,猎猎的马蹄声响起,十几匹马迎面狂奔而来,扬起滚滚飞尘,惊的她的马受了惊。

云月央只扫了一眼,就轻盈的落在了受了惊的马背上,轻轻一拉马的缰绳,那马立刻乖乖的站稳。

从狂躁到被驯服,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

娘亲,快看……正软软窝在云月央怀里的云小染突然间惊叫出声。

随着小家伙的视线看过去,云月央眉头一皱,箭一般的射向了两步开外的一个孩子。

目测两岁多的小娃,这一刻因为惊吓过度,正坐在马路中间的地上哇哇直哭。

每次看到孩子哭,她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失去的那四个孩子,心都会疼。

眼看着那十几匹马就要冲撞过来,云月央拎起小娃的胳膊就要带走他。

却就在这时,有一只大掌忽而握住了小娃的另一只胳膊。

她倏的抬头看向对面的人,你……

迎面的男人看起来相貌平平,可只一眼就给她一种无形的压力,他身姿挺拔,瞳眸灼灼,很男人的感觉。

起。他冷声一喝,她不由自主就随着他一起飞掠向半空,然后一起落在了一侧的民房屋顶上。

刷刷刷……十几匹马正好飞速掠过。

好险。

如果不是刚刚两个人的速度足够快,只怕此时两人手中的孩子已经成了一滩肉泥。

娘亲……被丢下的云小染推了推刚刚差点掉到地上,又被她抓回挂到脸上的人皮面具。

随即嫉妒的望着云月央救下的小娃,挥舞着小手让云月央赶紧下来,娘亲只能陪她,不许陪别人家的小娃。

云月央立刻放下了手里的小娃,飞纵落下,轻轻抱起了云小染。

这孩子应该是这几年的聚少离多让她有了心里阴影,特别怕她又丢下她。

与此同时,几步外的一家裁缝店前,一个看起来相貌平平的小女孩一眼不眨的看着云月央抱着云小染,此刻的眼神里全都是震惊之色。

她看到了。

虽然只不过瞬间,但是她真的看到了那个掉下人皮面具的小女孩的真实面容。

居然跟……跟她长的一模一样……

还有,那小女孩有她没有的娘亲。

若儿,走了。南宫晓若正在脑子里脑补那个女孩象自己的可能的原因的时候,一只大掌轻轻握住了她的小手,随即抱起她就走向了不远处的客栈。

可南宫晓若的视线全都在自家父亲身后的那一大一小的母女身上。

那个女孩象她,那个女孩有娘亲。

她好羡慕。

直到被南宫墨抱着她走进客栈,她都没有回过神来。

南宫墨只当女儿刚刚是被狂奔而来的马惊吓到了,便也没有多问什么。

把南宫晓若放到房间里,就去楼下安排饭菜了。

眼看着南宫墨消失在门前,南宫晓若立刻转身就打开了客栈的窗子。

小身板轻盈飘下,转眼就追上了云月央的马车。

直到马车停在云府的大门外,小家伙才一溜烟的跑回了客栈
她脸上也有人皮面具,可是太丑了。

就好嫌弃。

爹爹说出门在外,只能带丑的,这样安全。

可是,那个跟她长的一模一样的小女娃脸上的人皮面具就很漂亮呢,太漂亮了,跟她原本的脸一样漂亮。

人家的娘亲真好,人家的娘亲让戴漂亮的面具。

就好羡慕。

羡慕人家可以戴漂亮的人皮面具,羡慕人家有善解人意的娘亲。

她也想有善解人意的娘亲。

南宫晓若嘟着小嘴原路返回的跳到了窗子上,还没跳下去,就看到了客栈上房里正襟危坐在椅子上的南宫墨……

云府。

餐厅。

云老太君坐在上首,同一桌的分别是大房二房和三房的主母与大夫君,还有几个大夫君的嫡出儿女。

下首第一桌是大房主母的庶夫君与儿女。

下首第二桌是二房主母的庶夫君与儿女。

下首第三桌是三房主母的庶夫君与儿女。

此刻,云老太君一脸喜气洋洋的对云府现当家主母,也是大房主母云青在讲话。

阿青,昨个齐家差人来提亲,汐儿也大了,她的婚事是不是也该提上日程了?

云青还未说话,坐在她身旁的大夫君孟武脸色一沉,母亲,齐恒是我央儿早就定下的小夫君,这样不妥吧。

下首第一桌云青的二夫君陈南兴立刻软声的道:孟武,你央儿已经失踪了五年,这能不能回来都不一定,难不成你还想让齐恒等央儿一辈子?

云青的三夫君陆临紧跟着附和陈南兴,可不是吗,说不定云月央早就去极乐世界享福去了。

你……孟武气的憋红了脸。

云月汐放下了筷子,打断了他,娘,齐恒是云月央内定的小夫君,那就算是要我娶他,他也只能是我的小夫君。

她怎么也不能被死了的云月央比下去。

云月央的小夫君拿给她做大夫君,她不干。

云老太君正待说话,管家云心跑了进来,老太君,大喜了。

什么大喜?说来听听。听到管家说有大喜的事情,老太君云金凤嘴都合不拢了。

刚刚有人来报,大将军王即将来我云府。

云金凤腾的站了起来,你说的是今天还朝的大将军王?

这句话问出来的时候,她脑子里反复搜索了一遍,很确定齐国如今只有一个大将军王。

只不过,大将军王常年戴着面具,很少人知道她真实身份。

对。

陈南兴也腾的站了起来,这一定是因为阿青身份尊贵,我嫣儿和汐儿为我大齐的栋梁之材,大将军王惜才,所以今天一还朝就来我云府拜访,这可是我云府无上的荣耀。

一旁的陆临眨了眨眼,正色道:会不会是假的?我听说今个一大早,但凡是候在东城门前想要一睹大将军王风姿的人,从九品到一品,全都被遣返回府,就是当朝宰相都被遗返了。

而云家的云青不过是三品大员,怎么也比不过太师太傅吧。

只要不是傻的,都不会把云心这话当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