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小东西你怎么这么紧 校花系列第92部分阅读

嗯……嗯啊……

疼……

稳婆……稳婆……云月央脸色苍白,挥舞着手臂冲着门前嘶哑喊到。

啪,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她错愕抬头,稳婆来了吗?

没有稳婆,云月央,你还想生吗?耳边忽而传来一道阴恻恻的声音。

云月嫣……你……你想干吗?云月央懵了的看着面前的这个云府里的庶长姐。

还有云月嫣身后的两个人,一个是偷偷把她藏到这里的云月汐,一个是她有婚约的未婚小夫君齐恒。

他……他们两个竟然都没有阻止云月嫣打她。

云月央正吃惊的捂着脸,就听云月嫣冷冷一笑,马上你就知道我们要干什么了。

说着,她转头对跟过来的几个嬷嬷道:把她的肚子剖开,拎出里面的小杂种丢出去喂狼狗。

她尾音未落,门外正好传来一声声的狗吠声。

云月央一脸惊恐,云月嫣,你不是说我怀的孩子是你的亲外甥,你会象对待自己孩子一样的对他吗?

云月嫣翻了个白眼,她随随便便的一句话,云月央就信了,真是蠢透了。

给我剖。云月嫣一声令下,指挥跟来的嬷嬷给云月央剖腹。

眼看着一个嬷嬷手握短刀落向自己的腹部,云月央扭动身体就想避开。

可其它几个嬷嬷的手随即落下,按着她的身体如同砧板上的鱼,再也动弹不得。

随即就是腹部如同切豆腐一样的被切开,云月央慌了,急忙道:别……别切到我的孩子。

豆大的汗珠滚滚落下,明明痛的生不如死,但云月央却一动也不敢动。

胎儿怀了那么久,早就有了感情,她生怕嬷嬷切到了孩子的小手或小脚。

是个男孩。切腹的嬷嬷很快伸手就拎出了一个血淋淋的小婴儿。

扔出去喂狼狗。云月嫣挑着长长的指甲,漫不经心的看着眼前血淋淋的云月央。

她一心一意想要的男人,结果被云月央给截了胡不说,甚至还怀了那男人的孩子,那云月央就必须死。

当然,是被她折磨至死,才能报云月央抢她男人的仇。

你……你怎么敢?云月央瞪大了双眼,眼睁睁的看着那嬷嬷拎着她才来到这个世上的儿子就丢到了门外。

一行人谁也不理会云月央,就见嬷嬷又掏了掏云月央的肚子,惊奇的道:大小姐,还有两个,也都是男孩。

啧啧,云月央,你真是猪呀,怪不得打从怀孕起肚子就那么大,原来是怀了好几胎,不过就算是生了也没用,还不是一生下来就被喂狗的下场。一旁,云月汐嘲讽的说到。

云月央还没来得及看一眼自己的三个儿子,就全被嬷嬷拎着小脚丫丢出去喂了狗。

耳朵里全都是婴儿啼哭的声音,云月央要疯了。

忽而,嬷嬷的手又落到了她血淋淋的腹中,她疼的死去活来的时候,就听那嬷嬷又道:大小姐,还有一个,是女婴……
女儿,我的女儿……云月央拼命的去拉那嬷嬷的手,想要抢回来。

一旁的云月汐拔下发间的簪子狠狠的划向她的脸。

云月央,你别担心,你这个女儿不会死,我和姐姐不会把她丢去喂狼狗,我们会让人把她洗干净卖去妓院,让她一辈子做一个千人骑万人上的货色,你说怎么样?

不要,把我女儿还给我。血沿着脸颊滴落,云未央伸出手不要命的要抢回自己的女儿。

噗呲……噗呲……云月汐又在她的脸上划了好几下。

可云月央却仿似没感觉到似的,拼命的去拉那嬷嬷的手要抢回女儿,扑通一声,人却因为冲力而摔到了地上。

云月嫣和云月汐一起象踹死狗一样的狠狠的踹着云月央。

贱女人,我们就把你的儿子喂狗,把你的女儿卖去妓院,再把你丢到后山去喂野狼。

眼看着云月嫣和云月汐铁了心的要卖她的女儿,她转身求助的看向齐恒。

齐恒,你救救我女儿,你说过你会把我的孩子视如已出的。

可从前看着从来都是温润如谦谦公子般的齐恒却退后了几步,满脸嫌弃的道:云月央,我齐恒才不要不干净的女人,你让我很失望。

我没有……明明只是一场意外,如果可以,她宁愿那天晚上没有意外。

她也曾犹豫着要不要生下孩子,是面前的这三个人哄着她既然怀了就生下来。

结果现在,他们居然这样对她。

大小姐,有人朝着这边来了。门外,一个嬷嬷慌张的跑了过来。

慌什么,把这个丑八怪拖出去丢到后山喂狼。云月嫣欣赏了一下花了脸的云月央,挥手示意嬷嬷把她拖出去。

救……救我。云月央不想死,可惜,她费尽力气的声音听在自己耳中却是宛若蚊蝇般的低低弱弱。

没有人救她,转眼就被丢到了一辆马车上,昏死了过去。

一个时辰后。

野姜花轻轻摇曳的山野间,一头野狼凑近了一具女体,张开大嘴就咬了下去。

女人倏的一下睁开了眼睛,眼看着一头狼正咬向自己,她下意识的抓起手边的一块石头就砸向了眼前的这头狼。

扑……鲜血和脑浆飞溅,刚刚还虎视眈眈的狼转眼就成了一具尸体。

云月央环顾周遭,再看看自己被剖的血淋淋的腹部,才反应过来她堂堂二十八世纪的现代军医居然穿越了。

原主的记忆顷刻间漫过她的脑海,全都是四个婴儿啼哭不已的哭声。

她正在心里可怜那四个才出生就命运坎坷的婴儿时,忽而发现敞开的肚子里有什么在动。

伸手一摸,一个小婴儿就到了手里,是个女儿。

她有女儿了。

手腕一翻,云月央手里顿时就多了一个小药箱,还好,不止她的人穿越过来了,医用必备的药箱也随着她一起穿过来了。

紧搂着这个小女儿,心里暗暗发誓,她会保护好这个女儿,也会让云月嫣云月汐齐恒三个人不得好死。

她三个儿子的仇她要报,她的另一个女儿,她一定要找回来。
五年后。

齐国。

国都洛城。

东城门外。

城门两侧,十匹纯黑色的汗血宝马上,十个身着暗红色大氅的将军手握缰绳时不时的往官道上眺望而去。

齐国的大将军王归来了。

这是大齐文惠帝亲自命令他们来迎接大将军王进城的。

文惠帝本想亲自迎接,可是大将军王不同意,她只想悄悄的低调的回到洛城。

齐国从九品到一品,从芝麻小官到封疆大吏早就听说了大将军王的威名,都想一睹姿容。

一大早就争抢的来到东城门前,却全都被玄衣铁卫挡了回去。

别说是等在城门口了,就是靠近城门都不可以。

忽而,官道上有飞尘扬起。

随即,一辆玄黑色的马车徐徐临近城门。

同色的流苏轻轻摇曳,为马车里的大将军王凭添了一抹神秘色彩。

为首的神武将军顿时眼睛一亮,一带马的缰绳便迎了过去。

随着神武将军飞驰向那辆马车,城门外恭候已久的十万铁甲顿时激动的高喊起来,大将军王……大将军王……

他们的大将军王归来了。

顿时,整个东城门外,全都是震天般的呐喊声。

一个月前,大胜的边关战士们尽皆还朝,独有大将军王一个人直到现在才悄悄归来。

众将士眼看着那辆玄黑色的马车越来越近,忍不住的翘首以盼,越来越激动了。

在他们的眼里,大将军王就是他们的神。

五年来,她开缰扩土,硬是把齐国失去的大半江山尽数夺回,甚至于还打败了屡屡入侵齐国的几个狼子野心的邻国。

不过,她只是打败即止,绝对不会占领邻国的一寸土地。

却让那些邻国人从此只要一听到她的名字,就闻风丧胆,再也不敢入侵齐国边境。

因为她,齐国才能国泰民安,因为她,边境的百姓们才得以安居乐业。

随着将士们激动的呐喊声,马车缓缓停下。

神武将军随即跃到马下,恭敬的冲着马车道:大将军王,欢迎回朝。

他这一声落,整个城门外所有的喊声戛然而止,所有人的目光都投落到了马车上。

就在众人尽皆期待的等着大将军王跳下马车检阅他们的队伍的时候,一只白白嫩嫩的小手悄悄的撩开了马车的车帘。

随即,一个小脑袋瓜露了出来,好奇的看着城门前的十万玄衣铁卫,你们是在欢迎我娘亲吗?

神武将军手一抖,你……

这小女娃太好看了,皮肤白的几近透明,一张小脸上黑葡萄般的大眼睛这一刻正骨碌碌转的瞧着马车外的众将士。

人很多,可她并不怯场,只是好奇的小模样。

萌的快要把人的心都融化了。

直到小姑娘小白兔一样蹦蹦跳跳的跳到了神武将军面前,他才恍然回神,你是……

小姑娘小手指一勾,神武将军就不由自主的蹲下了健硕的身体。

然后就见小姑娘惦起脚尖小嘴贴上他的耳朵,认认真真的说了一句话。

我娘亲说了,她感谢各位的迎接,不过她乏了,现在谁都不想见,你能帮她做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