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老人的春天敏静九章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我

阿槿,对不起!当年的事情都怪我,是我被猪油蒙了心,这五年我每天都是在懊悔中度过的。尹可妍忽然上前拉住了沈木槿的手。

沈木槿冷眼旁观,这个女人的话,她一句都不会再信了。

滚开!沈木槿狠狠一甩手。

尹可妍反应不及,脚下一个趔趄,重重摔在地上。

这一摔,让尹可妍彻底明白了,既然假扮柔弱没有用,也就没有必要再委曲求全了。

她踉跄着从地上站起来,眼睛里忽然透出一股瘆人的杀气,连说话的声音都诡异了几分。

沈木槿,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你仗着家世好,就可以处处看不起我,你把奖学金施舍于我,就是为了把我踩在脚下,永远做你身边的小跟班。

我喜欢易衍郗,为了证明自己,我才不惜一切代价设计陷害沈家,把沈家扳倒,我就能和易少搭上关系,光明正大嫁入豪门,安安稳稳做我的易太太。

可是我错了,现在我才知道,你们和易衍郗才是一个世界的,你们从来都看不上我,这辈子我只能靠自己努力,才能得到你们不屑一顾的东西。

当初,她在酒里下药,把易衍郗灌倒,本来想自己上,可是一想到自己没有生育能力,怕是日后套不住易衍郗,只好便宜了沈木槿,让她替自己生下易衍郗的孩子。

即便后来如愿做了易衍郗的女朋友,可他那副冷漠疏离的模样,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更别说碰她了,这种与生俱来的落差,让她愈发心理扭曲。

可笑至极。沈木槿对她的说辞嗤之以鼻。

尹可妍,你真是狼心狗肺,阿槿那样帮你,你却恩将仇报,和畜生又有什么两样。

一旁的林语苏忍不住爆粗口,她完全不敢相信,一直以来,她心目中那个温柔可人、善解人意的尹可妍,居然全是装出来的!

我问你,大学的时候,阿槿代表学校参加全国服装设计比赛,明明可以一举夺魁,谁知最后却因设计稿丢失而名落孙山,不但被扣了当年的奖学金,还被全校人耻笑,那次意外,和你到底有没有关系?

对,是我干的,你刚才不是看到了吗?我不光偷了沈木槿的设计稿,就连她比赛前拉肚子到脱水也是我干的。沈木槿,我就是看不惯你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尤其是你看似大公无私的虚伪样子,让我感到恶心。

难道这些都是我的错吗?不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评判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没有错,我也想出人头地,而不是永远活在你的光环下面。

林语苏有些崩溃,她坚信了多年的铁三角闺蜜情分,原来都是假的。

尹可妍,你说的是人话吗?你也不想想,你大学四年的学费是谁辛辛苦苦省出来给你交的?你半夜阑尾炎发作的时候,又是谁背着你到医院的,还给你垫上医药费,一直照顾到你出院?

是阿槿!你怎么可以恩将仇报,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呢?
尹可妍没有理会林语苏,而是走到沈木槿跟前,你永远都是这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真是让我恶心透了!

巧了,我也是!

沈木槿冷唇一扬,身形一动,几乎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就近了尹可妍的身。她死死掐住对方的脖子,目光凌厉而冰冷,尹可妍,你真是丧心病狂到无药可救。

手掌一用力,尹可妍的整张脸都因为窒息而憋的通红。

她都没看清楚,沈木槿是怎么从几米外的距离蹿到她跟前的。

几年过去,这个女人的身手,变得好可怕!

尹可妍打心底升起一丝恐惧。

阿槿,你可千万别干傻事!虽然尹可妍可恨,但也不值得你赔上一辈子。林语苏想要上前劝阻,她生怕沈木槿冲动之下,失手杀人。

杀她?沈木槿冷笑着,她还不配让我亲自动手。

让尹可妍生不如死,有一万种方式。直接死了,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今天,不过是给个警告而已。

尹可妍,你的报应就快来了!

说完,沈木槿拉着林语苏就要离开,却听见身后尹可妍略带沙哑的声音传来,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你弟弟的下落了吗?

沈御?

沈木槿脸色陡然一变,我弟弟在你手里?

当初沈家家破人亡,她弟弟也因此失踪,她找了很多年,却一直杳无音讯。

你那个傻弟弟的下落,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哦,对了,你可千万别把我惹急了,不然你那个智障弟弟要是缺胳膊少腿的话,我可一概不负责哦……

尹可妍肆意的狂笑着,她以为一通威胁,就能让沈木槿掣肘。

可她话音还未落,脸上便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我告诉你,尹可妍,你不要不知死活招惹我,今天站在你面前的沈木槿,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傻到为你两肋插刀的沈家大小姐了,也不会再错信你这种卑鄙小人人了,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沈木槿头也不回的拉着林语苏离开。

尹可妍那么丧心病狂,她绝对不相信,尹可妍在她死后,还会好心照看那个自闭症的弟弟。

林语苏不由心疼的拥住她,阿槿,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永远站在你这一边。

沈木槿莞尔一笑,有你这么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我还是很欣慰的。

到家后。

沈木槿就联系了唐亦琛。

我想请你再帮我调查一下我弟弟的下落。

阿槿,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别这么生分。

电话那头,唐亦琛温柔而颇有磁性的声音传来,让人如沐春风般温暖。

五年前,沈家败落后,是唐亦琛主动伸出援手,将她带到了国外,并顺利生下孩子,在她被尹可妍逼得跳海自杀后,也是唐亦琛不顾一切将她从死神手中抢了回来。

如果没有唐亦琛,她恐怕早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了。

对于这个男人,她是打心底里感激。

但是她没有跟唐亦琛说起易衍郗身边那个跟贝儿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她想亲自去调查这件事情
她想要知道这个孩子的真实身份。

亦或者说,她想要知道,这个孩子跟自己和贝儿到底是什么关系。

沈木槿闭了闭眼睛,脑海里出现了易晓宸那张跟贝儿一模一样的脸蛋。

她微笑着一遍一遍的回忆着那个小男孩的笑容和声音。

那种温暖又熟悉的感觉一次次涌上来,继而又被几年前她失去孩子的绞痛交织在一起,无比复杂。

如果,这个孩子,真的跟她有关系。

那么,无论付出各种代价,她也在所不惜!

苏苏,那天在秀场遇见的那个小男孩……

沈木槿有点局促不安,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张嘴询问易晓宸的情况,又不会让林语苏察觉出来她打算调查这个孩子背景的事情。

哪怕是她长期不在国内,她也知道易衍郗的权势滔天。

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你说易晓宸嘛?哎呀那个小家伙是真的好帅呀!简直完美复制了他爹地的基因,而且头脑又聪明,在幼儿园也属于风云人物了吧!

他在哪个幼儿园呀?沈木槿假装不经意的问了一句,心里却暗暗的做了一个决定。

就在距离易氏集团最近的那家幼儿园。

沈木槿点了点头,心中计算着从目前住的酒店到那所幼儿园的距离,盘算着接下来的行动。

时间虽然已经过去了几天,婚纱秀场的闹剧在众人的窃窃私语和对尹可妍的讽刺之下匆匆落下帷幕,但是这种抄袭的事件却还是被人当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

相对于别人只是觉得尹可妍抄袭可耻之外,易晓宸更多的感觉就是失望。

近在咫尺的偶像就这样错过了!

在他的心里,Daria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她的每一套设计,她的每一个公布的手稿,他都会小心翼翼的下载保存下来,反复的琢磨观看。

而这次,是她本人出现在秀场,他竟然错过了!!

都怪爹地,为什么要提前走啊!

看见偶像的机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有了。一想到这里,易晓宸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大男人叹什么气?

易衍郗从门外进来,放下手里的西服外套,揉了揉易晓宸的头。

Daria去了婚纱秀场,可是却被我错过了!易晓宸一脸的失落。

是你非常喜欢的那个婚纱设计师吗?Daria?易衍郗坐在儿子身边问道。

嗯,听说她会在国内停留一阵子,也不知道她后面的行程会是什么样子,如果能见一面该多好……

易晓宸一说起偶像,眼睛里亮晶晶的都是光。

晓宸,一定会有机会的,交给爹地,一定会让你看见你的偶像的!

易衍郗知道儿子对于那位婚纱设计师的喜欢和尊敬,但是这次没有办法只能离场,让儿子跟偶像擦肩而过,他也有些愧疚。

又安慰了儿子几句,看着儿子失落的小脸上露出笑容才拍了拍儿子的头,让他去玩了。

孩子毕竟是孩子,既然已经得到了爹地的许诺,那他要做的就是满怀期待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