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追妻火葬场姜予念江叙沈星辰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第8章

狭小的车厢内昏暗灯光下,姜予念却见江叙那双猩红的眸子里仿佛藏着最深最重的恨意。

她瞬间愕然,被江叙腾升出来的恨意灼烧得心中刺痛。

他——到底有多恨她?

三年来,她谨小慎微地在家中扮好江太太一职,每天准备好早餐晚餐,尽管他几乎不吃。

她尽心尽职地当好江太太,同时也在等待他可能忽然对自己生出来的喜欢。

可最终得到的,是他的恨。

恨她成为他的妻子剥夺了他的婚姻,恨她让他儿子成为私生子,恨她……

原来,一份厚厚的喜欢并不会换来同等的爱意,甚至会成为人家的负担。

她这么一厢情愿的付出,最终感动的,不过是她自己罢了。

姜予念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一直到很久之后,车内弥漫着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

江叙开了车内的灯,赫然发现姜予念的手臂被什么东西划开了一道口子,伤口已经凝固。

但是暗红的血液在她手臂上留下几条血痕,触目惊心。

姜予念却像毫无知觉一般,面无表情地穿上衣服,“你要是觉得够了,就送我去医院,我不想我的手以后连手术都做不了。”

她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看得江叙一阵心烦,将柜子里面的纸巾拿出来扔给她。

“擦擦。”

“江院长是担心这个样子送我去医院,大家觉得你可能家暴我?”姜予念何尝不恨?

恨自己付出了那么多,江叙依旧讨厌她。

恨明明知道江叙讨厌她,却还是觉得要将他忘掉好难。

就好像生生地从心头上将一块肉狠狠地剜去,刀子落下的每一下,都疼得她无法呼吸。

可是……坏掉的肉就是要割掉啊……

江叙没有理她,启动车子离开。

车子开过两条街,姜予念发现这并不是去医院的路,而是回御景苑的路!

“你往哪儿开?”

“回家。”

“那不是我的家!”

“在没有离婚之前,你哪儿都不准去!最好立刻将东西给我搬回去!”江叙言辞狠厉。

好像姜予念不搬回去住,他就要赶尽杀绝一般。

姜予念还想说什么,只听着江叙用他沉冷的声音说道:“你别以为这婚是你想离就能离的,老太太那边等我安顿好了,你就算是上天了,都没人在意。”

他在乎沈星辰,在乎江子言,在乎老太太。

却从未在乎过她。

早该知道的,不是吗?

为什么还是会有心如刀割的感觉?

她想,狠狠地痛过了,就不会再疼了。

车子抵达御景苑地下停车场,姜予念自己下车来。

这点伤口算什么,回去自己处理就好了。

反正是医生,有什么处理不来的?

倒是没想到会在地下停车场内碰见下了夜班回家的陈妄。

陈妄瞧见姜予念手臂被划了好长一条口子,身上衣服也很是凌乱,走了过来。

“你怎么回事,怎么不去医院?”陈妄看了眼姜予念的伤,还好,没伤到筋骨,消毒贴上纱布就好了。

姜予念将手臂往身后藏了一下,“没事,我自己能处理。”

说完,姜予念就往电梯那边走去。

倒是江叙,冷眼将陈妄与姜予念刚才的对话与动作收入眼中。

“江叙,你干嘛?”陈妄脸上有些许的情绪,“你再怎么样,都不能对女人动手!”

医院里总是少不了爱说闲言碎语的人,这个科室的谁谁谁和那个科室的谁谁谁有暧昧,有关系,根本藏不住。

传言冷面阎王陈妄平日工作上一丝不苟,但是对于教姜予念这个下属,那是不遗余力的。

江叙目光沉沉地看着陈妄,那深邃的眼神仿佛要将他看穿看透一般。

地下车库内本来就安静,在两人都不说话,眼神交汇时,有什么东西在两人之间炸开来了一般。

最后还是江叙先收了凌厉的目光,开口,声音清淡,“陈妄,这是我自己家里的事情。”

一句自己家里的事情,提醒着陈妄不要多管闲事。

又仿佛在暗示他别的什么。

陈妄无框眼镜下那双平静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异样的神色。

倒是很快恢复平静。

“姜予念是外科医生,手有多重要,你比谁都知道。”

“就算她不拿手术刀,难道江太太的身份,委屈她了?”江叙单手插在西装裤口袋中,没再说更多,迈开步子往电梯那边走去。

陈妄看着江叙的背影,眉头拧在一块儿。

什么时候,江叙变成这样了?

他们两好像再也不是寝室对床的好兄弟,他们不再一起打球,不再讨论复杂的手术,不再……

从江叙放下手术刀那一天起,他们就注定要分道扬镳。

……

姜予念忍着疼回到公寓。

先前在车上被江叙强迫的时候,她的手臂好像被什么东西划到,她喊过疼,喊过让他停下来。

但江叙置若罔闻。

算了,可能等什么时候江叙觉得她欠他的还清了,就不会再折磨她。

好在家里有药箱,东西还很齐全。

姜予念将血迹清洗干净,伤口没敢碰水,回到客厅拿消毒药水擦拭伤口的。

虽然是医生,给人家处理伤口的时候可以做到镇定如斯。

但是自己用左手处理右手的伤口时,多少有些不太便利。

尤其当消毒药水与伤口相碰时,伤口**辣的疼痛让姜予念五官都拧在一块儿,眼泪生生地被挤了出来。

也太疼了吧……

她听到了玄关传来的关门声以及江叙走进客厅的声音,她没抬头,不想与他有什么对视。

却听到男人冷厉的声音,“哪个老师教你伤口能用水冲的?不知道你是怎么毕业的。”

“……”伤是在他车上造成的,现在他还在这边冷嘲热讽?“那我也不知道当初医院怎么就收了我的简历,医院挑医生的眼光也很一般。”

她不再像先前那样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她会开始反击,会违背他的意思,不会顺着他。

顺着他的理由很简单——爱他。

不顺着他的理由也很简单——不想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