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小作文 戏里戏外po 深度开发1v3

该死!

宿醉令金楠感到全身像是被人拆了又重组,头里面似有人在打鼓一样,痛不欲生。

通常他不会允许自己喝过量的酒的,可是昨天是个例外。

一方面是因为昨天是他的大喜之日,另一方面他也用喝酒来庆祝自己伟大的牺牲。

所有痛苦的一切都要怪那个自私的公主。

她以为她是金枝玉叶,就可以为所欲为,要什么就有什么吗?

但是遇到他,那个狡猾的小狐狸什么诡计也休想用在他的身上。如果不是为了小师辣,他才不会代替大师兄娶她呢!

他一点也不希罕当什么驸马!

金楠的思绪依然在她的身上打转——

她是他见过最美丽的女子,高雅、沉静,还有一双似乎隐含了许多忧愁的大眼睛。

她是他喜欢的那一类型的女子,他无法确定自己对她超乎常人的厌恶,是否是因为害怕自己会被她深深吸引……

此时,他的鼻息中闻到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这个味道告诉他,她来了。

他缓缓的转过头,看到她站在门口,手中端着一碗东西。

宛露一颗心怦怦跳,丝毫不听她的控制。

看他斜靠在床边,似乎在思考什么,紧皱的眉暗示着宿醉的痛苦。

不是想找我吗?进来。

她走了进来,看到他露出些微古铜色的胸膛,她本以为他外表瘦长,没想到他肩膀宽厚,一身结实强壮的肌肉显示出他常年练武。

她迎上了他充满嘲弄及挑衅的目光,坚定自己的脚步走向他,这是醒酒汤,我想你会需要的。

你已经迫不又待想成为一个好妻子了吗?他刻薄的说。

她早知道他会攻击她,只要逮到机会就会打击她,看她崩溃是他的乐趣。

怎么,后悔没在这碗醒酒汤里下毒药吗?

他嘲弄的目光像火焰一样灼烧着她的五官,嘴角漾着一抹令人想生气的笑。

不过,她不会生气的,他要任性、爱吵架,要像个被人抢了玩具的小男孩,那是他的事,她不会和他一样幼稚。

感谢你提醒我,下次我会记得的。她冷冷的反讽回去。

你!他黑眸一深,马上起身伸出手捏住她的下巴。

她的肌肤因为他的触碰而灼热,让她有股冲动想夺门而出。

她以为他会骂人,但是出乎意料的,他只是抢过她手中的碗,然后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一口喝光醒酒汤。

她伸手接过他手中的空碗,想转身离去,但是他的手紧紧的握住她的手,逼她不得不抬头面对她。

驸马?她想要收回手,他却抓得好紧,甚至觉得他根本想要捏痛她。

看来你是真的有心要好好的当我的妻子。他的声音沙哑低沉,气息喷在她的脸上,双眸似炽热的太阳,令她全身感到一阵虚弱。

当然。

为什么?他无情的逼问。

她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强迫自己冷静的面对他,因为我已经嫁给你为妻了。

他的目光似要穿透她般的看着她,就这样?

不然呢?宛露轻轻的甩开他的手,然后用最温柔、最体贴的语气对他说道:驸马,晚上记得早点回家吃饭。

说完,她便优雅的走出去,留下他一个人若有所思的站在原地。

不过,她想,她肯定是等不到丈夫回家吃晚饭的。
公主,饭菜都凉了,你要不要无用?小可关心的问。

宛露没有带任何一个宫里的人,来帮忙的宫女也被她送回去了,她只挑了府里一个看起来乖巧的小丫鬟在身边使唤着。

你先退下休息吧!我等驸马回来就可以了。

可是公主,你是金枝玉叶,不能饿肚子……

行了,退下吧!

她不想再听到什么金枝玉叶、千金之躯的话,她只想当个平凡的女人,相夫教子,不用再管宫里的勾心斗角。

哪知嫁了人,依然不幸福。

她静静注视着床上的大红喜字。一颗心难过的令人难以忍受,也许,她生来就是个不讨人喜欢的人吧!

她的母亲虽然贵为外邦的公主,但是遇上了父皇——一个毁了她的国家又强占她身子的仇人,在生完她之后,便在大殿上自杀身亡。

留下她,自然是爹不疼,大娘更是不爱。

她该记住娘留给她的遗书中的一句话,那就是:别被任何人轻易打倒,也别让自己的心任意失落。

她的泪水不知不觉滚落下来,一滴滴灼伤了她。

没关系,宛露,不要在乎他了,反正他以后就会感谢她了。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擦干了眼泪,望着满桌的好菜,拿起了碗筷吃了一口、两口……

她要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不再为任何人把生活搞得昏天暗地。

唯有如此,她才可以活下去,过得更好。

三更半夜。

金楠故意拖到现在才回来,他知道她一定会很生气,他不否认他是故意的。

等门的下人在金楠一进门时,便投以责备的目光,不过当金楠再看他之际,又消失了。

接下来是在走廊打扫的丫鬟也是,大厅的家丁同样如此,大家似乎都在等着他回来,全在怪他为什么拖到这么晚才回来。

不对劲!

通常三更半夜,大家应该都去睡了,不会有这么多人的。

但他不在乎,因为他是一家之主。

走入了房内,他的目光情不自禁的看向小木床——

没人!

来人。

在。在金楠身边伺候的小王连忙应声。

公主呢?

公王等了驸马爷一个晚上,她今天忙了一整个下午做了一桌子好菜,很辛苦的,驸马爷,你不回来也该派人通知一声,才不会让公主一个人痴痴的等。

煮饭引

身为金枝玉叶的公主,居然会洗手做羹汤,他的心里不由自主的浮起一丝丝的暖意。

不过,休想他会被她的诡计得逞。

是啊!公主忙了一整天了,不过因为都找不到驸马爷。其实驸马爷应该出去前要交代一下行踪,不然公主等了好久,看起来好可怜……

你现在是在教训我吗?

金楠的口气中射出了一抹冰冷的杀意,小王马上闭上嘴。

他有没有听错?一向对他忠心耿耿的小王居然会站在那个女人那边替她说话。

她也不过才过门两天,就已经拉拢了他身边的人吗?

小的不敢。

都已经说了,还有什么不敢的。

他怒火冲冲的说,然后拂袖而去,留下小王一个人呆在原地,全身开始冒冷汗了。

该死的女人!不但扰乱了他的生活,连他身边的人也不放过。

看来她不但是个自私的女人,更是心机重的女人。他恶狠狠的想着。

原本他生气的没有注意到周围的环境有些微的改变,不过走没几步,他就察觉到了
房屋四周似乎变得整洁、干净,闪亮得仿彿是新建似的。

之前他似乎有听管家说过墙壁有些剥落,希望可以请款好好的粉刷,但是因为忙着喜事,他也就没再想起这件事,现在看来,似乎才刚用白粉粉刷过。

窗户也擦得像是透明似的,可以擦到这种程度,表示下人们都很勤劳,一点也没偷懒。

接着,他在大厅前驻足。

只见下人们正在把一幅一幅的字画挂在大厅的墙上,他定神一看——

这不是他的作品吗?

不过,他都卷起来收在画筒里,不像现在被人用上好的红杉木框框起来,还挂在大厅上献宝。

文二,这是怎么一回事?

驸马爷,我们在挂画。

我知道,我是问这些画是谁叫你拿来挂的?

文二咧嘴笑着,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恭敬的说:当然是公主。驸马爷,公主不但可爱,聪明绝顶,还很好心,她整理你的书房的时候发现了这些宝,然后马上决定拿出一些挂在大厅,剩下的……

剩下的怎样了?不会是烧光了吧?

卖了。

他傻眼,卖了?

而且还卖了很高的价钱。公主很好心,把那些钱拿来给我们加菜、换新衣服,还有红包。

这摆明了就是借花献佛吧!拿他的心血……

卖多少?

不清楚,好像是十万两。

这么多!他的画可以卖到这么多钱?倒是让他受宠若惊。

驸马爷,你看看这些画摆的位置好不好?

不了,我要去看看我的公主夫人把我的哪些东西给卖了。他无法控制声音中的嘲讽意味,话一说完,便转身大步的走开。

那个女人凭什么乱翻他的东西,还没经过他的同意就卖了。虽然她是他的妻子,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没错,但是不代表就可以不把他这个男主人放在眼里。

他真的火大了。

所有的人都神经错乱了吗?

她太胆大妄为了!

她以为她是谁,凭什么没先跟他商量,就迳自插手管他的事?这个家是他的,若有任何地方需要改变,也得由他来下令。

不知道为什么,一遇上她,他那些足以自傲的自制力便全都不见了。

他一进餐厅时十分不礼貌,口气不好的对她吼着,你不准再收买我身边的任何一个人了。

宛露身子一凛,双眸望着晚归的丈夫。

他往她的方向又走近了一大步,也不准再乱翻我的东西,更加不准卖我的东西,我还不至于需要靠卖东西来养活你。

我没有收买你身边的任何人。

你就有。

她一双清澈似水晶般的黑眸注视着她,是那样的错愕、无辜,仿彿是他恶意诬赖她。

我承认我卖了你的画。

他已经走到她的面前,你以为承认,我就不会对你怎样吗?

没错。

别以为你是公主,就可以无法无天。

她缓缓的站起身,一脸平静的对他说:这跟我是不是公主没关系,是跟你有关系,下人们听我的话,这个权力是你赋予的。

我?

你娶了我,就代表我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了,下人们尊敬我也是理所当然的,你不应该随便生气的。